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青天揽明月 > 第23章 英雄救美 知音留琴(上)

第23章 英雄救美 知音留琴(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唐棣抬头望向窗外,阮萌顺着他目光瞧去,只见许青天又找了回来,正挨着屋子,一间一间推门进去找人。

  阮萌推开唐棣,却被他一把圈在怀中。

  “你放开我!”阮萌未及惊呼,一团汗巾已经塞入了她口中。

  唐棣一把扯下她腰间系带,将她两手在背后绑了,按在椅子上系住。

  这拉扯间,阮萌怀中的陀螺滚了出来。她口不能言,心中却暗叫不妙。这陀螺涉及到她穿越,所以对她十分要紧,自从她逃出江南唐府,就是一直带在身上。没想到,却在这个时候,掉了出来。

  但是唐棣已经俯身拾了起来。“咦,这不是你的嫁妆么?明明我收起来了,怎么又到了你哪里。”

  他眯起眼睛,瞧了一眼阮萌,若有所悟,将陀螺往自己怀中一揣。随即走到窗边,拔出腰间火燧,往天上发射了一枚烟弹,显然是叫帮手过来。

  许青天正从一间屋子退出来,隔窗瞧见唐棣,视线伸向他背后的房间。

  唐棣朗声道:“许青天,你在找我们么?”

  “明月在里面?”

  唐棣倚着窗户道:“你别进来,小月说了,她不想见你。她说她喜欢我得很,一定要跟我远走高飞。”

  许青天道:“你胡说。她明明说她不会跟你走。”

  唐棣微微侧脸,目光朝着阮萌扫了一下,又向着许青天道:“小月说,她在你身边时,怕你欺负他,所以哄着你的。如今既然见到我,心里自然容不下旁人,所以死心塌地地要跟着我。”

  许青天向屋子走过来:“你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信。你让明月出来。”

  唐棣却不开门,只道:“小月说了,你再逼她,她立即吊死在里面。”

  许青天脚下一滞:“你在威胁我?”

  唐棣道:“你说呢?”

  许青天果然站住,不再向小屋靠近。

  唐棣却摇着扇子,笑眯眯的说:“小月还说——她说我知情识趣,说你乏味枯燥;说我温柔体贴,说你铁石心肠;她说:要一辈子跟着我,一辈子都不想再见你……”

  许青天双手握拳,咬着牙,一字一句道:“你在拖延时间。”

  “哈哈哈,”唐棣举头一笑:“被你看出来了。”他一吹口哨,云潜出现,带着数十个侯府的带甲侍卫从院外一涌而入,将许青天团团围在了当中。云潜则站在窗户前,挡在许青天和唐棣当中。

  侯府的侍卫们的长戟指着许青天,左突一下,右刺一下。许青天久战老虎,此时流血已多,眼看着侍卫们缓缓靠近,将包围圈越收越紧,也只能勉强应付。

  唐棣站在包围圈外又继续说:“许青天,你就慢慢陪他们玩吧。我和小月这可就双宿双飞了……”

  话音未落,许青天已经抄手夺过一个侍卫手中的长戟,一跃而起,越过云潜,直射向唐棣。云潜转身挥剑,奋力挡开,那长戟去势极猛,可惜仍差了一点,“当”得一声,斜插入唐棣所站的窗棱边上,长杆悬在半空兀自摇晃不停。

  唐棣差点被长戟刺中,吓了一跳,脸色刷白,立即从窗边退开。但许青天同时也露出一个空门,手臂和小腿一连挨了几处冷枪。

  阮萌远远瞧见,心急如焚,只恨被布条塞住了嘴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她情急之下,使劲挣扎,“哐当”一下,连人带椅翻在地上。后脑勺敲在青砖地板上“登”的一声响,阮萌疼的眼冒金星,头晕目眩。

  唐棣见她摔倒,过来扶她,阮萌却不理他,将脑袋往后,又是“登,登,登”连撞三下。其实她也不知道许青天能否听见,但是总觉得自己应该做什么,好教他知道,她才不要跟唐棣走,唐棣说的都不是真的……

  许青天陷在一片兵刃碰撞声中,目光朝窗子这边转了一下,他想要过去,却被四面八方的长戟刀剑缠得脱不开身。他抢过一把长刀,内力灌注,在周身舞得密不透风,如铜墙铁壁般将其他兵刃挡在外面。可是他心里也知道,像这样只守不攻,难免有力竭而败的时候。

  阮萌被唐棣扶着坐起,隔着窗棱,远远看着许青天被一片银光裹挟,后脑又痛又热,心里越来越难受,忽然口中一股腥热,张口一股鲜血吐出,眼前一黑,竟然晕了过去。

  许青天长刀舞出的光圈越来越小,侍卫的剑锋枪尖也离他越来越近,忽然空中一声长啸,几条银链同时自四面屋顶而下,环在许青天腰上。许青天还不及反应,那几条银链已经同时收紧,将他拉入了半空。随即又是几条银链同时甩出,相交在他脚下,如一张巨大的蛛网。许青天趁势单脚点在银链上,又跃入空中数丈,随即一个翻身,趁势跳上了房顶。

  那几个那使银链的人一下子拥住了他:“公子,终于找到您,我们先离开这儿。”

  “明月还在里面。”许青天转向阮萌所在的屋子。但那几人不由分说,连捆带绑的把许青天给强行拖住,“公子先走,我们回头再说。”

  云潜一个手势,正欲命伏兵追击。只听“哎呦”一声,随着瓦片碎裂的声音,唐棣在藏身的屋子里痛呼一声。云潜和众侍卫,连忙停了手中□□,奔入唐棣房中。只见他屁股上浅浅插着一支羽箭,一瘸一拐地走了出来,对着房顶上大骂。

  可是房顶上此时只留了一个空洞,上面空无一人。子衿的声音从天外冷冷传来:“还你一箭之仇,若有下次,定要你小命……”声音由近及远,等说完最后一字,已经远得听不清了。

  阮萌悠悠转醒的时候,不知已过了多久,也不知许青天怎么样了。昏昏沉沉间,知道自己是在一辆车中,随着山路颠簸不已,头重如斗,眼皮也睁不开来。

  耳边有人说话,是唐棣的声音:“你们分几辆车往金陵去……”

  “是……”隔着车厢,云潜在外面答应。

  “哎呦……”唐棣吃痛低呼了一声。

  “慢点!”云潜唤赶车人。

  “不要管我,还是快些,十日内必须赶到潼关。”唐棣道。

  潼关是关中往并州的必经之路,阮萌模模糊糊地想,一路上落日多自左后窗照来,他们这是由西南向东北,并不是回金陵的方向。唐棣分车往金陵,必然是想骗许青天的人往那边追。

  唐棣说:“你醒了?”

  阮萌闭着眼,假装没醒,其实是不想和唐棣说话。

  唐棣在车上烧起一壶茶,一边等着水开,一边从怀中掏出那只木陀螺,两指捏着转了一下。

  “这木陀螺有什么意思,小月你却一直带着。”

  阮萌眼睛睁开一条缝,偷偷看着唐棣手上那只陀螺。

  唐棣玩了两下道:“我看这木陀螺又旧又脏,还是扔了,我送你个金的吧。”说着掀起车帘,就要把陀螺扔出去。

  阮萌吓了一大跳,当即一下扑过去,拉住他手臂:“别扔!”

  “哎呦,娘子醒了啊?”唐棣举高了手里的陀螺,眼睛瞧着阮萌。

  “你能不能把东西还我?”阮萌知道自己抢不过他,只好软语相求。

  唐棣道:“这可是你的嫁妆,除非我们合离了,否则可不能要回去。”

  “你以前不是说可以考虑合离嘛?”阮萌提醒他洞房那晚说的话,她其实只是想拿回木陀螺。

  唐棣悠悠叹了一气,道:“自从你离开侯府,我想了很久,觉得你既然于我无意,那强求也是无用……”

  阮萌等着他说下去,唐棣却只是看看炉子上热着的那一壶水,又看看自己的茶壶。

  阮萌会意,当即提起水壶,帮他沏了一壶茶。

  唐棣又道:“我思来想去,觉得与其相看两相厌,还不如好离好散,各自留些情分。”他将陀螺收起,却从怀中掏出一个纸折子,在手心里拍了一拍。

  阮萌问:“这是什么?”

  唐棣当着她的面缓缓打开折子。阮萌费力地看着上面的繁体字,“放妻书”三个大字她是看得懂的,只是并没有落款。

  阮萌抬眼看看唐棣,”是不是你签上字,我们就算合离了,你就可以把陀螺还我?”

  唐棣叹了一口气,道:“这放妻书么,我是早就准备好了。只是……多年苦心,才救得你醒来,你实欠我良多。若是就这样放你走了,我侯府颜面无存。”

  阮萌当即道:“唐棣,到底怎样你才肯签字呢,只要能还你的一番恩情,你要我作什么都行。”她忽而想到许青天,立马又补了一句:“只要不是杀人放火。”

  唐棣斜眼瞧着她,嘴角一扬,冷冷一笑:“瞧瞧你,身无一两肉,袖无半分金,要肉你不肯给,要金你拿不出。我就问你,你要怎么还我的恩情呢?”

  这一问倒是问得阮萌一时语塞,唐棣出生富贵,钟鸣鼎食,他缺什么?她能给什么。她正搜肠刮肚想着报答的法子,却听得唐棣闲闲地问:

  “要不这样。从今天起,你下堂为婢,以工还债,工满百日,我签字合离,许你自由,还你嫁妆。你看如何?”

  阮萌一楞,心道:居然还有下堂为婢这种神操作?到底是唐棣脑洞大,还是这个时空比较特殊?但是无论如何,这是她的机会,拿回陀螺的机会。她瞧向唐棣,看他话里有几分诚意。

  唐棣将那册子重新合起,连同木陀螺一起,郑重其事地放入一个木盒,置在案头。以手支颐,好整以暇地看着她,似在等她回复。

  阮萌问:“你……说的话……可算数?”她想,唐棣可是有出尔反尔的黑历史的。

  唐棣道:“你也可以不相信我,那我这就扔了这盒子。”说着又伸手去够案头那木盒。

  阮萌忙止住他,按住那木盒,不让他打开,口中道:“我就当你说话算数吧。反正是你自己提议的。”

  唐棣道:“我自然言而有信,只是……”他忽然一笑,手指抬起她的下巴:“你自己舍了锦衣玉食,要去吃苦受累,别到时候又后悔,不舍得离开我。”

  阮萌拨开他的手指:“你没听过一句诗么:富贵当然好,生命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唐棣鼻子里嗤笑出一气:“什么歪诗,你这没心没肺的东西,倒会杜撰。”

  阮萌毫不介意他的讥讽,想到百日后的自由生活,心中暗暗欢喜。

  唐棣瞧她脸现欢喜之色,眉间一丝不悦闪过,但也就只一瞬,他便淡淡道:“那一言为定喽?”

  阮萌连连点头:“一言为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