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守序善良如我 > 第33章 1D33 暴雨中的酒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神明的可怕在于祂们可以修改某些“规则”,但同时,祂们也受到规则的限制。“只要不承认自己神的身份,就不是神明。”这荒唐又可笑的事实,是从一个自以为是石头的神明身上发现的。

  但从某种意义上说,认为自己是什么,就会成为什么,也算是一种恐怖了。】

  ——《失落笔记·关于神明》

  ————————————————

  “实在不能理解你在说什么,”莫知山叹了口气,把手抽了回来,“不过你还是保持现在的样子对我比较安全。”

  “不会伤害你的……”

  尚白把手慢慢放下,眼里神色有些失落,但是和刚刚那种“空无”的感觉相比,他现在看起来正常了许多,起码,更像是人类了。

  之前也是这么说的,但刚刚想杀我的不还是你吗。

  莫知山在心里咂了咂舌,表面上又是那副笑眯眯的模样。

  “对于这个模组,你有什么看法。”

  尚白听后,皱了皱眉,转头再次看向了那个墙上的挂钟。

  “时间不会一直往复。”

  崔行能维持的时间不会太长,但是需要一个突破的节点……

  尚白思考了片刻,解下背上的太刀就打算往外走。

  “你去哪?”

  莫知山拽住了他的衣角,对这个半哑巴感到十分头疼。

  说话又说不明白,还喜欢单独行动,要是让他随便乱走触发了什么剧情杀就不好了。

  “找一个人……”

  尚白看着莫知山拽着自己没打算动的样子,只好乖乖地停在原地。

  “我怎么看你这样子是想去砍谁啊,”莫知山松开了手,一手插兜,慢悠悠地走到了门口,“走呗,一起?”

  还没等尚白摇头拒绝,突然就听到了焦糖的声音。

  【kp:尚白白~请投掷一个聆听。】

  尚白下意识地看向莫知山身后的门,而对方显然也发现了异样。

  “科楞楞~”

  【尚白:聆听101/68成功】

  隐晦的暗色从尚白的眼中一闪而过,门后人们的声音突然清晰了起来,以及,那从门里缝慢慢渗透进来的潮湿水汽。

  尚白抓住莫知山的手腕向身后一拉,手里的长刀直接刺向了那扇散发着诡异气息的木门。

  【尚白:力量185/30极难成功】

  Kp:挖哦,感觉尚白白敢莽不是没有原因的,我要是有这么高的属性我也莽。(刁民发言)

  尚白右手一转,刀尖上流动的黑色液体像触/手一般把门外的那个东西猛地勾了进来。

  门板破碎的声音把不远处的pc们都吸引了过来,一时之间,除了脚步声还有那个被甩到地上的东西发出的“咔咔”声,四周一时之间突然安静了下来。

  尚白看着地上死命挣扎的灰蓝色生物,直接一刀把它的肩胛位置戳了个对穿,那个家伙颤抖着停止了挣扎,浑浊稀薄的灰色胶质物从伤口处流了出来。(伤害3d6+1=3+2+2+1=8)

  “这是……”莫知山看清了地上死挺不动的那个怪异的生物之后,一脸厌恶地往后退了两步,“是‘苍蝇’,离这恶心东西远一点。”

  其他人一听莫知山这么说,除了那个金发外国女人和强子微微变了脸色,其他人都下意识地看向了地上那个怪物。

  【kp:锵锵锵锵——你们看到了这个形态怪异的生物,第一次见到的人,sancheck,成功减1,失败减1d4。】

  “都退开!离它的□□远一点!”

  莫知山伸手从兜里摸出了一个瓶子,里面是蓝色的粉末状晶体。

  尚白看着莫知山把那瓶晶体粉末洒在地上的灰色黏液里,突然感觉这个东西有点熟悉。

  “‘苍蝇’的□□有致幻性,易挥发,接触过多会导致暂时性的疯狂。”

  莫知山拍了拍手上剩余的粉末,转头看向其他人,脸上的神情严肃又沉重,“看来这次是赛老头子了,你们感觉怎么样。”

  强子隔着老远一脸菜色,一言难尽地看着地上那个似曾相识的玩意儿,“我觉得我还是不拖累大家了。”

  “没关系,”金发外国女人斜了一眼身后躲得老远的强子,鼻腔里发出一声冷哼,“没关系,这次你再发疯就直接毙了你,省得……”

  “呕……艹!露娜你别说了,恶心死老子了!”

  嚼着牛轧糖的女生好奇地看了一眼强子,见他一脸想要孕吐的模样,嫌弃地撇了撇嘴,转头看向露娜。

  “‘苍蝇’是赛……呼,那个的使奴,个体的攻击力不高,但它们一般是以百只为单位群居,除了刚刚说的致幻性,还会在身体强壮的人类体内产/卵……”

  女生嘴里嚼着糖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然后默默地离强子又远了一点。

  “死芋头你刚刚是不是嫌弃我了!”

  芋头撩了一下额前的刘海,然后揉了揉眼睛。

  芋头:秘籍·死鱼眼之凝视,我盯——

  技能:【死鱼眼之凝视】

  对指定目标进行眼神的蔑视。面对比自己实力弱的个体,心理学技能临时+5;面对比自己实力强的个体,起挑衅作用,到模组结束为止,默认锁定为优先攻击对象。

  条件:作用对象必须看到使用者的死鱼眼。面对心理学技能比自己高的对象,需进行心理学对抗胜利。每次消耗5点mp。

  Ps:这TM居然是个技能!

  焦糖:Σ(дlll)这TM居然是个技能!(好像还被官方嫌弃了的亚子)

  “混蛋小鬼!总是瞧不起我!”强子原地跳脚地暴怒着,丝毫不觉得自己的精神状态似乎哪里不太对。

  莫知山看了日常犯蠢的强子和一眼嫌弃脸的芋头,感觉他们逐渐偏离了重点,却只能无奈地笑了笑,“你们啊……呃!”

  湿热的柔软触感让莫知山微微一愣,侧头一看,就看到尚白正握着自己的手腕,猩红的舌尖轻轻地舔舐过自己的掌心。

  众人:哦——(这两个人……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莫哥)

  莫知山:……我好想打他哦。

  “事实上,”尚白捂着自己挨了一拳的右脸,面无表情地说道,“你已经打我了。”

  “你这个人是习惯性失智吗!”

  “我只是……”

  看着莫知山眼底里翻涌的暗色,尚白突然感觉后背一凉,默默地停下了嘴里的话。

  “那个粉末……”求生欲上线的尚白轻轻咳了咳,试图转移注意力,“是什么。”

  莫知山看着尚白那张什么表情都没有的脸,突然收敛了怒意,从兜里拿出了那个小瓶子。

  “味道怎么样?”

  莫知山笑眯眯地问道,轻轻一扭,打开了瓶盖,蓝色的粉末在灯光下发出淡淡的荧光。

  尚白看着瓶子里的粉末,又看了看莫知山身后快要实体化的恶意,很从心地后退了一步,“还……可以。”

  莫知山轻轻捏住了尚白的下巴,手里的玻璃瓶一晃,剩下的半瓶晶体粉末就全部倒在了尚白的身上。

  尚白垂眸看着自己皮肤上沾到的粉末,突然感觉眼前的光线扭曲了一瞬,然后很快就黯淡了下来。

  但是这一次,不再是那个出现无数次的昏暗的房间了。

  尚白看着自己恢复原本模样的身体,眼前是黑暗又不尽是黑暗的混沌,他双眼慢慢放空,漫无目的地向前走去。

  混沌是没有边界的,但是偶尔会有光芒。

  那些微弱的,渺小的,带着些许哀伤的光芒,短暂地亮起,然后又消失,每当一个光团熄灭,黑暗就浓重了几分。

  在这样的景象面前,尚白不得不承认,人类是渺小的,连那短暂又微弱的光芒都比人类的形体要更鲜明地存在着。

  【你是我的孩子。】

  尚白脑海里突然传来了熟悉又诡异的语调,那是普罗潘德拉的声音。

  【回到我的身边来。】

  那是一种无法反抗的力量。

  尚白看着自己逐渐被黑暗吞噬的身体,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感觉很遗憾。

  似乎曾经承诺过什么,但是感觉自己要违约了……

  “已经不想再做人类了吗?”

  轻柔又亲切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很平常的语调,就像是再问:“你为什么在这里,是迷路了吗”一样。

  尚白茫然了一瞬,突然感觉哪里不太对。

  那明明是……我的声音啊。

  那明明是……

  缓缓转过身去的尚白怔愣地看着那个浅笑着的男人,眼里的光亮逐渐熄灭。

  许久,他才似乎是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尚白……”

  尚白看着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个体,微微地笑了笑,“我是尚白。”

  祂站在那里,身体逐渐破碎崩离,像是碎掉的镜像,光滑的那一面已经瓦解,裸露出了里面原本的黑暗。

  “已经想起来了啊,”尚白叹了口气,眼中是那团比周围都要深邃的黑暗的神明,“所以,已经不想再做人类了吗?”

  祂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有些固执地停留在原地,可能是作为人类的意识还未完全消散,祂仍然对眼前的人类抱有某种特殊的感情。

  【我复活你吧,尚白。】

  趁我还知道作为人的感觉。

  尚白看着祂,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不行啊,你是知道的,那个人不会放过我,无论复活多少次,都不会有什么改变的。”

  祂沉默地滞留着,虽然这个人类的身影已经开始逐渐模糊,祂还是听懂了那最后的一句话里的情感。

  “作为人类活下去吧,乌托尼洛斯,别忘了,和我的约定……”

  祂听着眼前人类的祈愿,在那最后的一丝情感消散的刹那,祂想起了那个曾经的约定。

  【这是你的愿望吗,尚白。】

  尚白直面着眼前无情的神明,笑着点了点头。

  乌托尼洛斯看着眼前的人类,虽然已经不知道自己当时到底是以怎样的感觉来答应那个承诺的,但是祂意识到,这个人类给祂的感觉是不同的。

  不过该作为怎样的人类活下去呢,乌托尼洛斯不能理解人类的情感,那个曾经的承诺,也变得越来越不真切起来。

  最后,祂看着眼前唯一的参照物,下意识地成为了他。

  【这样可以吗……】

  “我是……”男人站在黑暗中,沉默地看着自己的手,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你啊。”

  话音刚落,他突然感觉一阵失重感传来,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便是莫知山沉思着的模样。

  “五十岚,你感觉怎么样。”

  莫知山仔细地观察着他的神情,但是什么异样都没有。

  看来不是五十岚啊……那还真是个怪人。

  尚白站在原地久久地沉默着,轻轻地摇了摇头,然后转身走到那个灰蓝色怪物面前,把刀拔了出来。

  “生气了吗?”

  莫知山看着尚白的背影,总感觉这个人哪里不太对劲。

  “没有,以及……”尚白随手一挥,彻底斩下了那个怪物的头颅。(伤害4d6+1=5+4+2+5+1=17)

  “谢谢。”

  ————————————————

  站在混沌之中的尚白看着周围闪烁后迅速熄灭的光点,露出了一个不知是无奈还是无所谓的笑容。

  【乌托尼罗斯不会一直作为人类的,祂是我的孩子。】

  普罗潘德拉的声音再次响起,祂没有阻拦尚白刚刚的行为,也没有表露出任何的不愉。

  尚白看着翻涌的黑暗,“哦”了一声,突然地笑了。

  “啊,这么说的话,那他也算是我的孩子喽。”

  他会做个好孩子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