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守序善良如我 > 第51章 1D51 消失的第一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电梯使用规则第一条:任何人都需要明确一点,楼中包括电梯在内的一切,所有权归尊敬的“楼的主人”所有。

  ——《电梯使用规则》

  ————————————————

  铺盖着肉糜的地面走起来有些打滑,作为唯一一个“本地人”,焦糖很自觉地走在了前面带路。

  “我们已经来过这里了,所以……”陈泽叫停了还在往前走得很欢快的焦糖,指了指身旁被掀翻的病床,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你到底知不知道路。”

  “都说了我没去过停尸房,我也是要现找的好吗。好歹没让你碰上那些疯疯癫癫的病人,你就知足吧,哼!”

  焦糖本来就没打算帮忙找停尸房,故意带着陈泽绕了好几圈,原本以为这个男人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发现,没想到这么快他就察觉了。

  陈泽不出声地看着焦糖,直到把她看得后背发毛,连尚白都感觉气氛有点不太对的时候,才轻飘飘地收回了视线。

  “那么接下来跟着我走,没意见吧。”

  尚白看了一眼焦糖,发现她似乎并不在意,就乖巧状地点了点头。

  “小鬼,你从刚刚开始就安静地反常,是不是憋坏了。”

  陈泽轻轻地掐着尚白的后颈,眼神却瞥向了尚白身后那扇紧闭的,有着磨砂玻璃的房门。

  尚白对陈泽的突然找茬感到无语,但他确实感觉自己似乎是漏掉了什么很重要的事。

  “没什么……”左右没想出来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尚白老老实实地摇了摇头,打算拍掉陈泽的爪子,“你……”

  “嘶——!我k——唔!”

  焦糖的惊呼被她自己及时地掐断,三个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那扇玻璃上盖着血手印的门上。

  那个血手印看起来不大,和成年人相比要小很多,像是个小孩子的手印。

  “我刚刚看到了,有东西在里面,红色的,一闪就过去了。”

  焦糖压低声音说着,小心地挪动脚步远离了那个方向,右手下意识地摸向了自己上衣的口袋。

  尚白的位置是离那扇门最近的,刚刚他是背对着门的站,虽然没有看到是什么东西,但也有一种很明显地被人窥视的感觉。

  “走吧,一个小东西,不碍事。”

  陈泽轻轻拍了一下尚白的后脑勺,拉回了他的注意力,然后叼着烟走在了前面。

  “妈妈……”

  尚白看着焦糖还站在原地,走过去想要拉住她的手,却发现焦糖的状态似乎不太对,硬要说的话……应该是沮丧吧。

  尚白:……这是怎么了?

  “唉,走了走了小明。”

  尚白焦糖拉住左手,拽了一个踉跄,两个人小跑着向陈泽离开的方向追过去。

  就在拐角的那一刻,尚白突然转头看了一眼那扇门,之间一团红色的不明物正趴在门后,那血红的头和双手都死死地扒在门上,嘴张得很大。

  这样的场景一闪而过,尚白只是握紧了焦糖的手,没有说什么。

  “我说您老人家倒是走慢一点,我……”

  焦糖刚要抱怨两句,然后就看到陈泽站在一闪白色的大门旁,门上写着大大的“停尸房”三个字,距离他们绕圈的路口只差一个拐弯,而那个男人,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出来的折叠刀轻轻地转了一下,惊得焦糖条件反射地缩到了尚白的身后。

  焦糖:……艾玛,好像要挨揍了。

  “呜呜呜,我错了,我真的不认路。小明保护我!(超小声)”

  尚白不知道第几次被夹在两人中间了,反正以现在的情况,他只要毫无原则地站在焦糖这边就可以了。

  折叠刀“啪嗒”一声合上了,收起了那锋利的刀刃,就像那个人一样,刚刚那种危险的感觉瞬间就收敛了。

  “小打小闹的就算了,”他咬着烟,含含糊糊地说道,“没意思。”

  停尸房的门被一下子推开,一种阴冷的气息从里面散了出来。陈泽一手支着门,站在门口往里看了一会儿,大大咧咧地走了进去。

  “唔啊,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他刚刚真的生气了,”焦糖站起身来,反而拉着尚白往后退了两步,“小明,我们趁机溜吧,跟着这个男人走没好的。”

  尚白眨了眨眼睛,内心感觉这样做肯定会不太妙,但还是乖乖巧巧地点了点头。

  “妈妈想走的话,我们就走吧。”

  “呜呜呜,你真是个小天使,但是就这么走了我们会不会被他当场撕掉啊。”

  “肯定会的啊,妈妈。不过就算你死了,也会变成和我一样的行尸,我们就可以永远一直生活在一起了。”

  焦糖:……谢谢宁了昂,被宁安慰之后,我难过多了。

  “死后会变成行尸……”

  “是啊,我知道,不用重复一遍打击我啊,小明。”

  尚白沉默地看着碎碎念的焦糖,拍拍她的肩膀,示意她往后看。

  “这幢楼里的住户死后会变成行尸,”陈泽手里提着一个被卸掉了双臂的女尸,看向两人的目光有些阴沉,“这种活蹦乱跳的行尸算尸体吗。”

  尚白同情地看了一眼那个被陈泽提在手里的行尸,“当然不算,而且我不想要这个女人的尸体,她的头发染过了,我不要。”

  陈泽皱了皱眉,随手扔掉了那个放弃挣扎的行尸,“呵,你倒是还有的挑,那这个人怎么样,我看你倒是喜欢她。”他指了指焦糖,意思很明确。

  “她是我妈妈,你还想不想去一楼了。”

  尚白被他这么威胁,受疯狂状态的影响,整个人下意识地就带上了些愤怒的阴冷感。

  陈泽沉吟了一会儿,眼睛直视着尚白,骨感又有些粗糙的手重重地按在尚白的头顶,像是在平心静气地聊天一样,他直接盘腿坐在了地上。

  “小鬼,你要女人的尸体做什么。”

  尚白紧闭着嘴不打算回答,因为现在的他也不知道,虽然心里大体有个猜测,但没有十足把握的事不能直接说,尤其是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

  “你是想复活你的母亲,对吗。”

  脑袋像是被重击了一下,那眩晕和疼痛感一齐涌入大脑,视野摇晃着模糊着,渐渐地暗了下去。

  “老公,别打孩子,呜,求你了,别打孩子啊!”

  他的眼前有个疯女人,在那里歇斯底里地哭喊,拿着刀,疯疯癫癫的,在砍一个已经倒在血泊中的死人。

  她哭着,祈求着,刀一下一下地举起,落下,举起,落下。那个已经面目模糊的,不知是谁的尸体,随着刀的起落而动着。刀卡在了头骨里,男人的头被砍得碎成了一块块的烂肉。

  地上是散乱的红色糖豆,还有喷溅上血液的奶油蛋糕,女人哭得很大声,破旧的房子隔音不好,但没有人来管,就和以前一样,但是和以前又不一样……

  “妈妈……”

  尚白听见自己的声音在说着什么,颤抖的,带着哭腔,手里有什么东西被紧紧地攥住,硌得手心很疼。

  “启明啊……”

  女人看到他,放下刀停了动作,原本梳得很整齐的,漂亮的黑发,被那尸体溅到的脏东西黏糊糊地粘成了乱糟糟的一团。

  她笑着,问他为什么不吃糖。

  “我把糖都给妹妹了。”

  他说着,看着女人站起来,走到了自己面前,很温柔地从地上抓起了几颗暗红色的糖。

  女人笑着把糖送到他的嘴边,很温柔,就像白天做菜偷偷塞给他一小块肉时一样,就像过去洗衣服擦掉他脸上沾到的泡沫一样,就像……她没疯的时候,抱着他,替他挡下男□□头时那样温柔。

  然后,他听到她说……

  “吃吧。”

  糖很甜,顺着喉咙滑下去的时候,火辣辣的。那手里的糖,硌得手心很痛,那吃进肚子里的糖,烧得肚子也很痛,有什么在往喉咙涌,吐到地上,和那刺目的暗红色混做了一滩,分辨不出。

  “妈妈……”

  他原本想说,今天的妈妈很漂亮。

  他原本想说,爸爸终于没有喝酒。

  他原本想说,妹妹肚子疼得厉害。

  他原本想说……

  今天真的很开心。

  “启明啊,你和囡囡都是好孩子……”

  女人抱着他的时候,很冷,很疼,他哭了,因为害怕。

  “你们都是好孩子啊。”

  “妈妈会下地狱的,你们没事,你们是好孩子……”

  蛋糕上的蜡烛倒了下来,一共九根蜡烛,妹妹今年九岁了,所以点了九根蜡烛。

  有八根落在红色的水里熄灭了,还有一根点燃了桌布,烧到了尸体的身上,烧到了他和妈妈的身上,连那个破旧的老楼房,都被点得红彤彤的。

  他听到楼上楼下有人在喊,可是喊什么呢,明明以前不管发生什么都很安静的,今天大概也是知道妹妹要过生日而很开心吧……

  今天真开心啊。

  尚白在火焰烧到身上的时候就被从那小小的身体里弹了出来,他站在半空里,看着那幢老楼房在半夜的红光中被点燃,却没有看到一个人出来,突然就感到了一阵可笑的荒谬。

  那些人不会是睡着的,那个女人哭得那么大声,没有人能睡着的。

  “我小时候也好奇呢,”小小的身影出现在尚白的身旁,他坐在地上,饶有兴致地看着地上发生的一切,“我那个时候可好奇了。”

  “为什么有人会醒着被烧死在梦里。”

  典启明抓着尚白的手,眼眶里是充血的残虐。

  “他们都该死。”

  【kp:典启明,sancheck。】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