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冰雪肌 > 第28章 28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他们回到家里,喝着酒听着音乐,兴致很高的时候,楚冰月拉起路有酒一起跳舞。

  情志和躯体紧紧地贴合在一起。

  光线穿过玻璃。

  路有酒先醒来,他深情挑挑的看着还在熟睡的女人,心中发出满足的喟叹,虽然过程中有些疼,只是这其中的幸福感真的无以形容,此刻,他还有些激动无法平静。

  他抱着她一动不动,直等到她醒来。

  他轻声细语:

  “还疼吗?”

  楚冰月眨着眼尚在混沌状态,路有酒忍不住亲亲她,之后她嘟哝了一句:

  “困。”

  路有酒笑着哄她再睡一会儿,等楚冰月睡着了他便悄咪咪的起床去打米糊煮药汤。

  等楚冰月再醒来时,依然还是路有酒抱着她的姿态,他很是体贴她。

  两人相拥着不说话。

  然后,楚冰月睁开眼睛突然道:

  “你没去上课?”

  路有酒:

  “请假了。”

  楚冰月笑着蹭蹭他:

  “从此君王要不早朝了。”

  “甘之如饴。”

  “我才不要做那祸国的妖姬。”

  “你不是,你是我的女王。”

  “嘴变甜了。”

  “是吗?尝尝?”

  “不要……”

  两人嬉闹了一轮方才起床洗漱。

  楚冰月逐渐喜欢上了米糊的口感,这种喜欢应该是源自于对一个人的喜欢才爱屋及乌的吧。

  路有酒时刻陪在她的身边。

  楚冰月转身看他。

  路有酒:

  “要不我们一起泡。”

  药汤一直放在浴缸里恒温。

  楚冰月:

  “你现在还能克服你的兽性吗?”

  路有酒迟疑,还没以前他尚有可以的自信,已经什么了就不好说了。

  “所以。”楚冰月用食指轻轻地推他出浴室:

  “乖乖的在外面等我。”

  路有酒万般不舍,坐立不安。

  终于等得美人出浴,他即刻把美人抱个满怀,他已事先焚好了香。

  他们一起坐在庭院里读书。

  清闲下来之后,楚冰月爱上了读书,泡上一壶茶,焚上一炉香,文字的魅力引人入胜。

  再有空闲时,央着路有酒教她认认香材,让她手把手的教她合香。

  只是,今日没看得多少页书,她便觉累极睡在了摇椅上。

  路有酒拿来被子给她盖上。

  天空渐渐黑压压,看样子要下雨了,他按下遥控打开收缩挡雨棚。

  路有酒起来站桩。

  有风一直拂过来。

  不多久,雨哗啦啦的下了。

  天色渐晚,楚冰月睡得极安稳。

  路有酒去准备晚餐,高汤熬出来的粥和开胃小菜,简单之极。

  他坐在她旁边等她醒来。

  在黄昏的时候,楚冰月在路有酒温柔的目光中醒来:

  “小佑。”她几乎溶解在他的眼神里。

  “嗯,在呢。”

  “小坏蛋。”

  路有酒笑:

  “哪里坏?”

  楚冰月咬着嘴唇嗔怪的看着他。

  路有酒不再逗她:

  “肚子饿不饿。”

  “嗯。”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虚弱。

  路有酒神色担忧的直直看着她,手摸上了她的脉。

  楚冰月反手握住他的手:

  “没有不舒服,就是累。”她娇羞的看着他:

  “都怨你,平时看起来还蛮会心疼人的,怎么那种时候就是蛮牛一头了?”

  路有酒也不好意:

  “控制不住自己啊。”

  楚冰月朝他伸出双手,路有酒跟着把抱她起来。

  他们一整天都待在家里。

  夜里,一起看再看一遍那位的剧。

  楚冰月看得哈欠连连。

  路有酒索性把她抱回房间。

  第二天,她坚持跟他去学校。

  一下车,便有人拿了一束花过来送给楚冰月。

  路有酒把花格开:

  “我是她男朋友。”说完拉着她就走。

  徒留那浪蝶一脸不忿。

  乐理的知识楚冰月一点都听不懂,她安静的坐着,看起来俨然在认真听课。

  课后,有同学来邀请他们一起参加班级活动。

  路有酒拒绝了,他们分明是醉翁之意。

  琴房里传出呜呜的音声。

  楚冰月啼笑皆非的看着他,小东西吃醋了生自己的闷气,她朝他轻轻地勾勾手指,他即刻放下一切过来。

  到了中午,他们一起拉手回家。

  贝凝香一路尾随他们。

  到门口,她被物业拦下,她大喊路有酒。

  路有酒停下电驴回头看她,他叹气。

  楚冰月:

  “让她进来吧。”

  保安放行。

  楚冰月带着贝凝香参观房子。

  贝凝香不明白:

  “你这是在向我示威吗?。”

  楚冰月摇头:

  “你觉得我需要吗?”

  贝凝香气馁,她不知自己为何一定要跟着他们,或许是得不到的心情在作祟吧,最后,自己灰溜溜的走了。

  路有酒感到背脊发凉,女王厉害啊,兵不血刃轻松搞定了对手。

  吃了午餐,楚冰月愉快的去睡午觉。

  醒来时,他们一起读书写字。

  奇怪,原来闲人也不是无所事事。

  而路有酒这段时间兴奋莫名。

  楚冰月摇头:

  “你要是不再控制自己我也罚你跪香了。”

  “好。”

  楚冰月一摊手拿他没有办法,都是自己宠出来的,她得甘之如饴的受着。

  天渐凉。

  这天晚上,楚冰月和路有酒又一道携手来到程漫璐的会所。

  一见到楚冰月,程漫璐道:

  “冰月,你是不是胖点了?”

  “是吗?”楚冰月也低头看看看自己的腰身:

  “好像是有点。”

  路有酒怕心上人在意:

  “我挺喜欢,非常喜欢,抱起来很舒服。”

  沈灵与:

  “不得了了,路小白会开车了。”

  路有酒:

  “我没有。”

  沈灵与嘿嘿地笑。

  程漫璐:

  “看来我家小酒是狠命的疼你啊。”

  楚冰月摸摸自己的腰:

  “最近也吃得不多,就是有时候会犯一下恶心,还有老犯困,真的太胖了。”

  路有酒脸上大变:

  “你什么时候开始犯恶心的?我怎么不知道?”

  楚冰月:

  “前两天吧。”

  众人沉默的看着她,像看什么宝贝一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