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守序善良如我 > 第17章 1D17 疯人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尚白在一楼遇到了李京浩,显然刘婷也打电话给他了,两人赶到205病房门口的时候,正好听到里面传来一声痛苦的惨叫声。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房间里,刘婷无措地站在病床旁,床上躺着的是被束缚衣困住的周余。

  不过现在他的状态明显地不太对,痛苦,狂躁,焦虑,这是尚白能从他脸上直接看出的,而且他似乎对外界的环境失去了反应,哪怕尚白和李京浩进来,他也没有意识到,仿佛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他这是疯了吗。”

  李京浩试图对他使用【精神分析】(71/15成功),想要让他安定下来,但是并没有起到效果。

  尚白敏锐地看到了地上有一些空掉的注射器,他捡起来一个还残留着半管液体的注射器,抬头问刘婷:“这是什么。”

  “周余……这个病人是今天上午刚来的,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有一个医生非要说他是发病了,就给他注射了一些镇定的药物,就是这些。”

  尚白仔细地观察了一下注射器里的药物,神色里带着些许紧张和凝重。

  [kp,我能看出这里面的药物是什么吗。]

  【kp:请投掷一个医学。】

  “科楞楞~”

  【尚白:医学86/38成功】

  【kp:由于没有任何的标签与说明,你并不能知道这种药物的具体信息,但是你知道,这绝对不是任何一类的镇定剂。而且,你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这种药物,应该是某种刚刚研制出不久,或者是还未上市的新药。】

  [那周余该怎么办,他看起来……]尚白看了一眼挣扎狂叫的周余,额头流下一滴冷汗,[就和真正的疯子一样。]

  [有什么办法能消除他现在的症状吗。]

  【kp:我记得你是点了【药学】技能的,你拿着药物的样品,现在到药剂室去,在仪器辅助的条件下,如果药学过了的话,可以对药物进行分析并配制出解药。】

  [解药?这里面是什么毒药吗。]

  【kp:不……请不要抠我措辞上的错误,总之可以消除药物带来的负面状态。】

  “你们在这里看住他,我得去药剂室一趟。”

  李京浩一边按着周余不让他伤到自己,一边示意刘婷让她上前来,然后说道:“你知道药剂室在哪吗,我带你去。”

  两个人做电梯一直到了顶楼六楼,药剂室在走廊的最东侧。

  李京浩上前敲了敲门,然后推门进去,尚白跟着他走了进去,就看到药剂室里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正在低头写这些什么。

  “您好,我们需要使用一些器械……”

  那个医生对尚白的话置若罔闻,但是尚白能看出来他和其他那些僵尸医生不太一样,他纯粹就是对自己的话不关心而已。

  看了一下那个医生的胸牌,尚白看到了那个人的名字:艾丹

  “事情比较急,我就当您是同意了。”

  尚白走到仪器旁边,打算拿出注射器开始进行解药的配制,不过这个时候,他突然听到了咸淡的声音。

  【kp:李京浩可以过一个化学,如果过了的话可以帮助尚白分析注射器里的药物,缩短研究时间,并且待会尚白过药学的时候可以增加15%的补正。不管成功或者失败,这都要耗费大概三十分钟的时间。】

  尚白隐约记得李京浩的化学是职业技能,而且数值不高。

  李京浩愣了一下,然后转头对尚白道:“需要我帮忙吗。”

  “好,谢谢你了。”

  【李京浩:化学21/99大失败】

  李京浩:……遭了

  尚白:……别把药品毁了啊

  李京浩在接过注射器的时候,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手好像抽筋了一般抽动了一下,然后注射器的针头就扎到了皮肤下,剩余的大部分药品都被推进去了。

  “你没事吧!”

  尚白迅速抽出针头,紧张地看向李京浩,然后就看到对方的手抖得更厉害了。

  “……还好,就是……很痛,药物经过的地方有一种灼痛感。”

  李京浩做到一边的椅子上咬牙忍耐,尚白不敢浪费时间,立即那着最后的那点药液进行分析。

  【kp:请投掷一个药学,因为药物残余量太少,需要扣除15%的成功率,并且只能进行一次分析。另外,无论是否成功,你都至少需要花费一个小时的时间来进行探索。】

  “科楞楞~”

  【尚白:药学54-15=39/14成功】

  【kp:由于你这一次已经成功配制出了解药,所以,你知道了关于注射器里药物的具体作用。这种药物能刺激人的大脑,加速相关激素的分泌,增强人体的肌肉强度,但是相应的,他会使人的精神处于极度亢奋的状态,并根据个人体质的不同而产生不同的影响,像是周余的那种情况,应该算是比较严重的。】

  【kp:另外,如果你需要再次配制这种解药的时候,在材料和仪器备齐的条件下,只需要五分钟的时间就可以配制成功。】

  过了大概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尚白终于配制出了几份解药,第一时间就给李京浩注射了进去。

  “现在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抱歉,帮倒忙了啊。”

  尚白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地笑了笑,“没关系,最后成功了就好。”

  他把剩余的药全部交给了李京浩,说道:“我还有一件事要弄清楚,所以麻烦你把这些药带给刘婷去吧,如果再有人给周余注射了这样的药,要及时给他注射解药。”

  李京浩接过药之后就迅速离开了,而尚白则回头看了一眼艾丹,发现他还在低头忙自己的事,并没有注意到刚刚这边的手忙脚乱。

  尚白挪到显微镜旁边,从兜里拿出了两个保鲜袋,里面分别是一份墨绿色的碎片和一些墨绿色的液体。

  迅速地制好了两分涂片,尚白小心地对它们依次进行了观察。

  在显微镜下,尚白惊骇地发现这两份液体里面有很多的细胞,虽然不能看出那是什么细胞,但是显而易见的是,它们都还保持着某种活性。

  [这是什么东西!]

  【kp:请投掷一个侦查。】

  【尚白:侦查60/59成功】

  【kp:虽然这些细胞的形态和你已知的任意一种细胞形态都不一样,但是你还是看出来了,它们当中有着极少部分正常人的红细胞,而且正在进行较为明显的异变。显然,这些细胞曾经也是正常的人类细胞。】

  “这……”

  尚白倒吸了一口凉气,他有些怔愣地看着那两份样品,然后又重新取了一个载玻片。

  这次他将自己的血液和黏液进行了混合,然后再次进行了观察。

  这一次,他清晰地看到,凡是距离变异细胞较近的正常细胞,都开始了非常迅速的异变。

  “有很强的传染性……”

  尚白销毁掉了涂片上的变异细胞,把两个保鲜袋包好之后重新收回了口袋里。

  他又看了看艾丹,见他仍然没有关注自己这边,没有打扰他,小声地说了一句“我已经用完仪器了,谢谢您。”,然后就离开了。

  回到205病房,这时候周余已经安静下来了,但陷入了沉睡中。

  “他没事了吧。”

  “看情况应该是稳定下来了,”李京浩转向刘婷,“能说一下具体情况吗。”

  刘婷看着睡着的周余,有些后怕地说道:“你们也都是珍妮找来调查这家精神病院的吧,我和周余也是。今天上午他想要到处调查一下,我就放他离开了,但是他一不小心被医生发现,然后就被护工抓了回来,还被注射了奇怪的药物。”

  [应该是潜行失败了,啊,这可真是……]

  尚白叹了口气,道:“我给你的解药应该能用四五次的,你们行动小心一点,那种药注射多了对身体肯定会有伤害的。”

  “还有一点很奇怪,”李京浩皱了皱眉,“为什么没有给周余注射镇定剂,反而是注射了类似于兴奋剂的东西,这不是完全相反了吗。”

  “所以这家精神病院真的很奇怪,”尚白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医生们和僵尸一样,病人又都到处乱跑,今天中午袭击我的那个人我甚至都没看请他的脸……对了,你们在这家精神病院里有找到什么可以正常交流的人吗。”

  李京浩摇了摇头,“人不多,我知道的就只有詹姆斯,翠西女士,还有刚刚药剂室里的那个医生。”

  刘婷想了想,说道:“我今天上午查房的时候,有一个叫科尔的病人,他似乎还是比较清醒的。”

  “他当时看到有新护工来很开心,他跟我问了一些关于精神病院招新人的事情,我告诉他来了新的医生,他显得很激动……对了,你们可以去见见他的。”

  “科尔吗……”尚白有些无奈地看着刘婷,“他上午晚一点的时候撞到了头,现在大概是还在昏迷中吧。”

  尚白说完之后又深深地叹了口气,“感觉是有人刻意不想让我们知道些什么,这太过于巧合了不是吗。”

  考虑到在医院里能交流的人不多,而尚白和李京浩都没有交涉技能,所以套取信息的事就交给了刘婷。

  尚白:“你们有看到另外的人吗(指劳拉和托马斯)。”

  李京浩:“没看到。”

  刘婷:“没有。”

  [结果现在连人都找不到了。]

  “好吧,既然这样,我还是先去看看科尔,希望他能早点清醒过来。”

  李京浩点了点头,跟着尚白一起离开了205病房,刘婷留下来照顾周余。

  “说起来我一开始收了珍妮的钱来调查这家精神病院,心里还稍微的有点愧疚,”尚白站在电梯门前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但是现在嘛……我只想早早离开这里。”

  “唉,确实,这里并不适合我们这些平凡的普通人呢。”李京浩微微笑了笑,看着电梯按钮上面变化的数字,有些感慨。

  到了三楼之后,尚白直接去了科尔的房间,而李京浩则重新按了一下电梯的楼层按钮,又上楼去了。

  尚白推开病房门,看到了躺在床上昏迷的科尔,杰夫在一旁打扫卫生。

  看到尚白进来,杰夫显得很紧张,他站在一旁,不知所措地僵在原地。

  “我来看看科尔,他情况怎么样,中间有没有醒过来。”

  杰夫畏畏缩缩地退开,好让尚白能靠近检查,“他中午的时候醒了一会儿,但是很快又睡过去了。”

  尚白看了看科尔头上的伤,似乎是没有恶化的趋势,同时不禁感慨这个人真是求生欲强烈。

  伤成这个样子,照现在的情况来说已经是很好了。

  [我能继续处理他的伤口吗,我想让他清醒过来。]

  【kp:做精细的手术需要助手,至少需要再找一个人,每失败一个人,科尔就要扣除1d6的HP。】

  [……应该是不行,我记得李京浩和刘婷的医学都不高,有没有其他办法。]

  【kp:似乎是没有,毕竟他伤成什么样子你也看到了,即使是清醒过来,也不可能进行任何有效的交流。】

  感觉科尔这边的线索几乎是断掉了……

  尚白转向杰夫,看到他似乎还沉浸在某种惊慌的情绪之中,轻轻咳了一声,拉回了他的注意力。

  “杰夫,关于上午的事故,你有什么想要解释的吗。”

  “我、我……科尔是自己摔倒的……他真的是自己摔倒的,不是我!”

  杰夫有些激动地压低声音说道,但是这样慌慌张张的样子反而更加可疑。

  [kp,我想对杰夫用心理学。]

  【kp:可以。】

  “科楞楞~”

  【kp(暗投):尚白:心理学76/54成功】

  【kp:虽然杰夫的情绪有些失控,但是你能看出,他确实是在某种程度上撒了谎。】

  [嗯……和上午的结果差不多,我心理学的点数不低,应该不会两次都失败,那么……]

  “虽然我是外科医生,但是也有心理学的学位,所以,在我面前撒谎什么的,没有必要。”

  尚白神色平静地看着杰夫,他的这种平静,无端地给人了某种程度的压力。

  “我……”

  杰夫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尚白很快就打断了他。

  “我知道,科尔不是自己摔倒的,当然,这件事也不是你做的。”

  尚白紧紧地盯着杰夫的脸,他能看出在自己说出最后一句话之后,杰夫的呼吸显然错乱了几分。

  “你知道是谁打的科尔,但是你选择了包庇他。现在嫌疑最大的人就是你,你说那个人会不会把你推出去当挡箭牌呢。”

  尚白看了一眼有些颤抖的杰夫,也压低了声音,“科尔这情况搞不好会变成植物人,想想你的家人吧,这种恶劣的伤人事件按照法律会判几年呢,三年?有点少了吧。十年?还是更多……”

  杰夫在听到“家人”的时候明显地流露出了悲伤的情绪,但是距离他心理防线的溃散还是差临门一脚。

  【kp:如果想要让他说出一部分的真相,你需要投掷一个恐吓。】

  [……我没点啊,可以物理恐吓吗。]

  【kp:不行。而且被你说成这样,其他交涉技能已经不合适了。你也没有点交涉技能,都是基础值的话,恐吓还是最高的,投吧。】

  [那也只能这样了。]

  【尚白:恐吓15/61失败】

  [果然……这个时候指望运气大爆发什么的是没有用的呢。]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如果你怀疑我的话,就尽管找别人问去吧,如果你能问出什么的话。”

  杰夫看起来已经有些绝望了,但是他仍然没有说出那个伤害科尔的人。

  [好了,就这样吧,把人逼得太紧这种事我也做不出来。]

  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尚白最后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科尔,沉默地离开了病房。

  剩下的时间,尚白并没有回到办公室里,他找到了詹姆斯的手机号,以“后背的伤似乎有些发炎了”这种理由给自己请了假。

  “我距离优秀医生的标准越来越远了……”

  尚白用下午的时间检查了一些病人的身体情况,就和李京浩说的一样,很多病人身上都有很多伤口,里面残疾人的比例也有点太高了。

  [现在线索倒是不少,但是乱七八糟的联系不起来,原本以为是简单的精神病院虐待病人的事件,但是那份细胞涂片的观测结果真的是出人意料……不,应该说,在这个游戏里,哪怕是多么奇怪的事都不显得奇怪。]

  尚白转了一圈之后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他走到护士站,叫住了一个在众多“僵尸”护士之间显得比较正常的那一个。

  “请问,你知道伊恩医生的办公室在哪里吗?”

  那个护士缓缓地抬起了头,不,不止她一个,其他听到“伊恩”这个名字的护士也转过了头来,以一种死寂的眼神看着尚白。

  尚白眨了眨眼睛,又重复了一遍刚刚的问题。

  那个护士从座位上缓缓地站了起来,默默地走在前面。尚白见状直接跟了上去。

  两人坐电梯到达了四楼,护士把尚白领到了走廊西侧的一间办公室。

  “是这里吗,谢谢你。”

  护士没有回应,转身直接离开了,尚白抬手敲了敲门,就在他以为里面没人的时候,门突然开了,里面站着一个他认识的人——詹姆斯。

  [唉,尴尬,这人怎么到哪里都能看见他,到底要怎样啊。]

  “尚,不是请假了吗,怎么不回去休息,我已经叫其他医生给你代班了。”詹姆斯有些惊讶地看着站在门口的尚白,看起来对他出现在这里感到有些惊讶。

  尚白苦恼地笑了笑,“还是关于伊恩的事,我想知道伊恩他走的时候把东西都带走了吗,我有很重要的笔记落在了他那里,现在联系不上他,我就无法拿回笔记,稍微有点着急啊。”

  “伊恩吗……”詹姆斯嘴角的笑容明显地淡了许多,他侧身让尚白进来,然后指了指办公室里其中一张桌子,“那边是伊恩医生的座位,想要找什么就请便吧,我还有工作要处理。”

  “那就打扰了。”

  原来这两个人是一个办公室的同事吗,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关系居然这么僵硬。

  尚白走到伊恩的位置开始翻找起来,这里并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看样子能留下线索的东西是被他带走了。

  【kp:尚白,请投掷一个侦查。】

  “科楞楞~”

  【尚白:侦查60/66失败】

  [哎呀,运气不太好呢,这样就是找不到什么有用的线索了吧。]

  尚白有些无奈地在伊恩的座位上坐了一会儿,然后就准备离开了。

  Kp:他看起来不打算进行二次探索了……可是那个线索。这次应该是我安排失误,说实话当初把这么重要的npc设定成pc的朋友……是我的错啊。

  【kp:尚白,这边可以给你一次补救的机会,成功率很高,但是如果能拿到信息的话,在后期是会付出一定代价的。】

  尚白听后愣了一下,接着就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嗯?没关系,想要得到点什么就一定要付出点什么,这么简单的道理我还是明白的。]

  【kp:……请稍等一下。】

  【kp(暗投)詹姆斯:理智检定:24/76失败。(暗中判定)判定詹姆斯对尚白的兴趣值大于自身理智值。】

  就在尚白准备离开的时候,詹姆斯突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看着尚白有些郁闷的表情,好笑地问道:“没有找到吗,那个很重要的笔记本。”

  “是啊,”尚白露出一个苦笑,“希望那个家伙不要随随便便就把别人重要的东西弄丢了啊。”

  詹姆斯听后抓了抓头发,然后走到了伊恩的桌子旁边,弯下腰翻找起来。

  “伊恩的笔记本,我有见过……找到了,是不是这本。”

  詹姆斯在一个抽屉的顶部拿出了一个大概是32k的黑色真皮本子,然后递给了尚白。

  为什么藏东西都放在柜子顶部啊!

  尚白接过了那个本子,随便翻看了两页就“高兴”地点了点头,“确实是我在找的东西,真是谢谢你了,詹姆斯。”

  詹姆斯显然对能帮到忙也很高兴,“没关系,虽然我不喜欢伊恩,但是尚是好医生,你和他不一样。”

  不知道该怎么回复的尚白尴尬地笑了笑,然后带着笔记本告别离开了。

  “啊,有一种骗了老实人的愧疚感。”尚白微微叹息道。

  Kp:……之后就不会了。

  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了,尚白叫上了李京浩,两人去食堂吃了晚餐。

  今天晚上李京浩要值班,反而是尚白这个装病的人什么事都没有,清闲地很。

  “有什么情况就打电话给我。”尚白右手在耳边比了一个打电话的动作。

  李京浩对他摆了摆手,“你也一样。”

  尚白坐电梯到了四楼,回到房间里锁好门,然后把那个黑色的笔记本拿了出来。

  不知道上面会记录些什么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