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冰雪肌 > 第13章 13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楚冰月发现了自己特别粘人的那一面,她喜欢粘着路有酒,原来喜欢就是这样的心情。

  工作还是那样的繁忙,只是三餐与健康已然有人惦念着你。

  文知我给她发来了信息:

  “可以聊一聊吗?”

  楚冰月定了公司附近的咖啡店,两人约在那里见面。

  多日不见,文知我胡子拉碴,人也憔悴了不少,待他坐下,一个刺鼻的烟味扑朔而来,他脸色沉郁,一直沉默。

  他不说话,楚冰月也不说话。

  许久,文知我才开口,声音沙哑:

  “你看起来很好。”

  “嗯,你也不应自弃。”

  文知我叹气:

  “你不懂我的心情。”他神情凄苦。

  楚冰月有一丝愧疚。

  两人又沉默。

  突然,文知我道:

  “你回去吧。”与她呆一起他似乎更难过。

  楚冰月走了。

  感情之事,终需两情相悦泾渭分明,她帮不了他。

  吃过午饭,楚冰月告知路有酒,下午需临时出差。

  路有酒不舍,一直盯着她看,两心相悦恨不得时时黏在一起才好,骤然好分开一会心里不免沮丧。

  楚冰月感受到他的失落,抬手摸摸他的头:

  “三天而已,很快的。”

  路有酒躺到她腿上,鼻子里面全是她身上的幽香,他蹭鸭蹭。

  楚冰月轻笑:

  “好了,不准动。”

  路有酒紧紧地抱着她。

  下午,他送她去机场。

  临登机以前,楚冰月抱抱他:

  “在家乖乖的我。”

  “好。”

  楚冰月登机了。

  路有酒出了候机楼,楚冰月的司机送他回去。

  到家的时候,他感觉有点迷惘,以前还单身的时候,没有这种心情,她很忙,他知道的,知道是一回事,想她也是一回事,比如说,她会不会按时吃饭,注不注意保暖,空调吹多了容易犯头疼等等,感觉好操心。

  路有酒拿过了自己的箫,只练习单个音,今日份的心情不适合练习曲子,千利休说“一音成佛”他一直再找,低沉浑厚的呜呜声,一直呜呜呜……

  晚上,沈灵与约他:

  “小白过来喝酒。”

  路有酒晚饭便去她那吃,路上他跟楚冰月通电话:

  “吃饭没有?”

  “准备去吃了。”

  “待在空调房里要注意保暖。”

  “好。”

  “不要吃凉的东西。”

  “好。”

  “酒,能赖就赖,喝以前记得先吃我给你的药。”

  楚冰月轻笑:

  “知道了,我的小老头。”

  “不许嫌我啰嗦。”

  “没有嫌,老是叽叽喳喳我,你呢,你吃饭没有。”

  “正在去吃的路上,沈姐姐约酒。”

  “嗯,喝了酒不许自己开车。”

  “好。”

  那头,秘书唤她。

  路有酒:

  “那你忙吧。”尽是不舍。

  到地,沈灵与道:

  “有酒喝还无精打采的,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路有酒摇头,望向窗幕,天边日落,晚霞悠长,过不了多久,秋天要来了。

  饭后,程漫璐给他们端来了佐酒的甜点,沈灵与把她拉到自己腿上给她喂自己杯子里的酒。

  程漫璐嗔了她一眼,起身坐到了旁边的位置上:

  “近来可是忙?”她问路有酒。

  路有酒:

  “还好。”

  看他蔫吧啦机的样子,程漫璐觉得好笑:

  “冰月出差,你便这样了?”

  路有酒:

  “啊?”

  程漫璐:

  “啊,什么,以为我不知道?”

  路有酒摸摸鼻子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沈灵与踢踢他:

  “诶,要不要给你看点东西提前学习学习。”

  程漫璐凉凉的说了一句:

  “你不怕被冰月追杀的话尽管做。”

  沈灵与顿感脖子一凉:

  “哈哈,忘记刚才的事啊。”

  程漫璐摇头。

  三人喝到了夜里十点才散。

  路有酒到家洗漱完了才给楚冰月打视频电话。

  电话接通,一见到她,路有酒就嘟哝:

  “好想你。”

  楚冰月见他两腮红润,眼眸半阖:

  “醉了?”

  “没有醉,很晚了,要睡了不。”

  “嗯,睡吧。”

  许久,路有酒都没有挂电话,楚冰月问:

  “怎么不挂?”

  “舍不得。”

  “乖,先睡觉。”

  “不要,要看你。”

  楚冰月笑,她把手机架在旁边,继续忙碌她的工作。

  路有酒安安静静的看着她。

  夜已很深,楚冰月道:

  “睡了。”

  “你忙完了吗?”

  “忙完了。”

  “好,那晚安。”

  “晚安。”

  挂了电话,楚冰月继续忙碌,她不忍心路有酒一直陪着她,天亮了之后她喝了一杯咖啡,又得开始一天的忙碌。

  待到她整个行程忙碌完下飞机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了。

  到路有酒家,依然让他下来接,她很想他。

  家里,路有酒紧紧的抱着她,看她憔悴的气色他很心疼也不忍心责备她,只能安抚她快快入睡。

  第二天一大早,路有酒去菜市买了一大袋的姜,打成酱汁熬成汤。

  中途,他去房里看了看他的美人儿,看了一会才舍得出来打米糊。

  下午,楚冰月才幽幽转醒,只是身体尚在疲惫的迟缓中,有点难受。

  “肚子饿吗?”

  她转身,看到路有酒坐在床边。

  路有酒低头,眼神柔得几乎要溺出水来。

  楚冰月朝他伸出双手,路有酒俯身下来抱她。

  他们足足抱了十分钟,路有酒轻声细语:

  “先起来吃东西好不好。”

  “好。”

  他抱她去浴室,洗漱好出来时,楚冰月惊讶的看着桌上的食物,竟然是米糊:

  “你把我当小孩养了。”

  路有酒从浴室里面出来:

  “你需要补充能量。”他过来坐到她的身旁,打算喂她。

  楚冰月从未有过这样的体验,被喂饱了之后,路有酒催她去洗澡,刚才刷牙的时候她看到了浴缸里黑乎乎的一片。

  路有酒道:

  “那是姜汤。”

  “为什么要洗姜汤。”

  “你熬夜了,很伤元气,姜可是能很快的回阳通脉,温下焦之寒,很适合现在的你用,来,进去吧。”

  楚冰月看他。

  “哦,我我我,马上出去。”

  洗完澡,楚冰月顿感全身又辣又烫,过了好久才恢复正常,整个人的状态不知好了多少。

  路有酒仔细的察看她的气色,也放心了不少:

  “脸色好很多了。”

  楚冰月第一次感受到那种被捧在手心里的感觉:

  “过来。”

  路有酒过来。

  “低头。”

  路有酒听命行事。

  她吻他。

  路有酒愕然,他心跳好快。

  过了很久很久,楚冰月几乎要窒息而亡,她推开他:

  “你这是什么怪物气息。”她气息不稳。

  路有酒还意犹未尽。

  “不行。”

  他们从站着到坐着,要不是电话响了,楚冰月还逃不开。

  路有酒不满的看着她接电话。

  楚冰月挂了电话,离得路有酒远远的,人生中的第一次接吻,火热得她几乎要散了架:

  “是漫璐,叫我们过去吃晚饭呢。”

  路有酒过来。

  楚冰月:

  “你不准过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