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冰雪肌 > 第45章 45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学妹今日特意来拜访他的学长。

  她看着学长熟稔的操作着香具,不一会,香炉里升起青烟,满室清香。

  她看着学长优雅的泡茶姿态,不禁拍手称赞:

  “学长你真美。”

  楚冰月听得噗嗤一笑,她抬手抚过他的脸颊:

  “美人如鲜花夺人眼。”她分明是在调戏他。

  小学妹看得直摇头:

  “苏姐姐真是半分机会都没有了。”

  路有酒看过去:

  “你是来给她刺探消息的?”

  小学妹摇头:

  “当然不是,我是诚心诚意来探你们的。”

  路有酒直接拆穿她:

  “诚心诚意的满腹心事?”

  “哎呀,”小学妹捂住脸:

  “学长你不要这样拆穿人家嘛。”

  路有酒冷淡的看着她。

  小学妹转而去找楚冰月诉苦:

  “嫂子,学长平时对你也是那么凶的吗?”

  楚冰月看向路有酒:

  “你说呢。”

  路有酒凑过来在她饱满的嘴唇上吧唧一大口。

  小学妹想捂眼睛已经来不及了,感觉被喂了一袋满满的狗粮:

  “原来学长是个闷骚型的。”

  路有酒挑眉:

  “闷是你们的,骚是你嫂子的。”

  小学妹打了个饱嗝拍案而起:

  “鲨狗是犯法的。”

  路有酒捧着楚冰月的脸在他的嘴唇左右脸颊吧唧吧唧。

  楚冰月推开他,发嗔:

  “你离我远点。”

  小学妹倒在榻榻米上生无可恋。

  路有酒看穿她的心思:

  “哪个让你茶饭不思相思入骨了。”

  小学么有气无力:

  “对你一片痴心的苏姐姐。”

  路有酒和楚冰月眼神交汇,他道:

  “不是一时兴起?”

  小学妹极其认真:

  “我才不是那种人呢。”

  路有酒:

  “既然这样,不去追人家,来我这作何。”

  小学妹伤心欲绝:

  “人家不仅不理我,还不愿见我咧。”

  路有酒摇头:

  “劫数。”

  小学妹虚心请教:

  “学长当初是怎么追嫂子的。”

  路有酒翘起尾巴:

  “耍赖纠缠,极尽温柔,剖出真心。”

  楚冰月白了他一眼。

  小学妹叹气摇头沉默。

  又一个中了爱情之毒的人。

  小学妹揪着心口:

  “相思的感受居然这么疼。”她满面苦涩,眼睛都湿润了,可见已毒发。

  路有酒和楚冰月皆沉默,这种事情不好安慰。

  “啊!”小学妹大叫一声把茶当酒喝:

  “来,再来一杯。”

  路有酒随她去了,发泄一下总不至于憋出病。

  小学妹走了。

  楚冰月叹气伏到路有酒的腿上。

  庭园里的花草被风吹得弯弯的。

  路有酒的手抚在楚冰月的秀发上。

  这一份安逸使得他们谁也舍不得说话。

  过了一会,路有酒轻声道:

  “还有一年。”

  “嗯?”楚冰月不明白。

  路有酒俯身下来亲她:

  “我们就可以去拿那个红本本了,哎,真想把下辈子,下下辈子的也一起领了。”

  楚冰月咯咯地笑个不停:

  “贪心不足的小东西。”

  路有酒摇头:

  “下下辈子也还不够。”

  楚冰月的一双眼睛含着笑,她认真的听着路有酒不厌其烦的呢喃细语。

  路有酒像是一个不知道人间忧愁的人。

  楚冰月把路有酒拉起来:

  “陪我跳舞。”

  他们贴在一起,路有酒有些不老实。

  楚冰月按住他:

  “讨厌。”

  半夜里,又是妹妹最先闹腾。

  路有酒叹气:

  “你这个小洁癖精,累死你爸了。”

  妹妹的脸上还挂着泪珠儿,那粉雕玉琢的小脸蛋倒是有了楚冰月□□分的的同样神情,路有酒的心柔软得一塌糊涂,哄得女儿再睡下,他便睡在了女儿的小床下边。

  直到楚冰月来寻他:

  “你这女儿奴,老婆也不要了?”

  路有酒抱起女人回房:

  “要的要的。”

  “哼。”

  早晨下起了大雨。

  两个小东西一起床就闹得翻天。

  哥哥缠着妈妈嘴里咿咿呀呀地说着婴语。

  楚冰月娴静的给他喂着米糊,妹妹也呀呀地叫着朝她伸出小手手讨要抱抱。

  一大早真够乱的。

  楚冰月扶额:

  “怪我一下生了两。”

  路有酒过来亲她:

  “我也有责任,不过,熬过去就自由了,哈哈哈……”

  楚冰月看不得他嘚瑟的劲儿,把儿子也往他怀里一塞。

  路有酒一手儿子一手女儿抱得相当的娴熟,一大两小,都是一副呆愣愣的表情。

  楚冰月噗嗤一笑:

  “保持不动哦。”拿过手机,咔嚓一下,一家四口的早晨。

  尽管大雨磅礴,心情却不沉郁。

  路有酒在家里带着孩子看雨。

  楚冰月工作去了。

  这时,门铃响,管家说有访客,她领着客人进来。

  是苏蔷薇,她没有打扮,神情憔悴。

  路有酒一怔,他把孩子交给保姆。

  苏蔷薇很震惊:

  “原来传闻是真的,你们真的有孩子的。”

  路有酒:

  “坐,喝点什么?”

  苏蔷薇:

  “随便吧。”她为自己感到悲哀。

  路有酒泡茶,他沉默着不知道该说什么。

  苏蔷薇独自饮泣。

  路有酒悄悄地拿过手机呼吸小学妹过来救命。

  没有多久,小学妹踩着风火轮来到。

  路有酒似劫后余生:

  “来来来,快坐。”

  苏蔷薇没给小学妹好脸色:

  “你叫她来做什么。”

  路有酒:

  “你今天堂而皇之的来我家,我,我总要避嫌的。”

  苏蔷薇当即被路有酒气哭了。

  路有酒吓得手足无措,他哄人的那点能耐不怎么滴,况且此情此景他也不能哄的。

  苏蔷薇呜呜地哭,活像路有酒负心薄幸似的。

  路有酒拍拍小学妹小小声地问道:

  “现在怎么办?”

  小学妹一副丧样:

  “我怎么知道,人家又不待见我。”

  路有酒双目一瞪:

  “有你这么笨的吗?人都不会哄还妄想追人家。”

  小学妹瞪回去:

  “那你哄一个看看啊。”

  路有酒恨铁不成钢:

  “我能哄吗?你这个猪八戒。”

  小学妹把腰一插:

  “不带你这样人身攻击的。”

  他们的话苏蔷薇是一字不落的听到了,她瞪起眼睛扑向路有酒。

  路有酒反手一推把人推到小学妹的怀里,起来躲回房间,把门锁得死死的。

  苏蔷薇堵人真就堵了一天,害得路有酒想孩子的时候,只能从这里爬下去,再从那里爬上去。

  傍晚,楚冰月回来的时候瞧见苏蔷薇气定神闲得仿佛她才是这里的女主人,小学妹蔫头巴脑的坐在一旁跟个小媳妇似的,她问:

  “你学长呢。”

  小学妹:

  “在房里躲一天了。”

  楚冰月摇头,拿着包回房去了。

  门被路有酒锁上了,她抬手扣门。

  路有酒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谁呀。”

  “我。”

  路有酒即刻开门把人抱进来:

  “你可回来了。”他委屈巴巴的。

  楚冰月叹气:

  “你的桃花还把你委屈上了?”

  路有酒抱着心上人蹭:

  “我太南了。”

  楚冰月拍拍他的手:

  “我要去换衣服。”

  楚冰月回来后,路有酒不再躲在房间里。

  厨子按照吩咐上来了晚餐。

  用了饭苏蔷薇走了。

  路有酒拍着胸脯: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她会住下来呢。”

  楚冰月:

  “她知道我是不可能同意她住下来的。”

  路有酒:

  “你不高兴了啊。”

  楚冰月:

  “没事。”她起身回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