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冰雪肌 > 第49章 49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早起来,楚冰月明艳动人,头发依然盘起一个髻,像画里的仕女古香古色。

  路有酒真是爱极了她,一直缠着她不放手,两个孩子的父亲像一个刚恋爱的毛头小子。

  楚冰月拍拍他的手:

  “好了别让爷爷奶奶久等。”

  路有酒不愿抬起埋在她胸前的头:

  “不想回去了。”

  “好吧,那你自己呆家吧,我和孩子们回去。”楚冰月现在治路有酒的赖皮很得心应手。

  路有酒即刻起来换衣服,带上老婆孩子。

  司机早已在车旁侯着。

  一家人上了车,车子平稳的驶向回家的路。

  今日老家颇为热闹,孩子们第一次见到许多与他们有关的人。

  路有酒带着老婆孩子正式介绍给家族里的人。

  有路有酒珠玉在前,家族里未婚的男男女女今日都不太好过。

  这份仇,他们记着了。

  最后,路有酒被灌得都找不着北了,抱着老婆直撒娇。

  一众单身狗被鲨得片甲不留,最后还是楚冰月替他说了情,族中的兄弟姐妹才放过他。

  安顿好了路有酒,楚冰月才去□□父□□母那里接孩子。

  谁知,两位老人家是爱极了这对曾孙,不让她抱回去,楚冰月左右为难,她实在不想让两位老人家劳累。

  两位老人家浑然不再意。

  祖母拍拍楚冰月的手:

  “放心吧,尤儿和诺儿都很乖。”

  无尤是祖母给不说取的小字,信诺是祖父给不忘取的小字,这里面都寄予了□□父□□母美好的祝愿。

  楚冰月被祖父母赶了回去,她叹气,她也不是祖父母最爱的孙媳了。

  醉了的路有酒不叫不闹睡得很老实。

  楚冰月打来了一盆热水,给他全身擦了一遍,便去洗澡睡觉。

  第二天醒来,路有酒捂着头,平日里他虽爱喝酒,但,从不贪杯,这宿醉的感觉不太好受。

  佣人来敲他们的房门,告知药汤已备好。

  路有酒应声知道了,起床去浴池。

  泡了些许时间,路有酒起身,发懵,完蛋了忘记拿衣服过来了,家里有老人他又不好穿着浴袍出去。

  这时,楚冰月如天降神兵给他送来了衣服。

  路有酒即刻缠住她。

  楚冰月嗔恼的推开他:

  “你给我注意点。”他们两要是在浴室里长时间不出来,不用想也知道干了什么。

  路有酒继续耍赖:

  “有什么关系嘛。”

  楚冰月横他一眼。

  路有酒惨叫一声,这个女人家暴得越来越顺手了,他两泪眼汪汪。

  楚冰月才不同情他呢:

  “抬手。”她给他穿上衣服。

  两人出来时,楚冰月的双唇水润红肿,藏都藏不住。

  族中有人过来一起吃早餐,看着他两挤眉弄眼的,即羡慕又要调笑。

  饭后,两个孩子被大人们当玩具似的抱来抱去,也是宠爱得不行。

  这下好了,往日里忙得不可开交的年轻父母彻底闲了下来。

  在祖宅呆的两天,周日晚上他们回程。

  到得家里,路有酒带着孩子东倒西歪,楚冰月拿着手机正处理她的事情。

  夜里,孩子们睡下了。

  路有酒拉着楚冰月到庭园里,他在庭院的各处都点上了蜡烛,把家里的灯都关了。

  楚冰月:

  “小坏蛋,又想干什么?”

  路有酒做伤心状:

  “我只是单纯的想和你在一起聊聊天而已嘛。”

  嗬嗬嗬,就怕聊天聊得兴致起来。

  路有酒把人抱到腿上:

  “最近工作怎样,累吗?”

  “以前觉得累,现在不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了。”

  “你说呢?”

  路有酒嘿嘿嘿地笑。

  楚冰月撩撩他的下巴肉:

  “你呀,就嘚瑟吧。”

  两人聊得很久,直到更深露重方才回房。

  第二日,路有酒一早又给爱人煮了姜汤,楚冰月泡得一身清爽。

  路有酒扶着他的腰从浴室出来。

  楚冰月忍不住轻笑:

  “这样就不行了?”

  “谁说的。”路有酒直立起来,然后,立马又皱眉,他决定下次给女人搓背的时候要坐凳子上。

  楚冰月摇头,整理好自己吃过早餐,分别给了家里的这三位一人一个吻,便出门去上班。

  在办公室中坐不多时,苏蔷薇便到访了,她们谈完了公事,又到楚冰月的办公室小坐。

  阵阵青烟自香炉里升腾起来。

  楚冰月给她斟了茶:

  “怎样,苏总又有何心得。”

  苏蔷薇:

  “总归是爱而不得的断肠人。”

  楚冰月:

  “你也可以多看看,爱你痴心的人。”

  苏蔷薇一怔似乎被说中的心事。

  楚冰月仔细瞧她神色:

  “你动摇了是吗?”

  苏蔷薇摇头:

  “我不知道。”

  楚冰月:

  “你不是不知道,而是接受不了自己善变的心。”

  苏蔷薇沉默。

  楚冰月:

  “你是一个霍达敢爱敢恨的女子。”

  苏蔷薇抬起头看着楚冰月黑白分明的眼睛,她叹气:

  “真奇怪我们明明是情敌却聊得很来,我至羡慕你。”这话她已说第二次。

  楚冰月:

  “勿需羡慕,生活还有另一面。”

  苏蔷薇看着她欲言又止:

  “她最近很忙吗?”

  楚冰月疑惑了一下:

  “她?”随即恍然明了:

  “你是说小学妹?”

  苏蔷薇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别扭。

  楚冰月坦坦荡荡既不见她嘲笑也不见她揶揄:

  “我们最近都没见过小学妹。”

  苏蔷薇沉吟:

  “这样啊。”她又小坐了一会才告辞。

  楚冰月看着关起来的门若有所思,如果她也爱而不得能不能潇洒的拿起来放下去,事不经历不知结果,好在她与路有酒是两情相悦。

  中午,楚冰月把苏蔷薇寻小学妹的事跟路有酒说了一遍。

  路有酒道:

  “我听小学妹说,她爸把她发配到山里闭关修炼了。”

  “啊?”

  “嗯,没有4g没有现代科技,要寻人只能打电话。”

  楚冰月似乎想到了什么:

  “爷爷会不会也让你去山里闭关修炼?”

  路有酒咕咕地笑:

  “现在不会了。”

  楚冰月松了一口气:

  “那就好。”她不太能忍受路有酒长时间不在自己的身边,出差的日子是她最难熬的时候:

  “小佑,我越来越离不开你了。”

  那头路有酒的声音很开心:

  “我也是我也是。”

  下午的下班时间,楚冰月准时准点下班。

  一到家她就扑到路有酒的怀里。

  路有酒紧紧地抱着她,轻轻地在她耳畔说:

  “想死我了。”

  楚冰月仰头温柔的笑:

  “我也是。”

  路有酒在她的耳畔不停地喊:

  “宝贝,宝贝……”

  楚冰月用手给他擦去额头上的汗,眼尾处的红晕尚未褪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