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冰雪肌 > 第19章 19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程漫璐看着一脸哀伤的文知我,很无奈:

  “知我感情不能勉强。”

  文知我睁开眼睛:

  “我知道,只是我绕不开现下的痛处。”

  程漫璐:

  “我也无能为力,抱歉。”

  文知我摇头,起身走了。

  沈灵与感慨:

  “又一个伤心欲绝的痴情男子,不愧是冰山行事果然干脆利落。”

  ***

  路有酒看着香炉里面的流烟,手里的书已经拿了好久,电话贴在耳边,贝凝香在电话里讲了许久,他就搞不懂了,她不是嫌弃自己穷吗?怎么还这样念念不忘。

  贝凝香继续说:

  “听说那家新开的餐厅牛排不错,好多人排队。”

  路有酒:

  “我吃不得牛。”

  “哦,”贝凝香现在才惊觉自己似乎并不知道路有酒的喜好:

  “那你有什么想吃的吗?”

  路有酒:

  “汤绽梅,百合面……”

  贝凝香听不懂:

  “这些我都没有听说过。”

  “嗯。”

  “你好像很没有兴致。”

  “……”

  “是嫌我烦吗?”

  “是不知道该和你说什么。”

  “可是以前你有很多话跟我说的呀,歌剧,美学,哲学,你总有说不完的话。”

  “但是,你并不爱听那些。”

  “我,没有不爱听。”

  “……”路有酒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了:

  “我要做功课了,不能陪你聊了。”他收了线。

  世间只有情难诉,只是他的心已经住了一个人,满了,装不了其他的了。

  今天,周律师拿了许多文件过来给他处理。

  父母亲去坐热气球了,图片已经发回来给他看,他只能叹气,本该他们做的工作现在全是他在做,也好,提前进入社会磨炼了。

  路家,有一个称号叫做满城路,意即是,n城的许多繁华不繁华的地方都有路家的产业。

  忙碌了一下午,他接到程漫璐的电话:

  “小酒,我在去你家的路上等下我们出海玩。”

  路有酒:

  “璐姐,我就不去了,等下冰月……”

  “就是她叫我来接你的,等会我们在码头见。”

  ***

  东岸的港口停泊了不少豪华的渡轮。

  程漫璐给路有酒介绍哪些是私人的。

  路有酒听了点点头。

  程路沈上了一心号的顶层甲板,靠近船头有一排扇形的沙发与四方桌,桌上有葡萄酒威士忌和鲜美的海鲜。

  沙发上做着几人,书卷气的波浪美女,长腿高腰的骚气美女,还有西装金边眼睛的,嗯,帅女,再有就是楚冰月了。

  程漫璐与她们一一拥抱。

  楚冰月在路有酒耳边给她介绍:

  “书卷气的那位是淑慎,妖艳的那位叫炜彤,还有金边眼镜的那位叫惠静。”

  路有酒老实的点点头,就像个跟在老师身边的小学生。

  炜彤:

  “这么久不见原来你们是在家带孩子呀。”

  楚冰月拉着路有酒过去坐:

  “是孩子带我,给你们介绍一下,我们家孩子,路有酒。”

  淑慎感慨:

  “了不得啊,一转眼你家孩子竟这般大了。”说完她满目星星眼:

  “阿姨我很喜欢禁忌之恋,要谈吗?”说着她一直看着路有酒:

  “我是认真的。”说完她又补了一句。

  路有酒只能懵,这是什么情况?

  惠静忍不住噗地一笑:

  “好极了。”

  路有酒,好什么?

  “去,走开。”楚冰月一巴掌呼过去:

  “老阿姨别欺负人家孩子。”

  淑慎不管她,她起身挪呀挪,挪到路有酒的旁边坐下。

  路有酒怕怕的往旁边挪一挪,哦,她本来就挨着扶手坐了。

  淑慎温柔的笑笑:

  “别紧张。”

  路有酒无助的看着楚冰月。

  惠静嗤笑:

  “真是小孩子。”

  炜彤:

  “小孩子挺好的。”

  惠静:

  “你变态吗?”

  炜彤:

  “你咬我啊!”

  惠静:

  “你一定要跟我对着干吗?”

  炜彤:

  “是你幼稚。”

  惠静:

  “到底是谁幼稚。”

  没人管那杠着的两人,路有酒赶紧挪到楚冰月的身边。

  这时,淑慎递给她一杯红酒。

  路有酒摇头:

  “我想喝果汁。”

  楚冰月给他拿了果汁。

  路有酒:

  “头还疼吗?”

  楚冰月:

  “不疼了。”

  尽管两人在甜蜜的说话,淑慎依然冲路有酒挑挑眉,眉眼处尽带媚色。

  路有酒别开视线

  楚冰月:

  “嗯,你果然很受女人的喜欢。

  路有酒不敢接话,只能看着楚冰月眨眼睛。

  楚冰月拿了一个扇贝,上面有一层厚厚的芝士芥末酱。

  路有酒不错眼的看着她的红唇一张一合,她的心底突然涌上一阵奇怪的感觉,又酸又涨又痒。

  惠静突然对着楚冰月说道:

  “我也要。”她看着唯晨的眼神有隐晦的敌意。

  楚冰月把盛有扇贝的托盘往她那推一推。

  惠静双手环抱:

  “美女喂我一个呗。”

  楚冰月笑:

  “想吃。”她拿起一个。

  惠静的眼底藏不住喜悦。

  只见楚冰月性感的嘴唇一张一合,她吃相优雅好看:

  “想吃,自己动手。”

  惠静嘟哝:

  “小气。”

  淑慎道:

  “小路小路,你喂我吧。”

  这一声的婉转妩媚,我的天,路有酒咽着喉头:

  “女性的体质不太适合吃凉性的东西,尤其是海产太过寒凉。”

  炜彤:

  “噗,哈哈哈……”

  淑慎朝楚冰月挑挑眉:

  “你看,他更关心我。”

  剧情的走向有点奇怪,路有酒决定不说话了。

  楚冰月给他投喂。

  路有酒其实是紧张的,张嘴吃下,真的特别好吃:

  “好次。”她嗫嚅。

  楚冰月再给她喂一个:

  “别的还要吗?”

  惠静:

  “你俩挨那么近做什么。”她瞪着路有酒,眼神若是可以化成刀剑,路有酒早已千疮百孔。

  惠静有意楚冰月一众朋友都知道,楚冰月本人也知道,只是这人一向自傲且自负,心胸狭窄,这样的人如果成为人生伴侣,对生活来说恐怕要一言难尽了。

  轮船引擎的轰鸣,海水的声音,还有天上的星星与船上的人。

  大海,没有人了解她。

  一心号靠岸。

  一众人等从床上依序走下来。

  淑慎拉着路有酒的手:

  “走吧,送你回家。”

  路有酒感到危险的气息,他即刻甩开别的女人的手抱住楚冰月:

  “我自己回去。”

  淑慎望着那逃得飞快的人,两手一摊,自语道:

  “我又不是禽兽。”

  楚冰月:

  “好了,就不要再逗他了,”

  淑慎:

  “小气,小朋友不错哦,要不你把他让给我吧。”

  楚冰月连白眼都懒得翻:

  “还不回去。”

  “走走走,用不着你赶。”淑慎对他们挥挥手。

  车里,路有酒心有余悸,女王的朋友一个个的如狼似虎,还,蛮可怕的。

  楚冰月:

  “今天玩得开心吗?”

  路有酒:

  “有点不太习惯。”

  楚冰月笑着捏捏她的脸:

  “真羡慕你这张脸,连淑慎这样的长颈鹿都能吸引。”

  路有酒:

  “长颈鹿是什么。”

  楚冰月:

  “高高在上啊,眼光很高,她很傲的哦。”

  路有酒叹气:

  “感觉得压力有点大。”

  楚冰月:

  “什么压力。”

  路有酒苦哈哈:

  “情敌太多,还不分性别。”他雪白的脸颊真是紧张得都涨红了。

  楚冰月咯咯地笑:

  “要不要这么可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