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冰雪肌 > 第29章 29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路有酒摸了楚冰月的脉,大家都凝视屏息以待。

  过了一会,程漫璐焦急的问道:

  “怎么样?”

  路有酒点点头。

  楚冰月不甚明白。

  程漫璐:

  “没做安全措施吗?”

  路有酒不好意思:

  “第一次完全没有经验。”

  楚冰月这会彻底听明白了:

  “我不是胖,是怀孕了?”

  路有酒点头。

  大家都神色凝重。

  程漫璐轻轻地问:

  “你们打算怎么办?”

  路有酒看着楚冰月。

  楚冰月一直沉默。

  大家都没有说话打扰她。

  许久,楚冰月才说道:

  “我没想好。”她其实有点不安。

  路有酒也是。

  最后两人也没有什么心情喝茶直接回家了。

  到家,他们面对面的坐着。

  楚冰月问道:

  “你怎么想?”

  路有酒:

  “我想要的,你呢?”

  楚冰月交握着手沉默不语,过了一会:

  “你想清楚了吗?这里面要背负的责任太多。”

  路有酒坚定的点点头。

  楚冰月:

  “我,我再想想。”

  这一夜,他们不复以往那般轻松。

  第二天醒来吃过了早餐,楚冰月道:

  “我们去一趟医院看看,万一……”她没把话说完。

  “好。”

  路有酒收拾好便带她去医院。

  检查结果,是。

  他们揣着那份检查回家。

  楚冰月依然摇摆不定,他来得太突然,完全没有心理准备。

  路有酒陪伴在她左右一步都不离开。

  楚冰月靠在他的怀里:

  “小佑,你说怎么办?”

  路有酒紧紧地抱着她:

  “生下来我们一起把他抚养长大。”

  楚冰月的手覆到他的心口处,她感受到那里有力的跳动:

  “你也紧张是吗?”

  “嗯。”

  “我有点害怕。”

  “我也是。”

  “那怎么办。”

  “面对他,接受他。”

  楚冰月自路有酒的怀里仰头起来看他,她看到他坚毅的面色和温柔的眼神,她的心在此刻安定了些许。

  路有酒接着道:

  “我们不用担心他到来之后的经济问题,路家不会让自己的子孙没有讨生活的能力,何况,这个年纪生产对你的身体状态而言负担没有那么重,而且趁着我们都还年轻精力最为旺盛,好好的把仔子训好,以后大把我们浪。”

  楚冰月嗤的一声笑了:

  “短短一天的时间,你就想了那么多哦。”

  “当然,你想哦,等他到了我现在这个年纪,我们就啥也不干了,给他干。”

  楚冰月摇头:

  “做你仔感觉挺不容易的。”

  “那当然,我只疼老婆,仔这种东西吗,就是做牛做马的。”

  楚冰月打他:

  “不许胡说八道,吓着我仔了怎么办。”

  路有酒几番言语总算把气氛带得轻松了。

  楚冰月问:

  “如果是个女儿呢。”

  路有酒雀跃:

  “那就把她宠成小公主,宠成女王。”

  “我怎么感觉你更喜欢女儿!”

  “当然,到时我就左拥右抱,妥妥的人生赢家。”

  楚冰月白了他一眼。

  随后两人陷入了一阵沉默。

  这段日子,路有酒本来不想带楚冰月去上课了,奈何楚冰月不肯,她一直黏着他了,况且,她孕吐开始频繁了,他很焦心。

  楚冰月辛苦,路有酒便更为辛苦,每日吃食准备得更加用心,奈何她无甚胃口,苍白的脸,无力的伏在他怀里。

  路有酒实在是心疼得不行:

  “要不……”

  楚冰月抬头瞪他:

  “没有要不,当初是你说的。”母子连心,她已经能感受到那个小小的生命了。

  路有酒只能抱紧她:

  “再吃一点好不好?”

  楚冰月摇头:

  “我想睡觉。”

  楚冰月躺下之后很快就睡着了,路有酒一直看着她,她消瘦了许多,他叹气,心尖隐隐作痛。

  楚冰月睡了许久,醒来时,路有酒就坐在床边的沙发椅上看书,见她醒来即刻过来喂她喝水询问她是否饥饿,她点点头:

  “有点饿。”

  路有酒大喜,出去端了吃食回来。

  楚冰月才吃得几口,又去吐了一会。

  路有酒束手无策,只能陪在她身边。

  夜里,楚冰月坐在庭院里的摇椅上,轻抚着肚子:

  “小佑,吹一首曲子给我们听。”

  路有酒取来南箫:

  “要听什么?”

  “挟仙游。”

  《神奇秘谱》的解题是:“是曲者,盖高古之曲也。其曲之趣,志在廖廓之外,逍遥乎八绂之表,若御飚车以乘天风云马,放浪天地,游览宇宙。无所羁绊也。此非出尘而有遐想者,何其能与?”

  与路有酒相处的时日多了楚冰月也喜欢上了这首曲子。

  曲毕。路有酒看着她:

  “天冷了我们回里面好不好?”

  楚冰月摇头:

  “这里的风吹得我很舒服。”

  路有酒蹲下摸摸她的手,有点凉,他回去找了暖手袋出来。

  楚冰月有些不情愿:

  “这才秋天呢。”

  路有酒亲亲她的手哄着:

  “我知道是秋天,来手手放进来暖暖。”

  楚冰月嘟嘴:

  “我不是小孩。”

  路有酒现在什么都依她:

  “嗯,你不是。”

  然后,楚冰月突然哭了:

  “我是不是特矫情特无礼取闹。”孕妇的情绪起伏大。

  路有酒笑着揉揉她的头:

  “怎样都可以,只要你开心。”

  “嗯。”楚冰月抽抽搭搭的伏到他怀里,怀上了这个小仔子她感觉自己跟变了个人似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