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冰雪肌 > 第17章 17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文知我被秘书电话催回去开会之后,楚冰月也出门谈合作去了。

  一连工作到傍晚,才想起母亲中午的时候来电唤她回家吃饭,匆匆的收拾了东西,忙不迭的叫司机开往家里。

  果然到家就是被一顿念,因为文某人也在,什么文某人很有心知道时常探望老人家等等,总之文某人是最好的。

  楚冰月是听得有些心烦,又不是小学生了,想吃糖找大人要便可吗?次次都是同一招,好腻烦。

  父亲不愿女儿每次回来都不开心,不开心自然就不会常回来,这不是他想要的,他道:

  “你先少说两句让女儿好好的吃个饭休息一下好吗?”

  母亲瞪他一眼:

  “你就宠她吧,你看把她惯得。”

  父亲笑了起来:

  “我的女儿,我自然宠着。”

  楚冰月也跟着父亲笑。

  饭后,母亲自然又催两个年轻人去散步。

  楚冰月心里惦着路有酒,冲口而出:

  “不,我还有事得回去了。”

  母亲道:

  “回去,回哪?这不是你的家吗?”

  从小到大,母亲一向如此,犀利豪不留情面。

  这时候,有信息进来,她打开手机是路有酒:

  “姐姐还没有忙完吗?”她站起来说道:

  “我真的得走了。”

  母亲还欲说什么被父亲拦下了:

  “去吧,注意身体。”

  “知到了爸爸。”

  文知我追出来:

  “冰月,让我送送你。”

  “我有司机。”

  到家的时候,路有酒果然在门口等她,见到她两眼笑得和月牙一样:

  “有三十年的花雕吊出来的叫花鸡和新鲜的荔枝哦。”

  进门放了东西,路有酒迫不及待的过来抱她:

  “今天功课有进步爷爷奖励了我用三十年的花雕做叫花鸡,我还去山里摘了荔枝回来。”

  “嗯。”路有酒的气息在楚冰月耳边进进出出,她只觉得耳朵在阵阵的发麻,小巧的玉手推推他:

  “先给我去换衣服。”

  “好。”

  路有酒去厨房把鸡处理好,楚冰月出来时阵阵香气十分诱人,尽管她已经吃过晚饭了,可是如此美味,她吃得十分尽兴。

  饭后,路有酒端出泡好盐水的荔枝剥开来喂她吃,肉厚多汁核小且新鲜,一口气又吃了不少,吃完,她忽然有所惊觉:

  “你这是在把我当猪养吗?”

  路有酒咕咕的笑:

  “猪可成不了我的心肝肉。”

  楚冰月一怔:

  “你现在怎么变得那么会撩了,我家老实木讷的小孩呢。”

  路有酒亲亲她的嘴角:

  “那个也是我这个也是我。”

  楚冰月白了她一眼。

  路有酒:

  “今天累不累还要按摩吗?”

  “要,我先去洗澡。”

  路有酒的目光跟着她的倩影直到看不见,他也去洗澡了。

  夜里,两人又一起躺在沙发上。

  路有酒问:

  “我们为什么不到床上去睡。”

  楚冰月恍然:

  “都怨你。”她完全忘了。

  两人起身从拥挤的沙发换到宽大的大床上,满床都是楚冰月特有的幽香,路有酒认真的嗅了嗅,沁人心脾,他道:

  “没想到放暑假了,我们的约会只能在家里,在床上。”

  楚冰月:

  “谁叫放暑假的你比我还忙。”

  “爷爷把毕生所学都寄托在我身上。”

  “你爸爸呢。”

  路有酒深深叹息:

  “估计正在大西洋彼岸快活的冲浪呢,他对爷爷所学之事一直没有兴趣。”

  “你呢,你喜欢吗?”

  “刚开始还没有概念,就是被爷爷逼着学,一边哭一边学,久了自然就成为习惯,习惯之后逐渐就喜欢上了。”

  “怪不得初见你时,便感你的气质与普通人不一样。”

  “我也是普通人喔。”

  楚冰月拍他:

  “扣我字眼是不。”

  路有酒装作被打疼的样子:

  “不敢。”

  楚冰月自然知道他是装的,不过还是吻了一下他的脸颊以示补偿。

  路有酒呵呵地傻笑,楚冰月瞪他一眼:

  “该睡了。”

  路有酒凑过来:

  “我还要。”

  “你怎么,怎么这么缠人啊。”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楚冰月有多忙碌路有酒是亲身体验过的,见不到她的时候,她永远不知道他有多寂寥,情是一把藏在心里的刀。

  楚冰月游刃有余的处理着社交。

  更多时候,除了一些他们彼此间的共同爱好,路有酒惊觉到,其实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他也有焦虑不安的,出现在楚冰月身边的男人大多都是优秀的,而他呢却淡泊世事,时日久之,不安之心情日渐强烈,他竟然产生了自卑的情绪。

  路有酒不知自己今夜为何如此多的情绪,他没有朋友可以倾诉自己的心情,或许……喝酒吧。

  音乐与酒,还有那个喝酒的人。

  ***

  楚冰月刚从一个结束的晚宴出来,她看了很多次手机都没有路有酒的电话,这些日子她实在是忙,都没有时间好好的与他相处在一起。

  文知我跟在她后面开口问道:

  “有烦心事?”

  楚冰月摇头。

  司机早已开好车门侯着她。

  文知我也跟着坐进了车里。

  楚冰月不明所以的看他。

  他笑:

  “我送你。”

  楚冰月心思不在那。

  文知我:

  “你还好吗?”

  楚冰月不太明白他为何要这样问。

  文知我自顾的道:

  “你已经够忙的了,还要照顾小孩,我见你气色不太好,不是很放心。”

  楚冰月感到好笑,她不屑于解释,电话打给路有酒一直打不通,她很担心。

  她吩咐司机直接开去路有酒家,因了今夜要参加晚宴,她不忍路有酒在门口等着便一起相约在他家见面。

  到地,楚冰月匆匆下车,她惊喊道:

  “小佑。”

  彼时,路有酒正坐在二楼的阳台见到她的车竟爬上了栏杆直接跳下来。

  楚冰月吓得脸色都白了,路有酒却笑呵呵的过来紧紧地抱着她,真是气煞她也,打了他几巴掌。

  路有酒笑呵呵的受了。

  楚冰月气得脸都红了:

  “回去。”

  两人一同回屋里。

  文知我完全被遗忘了,他伤心欲绝只能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一进门,楚冰月便被路有酒按在门后吻。

  强势,霸道,这是楚冰月从未见过的那一面,她感觉到路有酒是生气的,她想知道他在生什么气,可是,她问不出来。

  好不容易有一个空挡:

  “你……”

  楚冰月几乎要晕厥过去,被吻晕的话,她大概可以名留青史,她只能努力的躲开,此刻,完全是路有酒抱着她,她已无甚力气站立,努力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两人相互凝视。

  等缓得过来后,楚冰月问:

  “生我的气了?”

  “嗯。”

  “因为我太忙?”

  路有酒低头,她捧起他的脸让他看着自己:

  “嗯?”

  “那个人怎么会跟你在一起。”

  “好了,我知道了,以后,我会跟别的男人保持距离。”

  “嗯。”路有酒低头下来蹭蹭她:

  “我喝酒了,今晚不能给你按摩,明早补回来可以吗?”

  “好了,天天辛苦我也心疼,先好好休息一下好不好?”

  “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