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守序善良如我 > 第45章 1D45 消失的第一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现在的我感知不到【帕桑迪亚】的状态,不过想想就知道了,以祂那糟糕的性格,如果能咬我一口,肯定不会老老实实地待在这种地方,看来当年的伤还没有恢复啊(笑)。

  但是我并没有把这些告诉【乌托尼洛斯】,那孩子也该受点教训了。总是被忤逆,哪怕是深爱着祂的我,也是会生气的啊。

  ——普罗潘德拉

  ————————————————

  电梯门缓缓地关上了,尚白微微地松了一口气,转身看向缩在角落里的那个女人。

  “你要去几楼。”

  焦糖被这透着些许寒意的清脆童声惊了一跳,下意识地抬头去看那个从刚刚就一直挡在自己身前的电梯员。

  因为之前的信息,焦糖先入为主地以为尚白扮演的npc是个老人,所以第一时间并没有认出他来,实际上她也不知道楼内只有一个电梯,只以为这就是个鬼怪npc,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毕竟听刚刚那个肉山鬼的话,坐电梯是要付报酬的,万一自己坐了电梯之后就被杀了怎么办。

  “我不去哪楼,就是进来,呃……对了,你知道一个叫典启明的电梯员吗,他65岁了,是我朋友,你们应该是同事吧。”

  尚白微微地眯起了眼睛,现在的情况就有点尴尬,他已经被楼的主人怀疑,如果焦糖和他走得太近,恐怕只是会让她自己更加危险罢了。

  焦糖看着眼前这个脸上血淋淋的小鬼,心里已经安定了下来,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确定尚白的位置。

  她刚刚也试图上下楼,但是楼梯间那里太过凶险,她这样的身体素质,别说完成任务,恐怕连pc还没见到就GG了。

  她现在的优势就是掌握着63楼医疗层场景的部分权限,如果能配合尚白,那就可以把pc带到63楼借势留下他们。

  “你找典启明?”尚白偏了偏头,看着已经恢复冷静的焦糖,露出了一个公式化的笑容,“我就是啊。”

  焦糖:……靠靠靠靠靠!你丫刚刚玩我呢!

  焦糖愣神了一瞬间,然后在心里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一脸怪阿姨笑地站了起来,亲切地走上前拍了拍尚白的肩膀。

  “小明啊,我是李百合阿姨,是你妈妈的朋友,你小的时候我还抱过你哩,你还记得不。”

  焦糖:快快快——!尚白白,认出我没有,是我是我!

  “别骗人了,”尚白抽出那把带着血腥气的短刀,刀尖就那么轻轻地抵在了焦糖的脖子上,“我死的时候,你怕是还没出生吧。”

  焦糖:……妈耶,这个男人怎么回事,大猪蹄子行为要不得啊。

  尚白看着焦糖僵硬的表情,感觉好像是有点过火了,其实只要隐晦一点提醒焦糖不要表现得太亲近自己就好了。这样她应该能察觉出不对了吧……

  “科楞楞~”

  【李百合:取悦65/18成功】

  尚白:……???什么情况!

  “唔啊啊——小明!”

  焦糖这一声凄厉的“小明”让尚白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然后立即意识到了她要做什么,心里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我真的好害怕啊,我感觉自己活不下去了呜——”

  没有多说别的什么,只是一味地重复着着两句话。虽然是四十多岁的年纪,但焦糖那85点的外貌可不是白掷出来的,尚白已经能明显感觉出来自己被焦糖的哭声影响了。

  [……我可以用心理学对抗吗(虽然只有20点)。]

  【不可以,你的意志太低了。】

  焦糖:哇敲,当初莫知山的时候你怎么就不对抗呢!

  尚白沉默地站在那里看着哭泣的焦糖,最后还是电梯再次启动,他才无奈地上前一步拍了拍她的肩膀。

  “算了,小丫头,想待就待着吧,电梯里是相对安全的,不过……”尚白转身走到电梯门旁,没有回头看她,显得有些低沉,“不要靠我太近。”

  焦糖摸了摸眼泪,偷偷瞥了一眼尚白,拍拍裙子在角落里乖乖站好。

  这次电梯要去的楼层是地下6楼,趁着电梯没到的这段时间,焦糖又开始有一搭没有搭地跟尚白搭话。

  “小明,你要一直待在这里吗。”(你的活动范围是局限在电梯里吗。)

  尚白淡淡地“嗯”了一声,愁得焦糖一阵头大。

  这可怎么搞,尚白白不能离开电梯,而且似乎因为某种原因不能和我相认,这下子可难办了。

  “叮——地下6层到了”

  电梯门打开的时候,尚白和焦糖都有些震惊地看着门口站着的那个男人,准确来说,是一个血人。

  男人从头到脚都被暗红色浸湿了,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而他只是站在门外,看起来并没要进来的意思。

  尚白站在门边,有一种被人全身上下都审视了一遍的感觉。

  [kp,申请投掷【侦查】。]

  【可以。】

  “科楞楞~”

  【典启明:侦查65/10成功】

  尚白身为行尸那对鲜血敏锐的感知告诉他,这个男人身上沾到的血来自很多人。而且,这个人身上看起来并没有明显的伤口。

  “请问您要做电梯吗。”

  尚白微笑着问了一句,隐藏男人视线死角的右手放在按钮上戒备着。

  “你是电梯员。”

  男人看向尚白,抬手摸了一把脸上的血水,虽然也不过是越抹越糊,但尚白和焦糖还是认出了这个男人——那个刁民!

  刁民·?:……

  “你就是电梯员。”

  男人从一开始就无视了后面的焦糖,一只手撑在电梯门边,斜着身子倚在门口,懒懒散散地站在那里看着不说话的尚白,但就是没有走进电梯。

  “如果您不乘坐电梯,我要关门了,请您退出到安全距离之后。”

  电梯门以极大的力量迅速闭合,但是尚白并没有看到自己预计的情况发生。

  “你……”

  “怎么了,小鬼。”

  男人两只手撑住了将要闭合的电梯门,在门外阴暗的背景映衬下,显得诡异又危险。

  焦糖在后面看到这一幕,下意识地想要提醒尚白后退,毕竟听说这个男人的身体属性早就突破人类的极限了,现在使用npc人物卡的尚白肯定是打不过他的。

  就在尚白听到焦糖提醒声的同时,一股巨大的力量揪着他的衣领将他从电梯里拉了出来。

  “科楞楞~”

  【典启明:格斗60/63失败】

  泛着狠意的刀锋擦着男人的颈边而过,男人眯了眯眼睛,手上抓力一松,但尚白还是因为惯性摔了出来。

  电梯门在身后轰然闭合,尚白还没有所行动,就被掐着脖子按在了身后的门板上。

  “典启明,对吧。”

  那把短刀现在正在男人手里灵活地转着,时不时地闪出一抹寒光。

  所幸行尸不需要呼吸,尚白即使被卡住了脖子,除了说不出话之外几乎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知道自己和男人实力相差悬殊,尚白沉默了一下,勉强地点了点头。

  “早这样不就没事了。”

  男人看着没有挣扎的尚白,缓缓地松开了手,蹲下身将那把刀递了回去,像摸狗子那样顺手抓了抓尚白柔软的头发。

  “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尚白接过刀,伸手拍开了那只在自己头顶乱揉的爪子,没想到自己居然这样就离开了电梯的限定范围。

  不过同时,他也注意到了男人此时的不对劲。和在塔空间里的时候相比,这个男人的气质变了不止一点半点,现在他浑身上下都是一种危险散漫的气息。

  “我是刚来到这幢楼里的住户。”

  男人从兜里摸出打火机和一包烟,点上了之后却不抽,只是看着那一缕烟有些愣神,直到尚白轻咳了一声,才回过神来。

  “刚来这里有些不熟悉,你是电梯员,带我到处看看吧。”

  烟头被随意地扔到一边,借着那微弱的火星,尚白看到了堆积在不远处那一大块阴影,隐约可以看到或是惨白或是青灰色的断肢。

  这个恐怖的男人……

  “那还真是抱歉了,”尚白微微地欠了欠身,“楼内的楼层哪怕是我都没有完全的到达过……对了,您怎么称呼?”

  男人和尚白对视了两秒钟,伸手指了指自己,“我是陈泽,按照刚刚那个广播说的来看,现在是你的上帝。”

  尚白:……

  广播:没毛病,业主就是上帝!

  “陈泽先生,那您有明确想要去的楼层吗,我可以带您去,坐电梯比走楼梯要快和安全许多。”

  陈泽没有说话,尚白注意到,他的视线似乎是落在自己的脖子上的。

  “请问……”

  “你不是活人,所以就算不呼吸也没关系的吧。”

  陈泽指了指尚白刚刚被掐得青紫的脖子,上面还沾着些许从他手上沾到的血。

  “……确实没关系,不过您想做什么。”

  尚白戒备地看着起身向自己慢慢走近的男人,身后的电梯门显示灯亮起,就在尚白将要后退的那一瞬间,眼前的男人只剩下了一个模糊的残影。

  缩在电梯里好不容易打开电梯门的焦糖内心是崩溃的。没有尚白,她根本就离不开这个楼层,连打开电梯门都要完成一道变态的智力问答才能通过。

  然而就在她好不容易打开门之后,就看到那个赫赫有名的刁民将现在娇小(?)柔弱(??)的尚白白压在地上,用一根看起来就很结实的长绳在他脖子上打了一个死结。

  “好了。”

  陈泽看着面色发冷的尚白,手指摩挲过那紧锁着纤细脖颈的绳子,嘴角勾起了一个满意的笑容。

  “这样就不怕你逃走了,狡猾的家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