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冰雪肌 > 第44章 4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楚冰月依然携手路有酒一同出席晚宴。

  路有酒白衬衫白西装,楚冰月白礼服白披肩,脸上淡淡的妆容落落大方。

  宴会的主人黄先生与黄太太含笑迎过来:

  “又见两位璧人,蓬荜生辉啊。”

  楚冰月:

  “黄先生缪赞。”

  黄先生侧身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两位,请。”

  今夜,楚冰月不再放路有酒单独一个人呆着,她去哪,他在哪十指相扣。

  苏蔷薇也在,她喝了不少的酒。

  巧的是小学妹也在,她过来打招呼:

  “学长好,嫂子好。”

  路有酒看着她手上的杯子:

  “喝酒了?”俨然一副哥哥的口气。

  小学妹:

  “学长,我成年了。”

  楚冰月也嘱咐:

  “别喝太多,有什么事直接过来找我们。”

  小学妹:

  “知道了嫂子。”

  苏蔷薇也过来:

  “楚总。”

  楚冰月颔首:

  “苏总。”她紧了紧路有酒的手。

  苏蔷薇与楚冰月打着招呼,眼睛确是看着路有酒的。

  真是修罗场。

  路有酒不懂她入魔般的执念。

  之后,苏蔷薇一直跟着他们,她不停地喝酒。

  楚冰月阻止她:

  “再喝就醉了。”

  苏蔷薇凄惶一笑:

  “醉了有何不好。”

  楚冰月:

  “醉了也还是改变不了事实。”

  苏蔷薇挣脱楚冰月的手,饮完手里的这杯后,再拿了一杯。

  最后,苏蔷薇果真醉了,嘴里说着胡话:

  “为什么我们会在这种时间遇见?”

  所有人都沉默。

  楚冰月扶着苏蔷薇:

  “我们送你回去。”

  苏蔷薇半眯着迷蒙的醉眼看着站在一旁不动的路有酒,苦笑着。

  楚冰月与小学妹合力把苏蔷薇弄到车上,路有酒跟在她们的后面。

  上了车,又闹腾了一轮,好不容易将人送到家里,大家都累了。

  小学妹提议:

  “我留下来照顾她吧。”

  路有酒点头:

  “也好,注意安全。”

  小学妹白眼一翻:

  “我又不是进了狼窟。”

  楚冰月和路有酒走了。

  他们在车里紧紧地拥抱。

  路有酒确实是特别的,他与女性相处总会站在一条边界之外,保持距离。

  路有酒:

  “累不累。”

  “嗯。”楚冰月婉转低吟。

  “回家?”

  “好。”

  两人到家,保姆说,他们不回来孩子们一直不肯睡。

  两人速速去洗澡换下衣服去哄孩子睡觉。

  第二天,正在办公室里忙碌的楚冰月接到了苏蔷薇的电话。

  苏蔷薇:

  “想不到人生的第一次失礼竟是在情敌面前。”

  楚冰月不以为意:

  “没有的事。”

  苏蔷薇:

  “你能如此坦然,是为什么。”

  楚冰月:

  “他给了我足够的安全感。”

  苏蔷薇叹息:

  “他真的好特别。”昨夜那般,他竟避嫌得连手都不搭,怎么会有这样的男人呢,她道:

  “他越是如此,我越是放不得他。”

  楚冰月:

  “把目光放长远些,总有一天你也会遇到那个对的人。”

  苏蔷薇:

  “我更想把握现在。”

  楚冰月只得叹气,她已经无话可说了。

  苏蔷薇以昨晚的事谢谢你来结束了通话。

  两人身为情敌却没有常人的剑拔弩张,奇怪的是她们之间的沟通竟比和路有酒之间的沟通还多,世无常事,世无常人。

  不过嘛,楚冰月坏心的笑着,每次看到小东西老老实实的样子是她最开心的时候,有些情趣只有有情人之间才能懂得。

  楚冰月打开手机的摄像,大宝宝正带着小宝宝玩耍呢,她把手机架在旁边,一边是文件,一边是家,她干劲十足。

  夜里,孩子们都睡了。

  路有酒拿了一支酒出来,他看着心上人:

  “好久都没有了,要吗?”

  楚冰月即刻扑过来抱住他:

  “要。”

  一起喝酒,一起徜徉在音乐中。

  他们抱在一起,根本不用杯子喝酒。

  放下生活,放下工作,只有路有酒可以给这些东西画上一条清晰的界限,现在是爱情和精神交融的时间,其他的等这一会结束了再说吧。

  楚冰月按住他的手:

  “你不准动。”

  路有酒笑:

  “真是越来越霸道了。”

  拉二是架着狂风的乌云,他们二人是化成风之闪电的阿佛洛狄忒,随着旋律的节奏,或渐弱,或渐强,或突强,总之就是,疯狂。

  情意到达至高点的时候,路有酒呢喃着:

  “要,要……”

  楚冰月疯狂的喊着:

  “小佑,我爱你,我爱你……”

  紧接着两人死一般的喘息,乐音绵远流淌。

  路有酒轻抚着还在颤抖的女人,在她耳畔轻声说:

  “我爱你。”

  楚冰月扬起粉红的脸颊:

  “酒,我还要酒。”

  路有酒喝了一口喂给她。

  拉二的钢协到柴可夫斯基的钢协。

  天亮了之后,他们又是一对正正经经的父母亲。

  路有酒给孩子们冲奶粉,楚冰月给孩子们穿上衣服。

  料理的孩子楚冰月换好衣服匆匆忙忙的出门,现在她是那个高冷的女王。

  人有千面,哪一面面世便做哪一面的事。

  苏蔷薇今日过来洽谈一些后续的事宜,她看着楚冰月的气色有些呆然。

  楚冰月摸了摸自己的脸:

  “我脸上有什么吗?”

  苏蔷薇摇头:

  “你们昨晚是不是做了。”她眼眶发红。

  楚冰月一怔,脸颊有些热:

  “现在是工作时间。”她提醒她还有其他人在场。

  众人谁都不敢吱声,只是眼神里面的东西,就两字,八卦。

  苏蔷薇感到苦涩:

  “你比往时更美。”

  楚冰月气啊,这该死的魔鬼一般的脑回路。

  苏蔷薇依然自顾的说:

  “冰冷中有一抹水一样的媚。”

  谈不下去了,楚冰月起身:

  “看来我们只能改日再谈了。”

  苏蔷薇跟她到办公室:

  “可不可以把他借给我一个晚上。”

  楚冰月:

  “你什么时候才能从你的梦里醒来?”

  苏蔷薇摇头:

  “不想醒。”

  楚冰月对她的这个情敌真是,无可奈何,无可奈何也。

  苏蔷薇一直坐在楚冰月的办公室里,像一尊雕塑一眼,眼里空洞无物。

  中午了。

  楚冰月询问她是否有想吃的东西,她摇头起身走了。

  一具没有灵魂的肉身。

  楚冰月叹气,爱情使人盲目也使人疯癫。

  下了班,路有酒带着孩子来接她。

  汽车一路驶回家。

  楚冰月今天感到特别疲惫,在吃饭以前她先去睡了一会。

  等孩子们都睡了,路有酒问她:

  “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楚冰月伏在他身上,说了今天的事。

  路有酒叹气,低头亲吻她的发梢:

  “一物一乾坤,各人有各人的命。”

  楚冰月伸着懒腰打着哈欠。

  路有酒拍拍她的背:

  “睡吧。”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