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守序善良如我 > 第19章 1D19 疯人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kp:现在已经睡着了吗。】

  刚刚有了睡意的尚白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大概是猜到了将要发生什么,无奈地深呼了一口气。

  [……是的。]

  【kp:请投掷聆听。】

  “科楞楞~”

  【尚白:聆听50/10成功】

  就在骰子落地声响起的同时,尚白听到了一阵很响的,“噼里啪啦”类似于摔东西的声音,还有那好像是谁捂住嘴巴般压抑着的笑声。

  【kp:已经睡着的你在睡梦中突然听到了这样奇怪的声音,从方向来说,似乎是从隔壁詹姆斯的房间里传来的。】

  [……能听出笑声是谁的吗。]

  【kp:对于那略显扭曲和怪异的笑声,你并不能分辨得那么清楚,只能听到是有人在笑。】

  尚白翻身从床上坐起来,下床穿好外衣,迅速地走到了门口,但是他并没有立即开门出去,而是趴在门上透过猫眼向外看去,右手伸向外衣的口袋,拿出了中午那把藏起来的餐刀。

  [这样看过去能不能看到外面有没有什么危险的东西。]

  【kp:聆听,或者侦查。】

  [侦查吧,我侦查技能比较高。]

  【尚白:侦查60/21成功】

  【kp:门外并没有什么,很安全。】

  尚白把刀收起来,果断地推门出去,走到了詹姆斯的房间门口。

  詹姆斯门内那种轻易就让人有些不好联想的噪音还在继续,尚白轻轻地敲了敲门,然后就感觉四周的一切都寂静了,似乎是门内那个人听到了敲门声之后就停止了一切的动作。

  尚白等了一会儿,门内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正在渐渐向门边这里靠近。

  “……有什么事吗,尚。”

  尚白听到了詹姆斯有些异样的声音,不禁皱了皱眉。

  “你还好吗,发生什么事了。”

  詹姆斯并没开门,只是站在门内道着歉:

  “抱歉,声音太大,吵到你了吧,没什么,只不过是在找东西罢了。很重要的东西,找不到了,啊,没关系的。”

  [虽然这么说……但是听起来却完全不是没关系的样子。]

  詹姆斯的声音断断续续的极不连贯,就像是发条将要转到尽头的发声木偶一般,那么尽力地,扭曲着。

  “已经很晚了,尚,我也要休息了,抱歉,晚安。”

  詹姆斯的声音很奇怪,不知道什么原因,有些怪异的沙哑感。

  [刚刚还好好的,怎么会变成这样。kp,我要对詹姆斯使用心理学。]

  可能连尚白并没有意识到,自己那种对詹姆斯超出常人的关心。

  【kp:投骰子吧。】

  “科楞楞~”

  【kp(暗投):尚白:心理学76/50普通成功】

  【kp(暗投):詹姆斯:心理学对抗90/94失败】

  【kp:你能感觉出詹姆斯的声音带着一些微不可察的冷漠,按照你们两个人的关系来说,似乎是有点太过疏远了。】

  [为什么,突然翻脸?]

  尚白回想了一下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感觉并没有什么能刺激他的地方。虽然有些担心,但是对方不开门,尚白也没有什么办法。

  “……明天早上要一起去吃早餐吗。”

  门内很安静,并没有回应。

  尚白就那么有些固执地站在那里,好像不得到回答就不离开一样。

  大概过了十分钟,门内再次传来了詹姆斯的声音,不过听起来似乎有些无奈。

  “……是在担心我吗……真的……没事……早餐的话……可以哦……如果你希望这样的话。”

  尚白得到答复后深深地看了一眼詹姆斯的房门,然后转身离开了。

  ……

  【kp:时间到了第二天,今天也请各位继续努力调查。】

  尚白今天出门的时候并没有看到詹姆斯,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到他的门口,伸手敲了敲门。

  “詹姆斯,起床了吗。”

  尚白等了一会儿,但是并没有听到回应,也没有人开门。

  “还没有起床吗……还是说……”

  [kp,我想听一下里面有没有什么声音。]

  【kp:可以,请投掷聆听。】

  “科楞楞~”

  【尚白:聆听50/6成功】

  尚白侧头把耳朵贴在门上,隐隐约约听到了里面有“滴答滴答”的声音,以及……

  【kp:你听到了屋子里有滴水的声音,同时,你还听到了似乎是有两个人在说话的声音。具体在说什么你听不太清楚,但是能感觉出来两个人似乎是在压低声音争吵,而且……】

  【kp:声音距离门口很近,似乎是正站在靠近门的位置,当然,也有可能在更近的位置。】

  [更近的位置?……啊,有点不妙的感觉。]

  尚白下意识地看向了门上的猫眼,隐隐能透过模糊的玻璃分辨出墨绿的色泽。

  “詹姆斯!你在里面吗!”

  尚白用力地敲了敲门,大概过了五六秒,里面的人仍然没有任何的反应。

  [这家伙真是一点都不让人省心……]

  往后退了一段距离,尚白做好了撞门的准备。

  【kp:要撞门吗,请过力量检定。】

  “科楞楞~”

  【尚白:力量检定50/29成功】

  尚白撞在门上发出了一声巨响,虽然没有直接撞开,但是门锁的位置已经碎裂了,他很容易就打开了门。

  “詹姆斯!”

  尚白迅速地拉开了门,但是并没有看到他脑海里想象的画面。

  “怎么了,尚,这么慌张的样子。”

  詹姆斯维持着将要开门的动作,看到尚白破门而入也并没有什么吃惊的表情。

  一打开门就看到站在门口的詹姆斯,并没第二个人的存在,尚白微微地愣了愣,感觉哪里不太对劲。

  今天的詹姆斯没有穿那身白大褂,也没有戴胸牌,穿着的那身黑色的衬衫让他显得有些……轻浮。

  “因为你一直没有回应,所以稍微有点担心。”

  “哦,担心到直接撞开了我房间的门吗。”詹姆斯看着因为暴力开门已经坏掉的门锁,微微地挑了挑眉。

  尚白有些尴尬地站在那里,眼神有点飘忽,“真是抱歉,我会负责找人修理的。”

  “科楞楞~”

  【kp(暗投):詹姆斯:心理学90/31成功】

  【kp:詹姆斯对你使用了心理学,要对抗吗。】

  [……不用吧,我现在还摸不清头脑呢。]

  尚白坦然地对视着他的眼睛,詹姆斯只对视了一眼,很快就把视线移开了。

  “啊,那个啊,没关系,因为是尚,所以没关系。”

  詹姆斯笑了笑,看起来并不在意尚白强行破门的事。

  虽然詹姆斯是这么说的,但是尚白总感觉有一种强烈的违和感。另外,刚刚kp的暗投让他感到很不自在。

  [詹姆斯今天好奇怪,不,从昨天晚上就很奇怪……啊,应该说其实是一直都好奇怪吧,这个人就没有正常过。]

  【kp:这里可以投掷侦查。】

  [呃,好的。]

  “科楞楞~”

  【尚白:侦查60/27成功】

  【kp:你眼角的余光扫到了詹姆斯身后的客厅,刚刚因为太过于激动还有詹姆斯挡在面前而没有看到,现在冷静下来后,你发现客厅里面很乱,就像是那种仿佛遭遇过□□一般的惨状。】

  “你这里是……房间里怎么变成这样了,还有,刚刚这里有其他人在吗,我好像听到有其他人在说话。”

  詹姆斯顺着尚白有些震惊的目光回头看向身后的客厅,然后淡淡地回复道:“并没有什么事,也没有其他的什么人,我只是在找东西。昨天晚上回来,有人偷偷进了我的房间,把很重要的东西拿走了。”

  詹姆斯看着尚白的眼睛,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所以,这么早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昨天晚上不是说好了吗,”尚白没脾气地看着他,“今天要一起下去吃早饭。”

  “……啊,这样啊,”詹姆斯突然烦躁地抓了抓有些乱糟糟的头发,“我可能有点睡多了吧,忘记了。另外,我还有事……抱歉。”

  “不需要因为这种事道歉。对了,丢失的‘重要的东西’是什么呢,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希望能帮你做点什么。”

  “……不需要,尚今天还有工作吧,不麻烦你了。”

  察觉到詹姆斯刻意地疏远,尚白装作没有察觉的样子,寒暄了几句就离开了。

  [丢了很重要的东西……现在是在怀疑我吗,真冤枉。昨天明明说好了要一起跳槽,现在却这么冷漠了……唉,虽然我也没什么资格这么说就是了。]

  “呦,尚白,怎么了,看起来心情不太好啊。”

  电梯在二楼停下了,尚白抬头一看,门外站着正在等电梯的李京浩。

  “请不要把你心理学的那些知识用到我身上啊。”被詹姆斯心理学出些许心理阴影的尚白条件反射地说了一句。

  “抱歉抱歉,”李京浩对尚白的话微微有些吃惊,“只不过,哪怕是不用心理学,也能看出来你现在的心情很糟糕啊。”

  “……这样吗,”尚白苦笑了一下,然后拿出笔记交给了李京浩,“对了,那个笔记,我带来了。”

  “嗯,看来昨晚也不是我想象的那么顺利啊,是遇到什么事了吗。”

  尚白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还有今天早上詹姆斯的异样都告诉了李京浩,然后察觉到他的表情有了一丝不自然的僵硬。

  “怎么了,这幅表情,”尚白说完之后马上就意识到了什么,眼睛微微眯起,“就好像是在告诉我‘是我干的’一样。”

  “啊……”李京浩尴尬地推了推眼睛,“尚白你也是一样啊,心理学不要用到我身上。”

  “但不是我,我只不过是提供了信息罢了,真正到詹姆斯房间去的,是珍妮。因为我说那个人很可疑,她就自己行动了,说是想要找到什么线索。”

  尚白听到这样的真相也是感到一阵心累,没想到居然被NPC坑了……希望珍妮拿到的那个“对詹姆斯很重要的东西”是有用的线索。

  “唉……总之,詹姆斯现在的状态很危险,原本以为,就算他不对我说真话,至少不会对我下黑手,但是现在,我应该是被当成小偷的同伙了。”

  两人对视了一眼,顿了两秒,异口同声地说道:“真惨……”

  电梯到了一楼,两人草草地吃完早餐就向中心楼走去。

  进入中心楼后,李京浩站在电梯门前停住了,他转头看向尚白。

  “所以呢,今天上午要去哪里,感觉病房里已经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了。”

  尚白想了想,然后说道:

  “我想要先去看看科尔的情况,虽然他那边可能问不出什么线索来了,但是作为一个医生,果然还是没办法放着他不管。之后的话,大概是去找那个叫艾丹的医生。”

  李京浩点了点头,帮尚白按下了五楼的电梯按钮。

  “那好吧,如果有事一定要打电话联系我,说实话,昨天晚上收到你的短信之后真的是被吓了一跳,那种类似于遗言一样的话。”

  尚白笑了笑,但是想起詹姆斯的变化,又着实让人笑不太出来。

  李京浩在二楼下了电梯,尚白一个人到了五楼,然后就看到了站在电梯门口的两个清洁工——劳拉和托马斯。

  “你们……”

  尚白有些吃惊地看着他们,但是仔细想了想,进入游戏这么久,似乎也应该见面了。

  劳拉穿着清洁工的衣服,拉了拉脸上戴着口罩,“尚医生,请不要忘了中午的事。”

  虽然带着口罩,但尚白能看出来,劳拉和托马斯的脸色都相当地不好看,特别是托马斯,与其说是脸色不好,不如说整个人都处于一种精神恍惚的状态。

  “他还好吧,需要帮忙吗。”

  托马斯对尚白的话没有什么明显的反应,劳拉皱了皱眉,压低声音问道:“你知道李京浩在哪里吗。”

  “他刚刚去了二楼,有可能是去205周余的病房。”

  劳拉点了点头,拉着托马斯进入了电梯。

  [找李京浩?是掉san太多了吗……不对啊,这次游戏我到现在都没有触发sancheck。还是说,是因为探索线路不一样……]

  尚白想起了劳拉给自己的那张打满红色警戒的楼层图,隐隐约约猜到他们遭遇了什么。

  走到科尔的病房门口,尚白礼貌性地敲了敲门,没有人回应,就直接推门进去了。

  但是……

  病床上空荡荡的,旁边的输液管里还有没注射完的药剂,针头带着些血迹,像是被强行拔出了一样。

  尚白上前走到病床旁,伸手摸了摸被褥,还有点余温。

  [看起来刚走不久,是谁把科尔带走了吗……]

  发现科尔失踪,尚白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照顾科尔的护工杰夫。

  “啧,走廊的监控好像是好用的,结果还要再去监控室一趟。”

  尚白表情有些阴沉地转身打算离开,然后突然就听到,从自己的身后,不,准确来说应该是窗户的外面,传来了什么声音。

  快步走到窗外向远处张望了一下,尚白并没有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

  “是我听……”

  尚白原本就轻微的声音突然戛然而止,他怔愣地低头向楼下看去。在灰白色的水泥地上,一个人四肢扭曲地躺在那里,周围炸开了一片殷红的血色。

  【kp:请投掷一个侦查。】

  “科楞楞~”

  【尚白:侦查60/44成功】

  【kp:虽然隔了五楼的距离,但你还是看清了那个人,那是你一直给予了相当关注的病人——科尔。】

  【kp:看到认识的人死在面前,sancheck,成功减1,失败减1d4。】

  【尚白:理智检定77/65成功,san值减一。】

  尚白猛地回过神来,下意识地往楼顶看去,但是并没有看到什么。

  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冲出了病房,尚白跑到电梯门前按下下楼的按钮。

  “要快点……”

  等到尚白有些气喘地赶到现场的时候,就看到那周围又围了一群医生和护工护士,但是这次有点不一样。

  “他死了吗……”

  “死了,是,死了的。”

  “真好啊……终于,死掉了。”

  尚白毛骨悚然地看着这些面带诡笑的人,心里第一次觉得他们还是做“僵尸”比较好。

  看到尚白过来,那些人齐刷刷地扭过头来,脸上又恢复了死寂的,面无表情的模样。

  “医生……”

  “还有啊,还有啊,这里……”

  【kp:请过一个灵感检定。】

  “科楞楞~”

  【尚白:灵感85/99大失败】

  Kp:……这是,运气好还是运气坏呢。

  【kp:看到这样的景象,除了恐惧,你什么都感觉不到,这样疯狂的地方,让你早就紧绷的精神陷入了某种极端之中。尚白,san值减一。】

  喉结上下滑动了一下,尚白艰难地无视了那些诡异的目光,拨开人群走了进去。

  地上,科尔仰面躺着,眼睛睁大到了极致,口鼻溢出一缕一缕的鲜血。

  他似乎是在死前清醒了过来,可能是看到了凶手的模样,但是,死人是不会说话的。

  尚白内心沉重地看着科尔的尸体,蹲下身,从兜里掏出手套戴上,在不破坏现场的基础上开始进行简单的尸检。

  【kp:检查尸体请投掷医学。】

  “科楞楞~”

  【尚白:医学86/92失败】

  【kp:受到了精神冲击的你在面对科尔这样血肉模糊的尸体时无法进行冷静地分析,大脑一片空白,你并没有从这具尸体中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居然在自己点数最高的技能上失败了,也真是……]

  尚白放弃了继续去触碰那具尸体,脱掉手套随便丢在一边。

  他起身的时候看到了站在中心楼门口的詹姆斯。

  詹姆斯没有穿白大褂,一身黑色的衬衣随意地系了两颗扣子。他就那么静静地站在那里,神色疏冷又平静地看着聚拢在一起的人群,看着人群里的尚白。

  尚白微微垂下头,径直走进了中心楼里,与詹姆斯错身而过。

  他没有看到詹姆斯是怎样的表情,也不想知道,这个詹姆斯,让他感到十分的陌生。

  所以,当尚白与詹姆斯错身的瞬间,他没有看到,詹姆斯的脸像是从中间被分成了两部分一般,一半悲伤得似乎是在怮哭,而另一半则是无所谓地嗤笑着。

  那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坐着电梯到达六楼,尚白疾走的脚步一顿,转身看到了站在窗口的杰夫。

  杰夫望向楼底,眼神呆滞,嘴角却挂着满足的笑。他的皮肤不知什么时候变得惨白,青色的巨大血管在皮肤下起起伏伏,像是蠕动的丑陋虫子。

  “死掉了……死掉就好了……一开始就该这么做的……”

  尚白看着有些癫狂的杰夫,悄悄地从后面接近。

  【kp:想要不惊动杰夫靠近他,投掷潜行。】

  [……我没点潜行,不过去了可以吗。]

  【kp:真遗憾,不可以,从你刚刚迈动脚步的那一刻,判定就已经开始了。】

  “科楞楞~”

  【尚白:潜行20/26失败】

  原本正看着窗外还算平静的杰夫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猛地转过头来,在看到尚白的那一瞬间,他的表情变得极度狰狞。

  “都是你们这些该死的医生!不,不对,不是医生,是恶魔啊!是披着人皮的恶魔啊!我的小汤姆也好,科尔也好,全部都死掉了,都死掉了啊!”

  杰夫翻涌着憎恨的眼睛浑浊又暗沉,尚白意识到了危险,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但是这样的举动显然是触怒了杰夫。

  杰夫发出了一声绝望的吼声,就在尚白的眼前,硬生生地呕出了一大口墨绿色的黏液。那种黏液尚白只看了一眼就认出了,那和曾经袭击自己的病人留下的黏液是一样的。

  “连你也……”

  尚白咬咬牙,转身向药剂室的方向跑去。

  【kp:敏捷对抗,看看杰夫能不能追上你。】

  “科楞楞~”

  【尚白:敏捷60/15困难成功】

  【杰夫:敏捷65/82失败】

  尚白一路跑向药剂室,并没有遇到什么阻碍,身后的杰夫也没有追上。

  药剂室里,艾丹坐在那天的椅子上写写涂涂,似乎是从那天再也没有移动过一般。

  “艾丹医生!”

  尚白冲进药剂室,迅速地关上门,将杰夫,连带着他渗人的嘶吼声一起关在了门外。

  这次艾丹仍然没有理会尚白,自顾自地在面前的白纸上书写着什么。

  尚白到这个时候也难免地有些急躁,直接上前拉住了艾丹的手,想要带他离开这里,但随着手里骤然一沉的重量,尚白错愕地看着艾丹无力地瘫倒在地。

  艾丹的腿……

  艾丹狼狈地瘫坐在地上,如果不是尚白支撑着他,他恐怕连“坐着”这种简单的状态都无法维持。

  尚白看着眼前突然爆发出疯狂笑声的艾丹,心里突然感觉这一切都很荒唐,这个精神病院,这样的地方,所谓的真相……

  尚白看着狂笑不已的艾丹,怔怔地问出了那个他怀疑已久的猜测。

  “你是医生……”

  “……还是病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