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冰雪肌 > 第8章 8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路有酒近来颇为神思不专以至于在专业课上多次被老师批评。

  下课之后老师又叮嘱了他几句,他认真的点头应下。

  出了琴房外面竟然下雨了。

  路有酒站在走廊里仰头看看天,各个琴房传出各式各样的魔音,他岿然不动。

  父母亲不知又浪到了何处,昨日他们还给他发来了日出的照片,昨夜祖父也电话唤他周末回老家,连着好几日没有见到那位,他心里其实想得紧,又不敢太过叨扰人家便也没有联系,不知从何时起,他心里面想的人竟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他未免觉得自己有些用心不专了,他叹了气,走入雨中。

  到家后,洗过了澡便睡上一觉,醒来时便开车回了市郊的老家。

  祖母见到他笑得好开心,端出了艾叶粑粑笑着看他吃,柔软的手甚至还慈爱的拍拍孙子的头:

  “好吃吗?”

  路有酒点头:

  “好吃。”

  祖父道:

  “嗯,吃完了便要检查功课了。”

  祖母瞪了他一眼:

  “食不言。”

  祖父讪讪的收了声。

  吃了一个尚还想吃第二个的时候,祖母阻止了他:

  “准备要吃晚饭了,不要吃那么多。”

  路有酒收回了手:

  “好。”

  祖母慈爱的看看他,年纪小小便要承担责任自然会早熟,她想起自己那个贪玩的儿子和儿媳也只能暗暗叹息:

  “出去休息吧。”

  “好。”

  庭院颇大,竹子林立,流溪酿泉,花香扑朔,其布局俨然一副水墨丹青,祖孙二人敷坐于庭廊中,路有酒口中朗朗诵读。

  很久之后,祖父幽幽地道:

  “尚可,只是并无达到我的预期,近来可是偷懒了。”

  路有酒:

  “并无偷懒。”

  祖父盯着他看:

  “去,将十二桩功演练一下。”

  “是。”

  ……

  功课之后,祖孙三人一同用了晚饭之后便在庭院中的亭子里喝茶。

  之后,祖父与祖母,一人彻琴一人品箫好不快活。

  ***

  下飞机的时候,楚冰月感觉自己走路都可以睡着了,连续转轴多日连吃饭都是在工作中吃的,回到家中倒头便睡,一觉醒来已是下午一点,她拿过手机看看看,然后便盯着某个联系人发了一下呆。

  之后起来洗漱,便去找程漫璐夫妇蹭饭。

  进门时,沈灵与正躺在花梨罗汉床上翘着二郎腿晃脚丫,音响中播放出来的是鱼樵问答。

  楚冰月不得不叹气:

  “一个个的逍遥又自在,好生让人羡慕。”

  程漫璐给她斟茶:

  “不必羡慕,你看到的只是生活中的一个部分并非全部。”

  楚冰月:

  “有心事?”

  程漫璐:

  “嗯,正在生气。”

  楚冰月浅浅一笑:

  “揍一顿来解气?”

  程漫璐瞪着某个人:

  “真恨不得掐死她。”

  沈灵与挑眉:

  “来呀。”

  楚冰月:

  “我好像来得不是时候。”

  程漫璐:

  “很是时候,走咱去逛街。”

  商场是女人的战场。

  楚冰月与程漫璐欢快的又挑又试,她们极其开心的讨论着。

  楚冰月瞅了瞅默默地跟着她们的沈灵与道:

  “倒是挺老实的嘛。”

  程漫璐轻哼了一声:

  “我一见到她更觉得生气。”

  楚冰月怎会瞧不出她的口是心非。

  二人收获颇丰,沈灵与装模作样的过来:

  “哟,不错嘛,太多了,我帮你们拿哈,买够了吗?还去不去下一家?”

  程漫璐嗔了她一眼拉着楚冰月就走。

  楚冰月:

  “什么事生这么大的气。”

  程漫璐轻飘飘地说:

  “人家的体质可吸小妹妹了。”

  楚冰月摇头,女人的占有欲无可匹敌,如果小男孩也很吸引女孩子的话,她也会那么生气吗?想法一出,她不觉脸上一赤,与她何干。她怎会,怎会如此想呢。

  “嗯?”程漫璐放大的脸凑在楚冰月的眼前:

  “你刚刚的表情不对劲哦。”

  楚冰月即刻恢复冰山一样的神情:

  “你看错了。”

  程漫璐:

  “哼哼哼……”看错,是不可能的。

  沈灵与好奇的凑过来:

  “什么情况,什么情况。”

  程漫璐傲娇的扭头就走:

  “关你什么事。”

  楚冰月与程漫璐找了家餐厅落座,沈灵与瘫在椅子上累成狗。

  程漫璐没好气又心疼的喂了她喝了一杯水。

  楚冰月摇头。

  随后三人用过晚餐便分道回家。

  ***

  路有酒喝醉了,他双眼迷离。

  这时,他的电话刚好想起来:

  “哪位?”

  “路,是我。”是贝凝香。

  路有酒疑惑:

  “你?是谁?”

  贝凝香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

  “你怎么了?”

  “没事,你有事吗?没的话我挂了。”

  “你在哪?”

  “在家吖。”

  “我去找你。”

  “找我?找我做什么,对了,你哪位啊。”

  “我,贝凝香。”

  “哦,你有什么事。”

  路有酒举起酒杯半眯着眼睛看着杯子里面焦糖色的液体,他又咕咚地喝了一口酒,现在佐酒的音乐是贝九,真真是欢乐逍遥。

  “路,”贝凝香唤他:

  “我想见你。”

  “不行。”

  “为什么?”

  “你,你有男朋友了。”

  “有男朋友和见你有直接的关系吗?”

  “有,得,得避嫌。”

  “路……”

  路有酒打了一个嗝:

  “我要挂了。”他真的挂了,手不小心按到了另一个电话上。

  楚冰月接到电话的时候多少是有些开心的:

  “喂?”

  路有酒的听力很灵敏,他左看右看看看是哪里发出那细微的声音,然后刚好看到手机屏幕上的通话中,他把听筒贴到耳朵上:

  “嗯?”

  “怎么了?”

  “姐姐?”

  “嗯。”

  “呵呵,”路有酒呵呵地傻笑:

  “姐姐。”

  楚冰月听出了他的不对劲:

  “我在。”

  路有酒依然呢喃:

  “姐姐。”语气黏黏腻腻的。

  “喝醉了?”

  “没醉。”

  “好,没醉。”

  “姐姐。”

  “好了,很晚了,去睡觉吧。”

  “嗯,不要,想听你的声音。”

  楚冰月站起来走到窗边,她俯瞰着夜晚的景色:

  “为什么要想听我的声音。”

  “不知道,就是想听。”

  楚冰月沉默。

  “姐姐。”路有酒唤她。

  “嗯。”

  “我,我想见你。”

  “……”

  之后两人一直沉默,楚冰月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她静静地听着路有酒微微喘息的声音。

  两人不知沉默了多久,楚冰月听到了自己门禁的铃声,她走过去一看,竟是路有酒,她在看看手机,他们竟然已有许久都未说话了,这时,电话里传来路有酒的声音:

  “姐姐,开门。”

  楚冰月一直在门口等着,门铃一响,她便把门打开了。

  当看到她的那一刻,路有酒便笑,神情很温柔的那种:

  “姐姐。”他抱住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