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冰雪肌 > 第24章 2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楚冰月回到办公室,便察觉气氛的诡异,她拉过路有酒打算正式介绍。

  楚夫人突然道:

  “玩归玩,切记收敛些,你当知想要做我楚家女婿需是门当户对,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说完提包便走。

  这一番话着实伤路有酒的自尊,却又发不得脾气。

  楚冰月抱着路有酒低声说:

  “对不起。”

  一而再,再而三,所有人都觉得他们不般配,社会层面,社交层面,他们的一切都不般配。

  路由酒看着楚冰月,她也看着他,眼里早已说清楚心里面想说的话,他们彼此已然无法抽身了,他们都深爱着对方。

  路有酒收紧手臂上的力道,脸颊靠着楚冰月的脸颊:

  “等会想吃什么?”他轻声细语。

  “来点清粥小菜。”

  路有酒笑,这个女人真是心细如发,清粥小菜平淡自有平淡的一番幸福。

  路有酒:

  “好,我即刻回去,给我的女王备午膳。”

  楚冰月拉拉他的衣领:

  “低头。”

  路有酒笑,这个大多数时候都是冷冰冰的女人,总会把最温柔的那一面给他。

  中午,二人一起吃午饭。

  晚上,楚夫人把楚冰月召回家,单刀直入:

  “你年龄也不小,不如先定个婚,把家庭这一块先定下来。”

  楚冰月:

  “妈,我有喜欢的人了。”

  楚夫人嗤之以鼻:

  “玩过一次就赶紧给我收心,我已替你安排好,文家的孩子各方面都不错,又与我们家门当户对,文夫人对你也是甚为满意。”

  楚冰月:

  “婚姻不是买卖,我也不是一件货物。”

  楚夫人“哼”了一声:

  “那也不是儿戏,这件事由不得你,你必须听我的。”

  楚冰月心累不欲再与母亲争辩,拿起包气匆匆的走了。

  楚先生不禁埋怨她:

  “何必次次都将女儿气走。”

  楚夫人瞪她:

  “你也不看看她干的那些事,你知道那些夫人圈都在怎么传的吗?她们说我女儿风流成性,我的面子该往哪里搁。”

  楚先生:

  “现在这个时代已不是三媒六聘父母之言的时代,要适当的尊重年轻人的心意。”

  楚夫人:

  “她是我女儿,我又不会害她。”

  夫妻两始终也没有达成共识,楚先生摇头,如此下去,只怕母女感情嫌隙越发的大。

  ***

  路有酒一直在车里等着楚冰月,瞧见她回来时脸色不太好,便已知道事情的经过是如何的了。

  楚冰月一上车便冷声吩咐司机开车。

  路有酒哄道:

  “女王请息怒。”

  楚冰月忍不住噗嗤一笑,路有酒蹭过来抱抱,她靠到他怀里,又抬头看看他阳光般的笑脸,诉说自己的心里话:

  “我不能没有你的。”

  路有酒:

  “我在。”

  “妈妈让我订婚。”

  “你答应了?”路有酒极度紧张。

  “没有。”

  “她要是逼你答应可怎么办。”

  “那我便反抗到底。”

  “嗯。”

  两人回家休息。

  第二日,下课后正打开手机浏览新闻的路有酒看到一条消息说,文,楚两家联姻,两家子女郎才女貌如何如何般配等等,那一瞬间,他的心好像被剜了一刀一样,疼,很疼,喘不过气的疼,他两眼失神,样子很无措。

  贝凝香发现了他的异样:

  “你怎么了?”

  路有酒蹭的站起来,跑去找楚冰月。

  楚冰月见他匆匆到来很是讶异:

  “怎么了?”

  路有酒想要说话,但,感觉喉咙好像也被堵了一样,满面通红。

  楚冰月见他眼睛红红,满目绝望委屈,心下更是担心:

  “到底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路有酒紧抿着唇,直直的凝视她。

  楚冰月只好过来抱住他:

  “乖,怎么了,说出来好不好?”

  路有酒一开口声音已经嘶哑了:

  “你真的不要我了吗?”

  楚冰月疑惑:

  “嗯?我没有,到底怎么回事,你立刻马上先跟我说清楚。”

  路有酒把那条新闻报道翻出来给她看。

  楚冰月捏着手机胸口起伏,不用想,这完全是母亲自作主张的行为。

  半晌,楚冰月才说话:

  “这一切都不是我本意。”

  路有酒看她。

  楚冰月叹气:

  “这件事情我会给你一个交代,但是,你要相信我,相信我们的感情好吗?”

  路有酒点头,他的脑子依然还有些混沌。

  楚冰月瞧出他还迷迷糊糊的便知这则新闻对他打击有多大,她亲自打电话到报社让他们速度澄清该新闻,其次,她推掉了今天其他的工作回家与母亲详谈。

  路有酒一直跟在她身边,车子行驶了一段路程,他才把楚冰月紧紧地抱在怀里。

  楚冰月拍拍他的后背:

  “我在的。”

  回到家里,楚冰月看着母亲哀求道:

  “我的感情就让我自己做主一回吧。”

  楚夫人道:

  “已经见报,你如今反悔,让两家颜面何堪。”

  楚冰月:

  “你自把自为何曾与我商议过,何况,我已有心上人。”

  楚夫人:

  “我是你母亲的这些事勿需与你商议,我自不会害你,不像其他人,用心不良。”

  楚冰月:

  “我自己的人生自己的感情难道你要把控我一生吗?”她闭上双眼,筋疲力尽。

  楚夫人:

  “你还年轻,我自然要为你把关,何况我的女婿我来选,我不同意谁也别想进我楚家的门。”

  楚冰月凄惶一笑。

  回到车里,路有酒紧紧地抱着她。

  楚冰月低声道:

  “我们回家吧。”

  “好。”路有酒吩咐司机开车。

  楚冰月抛却所有的俗事,拉着路有酒一直陪她睡得天昏地暗。

  醒来时,母亲电话传唤她回家吃饭,今日她设宴招待文家的人。

  楚冰月拒绝了。

  楚夫人冷冷地道:

  “今夜,你若不回来,今后楚家的一切都与你不再相干。”

  楚冰月挂了电话,泪流满面。

  路有酒心疼得几乎要裂开了。

  楚冰月伏在路有酒的怀里哭了很久,她哭,路有酒也陪着她哭,他是默默流泪的那种,她说:

  “小佑,以后我只有你了。”

  路有酒的亲吻落在她头顶的发梢:

  “我一直在。”

  这一句话,两人今日皆一同说过,都是他们彼此心里的定心剂。

  楚夫人雷霆手段,解除了楚冰月的职务,家族基金也停止发放,楚冰月一下子变成了一个闲人,她不用再穿着严谨的西装一会坐在会议室里开会,一会坐在办公室里处理各样的事情,一会还得与人洽谈业务,她彻底的清闲了。

  路有酒给她穿上白衫和牛仔裤,牵着她的手带着她一起去上学。

  楚冰月在学校里引起不少狂蜂浪蝶的侧目。

  他带着她,去琴房。

  琴房里干净整洁。

  楚冰月从未有过这样的体验,她暂时忘却了心中的恢意。

  路有酒抱着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