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冰雪肌 > 第9章 9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早晨醒来的时候,楚冰月看着依然在沙发上熟睡的路有酒,想到了昨夜,小男孩虽然喝醉了,行为举止颇有君子之风并未趁着酒意对她行无礼之事。

  路有酒醒来之时迷茫了一会,随后昨夜点滴的记忆涌现使他羞红了脸,他的眼神在屋里寻着楚冰月的身影,未见佳人的倩影他的心情更为忐忑。

  这时,卧室门从里面开启,穿着居家服的楚冰月从里面走出来。

  路有酒即刻唤她:

  “姐姐。”

  “醒了,去洗漱吧,浴室有新的用具。”

  “嗯,”路有酒挠挠自己的后脑勺:

  “昨晚,对不起。”

  楚冰月眼神柔和的瞧他:

  “去吧,弄好了给我做个早餐,我就原谅你。”

  “好。”路有酒咧开嘴笑着进了浴室。

  楚冰月进了书房,难得的周末,她还是要抽空工作一下。

  不知过了多久,路有酒来敲敲书房的门:

  “姐姐,来吃早餐了。”

  餐桌上,清粥小菜。

  两人都是食不言的人,但是,他们还会偶尔抬头眼神交汇,楚冰月觉得心口微暖,路有酒感到心动加速。

  饭毕,路有酒依依不舍:

  “那我回去了。”

  楚冰月看着他:

  “嗯。”

  路有酒开门时,又回头看看她:

  “嗯,那我回去了。”

  看到路有酒流露出那副憨憨的样子她真的很想笑:

  “不想回去?”

  “嗯。”

  楚冰月朝他招招手,路有酒即刻屁颠颠的走回她跟前,她抬手摸摸他的头:

  “在这等我。”说完她回房了,再出来时她身着POLO衫的风衣,系带设计不仅凸显苗条的身材,白色显得干净利落很符合她一向的高冷风,她拿上包包:

  “走吧,我送你。”

  楚冰月带着路有酒到停车场里取车。

  进路有酒家门时,楚冰月询问他是否有礼服。

  路有酒点头说:

  “有。”

  楚冰月:

  “方便让我看看吗?”

  路有酒带她去了衣帽间,里面井井有条,日常穿的以及其他时候要穿的分类放得很清楚。

  她侧头看看路有酒,然后,在众多礼服中挑了一套白色燕尾:

  “就这个吧。”

  “好。”

  “不问问我?不怕我卖了你吗?”

  “不怕。”

  路有酒一脸坚定信任的模样看得楚冰月请不自禁的抬了手刮刮他的鼻子:

  “晚上陪我参加一个舞会。”

  时间尚早,二人一同看了一场歌剧,吃了午饭又小憩了一会,时间已来到下午三点,楚冰月又带着路有酒返回自己的住处。

  六点整,二人准时到了会场。

  楚冰月一出现,文知我立刻就迎了过来定睛一看他怔了一下,白色斜肩雪纺和白色燕尾,这分明是情侣装,他看向路有酒的眼神即刻带有微不可察的敌意,他对楚冰月道:

  “来啦。”

  楚冰月面上淡淡地点点头,便带着路有酒先去吃些东西。

  路有酒不参与这里的社交,他随着楚冰月游走在人群中,今夜,他见到了她的另一面,即便她端的是一脸公式化的笑容,他依然看得很痴迷。

  文知我看着那一对相携的身影心中五味杂陈,多年来他一直痴恋于她,心中未曾有过他人,如今看着她与别人这般温柔亲密,他真的好难受,酒一杯一杯的喝。

  楚冰月看着看舞池:

  “陪我跳舞?”

  路有酒顿时紧张起来:

  “我不会。”

  “我教你。”她拉着他进入舞池。

  路有酒笨拙而小心翼翼深怕自己踩到她。

  楚冰月道:

  “放轻松,踩到了也没关系。”

  路有酒摇头:

  “会疼。”

  “又不是你疼。”

  路有酒还是僵硬的跟着她的教学小心翼翼且笨拙地踩舞步。

  “那些人已经嗨起来了,我们可以走了。”

  “好。”

  二人悄然离开。

  司机在开车,车是往路有酒家的方向驶。

  白色的雪纺与微醺的面靥衬得楚冰月幽艳动人。

  路有酒情不自禁:

  “姐姐。”

  “嗯?”

  路有酒想抱她,可又胆怯。

  楚冰月看他眨着眼睛,长长的睫毛轻轻地颤动。

  路有酒终是忍不住抱她入怀。

  许久,楚冰月推开他:

  “晚了,回去吧。”

  路有酒开始踟蹰,他舍不得,很舍不得,他握着她的手就那么看着她。

  楚冰月把手抽回来拍拍他的脸:

  “好了,回去吧。”

  路有酒依依不舍的下车,又再门边看了她一会,最终还是回去了。

  楚冰月看到他进去了之后才吩咐司机开车。

  回到小区时,楚冰月看到文知我正坐在门禁旁的绿化带的椅子上抽烟,灯光下他的神情显得凄怆,他看到她:

  “你回来了。”

  楚冰月点点头。

  文知我看看她披在外面的衣服,他认得是那个小鲜肉的,他狠狠地抽了一口烟后吐出浓浓的烟雾。

  楚冰月被呛得微微的咳嗽起来,待得她缓好便对文知我道:

  “那么,我上去了。”

  文知我拉住她:

  “冰月,”他深情的看着她:

  “你该知道我的心意的,我……”

  “知我,”楚冰月打断他:

  “我们只能是朋友。”

  “去他妈的朋友,我喜欢你。”他终是把心底里的话说了出来。

  楚冰月挣脱了他的钳制,沉默的望着他。

  文知我心头苦涩:

  “为什么我不可以,那个小男生哪里比我好了。”

  楚冰月道:

  “我也不知道。”她不在理会他。

  文知我看着她的倩影渐离渐远,他的女神使他心碎。

  楚冰月到家后简单的淋了浴换了一身轻松的家居服。

  电话响起,是路有酒。

  她心情不好,不愿与任何人沟通,留下电话兀自去了书房。

  ***

  楚冰月一直不接电话,路有酒心中阵阵不安,他决定去找她。

  当楚冰月给他开门时,他看到了她脸上的愠怒:

  “你已不是小孩,该知道有些事不能痴缠任性,回去吧。”她给他泼了一盘冷水。

  门关了起来。

  路有酒靠在墙边呆坐,他很无措,不知她因何生那么大的气。

  他心神紊乱,五内俱焚。

  清晨,楚冰月好似听到了门外的吵嚷,她一夜未睡,头疼心烦,打开门欲要斥责大早扰人清梦的人。

  “姐姐。”被保安团团围住的路有酒满目委屈。

  保安道:

  “这是你弟弟?”

  楚冰月没有直接回答弟弟的这个问题,她道:

  “没事了,诸位可以回去了。”

  既然不是歹人,保安也就放心的走了。

  她看着路有酒:

  “你进来。”

  路有酒小心翼翼:

  “姐姐还生气吗?”

  楚冰月睨他:

  “在外面呆了一夜?”

  “嗯。”

  “为什么不回家。”

  “在想姐姐为什么生气。”

  “想明白了吗?”

  路有酒摇头,楚冰月也有些愧疚,昨夜她不该乱发脾气,只是她的心很乱,眼前的小男生对于她来说是特别的,只是在听到文知我表白之后她竟然心生一片迷茫紊乱,心烦气躁,便把这股气撒在了小男孩的身上,她叹气。

  “是头疼了吗?”路有酒紧紧地望着她的脸色。

  “嗯。”

  路有酒顿时紧张的扶她回房间:

  “先躺着我去烧水。”

  “你也一整晚没睡?”在他即将要走到房门外的时候她问道。

  “嗯。”

  “那别折腾了,先休息吧。”

  “不行。”路有酒很坚决。

  温暖的毛巾覆盖在额头上,柔软的手适度有力,楚冰月感觉自己紧绷的精神得以慢慢地放松下来。

  在睡着以前,楚冰月呢喃了一句:

  “小傻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