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冰雪肌 > 第10章 10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楚冰月的房门没有阖上,两个人一里一外,都睡得很安心。

  下午两点,分别各自醒来。

  楚冰月还躺在床上,心中不禁喟然。

  路有酒醒来后便去厨房忙碌,楚冰月抱手倚在门框上看他,他回头对她报以一笑,很温暖。

  楚冰月冰冷的脸色闪过了一丝笑意。

  二人用过了饭之后,路有酒道:

  “姐姐,我们一起去看电影吧。”

  楚冰月叹气:

  “你先回家吧。”

  路有酒一怔:

  “哦,好。”他恍恍惚惚地走了。

  楚冰月抿抿唇,心境颇为复杂。

  ***

  好多天过去了,他们谁也没有联系谁。

  路有酒心中难熬,却又无能为力。

  除了上课皆日日在家。

  这时,电话铃声响起,是贝凝香的电话而说话的却是一位陌生的男子:

  “你朋友已醉得不省人事,为安全起见望你过来接她。”

  挂了电话,路有酒叹气,真是剪不断理还乱,换了衣服出门直奔目的地。

  酒吧里的音乐震天的响,他艰难的穿过人群,眼睛搜索着要寻找的人,在吧台处,他寻到了贝凝香。

  路有酒过去唤她,她醉眼朦胧意识涣散。

  路有酒问:

  “还能走吗?”

  贝凝香全身瘫软,嘴里呜呜地呜咽,就是不愿意随路有酒离开。

  路有酒只好把她背出这喧闹的地方。

  “你放开我,放开我……”贝凝香不安分的扭动着身体。

  “别动!”

  “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路有酒不想理会醉鬼,现在让他头疼的是怎么处理这个醉鬼。

  “你是谁呀。”贝凝香撤着他的头发。

  绕是路有酒一个大男人也疼得嘶了一声:

  “别闹。”

  “呵呵,”贝凝香似乎找到了某种乐趣,她使劲儿的就是闹腾。

  路有酒实在没办法,只好把她扔到地上,不曾想,她竟哇哇大哭大闹起来。

  这时,路人纷纷对他侧目批评他对待女朋友粗鲁,他真是有苦说不出:

  “好了,不要哭了,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谁呀?”

  “路有酒。”

  “哦。”贝凝香不哭了:

  “路有酒啊,你要对我干嘛?”

  路有酒叹气,引头张望,前面不远有一个酒店,看来只能把人带到那里去安置了。

  酒店的设计颇具品味,路有酒掏出了身份证递给前台,前台登记好之后把钥匙与身份证一并递给他。

  路有酒把人带去房间。

  ***

  楚冰月冰冰冷冷的抱手坐在酒店的沙发上,她刚好有些事过这里来处理,没想到竟看见了那一幕,男人果然是只爱女人的身体。

  过一会,楚冰月有些惊讶!这么快?

  十分钟不到路有酒便下来了,不知是心里有感应还是怎样,他突然看向了楚冰月所在的位置,他立刻奔向她:

  “姐姐?”

  楚冰月不回应他起身走出酒店,早已候着的司机为她打开车门,路有酒也厚着脸皮坐进去。

  车内挡板升起。

  “那个女生是谁。”楚冰月脱口问。

  “同学。”

  外面,天下起雨。

  路有酒看出车窗外,行人匆匆避到屋檐下。

  车里弥漫一股醉人的甜香。

  过了一会,楚冰月又道:

  “把人家一个人扔在那里你放心?”

  路有酒:

  “我只做我应做到的地方,不能过界,这是原则。”

  车子到了某处,楚冰月下车:

  “跟我来。”

  路有酒乖乖的跟着。

  楚冰月竟带他来电影院。

  影院大厅的屏幕上滚动着片名与场次。

  楚冰月问:

  “想看什么。”

  路有酒认真的盯着屏幕:

  “XXX可以吗?”

  “可以。”

  楚冰月看了看:

  “怎么没有人售票?”

  路有酒拿出手机:

  “现在是在app上买票的很方便,姐姐要吃零食吗?”

  楚冰月:

  “不用。”

  路有酒还是买了两个hgds,在候场的时候,他一个,楚冰月一个吃完了。

  楚冰月是从不吃这些的,只是路有酒两只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她,她便不拂了他的心意。

  两人看了电影出来,时间已不早,楚冰月把路有酒送回家。

  雨,不知是何时停的。

  早晨路有酒按生物钟的时间起床,练功洗漱做早餐。

  早早的他把保温瓶带好便去了楚冰月的家。

  楚冰月给他开了门,他开心得像个孩子一样:

  “姐姐,早。”

  “早。”楚冰月指了指浴室:

  “我去洗漱。”

  “好。”路有酒为她弄好带来的早餐。

  楚冰月洗漱完出来还能看到保温瓶里升腾起来的热蒸汽:

  “起这么早不困吗?”

  “习惯了,不困的。”

  楚冰月吃着热乎乎的粥和开味的小菜,路有酒傻乎乎的全程看着人家。

  用完早餐楚冰月回房换衣服,再出来的时候便问路有酒:

  “早上有课吗?”

  “有。”

  “我送你。”

  “我骑车过来的。”

  两人一起下楼,各自去忙碌。

  路上,路有酒接到贝凝香的电话:

  “你把我一个人扔在酒店?”

  “你不是醉得不轻吗?”

  “我……”

  “上课时间要到了。”路有酒收线。

  ***

  中午休息的时候,文知我来找楚冰月。

  两人随意找了一家安静的餐厅。

  文知我:

  “我昨夜喝多了。”

  楚冰月不出声。

  文知我:

  “你还生气?”

  楚冰月:

  “我没有生气。”

  服务生上菜。

  他们安静的吃着,楚冰月吃得不多。

  文知我:

  “不合口味?”

  楚冰月:

  “已饱,谢谢。”

  文知我能感觉到她的疏离,他只能暗暗神伤。

  这一餐,两人几乎没说什么话。

  吃完后,楚冰月拒绝了文知我要送她回来的提议。

  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她给程漫璐挂了电话过去。

  程漫璐:

  “咋滴。”

  楚冰月被她逗得噗嗤一笑:

  “你这是什么口音。”

  程漫璐:

  “什么口音八重要,重要的是你想我了。”

  楚冰月:

  “你呀和你家那口子越来越像了。”

  程漫璐突然醒悟:

  “对呀,我是淑女。”

  楚冰月:

  “嗯,你是。”

  程漫璐:

  “我确实是,那,突然找我聊天是有什么烦恼吗?”

  楚冰月:

  “也不算得是一桩烦恼的事。”

  程漫璐:

  “说说看?”

  楚冰月一时竟不知要说什么了。

  程漫璐:

  “嗯?”

  楚冰月:

  “还是,算了吧。”

  程漫璐:

  “咦?被盗号了?还我杀伐果决的友女。”

  楚冰月:

  “好了,贫不过你,我说便是,我好像有些动心了。”

  程漫璐:

  “哟呵,冰山初融可喜可乐,那,你找我想谈什么?”

  楚冰月:

  “我年纪比他大。”

  程漫璐一拍大腿,楚冰月都已经听到了沈灵与凄惨的痛呼,她道:

  “嗨,多大的事,喜欢就上,其他的都不是事。”

  楚冰月轻轻地“嗯”了一声,她走到落地窗前,低头看向脚下的景色,再抬头看看天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