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青天揽明月 > 第19章 煮豆燃萁 冰火相煎(下)

第19章 煮豆燃萁 冰火相煎(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汤池里并没有人,“你看这不是没人么?”年长的劝道。

  “虽然没在这里,也不知道在哪里躲着干那见不得人的事。那个没良心的,瓜子病成这样,他就只想着偷鸡摸狗。”年轻妇人道。

  “男人么,风流些也是平常事。你只管有瓜子,谁都越不过你去。”年长的劝道。

  年轻妇人叹了口气:“就瓜子这病,名医奇药不知吃了多少,只不管用,真不知造了什么孽。”

  “孩子可怜,莫不是撞了邪?”

  “沙门也请了,作了几天法,孩子还是不见好。“

  “大侄女,你也知道,瓜子这孩子,我看着长大的,最是心疼他。为着他,我特地进了趟青城山,山里一位道士,极有能耐,都说他开了天眼,能知人间吉凶。我为着瓜子的身体,求了他许久,添了许多香火,他才告诉我一个秘密。“

  年轻妇人似乎颇为动心,忙问:“什么秘密?”

  年长妇人压低声音,道:“他告诉我:瓜子这孩子,其实大有来头,他是北辰转世,只因现世被两位大贵之人克着,所以没有生气!”

  年轻妇人声音似是有些激动:“这道士果然如此说你知道么:孩子出生那天,紫气绕梁,许久不散。夫君按下了不许人报入京里,只怕惹人猜忌。”

  “那道士也不认识我,我不过将孩子生辰八字给他瞧了瞧,他便说出这些话来。”年老妇人道。

  年轻妇人追问:“那道士可说了解救之法?”

  “说是说了……只是……我怕你不敢……”

  “你是我亲姑姑……若瓜子有朝一日真能大贵……还能亏待了我们韦家么?”

  “这里没人吧,我还是再看一眼……”年老妇女说着,探头往海棠池里望了一望。

  阮萌隔着门缝看到,想到刚才幸好及时出来了,心里都是松了一口气。她不由得去瞧许青天,只见他的面庞也贴着门缝,与她近在咫尺。

  两人确认了水池中无人,又继续说话。

  年老妇人道:“这个道士说,要作偶人,缚手钉心,枷锁杻械,再亲自写上这些字,埋在华山脚下。等七七四十九日一过,便即应验。”

  年轻妇人接过纸条一看,“啊……”了一声,“这可是那两位的八字……这……这也太过狠毒……”

  年老妇人将纸条抢回,两下一撕,扔在海棠池里。“你若不敢便罢了……全当我没说……瓜子一个人的性命富贵到底也比不上王府满门。”

  木门后的阮萌听她提到王府,联想冰窖和石室里的一应稀罕食材,终于便明白过来:这里就是益州总管蜀王的府邸了。这年轻妇人应该就是蜀王妃韦氏。

  只见蜀王妃脸色刷白,道道:“这么大的事,你容我再想想……”

  韦姑姑道:“这事需得极其隐秘,你万不可与人言。我也是拼了性命,为了瓜子,才敢对你说。”

  蜀王妃道:“姑姑深情厚意,阿萝心里铭记。”两人互相感慨了几句,相携离去,韦姑姑轻声道:“你多想几日无妨,我只怕瓜子的身体熬不住……”

  “哎……”蜀王妃轻轻应了一声,叹息而去。

  许青天等他们走了,走到汤池边,一把将即将漂走的七八片纸捞起,摊在池边,勉强拼凑一起。

  阮萌瞧着他脸上神色不对,忍不住问:“你不开心么?”

  “愚蠢妇人。神鬼之言岂能相信……”许青天将那几张纸片又撕得粉碎,脸色铁青,声音低沉,似乎隐含了极大的怒气。

  “青天大哥……你……你吐血了……”阮萌望着他的脸一声低呼。

  许青天一怔,手背在唇边一擦,果然见血,他喉咙一动,似乎是硬生生将一口血吞了下去。

  “青天大哥……”阮萌虽不懂武功,但瞧他吐血也不由得担心。

  “不妨事。”许青天道。他话虽如此,但一阵头晕目眩,自知是内伤又发作,只得在汤池边盘膝坐下,运功调息。

  阮萌见他嘴唇紧抿,双眉亦是紧蹙,胸口起伏,似乎在忍耐极大的痛苦。她虽然心中害怕,脸上却强自镇定,轻轻执起他的手,缓缓拍着,仿佛哄小孩睡觉的样子。

  许青天亦是握了她的手不放,镇定心神,吐纳休养了约莫半个时辰,终于气息顺畅,内力经奇经八脉,运转了几个周天,终于将紊乱的内息收入气海。

  “我这边运功疗伤,烦你帮我看着外头,有人便叫我。”许青天轻声道。

  阮萌答应着,走入暖阁。蜀王妃走时心思深重,门虽关着却没有落锁,窗户倒是半开着,蜡台也依旧燃着。透过窗缝,可以瞧见外面黑漆漆一片的小院。

  桌上摆着几样小菜:玫瑰鸡丝,虾仁豆腐,莼菜鲈鱼,还有一壶酒是女儿红。菜作的很精致,颜色也漂亮,此处虽然是蜀地,但这几道菜却是江南风味。阮萌只道这是蜀王妃带来的,心想放着也是浪费,许青天月余未沾荤腥,此时正好食补一下。

  她想等许青天好了两人再一起吃菜,于是便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边喝边等他。不知道是因为酒好,还是因为马上要逃出府,阮萌心里突突地跳起来,也不知是开心,还是紧张。

  “好像……来人了……”阮萌透过窗缝,瞧见远处黑影里,一个身材窈窕的女子,正踩着小碎步,向这边暖阁奔来。

  许青天收了功,飞身伏在了门边,准备等她跑进屋,便一手敲晕她。

  谁知那女子边跑边回头,笑着喊:“三郎,你来找我呀。”

  原来后面还跟着个男的,远处树丛里一个男子的声音响了起来。“婉娘,瞧你哪里跑。”

  许青天一听那声音,似是一愣,眉头微微一簇,片刻间,改了主意。

  “我们走。”许青天唤阮萌。

  阮萌想要站起身,谁知忽然脚下一软,整个人就似没了力气一般往下掉。

  许青天眼明手快,一把捞住她,触手处是她的手臂,热得发烫。他心觉不妙:“你中毒了!”

  “怎么会呢,“阮萌发现自己手脚无力,又惊又疑。

  许青天扫见桌上一个空酒杯,眉头微微一皱:“酒里有毒?”当下也来不及多问,一把打横抱起阮萌。

  转眼间,那女子已经抬起了门栓,推门进来。

  许青天一时顾不得许多,只得抱着阮萌,闪入帐幔后面,两个人一起沉入汤池水中。

  那男女二人搂搂抱抱着已经撞入了暖阁,往那床上倒了去。

  “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么一个僻静的地方。”女人声音娇媚:“……你不怕那醋坛子,我可怕得很……”

  “她正操心瓜子的事呢,没空理我们……”男人笑道,坐在床沿上,一只手掌已经不老实地摸上那女人的脸。

  “讨厌……”女人拍开他的手,提起桌上的酒壶:“这么多天不来找我,你说该不该罚?”

  “该罚该罚。”男人一把将女人抱在腿上,就着她的手,凑到酒壶嘴边:“你喂我,我才认罚。”

  许青天这时暗忖:原来这酒这菜都是这婉娘为这个男人准备的。偏偏被阮萌给误喝了。

  两人一边饮酒,一边说些风言风语。那女人哼哼唧唧,声音似拒还迎,手指纤巧,已在男人身上游走了起来。

  眼看那两人笑语盈盈,许青天忽觉身体一热,竟然是身边的阮萌如水蛇一般往他身上贴了过来。

  许青天侧头,暖阁那边透出的微弱的烛光,照出她一翦春水盈盈的双目,轻薄的衣衫在水中紧紧贴着身体,露出她曼妙的身形。

  偏偏此时暖阁里,一男一女颠鸾倒凤,卿卿我我。

  阮萌也跟着一只手触在许青天脸上,缓缓地,缓缓地,自他后颈滑过,沿着他的肩头,胸口,竟然一直探到他衣服里。

  许青天被她的手在身上一路探去,不觉呼吸粗重了起来。他想用力拉开她,却不舍得拉疼了她,直到自己的衣服被她退开,这才不得不拉开她的手。他三指按住她脉门,探了一会儿,心中暗道:“这药催情,竟如此霸道。”

  阮萌只觉浑身燥热,仿若醉酒,心旌摇曳间,耳畔听见男女亲昵声,也不禁“嘤”了一声。

  许青天生怕被暖阁中人听见,连忙用手去覆住她口唇。阮萌却痴痴一笑,将他手掌拿下,直接贴在自己心口。

  许青天措手不及,眼看阮萌樱唇微启,不知道正要说什么,他已然俯身,将自己的唇贴在她的唇上,不教她发出声音来。

  他心中暗道:“我这可是事急从权,算不上趁人之危。”

  偏偏此时一条香檀小舌趁势滑入了他的齿间,无辜又大胆地探索在他的唇齿之间。

  他心里长叹一声,忽一翻身,将她整个人压在了汤池边上,舌头有力而分明地回应着她的试探和挑衅。

  “嗯……噫……”细碎暧昧的声音从暖阁那头传来,如梦呓,如怂恿。

  “明月……”两人之间只隔着薄薄的一层纱裙,许青天心中暗自忍耐,。

  “嗯……难受……”阮萌双手环上他的腰,无措地扯着许青天身上的衣服,想要靠他更近。

  “抱歉……”许青天一声暗叹,终于守住心神,再最后一刻,连出数指,点住了阮萌周身几大穴道,不让她再乱摸乱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