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冰雪肌 > 第46章 46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洗了澡,楚冰月去陪孩子。

  路有酒也跟着去。

  夜里十点不到孩子们相继睡着了。

  两个大人一起回房。

  路有酒蹭蹭过来:

  “还生气哦。”

  楚冰月:

  “哪敢,避嫌表态你哪一样不是做得清楚明白。”

  “那你怎么还生气嘛。”

  “我是愁,愁你这该死的迷人的魅力。”

  路有酒舔着脸笑。

  楚冰月叹气:

  “都把你关起来了,还是关不住随风飘来的桃花。”

  路有酒捧着她的脸:

  “现在是我们谈情说爱的时间,你不能老说别人。”

  楚冰月:

  “合着是我的错?”

  道理在爱情面前行不通的时候,以吻封缄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楚冰月直到喘不过气才推开路有酒。

  路有酒抚摸着她的脸,眼神里的爱恋几乎已经溺出来了。

  楚冰月:

  “感到腻了吗?”

  路有酒:

  “敢问这种问题,想三天不下床?”

  “喂,”楚冰月推拒他:

  “沉,你赶紧下来。”

  路有酒伏到她的颈窝里,气息一下一下的拂过那冰肌玉雪的肌肤。

  楚冰月深吸一口气偏开头:

  “小佑。”

  “嗯?”

  “睡觉了,好不好?”

  “好。”

  一早醒来,路有酒已不在身边,她起身去寻他。

  他正与一双儿女在一起,疯了一样的嘻嘻哈哈,不像一个父亲,反倒像和他们年龄一般大的孩子。

  三人突然一回头,儿子和女儿呀呀呀的爬过来,路有酒也呀呀呀地爬过来,抬起头绽放明媚的笑容:

  “妈妈,早。”

  楚冰月分别亲了儿子和女儿,故意冷落路有酒。

  路有酒可怜巴巴的,委委屈屈,想哭。

  楚冰月好心情的回房去了。

  路有酒跟进来,一把将人从后面抱住:

  “故意的,嗯?”

  “是。”楚冰月一副你奈我何的语气。

  路有酒半眯眯眼。

  过了很久,楚冰月觉得她急需要氧气来拯救自己,可气的路有酒就是不肯放过她,她只得讨饶:

  “我,我错了。”

  路有酒得了便宜还卖乖:

  “哼,想好要怎么补偿我没有。”

  楚冰月瞪大眼睛,刚才的不算吗?

  路有酒从她眼里看出了她心里在想什么:

  “惩罚,刚才的只能算作惩罚。”

  楚冰月把他从身上推下去:

  “路有酒,你今晚给我睡沙发。”她去换衣服。

  路有酒照样厚着脸皮凑过去,满脸笑眯眯的倚在门框边上,看着心上人。

  楚冰月心头一阵牵动。

  早餐精致清淡。

  用过了早餐,楚冰月照常去上班。

  有魅力的男人不乏追求者,美丽的女人同样也是。

  楚冰月的办公室里又有追求者送来的鲜花,她叹气,叫人进来处理。

  没多久,楚冰月接到母亲电话。

  楚夫人质问:

  “你想一辈子都不让我见外孙?”她已经没有当初那般咄咄逼人。

  楚冰月:

  “我以为你介意。”

  楚夫人:

  “我只看孩子,得空带他们回来。”她说完挂了电话。

  楚冰月叹气。

  中午,送花的人电话来邀她去吃午餐,她拒绝了。

  这几日她莫名的感到心情不好,她也理不出这其中的根源。

  办公室的门被打开,女儿手里拿着一朵郁金香,坐在她父亲胸前的背囊里,笑得露出两颗小小的门牙,他们来到她的面前,父亲把女儿手里的花递给她,她含笑接过,父亲在一转身,儿子手里还有一朵,沉郁的心情即刻消散。

  三个宝宝分别得到了女王赏赐的香吻。

  路有酒抿着嘴,一双眼睛在楚冰月的嘴唇上都快要看出花来了,显然他是不满足的。

  楚冰月懒得理他,一天天的脑子里尽想着不可言说的,她逗着孩子一口一个宝贝。

  路有酒凑过来以示自己的存在。

  女王当没看见。

  人家的脸都快要贴到她的脸上了。

  楚冰月忍俊不禁:

  “讨厌。”

  一家人嘻嘻哈哈扭成一团。

  楚冰月推拒路有酒:

  “小心压坏你的孩子。”

  路有酒:

  “我的孩子没那么脆弱。”

  楚冰月扶额:

  “还吃不吃午饭了。”

  “吃。”

  两小的人手一只奶瓶。

  楚冰月和路有酒说了楚夫人相见孩子的事,路有酒自然是没意见的,他说:

  “那我到时候在车里等你们吧。”

  楚冰月摇头:

  “不必。”

  路有酒:

  “我不想你为难。”

  “我没有为难。”

  饭后,路有酒接到了沈灵与的电话。

  电话里沈灵与大骂路有酒负心薄幸,这么久都不来探她们。

  路有酒一拍脑门:

  “姐姐啊,你得好好读书才行。”

  沈灵与:

  “去你的。”

  路有酒笑哈哈。

  沈灵与气:

  “懒得跟你说,把电话给你老婆。”

  路有酒:

  “你又知道我们在一起。”

  “少废话。”

  路有酒把电话给楚冰月:

  “嗯,好,晚上见。”

  一下班,一家子去了程漫璐处。

  两人想孩子了。

  路有酒被打落冷宫。

  三个女人两个孩子在一起开开心心,没人睬他。

  程漫璐:

  “瞧,这两颗可爱的大门牙,哎呀,不说不说,小兔子不说。”

  不说笑咯咯直流口水。

  不忘挥着小手也呀呀地不甘寂寞。

  女人们欢声笑语不断。

  路有酒自己一个人拿着一杯茶寂寞如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