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冰雪肌 > 第39章 39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天天气特别的好。

  楚冰月和路有酒两人一人一个孩子挂在前面。

  刚进得会所的门,路有酒便挥着不忘的手:

  “干妈,不忘和不说来探你们了。”

  程漫璐笑呵呵的迎过来,把孩子抱了去。

  路有酒吃味:

  “我再也不是璐姐最爱的仔了。”

  沈灵与也接着道:

  “也不是我的。”

  路有酒气鼓鼓:

  “莫要这么厚此薄彼。”

  无人理会他。

  程漫璐和沈灵与都带娃了,路有酒撸起袖子:

  “今天给你露一手。”

  楚冰月笑。

  沈灵与道:

  “冰山你最好不要那么宠他,会宠坏的。”

  路有酒:

  “喂。”

  沈灵与呵呵的笑:

  “不说不说,我们可爱的小不说。”

  路有酒彻底的被冷落了,他倾身过去亲亲心上人:

  “我给你泡茶喝,泡璐姐珍藏的茶。”他开始翻茶罐。

  楚冰月看向程漫璐:

  “你不阻止他吗?”

  程漫璐摇头:

  “让他折腾吧,没人疼爱的父亲,怪可怜。”

  路有酒,好气哦。

  晚上,在程漫璐处吃完晚饭回来,才刚要歇下,楚冰月便接到一个电话,对方是邓某的母亲,她哀求楚冰月去见见邓某,由于他饮酒过度导致酒精中毒,即便昏迷着还不断的喊楚冰月的名字,楚冰月拒绝了,有些事情不能当断不断。

  挂了电话,她只能叹息。

  半夜,路有酒又被妹妹震天的哭声吵醒,他轻手轻脚下床,果然又是尿了。

  给女儿换好尿布,路有酒回来继续睡。

  第二天,他们如往常一样,去工作的工作,去上学的上学。

  小学妹真是无时无刻都在:

  “学长学长,这个周末要去看歌剧吗,皇家剧院的莎剧。”

  路有酒:

  “我没空。”

  小学妹好奇:

  “学长为什么总是这么忙呢。”

  路有酒:

  “因为我总是这么忙。”

  小学妹噗嗤一笑:

  “学长真狡猾。”

  路有酒停下脚步,看着小学妹:

  “你对我的喜欢是哪一种喜欢。”

  小学妹双眸一亮:

  “哇,学长好直白,为什么呢。”

  路有酒认真的道:

  “我是有家室的人,即不能跟你玩暧昧更不能耽误你。”

  小学妹的脑回路很奇特:

  “是那天那位漂亮的姐姐吗?”

  路有酒点头。

  小学妹:

  “学长放心,我没有其他的意思。”

  路有酒仔细的端详着她的神情。

  小学妹坦坦荡荡。

  路有酒问:

  “为什么。”

  小学妹把手背在身后歪着头笑:

  “高山流水的感情不一定是爱情啊。”

  这个小女生很霍达。

  小学妹继续说道:

  “从一开始我就知道学长心里面有一个很最要的人了。”

  路有酒:

  “那你缠着我是为何,我明明对你那么冷淡。”

  小学妹嘟哝着:

  “谁让全校就只有学长一个人的专业是习箫的,而我也是唯一一个习琴的我想和学长一起合奏,箫客琴侠,哇,那种感觉真是太棒了。”

  路有酒:

  “你时常会做武侠梦?”

  小学妹两眼放光:

  “嗯呢。”

  路有酒叹气,简单就是好。

  小学妹追上他的脚步:

  “学长,我们什么时候再合奏一曲?”

  路有酒:

  “随缘吧。”

  小学妹笑:

  “随缘吗?听起来很武侠。”

  路有酒,哪里武侠了,搞不懂现在的年轻人。

  ***

  邓某醒来即刻给楚冰月打电话:

  “冰月,你依然不肯见我。”

  楚冰月:

  “我不能见你。”

  邓某执着:

  “为什么?”

  楚冰月:

  “我家那位会不高兴。”

  邓某惨然一笑挂了电话。

  楚冰月松了一口气,接着另一个电话响起,她拔视频接通:

  “下课了。”

  “嗯,现在回家,中午回来还是我给你带饭。”

  “回去吧,我也想那两小只的。”

  “好,我们在家等你。”

  “嗯,么。”

  “么。”

  ***

  路有酒被他的儿子和女儿折磨疯了,他生无可恋的靠着墙坐。

  儿子和女儿努力的扔着他们的玩具偶尔还会砸到他们的父亲,不过他们一点儿都不在乎。

  一个已经够头疼的了,现在还来两,他们肯定是上天派来惩罚他的,算了认命吧。

  “啊。”路有酒突然叫唤一声,低头一看女儿把他的腿当馒头来要了,还流了很多的口水:

  “哎呀,不能咬人。”估摸着是长牙了,怪不得他们的老妈说喂奶的时候被咬伤了,想起这事路有酒就气的啪啪地抽女儿的屁股:

  “咬我就算了,以后不准再咬你妈。”

  女儿黑溜溜的眼睛看着他,显然没听懂。

  路有酒吩咐保姆去厨房洗两个胡萝卜回来。

  一人给他们发一根:

  “来吧,咬这个。”

  两小的看着手里的玩意儿,妹妹直接扔了,只有哥哥真的在吭哧吭哧的咬。

  路有酒板着脸教育女儿:

  “不准浪费粮食。”

  女儿给个屁股给他,呀呀呀的爬走了。

  路有酒认命的吃着女儿扔掉的那根胡萝卜。

  这一幕,被已经回到家的楚冰月给拍了下来,父子两跟兔子似的吭哧吭哧的吃着胡萝卜。

  听到笑声,三人同时回头,小的开心的爬去找妈妈。

  妈妈一手一个,唯独爸爸落单了,爸爸委屈的扁嘴,一跺脚:

  “我今天不吃饭了。”

  “哦。”

  楚冰月喂着孩子,路有酒一直在边上跟着嚷嚷:

  “我也要,我也要。”

  奶没喝得成,到是得了美娇娘赏的一顿打。

  路有酒委屈巴巴的:

  “你不爱我了吗?”

  楚冰月挑眉,做出欲要打人的姿态。

  路有酒即刻笑嘻嘻的讨好:

  “我爱你老婆。”

  楚冰月一怔,随即感到脸颊有些发热,这人做了爸爸反倒变得无赖的许多。

  跟上转身出去的美娇娘,路有酒知她害羞了。

  楚冰月羞恼:

  “你不准跟来。”

  路有酒笑得坏坏的:

  “我不。”做了父亲的人反倒有孩子气了。

  楚冰月对他无可奈何。

  午饭后,一家人在一起睡了一个午觉,两孩子睡得沉,大人醒了他们还没醒。

  路有酒悄咪咪的闹着楚冰月要喝奶的事。

  楚冰月实在是没办法:

  “你这人真是……”

  路有酒嘿嘿地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