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守序善良如我 > 第26章 1D26 疯人怨·结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严格来说,所谓“神明”,并没有“善”、“恶”之分,他们更多的时候,是对人类所生存的现实世界感到“好奇”。但是,哪怕是一丝丝力量的渗透,也足以毁灭人类那脆弱的世界了。】

  ——《失落笔记·关于神明》

  ————————————————

  【好了,都结束了,各位,都没事吧。】

  “说什么混账话啊!你看我们像是没事的样子吗!”

  托马斯原本就很白的脸变得更白了,而且精神状态明显地萎靡了很多。

  “就是啊,没看到我们差点就团灭了吗!”

  周余暴怒地看向空中,脸上显然是恐惧后转为的愤怒。

  再一次回到这个白色的空间,尚白没有对其他人表现出的愤怒或是沉默有任何的反应,他只是坐在椅子上,怔忪地看着自己的手。

  那是一双干干净净的手,看起来确实是那样,但是……

  [那是……什么……那个人,是我?……我,杀了科尔?]

  回到白色空间,尚白在脱离副卡状态的瞬间,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杀人的罪恶感将尚白的理智悉数淹没,但是比起杀人,更加可怕的是,他能清晰地意识到,那个人就是自己,那个举着针管将科尔杀死的人,就是自己,而不是别的什么。

  不是别的什么,是尚白,杀了科尔。

  在那个瞬间,不,应该说,从切入副卡之后,在他的意识中,“杀人”,是不受任何东西约束的事。没有人说那是不可以的,没有人说那是错误的,所以,他就那么随意的……夺走了一个人的生命。

  【这次……虽然出了很多很多很多的意外,但是,总体来说,还是在我的预料之中吧。不,你们居然能完成这个任务,这已经超乎我的意料了。】

  “啊,所以说,任务是怎么完成的啊。”

  托马斯挠了挠头发,疑惑地看向围坐在圆桌旁的其他人,眼神飘过劳拉的脸,然后硬生生地打了个寒颤。

  “我撕卡了,别问我。”

  劳拉的神色看起来阴沉至极,已经完全没有刚开始看到时的那种沉稳和知性了。

  “咳,那个,你们呢。”

  托马斯讪讪地撇开了视线,转头看向李京浩他们。他一直和劳拉在一起,对这些亚裔的行动完全不清楚。

  “关于这个……还是等kp放回放吧,现在问这些也很难说清楚吧。”

  李京浩没有做出解释的意思,他虽然没有被撕卡,但是也差点死掉,现在完全没有心情在这方面浪费口舌。

  咸淡看他们这边暂时交流完了,这才不紧不慢地开口说道:

  【在播放回放之前,例行地问一句,有谁不想放出自己的那部分回放吗。如果理由合适,我会酌情删减你部分或是全部的影像。那么,有人想要说什么吗。】

  尚白的拇指和食指轻轻地捻了捻,犹豫了一下,他还是举起了手。

  “各位,抱歉。”尚白顶着其他人的视线,脸上的神色没有丝毫的波动,“咸淡,我从进东楼之后的回放,可以删掉吗。”

  【请给出理由。】

  “我的一些底牌,并不想被其他人知道。”

  尚白能感觉劳拉看向自己的视线突然就尖锐起来,在心里微微地叹了一口气。

  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连他自己都搞不明白那是什么,他也不想要其他人知道,关于他有第二张人物卡的事。

  谁知道掌控者会不会从其他人那里知道自己的情况。

  【……可以,理由成立。那么,开始播放回放。】

  虽然这一次的游戏时间和上次【水神的新娘】差不多,但是尚白明显能感觉出这一次的回放时间明显地长了。

  尚白看着影像,越往下看,就越有一种扶额的无力感。

  太狼狈了,这次游戏……

  就比如周余被注射的那个药物,虽然可以短时间内提高一些身体属性,但是也会给神经带来极大的损伤。

  还有托马斯被咬的时候,扣除5点意志和san值之后还陷入了5个小时的假性残疾的临时疯狂状态。

  托马斯:555~

  然后劳拉带着托马斯一整个晚上都被怪物们围困在东楼的六楼,因为没有良好的休息,所有的技能成功率都下降了20%。

  简直就是不忍直视……

  “原来是珍妮那个家伙把那些怪物放出来的啊,早知道就看住她了。”

  托马斯看着被怪物扑倒在地上撕咬的珍妮,唏嘘地叹了口气。

  “她根本就没和我们说过解药的事,结果她拿着解药就这么死了。”劳拉看着影像里的珍妮,有些烦躁地说道。

  【我说过了,而且在游戏过程中和每个人都有说过,NPC不是普普通通的虚拟人物,他们是真真正正的人,他们有自己的思想,珍妮没有把信息告诉你们,只能说明她对你们的信任和好感都不高,仅此而已。】

  NPC的好感……这个之前倒是没有特别的去注意。

  不过尚白比较关心的还是那个被推到楼下的“科尔”,事实证明,他的头确实是詹姆斯砸的,而且他心理学投出大失败这件事在回放里也放得清清楚楚。

  【对了,尚白。】

  “嗯?怎么了?”

  尚白还沉浸在被詹姆斯欺骗的自我反省中,茫然地看着眼前浮现的彩色光点,看着它们聚集成了一个……“国际友好手势”的图案。

  众人:“……”

  尚白:“……”

  “请问……啊,该怎么说,咸淡你对我有什么意见吗,为什么……”尚白无奈地笑了笑。

  【请别误会,我不会对赎罪者做这么无礼的事。这是NPC:詹姆斯的pl要求的,我只是照做罢了。哦,对了,顺便说一句,现在他也在这里,不过是以隐藏形象的状态存在的,你们看不到他。】

  “等等,你是说‘詹姆斯’也是赎罪者。”

  李京浩微微地有些震惊,而尚白只是愣了一下,很快就接受了这一说法。

  确实,相比于科尔,詹姆斯这个“人格”的行为有时候真的是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一开始以为那是他作为副人格本身的局限,但是这么一来也是说得通的。

  【虽然是这样,但也仅限于是詹姆斯人格,当科尔完全出来的时候,他的任务就结束了,之后也不是他在扮演了。既然他选择了不与大家面对面交流,大家就当他不存在好了。】

  回放继续,然后,尚白就看到了影像里的一片混乱。

  那些从东楼顶层四散而去的患者果然是开始了对赎罪者们的追杀,而且,能够看出来,他们对身为医护人员的李京浩和刘婷的仇恨值更大一些。

  “呃……”

  看着被门卫拿着□□击中的李京浩,尚白下意识地朝他的方向看了过去,结果发现这个人对这件事还真的是一点都不介意,对上尚白的视线也只是尴尬地笑了笑。

  一点产生心理阴影的反应都没有……该说一声心理素质真好吗。

  “这么看来,完成任务的人,就是尚白你了吧。”

  李京浩看着因为影片结束而慢慢消散的光屏,转头看向了正在想着什么的尚白。

  “只不过是找到了一些证据,又运气很好地逃了出去。”

  李京浩听到这个回答后只是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回放结束,接下来是这个游戏模组的真相。】

  就像尚白等人猜测的一样,沃尔瑞森精神病院确实只不过是一个幌子,它其实是一个由非政府激进组织建立的秘密研究所,目的是研究出能够大幅度增强人体并且能对其加以精神控制的药物。

  而朱丽院长,她倒不是真的想要以此为目的进行研究,但是她发觉那个组织研究的药物同样能够治愈大多数的疾病时,她选择了加入。

  想要研究出真正可行的药物,人体实验是不可缺少的,因此,他们建立了精神病院,但实际上,里面不光有精神病人,还有一些没有人在意的流浪者,偷渡客。

  道德的标准,有时候在“为了人类”这样的借口面前就会被轻易地改变。

  朱丽的初衷或许是为了救人,但是她在这一过程中,她也残害了很多人,这是不可更改的事实。

  至于科尔,他不过是研究过程中不起眼的一个牺牲品。

  一个在六岁时被家人发现有多重人格的孩子,他是不幸的,但他比大多数人幸运,他是被守护着的,被那个同样叫做“科尔”的副人格。

  但是这样很奇怪,在人类的社会里,只要和其他人不一样,那就是很奇怪。

  “奇怪”,是错误的。而“错误”,是不应该存在的。

  所以在这个所有人都认为他是“有病”的世界里生活了二十多年后,科尔那一直被保护着的,脆弱的精神,终于崩溃了。

  他不希望自己是“病人”,他希望能治好自己的“病”,哪怕那意味着他要杀死他的副人格,也无所谓。

  杀死人格等同于杀人吗,他不知道,但他还是那么做了。

  伊恩说药物的副作用会让副人格消失,他相信了,所以当伊恩给出他那个选择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舍弃了那个一直保护着他的人格。

  “那根本不是保护,”他说,“我是因为他才变得不幸的,现在不过是修正那个错误。”

  一切都结束了,科尔。

  是的,一切都结束了。

  他注射了那种墨绿色的药物之后,他窥探到了黑暗,然后……他被黑暗吞噬了。

  科尔被药物的副作用抹杀了,不过,是主人格的科尔。

  而副人格,他习惯性地去原谅着主人格,然后将所有的过错都归到了伊恩和那些医生的身上。

  那本来就是他们的错不是吗,如果不是他们蛊惑了主人格,他就不会失去他。

  科尔的报复开始了,注射了药物的他对那些同样接受了药物试验的患者有了一定的控制能力,就这样,一场隐秘,不为人知的暴动,在不经意间开始,然后又迅速地结束了……

  尚白紧紧地盯着光屏上的科尔,看着他一天天的,变得越来越疯狂。他看着得到中和剂后明显在犹豫着的科尔,有点理解他此时的想法。

  注射了中和剂就会失去复仇的力量,但如果不注射……总有一天会变成失去理智的怪物。

  这本就是一场赌博,赌注是作为人的尊严。

  “他没赢。”

  尚白猛地惊醒,转头看向李京浩,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李京浩没有看尚白,只是稳稳地看着屏幕里的科尔,“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他没有一开始就杀死伊恩,说明他自己也在犹豫,而一旦犹豫,就是对自己行为的怀疑,就谈不上什么输赢了。不过……”

  李京浩微微叹了口气,“不能说是好人,但是……也不完全是坏人,说到底,还是个孩子啊。”

  尚白听后转回了头去,放在身前的手有些颤抖。

  “……是啊,还只是个孩子啊……”

  【关于真相已经放完了,大家有什么问题吗。】

  尚白没有说话,他现在已经陷入了一种自我否定之中,对于他杀死科尔这件事,并不能轻易地释怀。

  科尔有罪,但是对他进行审判的那个人不应该是自己,他并没有那种夺走他人生命的资格。

  李京浩看着沉默的尚白,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咸淡,我想知道,‘詹姆斯’在这个模组里的定位是什么呢。”

  虽然已经之前已经大概猜到了一些,但是果然还是很想彻底弄清楚。

  【你们应该已经看到了,主人格科尔已经消失,副人格科尔则是完全地陷入了仇恨之中。而詹姆斯,这原本是一个外科医生的名字,也就是那个被杰夫推下楼的人,由于他平日里的虚伪,他在主人格和其他人眼里尚且算是一个可靠的医生,但是在副人格的眼中,他就是一个谄媚的小丑。】

  【因为厌恶这些违背了道德准则的医生,副人格科尔分裂出了新的人格詹姆斯,那是一种他理想中的医生形象。但是由于药物的原因,詹姆斯的行为也渐渐偏离了他的预期。】

  “所以科尔才会对詹姆斯这个人格很不满……那么杰夫呢,他为什么要帮助科尔。”

  【杰夫的儿子死在了沃尔瑞森精神病院,他要复仇。】

  “嗯,虽然和疯子合作很危险,但是能够复仇的话,他那种已经输光一切的赌徒也不会在乎那一点风险。”

  “我感觉,”尚白倚在座椅的靠背上,精神有些萎靡,“是我们把事情弄复杂了。”

  【说的很对,我一直想要跟你们说这件事,你们简直就是直接冲向了困难模式的道路,拽都拽不回来的那种。】

  【任务要求是找到哀嚎声的真相,并公之于众。其实你们只要带着伊恩的笔记本,揭露精神病院在做人体实验的事实就好,完全不用卷入科尔的复仇中去。因为游戏开始四天之后,他就会放火烧毁那里。】

  “结果我们偏偏选了最难的那一条路。”尚白苦笑了一下。

  【没错。不过有利有弊吧,多亏这样,这次的副本难度提到了B级,你们的奖励也不会太低,哦,对了,撕卡的除外。】

  事实上,他们这次的六个人,有一半的人撕了卡。

  除了尚白之外,也就是李京浩和周余还幸存了下来,李京浩最后还是被周余顺手提溜回来的。

  【那么,看看你们的结局吧。】

  尚白点开了眼前的光屏,里面最先出现的是伊恩和朱丽自首的画面。

  【你带着伊恩和朱丽院长逃出沃尔瑞森精神病院之后不久,那里就被不知名的武装分子焚毁,所有的病人和药物都消失在了火场中。】

  【在美国警察对你进行审讯的时候,你突然想起了那还剩下一份的中和剂,它此时正静静地躺在你的口袋里。你要做的是:……】

  这个时候,尚白眼前的画面突然停止了,他看着跳出的输入框,在脑海里呼叫着咸淡。

  [确认是所有的怪物和药物都在火灾中销毁了是吗。]

  【确认。】

  尚白轻轻地捻了捻手指,然后输入了几个字。

  【“隐藏起来,不告知警方。”】

  在他输入了这些之后,画面继续了下去。

  【你选择了隐瞒关于中和剂的事,并且成功地把它带了出来。】

  【在经历了这一切之后,你决定回国,离开的那天,你去监狱看望了伊恩。】

  【“回去也好,”伊恩这么说着,几天不见,他显得苍老了很多,“真是对不住,我让你失望了吧。”】

  【你没有说什么,但是你知道,这是最后一次见面了。】

  【几个月之后,你的账户里收到了一笔转账,数额并不多,但是那个账户你认识,那是珍妮的账户。】

  【珍妮的父母在整理她的遗物时,在她的日记里发现了她雇佣你的事,并将尾款打了过去,数额是2000美金。】

  画面到此结束,尚白关闭了窗口,神色已经没有了太大的波动。

  【游戏结算:

  疯人怨:B级特殊类模组通关奖励积分:2000+2000

  线索贡献:26.37%折合积分:2000*26%=520

  战斗贡献:94.86%折合积分:2000*20%*95%=380

  人物扮演:未超游扣除积分:0

  总计:4900】

  这对于尚白这些刚结束两场游戏的新人,真的可以说得上是报酬颇丰了。

  “请问,咸淡,什么是‘特殊类’的模组。”

  这就是尚白一直疑惑的,他在论坛里确实有看到过这种模组的类型,但是并没有更多详细的解释。

  【特殊类,其实只是一种隐秘的代称,凡是涉及到“神明”的,都算为特殊类当中,在结算的时候,通关奖励的积分会额外增加100%。但是,这种模组并不好过,一般也不会下放给你们这种普通的赎罪者处理,可能是因为这个模组并没有残留神明的意识吧,相对会简单很多。】

  “神明?”尚白下意识地问道。

  【啊,你们差不多都是新人,对这方面可能不太了解。详细解释也很麻烦,总之就记住一点,摊上特殊类的模组,就趁早做好撕卡的准备吧。】

  咸淡的一句话让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哪怕是没有意识残留的模组都这么困难了,如果真的和神明对上,又该是怎样的绝境。

  “咸淡,这一场涉及的神明是……”

  咸淡的声音顿了顿,有些奇怪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问这个干什么……我也不知道,但是,想知道。

  【我记得好像是……普罗潘德拉。】

  “普罗潘德拉……”尚白喃喃地重复了一遍,不知道这种感觉到底是熟悉还是陌生。

  【嗯,祂应该也算是个邪神了吧。但是到了游戏里就不要随便直呼那位的名了,搞不好会被注意到。】

  “我知道了,谢谢你,咸淡。”

  【然后,就是幕间成长的计算了。】

  【尚白:医学+6,心理学+10,药学+3,闪避+4,资金+2000美元,信用+1,意志+1】

  【通常幕间成长是不会对属性进行成长的,但是这次的游戏奖励就是对意志进行1d3的加值。除了这个,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吧。】

  尚白轻轻地点了点头,关掉了幕间成长的面板。

  【那么就下次再见了,如果有缘的话。】

  眼前的白光一闪而过,在黑暗中,尚白听到了一个声音:

  【我……愚钝……已经……分辨……】

  那断断续续的话语就像是耳边偶然掠过的风,尚白还没有听清楚,就回到了塔中。

  “尚白……”

  李京浩站定之后环顾了一下其他人,发现他们没有注意到这边,悄悄地对尚白打了个手势。

  尚白看了一眼之后,跟着李京浩走出了塔。

  “请问是有什么事吗。”

  尚白走在后面,看着李京浩的背影有点好奇地问道。

  李京浩听他这么说,有些无奈地笑了笑,“现在才问,我如果是要对你不利,你不就跑不了了。”

  “我看你倒是像有事找我帮忙。”

  尚白随意地说着,右手摩挲着口袋里的那个小药瓶。

  “确实,”李京浩走到一处角落,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慢慢地拉起了左手的袖子,“解药是在你那里吧,我希望你能卖给我一份,我愿意用这次游戏得到的所有积分来换。”

  所有积分……那至少也是四千啊,这么大手笔……

  尚白看着李京浩手臂上的牙印,有些了然地从兜里拿出了那个药瓶。

  “解药只剩一份了,既然你需要那就给你吧,积分就不用了,不过,有个条件。”

  李京浩放下了袖子,有些好笑地问道:“连积分都不需要了,不知道是什么条件。”

  尚白轻轻地笑了笑,将药瓶递了过去。

  “自然是你能做到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