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青天揽明月 > 第8章 桃源药成 碧海难奔(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给她喂的什么?”灰衣人怒道,他背后的血水又渗出几分。

  唐棣扶着阮萌,并不抬头:“救命的药。”

  “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灰衣人咬牙问道。

  唐棣将阮萌抱入舟中软塌上放好,方才冷冷道:“我不过是将她救醒。”

  “那她怎么不记得我了?”灰衣人问。

  “她本就对你无情,忘了你有何奇怪。”

  “你胡说。”灰衣人道:“定是你作了什么。”

  唐棣回首,看着灰衣人,嘴角忽然露出一丝冷笑:“是我作了手脚又怎样?如今小月活蹦乱跳,对我也好的很。许青天,难道你确定要她记起你么?”

  原来这灰衣人名叫许青天。

  “你什么意思?”许青天问。

  “才见了你这片刻,她就变成这样,你觉得是什么缘故呢?”

  许青天一怔,眼中满是震惊,过了半晌,方才缓缓道:“她没好?”

  唐棣道:“李继宗没有告诉你么?”他故意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你还没见过他,就匆匆来找我抢人了。”

  许青天面露死灰之色,望了眼榻上的人,骤然转身,往舱外走去:”子衿,你来照顾她。”

  子衿翻出干衣服,将唐棣赶出船舱。唐棣腰间荷包里取出一片麝香递过去:“塞在她舌底”。

  许青天站在船头,衣袍猎猎,待唐棣出来,径直问道:“李继宗现在哪里?”

  唐棣的扇子敲着手心,道:“前两年好像在济阳寻药,后来又去了张掖行医,也有人在大理见过他,年前又说在泉州。”

  许青天听他天南地北几乎都说了一遍,分明是不想告诉他。

  唐棣得意地展开扇子,才摇了一下,忽然凭空一柄短刀飞旋而来,擦着他的手指而过,“噗”地一下,将那扇子贯穿,连同扇子一起,钉在了他身后的船舷上。

  只听许青天道:“你撑船,去找李继宗,若再多说一句,就断了你舌头。”

  两个时辰之后,小船划到了金陵城外一处风光秀丽,却人迹罕至的水域。夹岸桃花,落英缤纷,映在蜿蜒的水面上,如红绸铺路,逶迤百里。

  行到水穷处,该当弃舟登岸。阮萌已经转醒,只是四肢无力,有些气虚。唐棣要背她。阮萌却不理。

  她心里已经明白过来。合着之前一阵子大张旗鼓的满金陵秀恩爱,就是要引这个灰衣人出来。她气他利用自己设计杀人,只是没力气和他理论,所以干脆不理他,拾起岸边一根断枝,自己撑着一步步沿着小路往前走去。

  沿途香风阵阵,花飞漫天,鸟鸣枝头,蜂蝶翩跹。

  因为阮萌的关系,四人都走得很慢,阮萌撑着断枝,唐棣走在她身边,许青天跟在后面不远处,子衿从旁扶着他。约莫走了半个时辰,来到桃林深处的一处竹篱田舍,

  柴门外面求药问诊的人排了一长队,个个衣衫褴褛,背着竹筐的,拖着渔夹的,一看都是些穷苦劳作的平民百姓。其中有个人虽然衣服上也打着补丁,可是看起来脑满肠肥,皮肤白皙。

  唐棣从背后拍了一下那人的肩头,“尹太守,你怎么也来了?还穿出这样……”

  尹太守先是吓了一跳,待转过圆鼓鼓的身子瞧见是唐棣,又松了口气,手指放在唇边,比了个噤声的动作。“别叫人听见了,李神医的规矩大。嘿嘿,我这不是迫不得已么?”他左右张望了一下,随即指了指门前的一块木牌。

  众人顺着他手指看去,只见上面写着:“治民不治官,医贫不医富,救死不救奸,药人不药兽。”

  唐棣笑道:“那您是算奸,还是算兽?”

  尹太守尴尬地苦笑一下,道:“唐小侯爷说笑了。您也知道我的身份,要是我穿着官服,那李神医肯定不肯治啊,所以只好找了两套穷人的衣服,来混一下。”

  唐棣嘿嘿一笑,径自往院门口去。

  院子中几个十来岁的少年在院中忙忙碌碌处理药材,有的在烘干,有的在晾晒,有的在碾磨。有个少年不怎么专心,隔着篱笆一眼瞧见来人,似乎认出了唐棣,放下手中的活计,忙往屋后跑去。

  “师傅,师傅,唐小侯爷又来了。”

  “咦……他怎么知道我刚炼成了百毒不侵丸?这小子贼精,你们快把药给我藏好。”一个满面红光精神矍铄的老头儿从屋后转出来,将一个木头匣子往那小徒弟手上一塞,将他推进屋里,顺便从外面把门合上。

  他想想还是不放心,又跑进屋去:“那个起死回生丹,那个生生不息散也一并藏好,别叫他瞧见。”

  等他收拾好了宝贝,从屋里出来时,唐棣一行人也已经走到了竹篱院门口。

  “哎呦呦,听说阮丫头前一阵还生龙活虎的,在金陵城里到处逛街游玩,今个这是怎么了?”这个老头儿就是人称神医的李继宗。他瞧见扶着拐杖的阮萌,让弟子先将她扶进屋里去。

  唐棣下巴指向许青天:“你何不问他。”

  老头儿这才瞧见灰衣人,绕着他看了一圈,上上下下打量了半晌,这才道:“居然是青天啊,好久没见了啊,你来看我就直接来嘛,怎么还在背上插两支箭?你知道我刚炼了金疮药,特地来试一试疗效?”他搓着手,仿佛跃跃欲试的样子。

  许青天拦住他摸箭羽的手,只说:“您老先看看明月。”

  李继宗道:“她一时半刻死不了,倒是你,血流成这样……”

  “先看明月!”许青天打断他。

  李继宗转头看看唐棣,又看看许青天,“哎呦,怎么冤家路窄,又闹到一处啦,你们这是拿我老头寻开心么?”他嘴上喋喋不休,到底还是顺了他的心意,先去看阮萌。

  过了一会儿,他从屋里出来说:“还是老毛病。”他向着唐棣,问:“药在吃么?”

  “在吃。”

  李继宗面露犹疑之色,喃喃道:“难道我的烟消云散露还压不住?”

  许青天忍不住问:“什么烟消云散露?”

  李继宗道:“阮丫头的老毛病,你也知道的。她病根未除,于是我们就想了这么个临时压制的法子。”他抬眼看看许青天,似乎有些心虚的模样:“烟消云散露是我研制出来的,可以让人忘记前尘往事的药,她心里没有挂念,自然就不会犯病了。”

  许青天黑着脸:“所以唐棣就趁人之危,骗她成婚?”

  唐棣道:“我们订婚盟誓在先,情投意合在后,怎么能算骗婚?”他挑衅地看着许青天:“你也瞧见了,小月处处维护我,不让你伤我。”

  许青天紧咬了牙,但却没说话,只是死死地盯着唐棣,手里握紧了刀柄。

  “咳,咳。”李继宗在一旁,有些尴尬,似乎想转换个话题:“青天,你的剑伤……”

  “不妨事。”许青天盯视唐棣的目光纹丝未动。

  “咳,咳……”李继宗瞅瞅许青天,又瞅瞅唐棣,忽道:“这个……阮丫头这个病……”

  许青天这才松开手中刀柄,转向李继宗:“她的病怎么说?”

  李继宗道:“让她先在我这里休息几天,我再观察观察。”

  “起居饮食么要人照顾……你们俩谁……”他看看唐棣和许青天。

  “自然是我陪着。”唐棣和许青天抢着说。

  “你们俩谁……都不许陪……”李继宗虎起脸,“吵来吵去烦死人了,两个大男人杵在这里碍手碍脚。”

  唐棣笑道:“娘子看病,丈夫陪着,岂不是天经地义?”

  李继宗从袖中翻出一个小葫芦,问唐棣:“这里面的香水,是你送给阮丫头的么?”

  “香水?”唐棣接过,狐疑地打开盖子,一股混合着辛辣恶臭的怪味扑鼻而来,他厌恶道:“这什么味道——”他话音未落,顿时一阵头晕目眩,眼前一黑,“咚”一声仰面倒在了地上。

  李继宗“嘿嘿”一笑,搓着两只手,自言自语道:“终于解决了一个碍事的。”

  他的一干弟子们似乎早就对这种情形司空见惯,有条不紊的将唐棣抬了起来,送往另一个屋子。

  先前那弟子还不忘拍几句马屁:“师傅解决医闹的能耐真是越来越高明了。唐小侯爷那样精明的人都不觉着了您的道。”

  李继宗洋洋得意:“为师要没点手段,能在这桃花坞里太平逍遥?”

  这时候,一个弟子走过来:“师傅,求医的人里有个白白胖胖的,不怎么像穷人,倒有点像城里那个尹贪官。”

  “他什么毛病?”

  “弟子看,像是吃得太好,动得太少,积食不消,阴虚火旺。”

  “嘿嘿”,李继宗跟着弟子过去瞧那尹太守。他捋着自己颌下一撮小黄胡子,问:“你是穷人么?”

  “穷人,绝对是穷人,千真万确的穷人,李神医救我。”尹太守撩起打着补丁的袖子,给李神医行礼。

  李继宗眼珠子一转:“穷人家可都是自己干活的,你会挑水么?你会砍柴么?”

  “挑水?……砍柴?……”尹太守想了想,道:“我会,我会,我当然会了。”

  李继宗道:“那就好,我这里规矩简单,诊金也不贵,只要你每日亲自挑水十担,砍柴十捆,连着二七十四日,我便亲自替你治疗。”

  “这……这离水边那么远,又都是小路,这一天十趟,可不得干一整天了?”

  李继宗转身作势要走:“你若嫌累,那就请回吧,老头子忙得很,下一位……”他指着后面的一位老婆婆。

  “行……行……行,神医说啥就是啥,我这……这就去打水,砍柴!”尹太守说完,果然跟着弟子去拿水桶,镰刀了。

  李继宗嘿嘿一笑,又走回来,拍拍手,朝着许青天微微一笑:“现在轮到解决你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