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冰雪肌 > 第27章 27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完了电影的两人直接回家。

  楚冰月取来一只酒:

  “看电影没有酒喝,一半的快乐都不见了。”她怀念那时与路有酒一道喝酒的情形。

  路有酒:

  “不要咬酒杯口。”

  “为什么。”

  “会令我发狂。”

  “哦。”

  路有酒过去拿过楚冰月手里的酒杯一口饮尽。

  楚冰月:

  “喂,那是我的。”

  路有酒转身回房间后,又伸头出来:

  “要不要一起洗。”

  楚冰月瞪他,他哈哈笑起来,气得她想过去咬他。

  洗漱完之后,两人上床睡觉。

  路有酒轻声问:

  “这周末跟我一起回去看爷爷奶奶好吗?”

  楚冰月犹豫着不敢答应。

  路有酒也没有勉强她:

  “睡吧。”

  早晨有点凉,路有酒做好早餐回房去看心上人醒来没有。

  楚冰月已经起床。

  路有酒牵她出来吃早餐。

  楚冰月吃完便回房换衣服,路有酒收拾好也回来,看到她的穿戴一怔,她笑:

  “我跟你一起回去。”

  路有酒开心的抱起她转圈。

  楚冰月推他:

  “赶紧换衣服,还要去买礼物呢。”

  路有酒亲亲她:

  “不需要买礼物,等会把你这些日子写的字带上,我们再包一束花便好。”

  楚冰月忐忑,不过她还是听路有酒的。

  路上,楚冰月感受到了人生从未有过的紧张。

  路有酒柔声说:

  “我在呢。”

  楚冰月握住他的手。

  到家的时候,老人家已经翘首以盼,路有酒一早便通知老人家他们要回来。

  第一眼看到路有酒的祖母的时候,楚冰月惊觉自己的紧张在这位老人家淳朴慈祥的笑容里通通消失了,她把怀里的花递给老人家:

  “奶奶好。”

  “好。”老人家亲切的抱抱她。

  楚冰月鼻子一酸眼睛发红。

  路老夫人拉着她的手:

  “来,都进来吧。”

  祖父在屋里。

  楚冰月忐忑:

  “爷爷好。”

  祖父点点头:

  “坐。”

  路有酒拉着楚冰月坐到茶台前,祖母端出了点心,是梅花汤饼,他佯装吃醋:

  “我央了祖母好多次都没吃到,祖母偏心。”

  祖父哼了一声:

  “我也馋了好久。”

  祖母笑:

  “冬天还未到,存下来的落樱也不多了,你们就珍惜吧。”她给每人都取了一块。

  此间美味食过一次便忘不了了。

  祖母问楚冰月:

  “还合胃口吗?”

  楚冰月:

  “很好吃。”

  祖母:

  “在搭一口爷爷泡的茶更加美味。”

  楚冰月依她所说而做,果然。

  原来路有酒的好手艺是家学渊源的缘故。

  依例,祖父照旧检查路有酒的功课。

  楚冰月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画面,她也沉浸到了其中。

  夜里,一家人坐在一起喝茶看星星。

  祖父指着天上的星星一个个的告诉他们星座,行星还有宫位。

  两人在家里陪了老人家两天,周日晚上回城里。

  临走的时候,祖父送了楚冰月八个字“阴隐而入,阳动方出”。

  看了许久,再加上路有酒解释了几句,楚冰月有些懂了。

  路有酒能在这么深厚的家学里面生活浸润,她真是极羡慕。

  这两日,她学习到了许多新的知识。

  楚冰月开启了一种全新的生活模式。

  陪路有酒上完课,他们一道去程漫璐处喝茶。

  程漫璐笑着:

  “气色不错,没有颓唐。”

  楚冰月:

  “怎会没有,不过是有了新的心境罢了。”

  沈灵与:

  “这么说你的境界又高了一层。”

  楚冰月:

  “谈不上境界,只能说心境变了。”

  沈灵与:

  “噫,说话的语气越来越像小白了。”

  楚冰月握住路有酒的手:

  “要是不像他,只怕够我喝一壶的。”

  路有酒:

  “我可没那么小气。”

  楚冰月:

  “是吗?今天在学校的时候……”

  路有酒急得打断道:

  “是个人都会那样的好不好。”

  楚冰月笑,自从她发现了逗路有酒的乐趣之后,便一直没有手软过。

  对面的那两只看人家秀恩爱,看得津津有味。

  程漫璐问:

  “接下来有何打算。”

  楚冰月:

  “还没有想清楚。”

  路有酒关切的看着楚冰月。

  沈灵与:

  “以冰山的能力,我们勿需为她担心。”

  程漫璐:

  “的确。”

  楚冰月:

  “喂,我也就一普通的人好不好。”

  众人哈哈的笑。

  程漫璐:

  “你就谦虚吧。”

  今夜,不巧文知我也过来喝茶。

  俗话说情敌见面分外眼红。

  楚冰月却知这不是巧合而是他特意过来的。

  文知我:

  “冰月,我们能单独谈谈吗?”这些时日她一直有意避开他。

  他们到露台那的花园里。

  文知我急于解释那天的事:

  “我也会寂寞的。”

  楚冰月:

  “勿需对我解释。”

  文知我:

  “这么多年我只对你一人动过心,我保证我会用一生对你好的。”

  楚冰月:

  “我要的感情是心和身都是一对一忠贞的那种。”她说完起身回去了。

  路有酒眼巴巴的眼睛都快要跑出去黏到她身上了。

  文知我一脸恢败,他从来没有要而不得的女人。

  楚冰月是一个极其聪慧的女人,她时刻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就好比遇到了路有酒,他让她心动,他们在一起相互了解磨合,她的小男孩有一股超乎成年人的成熟,她越来越离不开他,呆在他身边她才安心,原本独立自持的她开始有了一种依恋。

  他们离开程漫璐的会所,车里的音乐是那首抒情的十八变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