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冰雪肌 > 第6章 6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楚冰月对工作很有冲劲,这么多年来她的诸多心力多付于工作之中,是以到了现在,母亲也开始操心她的终身大事了。

  母亲在电话里说了许多,楚冰月揉揉眉心:

  “妈,我还有许多工作呢,下回再说吧。”匆匆地便收了线,埋头于如山的文件里。

  等再抬头已是华灯初上,她松了松已然僵硬的脖子。

  电话再度响起,她拿过一看,是文知我,滑动了接听便听到对方爽朗的笑声,她道:

  “回来了?”

  文知我道:

  “出来给我洗尘吗?”

  楚冰月:

  “当然。”

  文知我:

  “云顶见。”

  “嗯。”

  到达云顶,服务生为楚冰月引路,文知我坐在一幕落地窗幕前,见到她便对之温柔以笑,毕竟是老同学,两人开心的拥抱了一下对方后文知我为美人献上香花,满天星加红玫瑰。

  楚冰月客套的接过放置在一旁空着的椅子上:

  “谢谢。”

  文知我暗暗的叹了一口气,她还是不明白,递上菜单:

  “看看吃点什么?”

  楚冰月点了一道马赛鱼羹与鹅肝排和一个法式柠檬马卡龙。

  文知我则点了巴黎龙虾与鸡肝牛排再加一瓶红酒。

  等菜之际,楚冰月看了一下城市的风景,整个城市几乎俯瞰在眼下。

  文知我目光柔软的望着她并没有出声打扰。

  直到服务生的声音响起:

  “打扰了。”

  楚冰月方才转身回来,菜已上来。

  文知我为她切了牛排。

  楚冰月向他道谢。

  文知我笑容灿烂的看她:

  “一眨眼,六年就过去了。”

  楚冰月:

  “怎么突然心生感慨?”

  文知我呵呵一笑:

  “可能是到了年龄了吧。”他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不过楚冰月没有听懂,她认真朵颐。

  文知我没有放弃:

  “这么多年还是没谈过?”

  楚冰月耸耸肩:

  “哪儿有时间呢。”

  “你呀,总得有个人照顾你吧。”

  “看得太多,总感觉了无生趣。”

  “就没有你特别喜欢的?”

  “目前没有。”

  文知我张了张嘴,生生的把那些藏在心里的话语掐住了,事到临头他竟突然感到一丝惶惑,他只得满腹心事的看着那位极美的女子。

  饭毕,文知我询问楚冰月还想去哪里否。

  楚冰月侧头想想:

  “去喝茶否?”

  “走吧。”他上前揽住她的纤腰。

  她浑身一僵,便避开了:

  “我不习惯别人的触碰。”

  文知我脸色暗淡:

  “抱歉。”

  他们一同去了程漫璐的会所,进门时,便听到一阵低沉婉转的乐声。

  文知我看到程漫璐时张开双臂朝她走过去。

  程漫璐笑着起身与他虚抱了一下。

  老同学许久不见,大家都有些开心,当然除了沈灵与。

  路有酒在有别的人进来时已经放下了手中的箫老老实实的坐着。

  程漫璐问文知我:

  “什么时候回来的。”

  文知我:

  “昨夜便到。”

  程漫璐笑着道:

  “喝茶。”

  楚冰月安静的坐着,她平静淡然的脸上有一抹摄人的神韵,使得文知我一边喝茶一边痴痴的看着她。

  沈灵与悄悄地凑到路有酒的耳边:

  “哎,又是一痴汉。”

  路有酒眨眨眼,他不知在想什么。

  那几位聊着过往的青葱岁月,沈灵与与路有酒无法参与他们的话题,两人到庭院里喝酒,箫声不时的从外间传进来。

  文知我幽默风趣,程漫璐与楚冰月的眼角不时的看向外间,他的眼神一直看着楚冰月似有千言万语,奈何佳人不曾有过回应。

  文知我也跟着两个女人的视线看向外面:

  “他们看起来很开心。”

  楚冰月不回应,程漫璐笑着摇头:

  “比小孩还闹腾。”

  夜渐深。

  沈灵与与路有酒喝得脸上红扑扑的,一人伏在程漫璐的怀里,一人瘫坐在椅子上两眼呆呆傻傻的。

  程漫璐无奈极了,没人管的孩子纵情的撒野,好在这两只都是喝醉了不闹腾的,只是,她为难的看着路有酒。

  楚冰月道:

  “我送他回去吧。”

  只能这样了,程漫璐道:

  “麻烦你了。”

  楚冰月半拉半抱起路有酒,因着小男孩的身高优势,她似小鸟依人那般依偎在他怀里。

  路有酒迷茫的看着她:

  “去哪?”

  楚冰月:

  “回家。”

  “哦。”

  “我来吧。”文知我酸溜溜的伸手过去想要接过路有酒。

  这时,路有酒自己站好了:

  “我自己来。”他嘟哝。

  楚冰月差点笑了出来:

  “走吧。”

  众人道别。

  停车场里,文知我是想先送路有酒再送楚冰月的,只是两人都是开了车来的如此一来一回颇为麻烦,楚冰月便婉拒了。

  车上,路有酒咕咚咕咚的喝着水。

  到达目的地的时候,虽然晚了,路有酒依然邀请楚冰月上自己家里。

  楚冰月歪着头:

  “有什么惊喜吗?”

  路有酒点点头,又故作神秘。

  楚冰月好奇便跟他来了。

  屋里,路有酒端出一个盒子放到楚冰月的面前,缓缓地掀开盖子。

  神秘的礼物露出真容,楚冰月瞪着眼睛,然后像个小女孩那般尖叫起来:

  “天啊,是她吗?”

  路有酒笑着点点头。

  楚冰月小心翼翼的把人偶娃娃拿在手上,痴迷的端详着。

  路有酒安静的坐在一旁。

  楚冰月小心翼翼地把她放回去:

  “我失态了。”

  路有酒摇头:

  “我们都一样。”

  两人相视一笑,路有酒道:

  “我送你回去?”

  楚冰月似嗔非嗔地看他:

  “那我送你回来的意义在哪里。”

  路有酒:

  “我不放心你嘛。”

  楚冰月歪着头:

  “为什么?”

  路有酒很真诚:

  “因为你很美啊。”

  楚冰月突然霸气外露地直视他的眼睛:

  “你对所有长得美的女人都那么好吗?”

  路有酒:

  “我长得美的朋友只有你一个。”

  楚冰月挑起他的下巴仔细的端详着他的脸:

  “就你这张脸应当不乏美人扑上来吧。”

  路有酒脸上有些凄苦:

  “大多数美女只喜欢香车宝马。”

  楚冰月忍不住地用拇指抚摸着他的下巴。

  路有酒挣扎着挣脱她的手:

  “痒。”

  楚冰月方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她道:

  “走吧,送我回去。”

  “好。”

  ***

  楚冰月躺在床上看着自己的手。

  当时的心情似乎是酥酥麻麻的那种。

  ***

  这一夜,路有酒彻底的失眠了。

  他的脑海里一直都是楚冰月,他好想好想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