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冰雪肌 > 第14章 1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路,楚牵手而来。

  程漫璐含笑望着他们:

  “进展很快嘛。”

  楚冰月不理会她的揶揄。

  沈灵与眨着眼睛:

  “呵,爱情。”

  路有酒有些不好意思。

  沈灵与:

  “这下轮到我羡慕小白了。”

  路有酒:

  “什么。”

  沈灵与摇头:

  “厉害啊,能融化整座大冰山。”

  路有酒:

  “哦,我天生就是暖宝宝。”

  沈灵与忍不住大笑。

  楚冰月侧头看向路有酒,笑,老实的耍调皮,蛮可爱的。

  路有酒抿唇一接触楚冰月的眼神就想亲她。

  楚冰月移开视线:

  “刚到的新茶?”她问正在斟茶的程漫璐。

  程漫璐回道:

  “嗯,今年获奖的茶,三花的。”

  楚冰月:

  “甜度和香味比起之前的好像更突出。”

  程漫璐:

  “你们一个个的都那么能,我怕日后无茶能招待你们了。”

  楚冰月:

  “那必然是不会的。”

  无数次,路有酒总会不经意的看向楚冰月,一看眼神便焦灼。

  楚冰月实在是受不了了只能伸手掐他腿上的肉。

  他们一直聊到了深夜才散去。

  楚冰月送路有酒回家。

  路有酒不舍的帮她把行李放上车:

  “我可以去陪你吗?我睡客厅。”

  楚冰月摇头:

  “好了,还是不要太痴缠的好。”她上车走了。

  留下路有酒一脸的惆怅,他很痴缠吗?她不喜欢吗?

  到家后,楚冰月收拾好与路有酒道过晚安,便睡了。

  一夜过去,她睡得没有那么安稳,梦里总会出现路有酒,心里怎么也不安定。

  早晨,路有酒又按时的给她送来了早餐,楚冰月投入他温暖的怀抱,终于安心了。

  路有酒拍拍她的后背:

  “怎么了?”

  楚冰月:

  “昨晚做噩梦了。”

  “梦到了什么?”

  “梦到你和年轻的女孩一起跳舞。”

  “啊?”

  “还梦到你不要我了。”

  “没事,”路有酒低头吻了吻她细嫩的颈脖:

  “那只是梦。”

  楚冰月:

  “可它很像真的。”

  路有酒捧起她的脸:

  “现在的我才是真的。”

  楚冰月:

  “对不起。”

  “嗯?”

  “原来我也很痴缠。”

  路有酒温柔的笑着低头下来蹭蹭她的鼻尖。

  楚冰月嘟哝:

  “都怨你,让我越来越不像我了。”

  路有酒轻笑:

  “是,我的错。”

  楚冰月抬头看他依恋的凝视。

  本该神情挑挑的时候,路有酒的肚子却不争气的起来捣乱,咕咕地叫很是破坏气氛。

  楚冰月笑着揉他的脸:

  “先吃早餐?”

  “好。”

  早晨吃毕,依然是各忙各的去。

  路有酒这一周要考试了,别人忙着低头复习,他却闲得都快要发霉了,有些同学特意选了他旁边的位置正一脸讨好的笑着,他眨眼,笑着看他考试就能过了?

  那同学道:

  “等会给我抄一下答案呗。”

  路有酒:

  “哈?”

  考完试,路有酒晃悠悠的走出教室,他拿出手机给楚冰月发信息:

  “考完一科了。”

  楚冰月很快回他:

  “是吗,难吗?”

  “完全没问题。”

  “呵呵,等下带我家小学霸去庆祝一下?”

  “好耶。”

  中午,楚冰月带着路有酒来到一家海边餐厅,吹海风,听海浪,吃美食。

  吃完饭,他们手牵着手在沙滩上散步,海鸥张着翅膀在空中自由的翱翔。

  过一会,他们结束散步回到车里,楚冰月把路有酒送回学校,下午还要考一场。

  楚冰月的工作一直很忙碌,直到晚上还没能结束,路有酒左等右等,只能把饭菜热了给她打包到公司,他到达的时候楚冰月才得散会,回到办公室是她脸色苍白。

  路有酒看得很心疼:

  “是又头疼了吗?”

  “嗯。”她卸下了坚强。

  路有酒把空调调高了一些,让她趴在沙发上给她推拿后背。

  开始的时候,楚冰月疼得不敢喘气。

  路有酒道:

  “不要憋着,叫出来会舒服些。”

  楚冰月还是不好意思叫,只能喘息着。

  路有酒低头亲吻她的后颈,她忍不住“啊”了一声,气泻了出来果然没感到那么疼了。

  半个多小时过去,楚冰月的脸色终于红润了回来。

  路有酒问:

  “感觉有胃口了吗?”

  楚冰月点点头,眼泪却吧嗒吧嗒的掉下来,吓得路有酒赶紧去检查她的后背:

  “我弄伤你了。”

  楚冰月抱着他,路有酒摸了一轮也没摸出什么问题:

  “我没事。”她阻止他乱动的手。

  路有酒看着她:

  “那你是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楚冰月不好意思的别开脸:

  “没有。”

  路有酒依然看着她,她推开他的脸:

  “哎呀,你不准看了,给不给我吃饭。”

  “不舒服你一定要跟我说。”

  “知道了,啰嗦的小老头。”

  路有酒没能想得明白楚冰月为什么会哭,楚冰月自然也不会告诉她,自己是因为感到幸福才那般矫情的。

  路有酒一直小心翼翼。

  楚冰月实在看不下去了:

  “你真的没有弄伤我。”

  由于以上原因,路有酒得以登堂入室,女王赏赐了一座宽大的沙发。

  早晨起来,路有酒接到祖母的电话,对他嘘寒问暖,慈爱得不行,他心里很感动:

  “奶奶这一周考完试了我回去陪你们。”

  “好好好,”祖母很开心:

  “你先安心考试,回来了奶奶给你做好吃的。”

  “好。”

  儿子好玩,整日不见人影也不着家,老人唯有把家的温暖寄托在孙子身上。

  挂完电话,路有酒愧疚,他起身去浴室洗漱准备早餐。

  楚冰月醒来,看到他忙碌,她才惊觉原来家是这样的。

  路有酒是不是回头看着她笑:

  “很快就好。”

  楚冰月一直陪着路有酒,路有酒也随她。

  饭桌上,路有酒问:

  “头还疼吗?”

  “不疼了。”

  “好,不舒服也马上跟我说。”他不厌其烦。

  “知道的。”

  多日过去,考试终于结束。

  某同学羡慕的看着他说道:

  “真羡慕你,从头到尾丝毫不见紧张。”

  路有酒很淡然:

  “我只是在心里紧张而已。”

  某同学不信。

  贝凝香走过来:

  “一起走走?”

  路有酒没拒绝。

  校园里人来人往,已经进入长夏了。

  贝凝香:

  “好久没有和你一起这样走走了。”

  以前他们在食堂用完饭便会一起到这里来走一走,物似人非。

  她侧头看他,可笑自己是真傻,千选万选选了一个不怎么样的人本来以为可以回头还有一个人在等她,可是,等她回来的时候,原地上已经没有人了。

  贝凝香轻轻地唤他:

  “路。”

  路有酒无言。

  走到学校的小卖部有人正吃着冰淇淋,贝凝香也过去买了两个一个给路有酒,一个给自己,路有酒没有拂她的面子。

  贝凝香依恋的看着他,突然,她倾身过去快速的在他脸侧亲了一下。

  路有酒惊愕。

  贝凝香温柔的笑着看他。

  楚冰月倚在车边,神色冰冷,她离得路有酒并不远,她前来接他,车子在行到他们不远处的时候她已经看到他,下车时,便看到方才的这一幕。

  路有酒是一个极敏感的人,他能感觉到有视线一直落在他身上,他朝那个方向看过去,心里咯噔了起来,他不顾一切的跑过去。

  楚冰月转身上车。

  路有酒跑在车子的后面追。

  怎么可能追得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