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守序善良如我 > 第60章 1D60 【契萨厄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新生的神明,可能并不是件坏事,但也绝对说不上是什么好事。

  ——掌控者·齐升

  ——————————————————

  一路上尚白看到了很多卫兵在巡逻,他隐蔽在颓圮的断墙后,看着卫兵将发疯的赎罪者打晕带走,眼眸微暗。

  “走了,看也没有用,”陈泽淡淡地扯了扯尚白的衣服,眼睛里并没有什么感情的波动,“安逸太久了,连直视邪神都扛不住,疯了已经算好了。”

  尚白嘴角抽了抽,脚下发力跟上了陈泽。

  “我真的第一次听人把直视邪神说的这么轻松,你到底见过几个邪神啊。”

  陈泽带着尚白轻松落地,看着眼前破败的主城,拍了拍尚白的头顶。

  “邪神总共也就那么几个,活得久一点,肯定就都见过了。”

  行叭,你强。

  尚白抿了抿唇,跟着陈泽走了进去。这是他第一次到主城来,说起来也实在是尴尬,第一次来就是以通缉犯的身份,不知道那个【掌控者】会怎么看。

  “陈城主,你可算是来了,我简直是要被萝卜骂死了!”

  尚白挑了挑眉,默不作声地看了一眼陈泽。

  陈城主?这倒是有意思。

  陈泽没有在意尚白的目光,侧身躲过了扑向自己的齐升,语气有些危险,“我似乎告诉过你不要轻举妄动。”

  “啊,你是说那个通缉令啊,”齐升无奈地耸了耸肩,“我也没办法,之前是我大意了,没想到那个叫尚白的家伙隐藏得那么深,我估计要不了多久就可以抓住他了。”

  “抱歉,【掌控者】,我自己来了。”

  在齐升惊疑不定的目光下,尚白脱下了陈泽的外套还了回去。他看向齐升,神色很是抱歉。

  “这次事故确实是我的失误,很抱歉,但是我当时被【帕桑迪亚】打上了标记,不处理掉很可能会将祂引到【失落】中。”

  “然后你就引来了另一个邪神?”

  齐升一脸“你TM是在逗我”的表情,看着尚白的神色十分不善,“你告诉我现在造成这么大的损失,只是因为你的失误。”

  “别对小朋友这么凶,”陈泽伸臂将尚白挡在身后,隔开了胡子拉碴的齐升,“现在重要的是先搞清楚邪神侵入的原因,还有那个邪神现在在哪。”

  “你说对吧,”陈泽转头看向站在自己身后那个人,“尚白。”

  被叫到名字的尚白抓了抓头发,一时之间也没想好该怎么说。

  “唔,这次真的只是……祂对人类没有什么恶意。”

  “所有邪神对人类都没有恶意好吧,”齐升打断道,“但是祂们的一举一动对全人类都是毁灭性的打击,还有,你之前不是【普罗潘德拉】的眷者吗,刚刚那个是什么鬼。”

  “啊,这个啊,”什么鬼的尚白顿了顿,“我改变信仰了,以为【普罗潘德拉】抛弃了我,新的那位救了我,就是这样。”

  我信我自己,没毛病。

  齐升仍然地一脸不信,改变信仰这种事对邪神的眷者来说根本就不可能发生,即使退一万步讲,邪神对叛离的眷者也不可能毫无惩处。

  “那个新生的神明能和【普罗潘德拉】抗衡?”陈泽笑了笑,显然感到有趣。

  新生的神明是和【普罗潘德拉】同源的这一点,他还是能看出来的。想来想去也就一种可能,【普罗潘德拉】孕育了一个新的神明,可能是为了突破封印,可能是为了入侵【失落】,但是不管怎样,那个新生的神明对【普罗潘德拉】来说都很重要。

  “抗衡是抗衡不了的。”

  尚白回忆了一下自己当时在【普罗潘德拉】内部的无力感,感觉短期内干翻老爹上位还是不切实际的,尤其他还被两个老东西一神咬了一口。

  大意了啊这次,下回怎么着都要让那两个家伙出回血。

  “但是那位与【普罗潘德拉】和【帕桑迪亚】并不共阵,而且……”

  尚白顿了顿,感觉有一点应该和陈泽说明白。

  “那位的意思是,是【失落】主动接纳祂进入,并不是祂破坏了屏障。”

  齐升一脸“我才不信”的表情,相比之下,陈泽那若有所思的神色倒是更加地让尚白好奇。

  真是没想到,陈泽在【失落】里的地位似乎比【掌控者】还高,不过也是有可能的,毕竟他曾经是个皇帝,都不知道活了多少年了,呃,这么一想他简直就是祖宗辈的人物,历史上有记载也说不定。

  “你们知道【失落】的是怎么来的吗。”陈泽转向两人,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齐升摸摸下巴摇了摇头,“关于这一点,《失落笔记》上并没有相关的记录,但肯定是某位神明创造的,而且能将【普罗潘德拉】和【帕桑迪亚】这样的神明隔绝在外,肯定是某种更强大的存在。”

  听到这里,尚白突然有了一个猜测,“是那位……最原始的神明?”

  “是这样,”陈泽很肯定地给出了答案,“所以很难相信,将人类和邪神分隔开的那位会破例将邪神纳入。”

  尚白也想过这个问题,那个算是他“爷爷”的最古老的神明,到底为什么要保护人类。

  “黑暗中的【现世】很耀眼吧。”

  正在走神的尚白突然被问到,脑海里突然浮现了黑暗中那个璀璨的白色光团,下意识地就想回答,结果突然反应过来,转头看向刚刚提问的陈泽。

  这个人在诈我?

  意识到这一点的尚白很无辜地摸了摸下巴,开始犹豫这种时候要不要告诉陈泽真相。

  他们两个有那么互相信任吗。

  没有,当然没有。一旦把实情全盘托出,少不了要被陈泽当枪使。

  “你想知道什么,不如说得直接一点,我还算是把你当朋友的……”

  陈泽愣了一下,然后发出一声轻笑,无赖的气质又浮现了出来。

  “朋友?男朋友也可以吗?”

  这个人又开始了,什么时候能正经一点。

  无视了齐升的瞳孔地震,尚白摊了摊手,装作没听到一般继续往下说,“但是你这个家伙太恐怖了,我大概率被你卖了还帮你数钱。”

  陈泽不可能只是个普通人,至少是和某位神明有着联系,首先可以排除【普罗潘德拉】,那个家伙的眷者我不可能感觉不出来。但是能够在【掌控者】这里受到尊敬,也有可能是【失落】的人。

  尚白环顾了一圈四周,目光落在那刻满字的墙上。

  “这上面的人都是……”

  “是历代的【掌控者】,”齐升接话道,“你看,我的名字在这里。”

  他指了指最后一个名字,看起来有些小骄傲。

  尚白捧读般的赞叹了一句,然后视线上移,想要在这面墙上找到一个答案。

  “在找什么,我的名字在那。”

  耳边响起的声音很近,带着湿润的热气,尚白微微地偏了偏头,顺着那个人的指向看了过去。

  在墙面上最高的位置,刻着一个普普通通的名字:陈泽。

  啊,真是疯了……

  尚白的瞳孔跳动了一下,然后了然地看向陈泽。

  “你……”

  “对了,我突然有个想法。”陈泽打断了尚白,眼里闪着不怀好意的光,“最近邪神力量渗透的还挺多的,干脆来个‘群英荟萃’把那些已经发现的钉子放到一起全都拔了。”

  “啊?”齐升茫然了一瞬,然后脸就黑了,“您确定‘群英荟萃’最后不会变成‘邪神开会’?那些眷者可都是疯子,如果把邪神引进来怎么办。”

  “这不是还有尚白吗,”陈泽无所谓地拍了拍尚白的肩膀,“有免费的苦力干嘛不用,你说对吧,小朋友。”

  免费苦力·尚白毫不犹豫地给了陈泽一肘击,被挡下了。

  “我……【乌托尼洛斯】并不是多么强大的神明。”

  排除那两个老东西,他拿像【赛泽拉斯】这样的高级舔狗,啊不,邪神也没有什么办法。

  “【乌托尼洛斯】?没听说过,果然是新生的神明吧。这点你放心,【失落】会限制邪神的力量,但是你身后那位就不一样了,如果真的像你说的那样,祂是被【失落】接纳的,那么……”

  陈泽顿了顿,“祂在失落里是不受任何限制的,这也正是我一直怀疑的一点,毕竟【失落】的存在是为了避免【现世】收到邪神的侵害。所以说,【失落】主动放任邪神进来,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但我就是被放进来了啊……

  “对了,那位最古老的神明该怎么称呼。”

  “【契萨厄落】”

  “契萨厄……落?”

  尚白的大脑轰鸣一声,整个人轻微地颤栗了起来,那来自于未知空间审视的目光让他感到有些呼吸困难,几乎想要立即变回本体来对抗。

  “别这么大咧咧地就说出来啊,”陈泽无奈地看了他一眼,“第一次说出那位的名,肯定是要被打量一番的,应该过一会儿就好了。”

  然后他转头看向齐升,开始讨论正事。

  “所以就开一个pvp模组,模组背景就是【萨拉罗落遗址】吧。”

  尚白恍惚间听到陈泽在那里和齐升商议着,身体却完全动不了。

  说好的就看几眼呢,为什么一直……

  “你怎么看,尚白,这个模组对外来邪神的限制是很强,这样【乌托尼洛斯】的优势也比较大。当然,【乌托尼洛斯】只是最后一道保险,如果没有眷者召唤邪神,当然就不用那么麻烦了。”

  我能拒绝吗……感觉有阴谋。

  “我感觉还是……”尚白艰难地说着,偏偏那两个人似乎都没有察觉到他现在的异样,“不要……”

  被威胁的压迫感一下子达到了顶峰,尚白喉结滑动了一下,强烈的求生欲让他转变了想法,他干巴巴地笑了笑,脸色不是很好看。

  “我感觉还是不要浪费时间了,直接开模组吧。”

  来自【契萨厄落】的压迫感终于褪去,尚白深吸了一口气,感觉自己被放进来果然不是免费的。

  结果,我还是要干苦力了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