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青天揽明月 > 第20章 名苑戏凤 虎口夺人 (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暖阁里蜀王和婉娘两人,在一阵翻云覆雨之后,终于没了动静,只剩了熟睡后均匀的呼吸声。

  许青天在水中运功替阮萌逼出体内毒药。她起先难受无比,忍耐了一阵子之后,倒也渐渐清醒过来。然后意识到刚才自己做了什么,一时羞得满脸通红,背过脸,不敢去看许青天。

  两人趁暖阁中人睡着,淌出汤池,猫着腰,穿过暖阁,趁着天黑,流出了小院。夜里王府出入自有门禁,柴房无人,两人便躲在里面,等挨过夜里,早上再跟着厨房采办的人混出去。

  此时夜深,四下寂静,只一溜月色,透过青松枝叶落入墙里。许青天与阮萌坐在柴堆后面,并肩靠在墙上歇息。

  阮萌闭着眼睛,想睡却睡不着,她挂念许青天内伤,忍不住又睁眼侧过头去看边上的人。谁知,许青天也没睡,目光恰与她相交,月光落在他眼里,清辉如水。

  “你在想什么?”阮萌看他目光怔怔,不由得脸一红,别过脸去。

  许青天移开目光,将后脑靠在墙上,闭上眼睛,“我刚刚想起小时候的一件事情。”

  “嗯?”阮萌也闭上了眼,听他在黑暗里,低声诉说。

  “小时候,我父亲有一匹宛马,十分神骏,跑起来的时候,连风都追不上。那宛马与我家的母马产下一匹小马。那小马通体枣红,耳短颈细肢长胸窄,是万里挑一的良马。当时我们兄弟几个年岁还小,个头也不大,都十分想要那匹小马。

  父亲便许诺,秋猎大赛,谁骑射第一,那匹小马便归谁。我年纪最小,身形不及几个哥哥,而且当时体弱,原本没什么胜算,后来因为有你……你或许已经不记得了……总之,因为有你帮我,我发狠的练习骑射,终于在秋猎大赛上拔了头筹。”

  阮萌听他提起小时候的事,语气十分温柔,自己虽然全不记得,但也能想象当时的情景。“那你得了小马,是不是非常高兴?”

  许青天道:“是啊,我当时十分喜欢这匹小马,几乎日夜陪着它,喂它吃草,给它刷毛。而且它十分聪明,只要远远闻到我的味道,就会兴致勃勃地凑过来,要我陪它玩耍。我也一心想着,等它稍微大点,训练地听话了,就带来给你瞧,让你骑着它遛弯。”

  阮萌自然全无印象,但还是不禁道:“你对她真好。”这个“她”指的自然是阮明月。

  许青天以为她说的是小马,便道:“是啊,我十分喜爱它,同几个哥哥相比,我和小马甚至更加亲近。”他说着说着,声音却低沉了下去,“我每天都去找它,可是有一天,它却不见了……”

  黑暗中,许青天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哀伤和无限的隐痛。“我四处找它,最后……却找到了它的尸体。”

  “啊——”阮萌轻呼了一声。

  “我当时的心情,也与你一样,几乎不能相信。这么温驯无辜的动物,是谁狠得下心,下得去手。”许青天沉默了许久,似乎过了一会儿才又平复了心情,幽幽道:“我在它的身上,找到一把匕首,是我一个哥哥的……”

  “青天……”阮萌听他讲到这里,心中猜想:难道是他的哥哥,竟然因为嫉妒,杀了小马?

  “我不相信是他……“许青天摇摇头,“但我不知道是谁……”

  嫉妒……毁灭……嫁祸……欺骗……她可以想象他的震惊和难过,在黑暗中握起许青天的手,发现他的手紧紧拽着拳头,因为用力过猛而微微颤抖。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劝慰他,只是久久握着他的手不放,直到他的拳头,终于慢慢放松。

  “明月,我实在没有想到——”他在黑暗中幽幽叹息一声:“猛虎虽毒,然人心更甚。”

  许青天说完这句,便不再言语。阮萌知他必是心里极其难受,才会说出这样的话。她不敢乱劝,怕又牵出他的内伤,于是就覆手在他手背,轻轻拍着,肩头挨着他肩头,这样静静靠着。

  两人一晚上经历了许多事,实已精疲力竭,许青天挨着阮萌,一会儿也就睡着了。

  睡觉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天还未破晓,公鸡还未打鸣,已经有个管事模样的婆子赶着一大群小厮丫鬟来到了厨房,“今天有贵客要来,都给我忙起来。”

  柴房里的许青天和阮萌来不及走脱,被她撞见:“果然发现两个躲懒的,你,赶紧去劈柴“她指了指许青天。“你,赶紧去打水。”她又指了指阮萌。

  阮萌正犹豫,瞧了眼许青天,瞧见他微微笑着点了点头,示意她尽管去。一会儿他再来找她。

  整个一上午,烧水的烧水,洗菜的洗菜,杀鸡宰羊的,刮鱼鳞的,揉面团的,厨房里忙作了一团。

  到中午的时候,又有个婆子来找人:“找几个模样干净的,先放一放手头的活,跟我去上房伺候。”

  阮萌使劲低了头,却仍被那婆子一把抓了去,“就你们几个,换了衣服跟我走。”于是,阮萌只好又跟着一溜婢女往内苑去。

  她怎么也没想到,昨夜才离开了汤池暖阁,结果早上又被带到了这里。只见一个书童模样的人在暖阁窗外探头探脑往里瞧,一眼瞧见了床上的男人,忙隔着门使劲地喊:“殿下!殿下!殿下!可让我们好找!”

  暖阁中的男人被外面人吵醒,不由的生气,提起酒壶就往外砸去:“哪个大喊大叫,拖出去打死。”

  窗外人却不怕,只是急道:“殿下,殿下,打死小的不妨事,只是有大事需得您亲自去。”

  “什么事?”蜀王没好气的道。

  ”宫里派了使者来,早就到了,在堂上等了许久,恐怕要嫌我们怠慢。”

  “宫里来人……来人是谁?”蜀王在床上懒懒问。

  “高主簿。”

  “是他?!”蜀王仿佛屁股坐到了钉子上,一下子从床上弹起来:“说什么事了么?”

  “他没说,只是脸色不大好看。”

  “更衣!更衣!立即更衣!”蜀王急道。

  随即,一大帮伺候的人端着水盆,皂子,青盐等物鱼贯而入,阮萌也跟在里面,在屋里装模作样的换香,擦灰。

  蜀王不耐烦:“别在这里啰嗦,让她们快去客厅伺候。”

  那婆子立马叫住阮萌,接过她手上的家伙:“没听见么?这先放着,你们都去前头客厅伺候。”

  阮萌磨磨蹭蹭跟着一班送茶点的丫头一起走入前厅,厅里坐着一个褒衣博带笼纱冠,身着三品官服的人,旁边坐了几个陪客,还有一个人正站在天井边的檐下,闲闲地摇着扇子,身形熟的不能再熟:竟然是唐棣!

  阮萌的头低得几乎不能再低,尽量用背对着唐棣,揭开香炉盖子,放入几个香丸,再把盖子合上。她小心翼翼地操作,尽量不引起任何人的主意,尤其是不能引起唐棣的主意。

  一起的几个丫头给厅上的客人换了热茶,摆上点心,随即鱼贯而出阮萌也拾步跟在她们身后。前脚刚跨出门槛,就听见背后传来唐棣的声音。

  “等等——”唐棣拖长了音,阮萌假装没听到,后脚也跟着跨出门槛。“就是你——换香丸的那个。”

  唐棣都这样说了,阮萌便无法装傻,也只能乖乖转身,头却一直低垂着,作出无比恭谦的模样。她心里暗暗道:“这还没逃离蜀王的虎穴,怎么偏偏又落入了唐棣的狼爪。”

  只听唐棣道:“这边热得很,你这香闻着教人愈加烦躁。去,把这添进香炉里。”他从随身的荷包里取了个碧绿的香丸。

  阮萌低着头,两手接了,老老实实添进香炉,四下顿时弥漫起一股薄荷的清香。

  众人闻见都赞叹不已,有个陪客道:“天热成这样,我们坐这边等了许久,果然都有些晕了,这香倒是提神。”

  又有个陪客道:“等了这大半天,蜀王殿下还不来。这茶都换了几轮了。”

  终于这时候,有个管家模样的人,陪着笑脸来到厅上。请众人移步万象园,说殿下在那里摆了宴席,给高主簿洗尘。

  高主簿面色不悦,道:“下官位卑言轻,洗尘倒也不必。只是我奉旨而来,殿下应当先迎旨才是正理。如此怠慢圣谕,实在有失孝道……”

  唐棣道:“高主簿莫气恼,您德高望重。我看蜀王也未必是存心摆殿下的架子,或许是有要紧事耽搁了。”

  管家在一旁道:“正是正是。”

  高主簿道:“唐小侯爷真是个厚道人,还替殿下维护脸面,我却听人说,并州的公文堆积如山,蜀王却日日与那些歌姬美妾厮混……”

  话说了一半,因为管家和婢女在场,便不再说下去。

  唐棣笑道:“二圣亲口赞您纯孝,待您亲厚如子,殿下必也是当您兄弟一般。您看,他请您去万象园那可是在借花献佛,将功折罪呢……”

  高主簿道:“此话何意?”

  唐棣道:“听说这万象园闻名遐迩,汇集四海奇葩名木,珍禽异兽,绝妙远胜京城御园。如今你我能借此一饱眼福,也不枉千里迢迢,远来益州。”

  高主簿道:“算了,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们就移步同去吧。”

  听他如此说,管家松了口气。唐棣指指阮萌:“这丫头倒是老实听话。”

  管家忙将阮萌往前推了一推:“难得唐小侯爷看得起你,你好生跟随伺候着。”

  阮萌心里直纳闷:“就这么一些功夫,唐棣哪里就看出她老实听话了?”她心里摸不准,不知道唐棣到底有没有认出她。

  一行人浩浩荡荡往万象园去,阮萌一眼瞥见有个穿灰衣的仆从也加入了随侍的队伍,正是许青天。

  她抬起下巴,指指前面的唐棣,又皱着眉头,向着许青天摇摇头。意思是:唐棣正盯着她呢,此刻不方便跟他溜走。

  她正忙着一番做作表情,给队伍后面的许青天放消息,冷不防,前面的唐棣走着走着忽然停了下来,而阮萌正巧低着头,一下子撞在他后腰上。

  管家不由地骂道:“没眼色的小妮子,冲撞了贵人,你几个脑袋赔。”

  阮萌也不敢说话,生怕被唐棣认出来,只连连低头哈腰。

  唐棣似笑非笑道:“看这身形倒像我一个旧识,可惜这是个闷葫芦,不像我那个旧识一般能说会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