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守序善良如我 > 第61章 1D61 萨拉罗落遗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模组导入结束,本kp在此再次重申,此模组为PVP类型模组,模组限制时间为三十天,三十天后未完成任务者全部撕卡。】

  尚白漫不经心地回忆关于这个模组的信息,这个模组是一片独立的空间,这个空间里只有一片大陆,大陆上有三个国家:【波纳特】、【亚勒瑟】和【赛蒂罗】。

  三个国家之间多年纷争不断,最终的目的就是实现完全的统一,而不管最后实现统一的是哪个国家,都会被神赐予【萨拉罗落】这个国家的名字。

  表面上看起来哪个国家胜利都无关紧要,但被三个国家共同信奉的神明曾降下神旨,会赐福给最终获胜的国家的子民。

  神明的赐福啊……还真是不怎么期待。

  尚白跪在祭祀坛上,心里极为不敬地咕哝着,慢悠悠地站起了身,也不管身后的神侍瞳孔地震的样子。

  “大、大祭司,为什么突然中止了祷告!”

  尚白拍了拍膝盖上不存在的灰尘,看着自己身上繁复的祭祀袍,淡淡地瞥了那个敢走上祭祀坛的神侍,右手按照这个国家的信仰平放轻轻地靠在额间,看起来虔诚又悲悯。

  “因为神明说,祷告中的恶念让祂感到烦心。”

  神侍的脸色显而易见地难看了不少,尚白轻笑了一声,原本圣洁虔诚的神态瞬间带上了些许的嘲讽,他拿起了立在一旁的权杖,掂量了一下,发现重量什么的还蛮顺手的。

  “这个是我的对吗,哦对了,没什么事你们就先回去吧,今天神明不想再听到你们贪得无厌的诉求了。”

  说罢,尚白也不顾下面那些面面相觑的神侍,心里开始好奇到底是谁和自己分到了同一个阵营。

  不过按照陈泽和齐升的安排,自己大概率是和陈泽同一阵营,目的就是将其他国家的pc淘汰出去。

  “什、什么……别岔开话题!不过是个以色侍人的唔……”

  站在最前面那个气急败坏的神侍突然顿住了,他惊恐地看着眼前那个向来软弱的大祭司,脖子上微凉的触感让他有了一种马上就会身首异处的恐惧感。

  权杖锋利的尖端轻轻地抵在神侍的脖子上,那双冷白又富有骨感的手稳稳地抓着权杖,没有丝毫的颤抖。

  “真是无礼至极,在神明的面前说出这样的污言秽语。”

  尚白咏叹似的说着,眼帘微垂,似乎在为神侍的罪恶而悲伤,不过这样的情况并没有僵持太久,他很快就把权杖移开了些许。

  神侍偷偷地松了一口气,结果就在下一刻,他突然听到了身后的同伴发出一声惊呼,血的味道一时间萦绕在鼻子周围,他茫然地睁大了眼睛,最后一眼只看到那个往常只会露出懦弱神情的男人弯了弯眼睛,浅色的唇一开一合。

  “向伟大的主以死谢罪吧。”

  不管下面的那些神棍怎么惊叫恐惧,尚白无所谓地甩了甩权杖上的血,抬头看了一眼那个巨大的,雕刻着优雅女人的雕像,露出了一个极浅的笑。

  这不是神明,或者说,这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神明。

  人类有时候会提出这样一个有趣的观点:“神是由人类创造的。”

  其实这句话本身就否定了神的存在,他们觉得是因为人的信仰创造了神:人相信则存在,不相信则不存在,人的信仰减少,神明就会逐渐虚弱直至消失。

  这些放到【现实】倒是没什么大问题,毕竟【现实】里确实没有神明,但在【失落】里,这些所谓被人类创造出的神明,还有那原本就横行的邪神,都不会因为这种幼稚的想法被人类所挟制。

  这个大陆信仰的神就是那类“被人类创造”的神明,祂们远没有邪神强大,但在某种意义上讲,他们对人类来说更像是真正的神明。

  邪神不会去满足人类的愿望,很多时候是因为不在意,当然,也不排除祂们是真的做不到。邪神掌握着法则,越是高等的神明,占有的法则就越多,但这不意味着万事万能。

  人造的神明就不一样了……

  尚白没有管身后作鸟兽散的神侍,神杖一下一下地落下,敲击在大理石的地面上,沉闷的声音在空旷的大殿里回荡着。

  “伟大的主啊,”尚白轻声地祷告着,“您忠实的信徒在这里,请降下神谕,指引迷途的羔羊。”

  很快,尚白就感受到了一股奇异的波动,但是,除此之外却什么都没有发生。

  尚白垂眸不语,眼睫微颤,似乎在为神明的冷落而难过。

  但是那股波动再度传了过来,和刚刚的感觉没有什么两样,到了这一步尚白怎么也明白了,自己露馅了。

  “啧,你一个神明要不要这么从心。”

  暗暗吐槽了一句,尚白无奈地叹了口气,斜着眼睛睥了那座雕像一眼。

  他确实是动了歪心思,想要试试自己能不能直接吞了这个人造神,结果那个家伙怂得很,居然都不敢露面。

  “我明明是个好孩子。”

  晓生都夸过我!

  齐升坐在自己的小板凳上,隔着屏幕听到了尚白的自言自语,不禁抽了抽嘴角。

  话说这个人以前就这样的吗……不是啊……难道是被陈城主带歪了?哎,有这个可能哈。

  既然暂时吃不到,尚白也不打算在这里浪费时间了,还是先找自己的队友比较重要。

  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奇异的感觉从神殿的上方传了过来,那熟悉的感觉让尚白愣了一瞬间,但是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脸色变得有点难看。

  他的嘴唇翕动了几下,似乎是念出了一个名字,但很快就没有了下文。

  “就在前面!骑士长大人,您一定要为伦哈德大人主持公道啊!”

  主持公道?有谁做坏事了吗。

  尚白皱眉看向闹哄哄的大殿走廊,然后就看到几名神侍带着领头穿着银甲的骑士长冲了进来,后面还跟着几名骑士。

  骑士长看到殿内的情景瞳孔微缩,视线落到尚白身上的时候就像是被火焰灼烧了一样迅速躲避,停顿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大祭司,请随我进宫面见陛下吧。”

  尚白眨了眨眼睛,在看到地上的无头男尸后了然地点了点头。

  “那么就请骑士长带路了。”

  众人战战兢兢地看着尚白的背影,不知道这个一向被拿捏得很好的傀儡到底是发什么神经,但是不要紧,皇帝陛下一向厌恶神殿,对待这个空有虚名的大祭司想来定是严责重罚。

  傀儡不听话了再换一个听话的不久好了,这么多年来不是一只如此吗。

  尚白一步步离开了神殿,在走到门口的时候状似不经意地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雕像,眉眼弯弯,笑得很温和。

  别担心,我会回来看你的。

  神明:草(一种植物),你不要过来啊啊啊——QAQ(无声呐喊)

  神殿到皇宫的距离并不远,被骑士押送的尚白悠闲地欣赏着沿途的风景,那样子就像是被请入皇宫的贵客,而不是犯了命案的罪人。

  “祭司大人,陛下在正殿等您。”

  尚白对着骑士长轻轻点了点头,一步步往正殿走去,却发现并没有骑士跟着自己。

  真是奇怪,就这么让自己进来了?杀人凶器还在我手上呢,他们也不怕我把皇帝的脑袋削了。

  尚白来的路上就想好了,【亚勒瑟】这个国家有一点很特别,相比于其他两个国家较为分散的权力来看,【亚勒瑟】的权力几乎全都集中于皇帝一个人的手里。

  皇权和军权全部牢牢地掌握在皇帝手里,神权在皇帝连续多年的打压下已经式微了,整个【亚勒瑟】上下全然信仰的只有高贵无二的陛下,没有什么劳什子的神明。神明这种东西在【亚勒瑟】充其量也只是个娱乐,卑微得不能再卑微。

  但是在已知模组背景的情况下,尚白知道【亚勒瑟】在神权方面的不足会带来很大的劣势,那个神明还是有能力给其他两个信仰自己的国家很可观的好处的。

  所以事情就很简单了,尚白在来的路上就想好了,既然吃不了那个神明,那就吃了大权在握的皇帝,他是不习惯把权利放在别人手里的。

  然而在进殿看到皇帝的那一刻,尚白原本上扬的嘴角抑制不住地下弯了好几个弧度。

  慵懒地坐在皇位上,陈泽垂眸看着身穿白袍的尚白,喉结微动。说实话,现在的尚白真的很夺目,无论是白袍上渲染开的暗红色,还是那隐含着疯狂的眸子,都很合陈泽的胃口。

  真是……想给他打上属于自己的烙印。

  不过陈泽是不会这么直接说出来的。

  “你那嫌弃的眼神是怎么回事,大祭司,难道是对我有什么不满吗。”

  陈泽坐在王位上,笑吟吟地看着站在下面的尚白,目光里的揶揄怎么掩也掩饰不住。

  尚白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个懒懒散散坐在上位的男人,心里暗暗嗤笑自己的天真。

  应该想到的,既然已经暗箱操作抓人开了模组,那么肯定会在一开始就占尽优势,这样整个【亚勒瑟】就完全被自己和陈泽掌控了。

  但是……

  “为什么是你这个幼稚的家伙当皇帝。”

  齐升被尚白狠狠地噎了一下,心道你们两个半斤八两的幼稚鬼谁也别嫌弃谁。

  【祖宗哎,我给你们开单独的聊天频道,可别什么都往外说,超游了可怎么办,那个模组可是有自己的神明的。】

  “不碍事,祂愿意出现倒是省了我的麻烦,不过……”

  尚白走上阶梯,一步步走到陈泽的面前,染着血的权杖抵在他的胸口,带着微微的凉意。

  “能跟我说一下其他人的信息吗。”

  尚白的脸色不是很好看,他刚刚从在神殿的时候,除了那个神明的回应之外,还感觉到了一股十分熟悉的气息。

  “你好像动了我的人,”尚白看着陈泽怔愣了一瞬的神情,淡淡地说道,“那是个好孩子。”

  “莫知山,你应该知道他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