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冰雪肌 > 第21章 2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三人成虎,流言传播的速度快得可怕。

  路有酒被一年轻美貌的富婆包养的事情传得沸沸扬扬,本来学校里有些事情不摆在台面上的大把,像路有酒那般明目张胆的一个也没有。

  路有酒被叫到了老班的办公室,老班痛心疾首,这是他班里最乖的孩子啊:

  “说说吧。”

  路有酒:

  “我就是正常的恋爱而已。”

  老班语重心长:

  “老师知道物质的东西是很迷人,但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切不可为了这些身外物而不爱惜自己的羽毛。”

  路有酒:

  “……”

  老班等了等,看到路有酒一脸沉默不欲多说的样子继续苦口婆心:

  “好了,你还年轻有些事情该断就要断,这次老师就只给你口头上的批评,你回去写个检讨到时在班会上再认个错,回去吧,把事情处理清楚点。”

  路有酒:

  “我真的是正常恋爱,并非流言说的那般。”

  老班有点生气了: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老师这是为你好。”

  路有酒叹气:

  “哎,我与她门当户对,老师若不行可去查看创校历史,便知为何旧琴房楼取名为箫客楼,而图书馆为琴侠楼了。”

  老班心里咯噔了一下,这两处是学校的历史标志:

  “你是那个路家的……”

  路有酒:

  “后人。”他本不欲说这些的只是,哎,南啊,可是能怎么办?人家只信流言不信实事,一把嘴,指鹿为马颠倒是非。

  老班惊讶,校中也不乏富家子弟,如他这般低调内敛的却是一个全无,想不到他小小年纪便如此含而不露,这事情得好好处理不然要饭碗不保啊。

  路有酒从教师办公室出来,不禁叹气,如果他没有他只是一普通的人,今日只怕是与他感情里无关的人要逼着他去分手了。

  贝凝香终于等到路有酒出来了:

  “怎么样?他说你什么了?”

  路有酒摇头,沉默的走着。

  贝凝香担心的跟着他。

  天有些黑,估计要下雨了。

  果然,一滴两滴三滴……

  路有酒随便走进一栋楼房里面去避雨,练功室里传来啪啪啪地击打节拍声,舞蹈班的人正在上基本功的课。

  不巧,这时,贝凝香的前男友也与友人进来此处避雨,那男生看到路有酒轻蔑的嘲笑道:

  “哟,看看这冰雪玉肌,我要是富婆我也爱,唉,想必你在床上的活计肯定也很了得吧。”

  其他人,哄堂大笑。

  那男生继续道:

  “这样贱的人,你也不嫌脏吗?万一他不止这一个客户呢?”这话自然是对贝凝香说的。

  路有酒看都不屑于看那样的人,满嘴腌臜,看了眼睛都会脏掉的。

  那人自以为得理更加喋喋不休。

  路有酒抬头看天,天狂有雨,人狂有祸。

  论修养,路有酒甩了人家一个宇宙。

  那男生独角戏长久了便觉无趣:

  “一怂包。”

  这时,一辆摩根老爷车停在练功房门口处,司机下车撑了一把大伞过来,路有酒进入雨伞里上车走了。

  那男生更不屑:

  “拽什么,还不是睡出来的东西。”

  然而,女人的直觉告诉贝凝香,那本身就是路有酒自己的东西。

  没错,这台车是路有酒十八岁的时候,祖父母送给他的成人礼。

  路有酒看着雨滴,滴答的落在车窗上。

  他去找楚冰月。

  她在开会,助理领他去她的办公室。

  待得楚冰月回到办公室时,打开门的一瞬间,一段哀哀泣泣的箫声传出。

  一众跟着她的人等皆伫立聆听。

  路有酒背对着门口伫立在落地窗前。

  箫声止,掌声起。

  路有酒羞得红了脸,他不敢看人。

  楚冰月笑,待得她把该处理的事情都处理好了,便坐到路有酒的身旁。

  路有酒凝视她。

  楚冰月道:

  “什么事让你这般伤心。”她听出了他的曲意。

  路有酒抱起她坐到自己腿上,顿感全身心都温暖了。

  两人静静地拥抱。

  敲门声响,楚冰月起来处理工作。

  两人一同呆到了晚上八点。

  楚冰月收拾东西:

  “饿吗?”

  “还好。”

  两人相携下楼。

  在外面吃了晚餐方才回家。

  洗过了澡,楚冰月取来一瓶酒,路有酒焚起了香,他问:

  “今晚,看什么剧?”

  “你决定。”

  “牡丹亭?”

  “好。”

  “哪个剧种。”

  “昆剧如何。”

  “好极了。”

  如今两人喝酒观剧的坐姿变了,从以前并肩而坐到现在一前一后而坐,路有酒靠着椅背,楚冰月靠着路有酒,就连喝酒也只用一个杯子了。

  楚冰月:

  “能跟我说今天发生了什么事吗?”

  路有酒把今天的事情大概讲了一下。

  楚冰月叹气,现在谈个恋爱也蛮难,别人总怀疑你动机不纯。

  路有酒蹭蹭她的脸:

  “我已经没事了,只是那一瞬间很气闷而已。”

  屏幕上小生正唱:忙处抛人闲处住。百计思量,没个为欢处。白日消磨肠断句,世间只有情难诉。玉茗堂前朝复暮,红烛迎人,俊得江山助。但是相思莫相负,牡丹亭上三生路。

  楚冰月:

  “这里真好听。”

  路有酒笑:

  “与文字产生的共情真的好美,只是如斯感觉是个体的与他人难以诉说,不过……”他在此处停顿了下来。

  楚冰月好奇:

  “不过什么?”

  路有酒喝酒然后喂她,待到楚冰月喝完他嘴里的酒他才接着道:

  “你我不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共情才在一起的嘛。”

  楚冰月仔细一想确实如此。

  戏中已到醉扶归,旦唱:

  你道翠生生出落的裙衫儿茜

  艳晶晶花簪八宝钿。

  可知我一生儿爱好是天然

  恰三春好处无人见,

  不提防沉鱼落雁鸟惊喧

  则怕的羞花闭月花愁颤。

  画廊金粉半零星。

  池馆苍苔一片青。

  踏草怕泥新绣袜

  惜花疼煞小金铃。

  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

  路有酒:

  “游园惊梦已唱了四百年,不知这梦何时能醒来。”他深深叹息:

  “我是否入戏太深。”

  楚冰月:

  “无碍的,人生如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