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守序善良如我 > 第63章 1D63 萨拉罗落遗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知道怎么回事,最近龙族那边似乎不太/安定。”

  “精灵和侏儒那边也一样,似乎是发生内乱了,倒是亡灵生物好像很少出没,像是蛰伏起来了。”

  “这不是好机会吗,如果能够赶在其他两个国家前面占领更多的领地,对我们来说不是更好吗。”

  坐在上位的国王听着臣子的议论,手轻轻地点着桌子,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就在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神官开口了。

  “陛下,我们【波纳特】帝国相较于其他两个国家更加得神明的恩赐,但是,主动发动战争的话,恐怕会遭到伟大的神明降罪啊。”

  由于神明的赐福向来都是潜移默化的,所以人类并无法判定神明的存在。

  三个国家中,【亚勒瑟】的子民对神明的存在嗤之以鼻,【波纳特】却大部分是由忠诚的信徒组成的。

  似乎是被神官的话提醒,在坐的大臣都面露难色。

  “这……确实,如果会令神明失望或者愤怒,那就万万不可率先挑起战争了。”

  国王看了一眼神官,沉吟了一会儿,轻轻敲击桌面以示安静。

  “最近神殿是否有收到新的神旨,对于最近的乱象,神明没有给出什么指示吗。”

  “这……”神官的脸色微微地变了一下,下意识地看向站在自己身侧的人身上。

  国王和大臣也察觉到了神官的异样,目光落在那个穿着淡蓝色祭祀袍,整张脸都隐藏在兜帽阴影下的祭司身上。

  “回陛下,伟大的神明确实有给出指引,”祭司淡淡地开口,声音听起来很年轻,“神明已经放弃了【亚勒瑟】。”

  “什么!”

  “所以就算进攻【亚勒瑟】,神明也不会怪罪了。”祭司的语气仍然平淡,说完之后就回归了沉默,不再做出任何解释。

  “咳咳,就是这样了,”神官为祭司的寡言弥补道,“但是我认为发动战争还是略有不妥,现在正值旱季,发动战争无论对哪个国家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

  坐在神官旁边的骑士长状似无意地瞥了一眼那位年轻的祭司,露出一副为难的表情。

  “但是……【亚勒瑟】现在是神弃之地,不对他们进行讨伐,是否会让神明觉得【波纳特】的子民不够虔诚呢。”

  “既然神明已经抛弃了【亚勒瑟】,那定然是【亚勒瑟】做了什么罪恶之事,我等【波纳特】的子民既然是神明虔诚的信徒,就应该遵照神的指示,将那些异端清除不是吗。”

  神官顿了顿,没有再提出什么异议。

  “很奇怪啊,明明是被神明抛弃的【亚勒瑟】,却在几天之前下了好大一场雨呢。”

  提到这件事,会议上顿时又产生了些许的杂音。

  “在这么干旱的时节,偏偏只有神弃之地的【亚勒瑟】降了雨……”

  “对神明的任何怀疑都是对【波纳特】荣耀的侮辱,”祭司再次开口,声音却冷了下来,“神明的恩惠从不过于显露张扬,【亚勒瑟】之事,只能说明他们用了邪恶之法。在座诸位不要忘了,最近的那些异象,不正是从【亚勒瑟】降雨那天开始的吗。”

  “那不是雨水,是来自于黑暗力量的污浊。”

  “整个【亚勒瑟】已经变成了孕育黑暗的温床,不可以再继续放任了。”

  会议室安静了下来,片刻之后,就听到坐于上位的国王下达的讨伐的命令。

  在经过长达一天的战略会议之后,【波纳特】决定与【赛蒂罗】联合,共同讨伐神弃之地【亚勒瑟】。

  “嗨呀,我真是不习惯这种场面,要是能杀了国王上位就好了,那些大臣一个个长得像待宰的猪,唠唠叨叨的就是不敢打仗,真是笑死人了。”

  骑士长嗤笑着走到窗边,完全没有了刚刚那副正气的模样,看起来有些神经质。

  “这个模组从开始就让人恶心,把我和一个不知道主子是谁的疯子分到一起,还真是让人伤脑筋。”

  他自顾自地说着,撑在窗沿上的手青筋暴露,手背上的皮肤反射出节肢动物外骨骼似的质地,还未干涸的血液顺着窗框浸入,随着手指无规则的划动留下渗人的痕迹。

  “喂,疯子,你到了【赛蒂罗】之后打算怎么做,真的要和他们联盟吗。”

  骑士长转过头来,神色不善地看向自己身后站在阴影里的人,浓重的血腥味弥散开来,他看着地面和墙上凌乱的血迹,突然笑出了声,神色扭曲又病态。

  “抱歉抱歉我忘了,刚刚好像下手太重了,不过原本你也就是个话少的,想必也不会介意吧哈哈哈。”

  被钉在墙上的人此刻了无生息,无论是被钉入利刺的胸口还是被撕裂的喉咙,都是人类无法恢复的致死伤口。

  “我可不打算和那些人合作,”骑士长嘟哝着,很得意地摊了摊手,“在进入模组之前的时候我就感觉出来了,除了你和【亚勒瑟】那边两个人之外,【赛蒂罗】那边的两个都是【普罗潘德拉】那边的人。”

  “【普罗潘德拉】……呵呵,那是吾主的死敌,”他神经质地笑了笑,瞳孔稍有偏转,但很快又继续盯着身后的人,“当然,也不是说你们三个就没有问题,我只是一时看不出来你们背后是什么罢了。”

  “但是我应该没有冤枉你才对,既然你选择和【赛蒂罗】,和【普罗潘德拉】那边的臭虫联合,那你就去死吧!”

  骑士长疯癫颠地怒吼着,接着突然安静了下来,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你放心,我会代替你充当使者,然后把藏在【赛蒂罗】的两个臭虫都碾死。”

  寂静的角落里,只有血液从指间和浸血的长袍滴落的声音,在这森然的寂静中,骑士长突然感觉眼前好像有什么在漂浮。

  淡蓝色的,细小的,晶体粉末。

  “这样啊……”

  被钉在墙上的人微微地活动了一下,原本无力垂落在身侧的手稍有抽动,但很快就像是没有力气一般重新垂了下去。

  “我其实……对两位之间的纷争不太在意,毕竟我哪边都不是……”

  骑士长对他还能说话这一点还是有些惊讶的,不过很快就不屑地笑了笑,“到了这一步已经没必要继续说这种可笑的谎言了吧,现在除了那两位,已经没有能与祂们对抗的第三方势力了。”

  “欸——这样吗……”

  祭司轻轻地抬了抬头,兜帽缓缓滑落,露出一张年轻俊秀的脸,“原谅我才知道——原来你是白痴啊。”

  染着血的嘴角勾起了一抹讽刺的弧度,这显然是激怒了骑士长。

  就在骑士长想要彻底把那个碍眼的脑袋从脖子上撕下来的时候,他突然感觉自己的眼前摇晃了一下,不是他自己,也不是这个建筑,而是这个空间。

  所有的东西混做一团,就像他混沌的大脑一样,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一直引以为傲的外甲,变成了鼓着脓疱的溃烂软壳,露出里面带着密集斑点的,半液化的肌肉。

  “不能看清现在的局势,不能弄清楚自己所处的情况,连自己将要面对的敌人都不清楚,”莫知山笑了笑,身形在逐渐变多的悬浮粉末下显得有些虚幻,“又为什么敢对我出手呢。”

  “【尤妮娜克】选人的眼光不怎么样啊,明明在【帕桑迪亚】那边还算是个角色。”

  晶体粉末在接触骑士长身体的瞬间就融入了进去,与溃败的躯体相比,精神上的损害要严重得多。在【尤妮娜克】反应过来之前,祂的眷者就已经被彻底地“吃掉”了。

  “第三方势力,【契萨厄落】,一直都存在着,或者还能崛起第四势力也说不定……”

  莫知山淡淡地说着,食指微曲,轻轻就敲碎了眼前的幻象,淡蓝色的长袍上一丝殷红都没有,只有手腕上有几道长长的血痕,血液在滴落之前就变成了淡蓝色的粉末。

  “不过你不要搞错了,”他看着变成丑陋模样的怪物尸体,有些为难地笑了笑,“我哪边都不是。”

  【契萨厄落】也好,【帕桑迪亚】也罢,只要能给他力量,让他能够消灭掉那个杀死老师的家伙……

  要他付出什么代价都可以

  ————————————————

  尚白坐在巨龙的背上,从高空俯视着地面。在一场丰沛的雨水过后,原本干枯的地面也染上了淡淡的绿色,并不明显,但确实存在着。

  地上的人们,做着自己手里的事,被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头顶上,一条全身被黏液覆盖的恶心巨龙正在高处盘旋。

  “看样子渗透得还不错,传染性也可以,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传遍整个大陆……”

  尚白轻轻地说着,朝着地面招了招手。

  诡异的是,尚白现在明明是处于普通人在地面无法察觉的高度,地上的人们却都像是能看到他一般,放下了手里正在忙的事,一脸死寂地看向空中,然后缓缓的招了招手。

  “好了,试验成功,该回去了,总是待在【赛蒂罗】的领地也不太好。”

  丝毫没有侵入其他国家领土的忐忑与不妥,尚白愉悦地拍了拍巨龙的背。

  “等着先把【赛蒂罗】拿下来,再去【波纳特】接知山好了。那孩子,会不会一见面就想杀了我呢……”

  “哈哈哈,一定会的吧,好期待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