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青天揽明月 > 第32章 屈兵伐谋 智计无双(上)

第32章 屈兵伐谋 智计无双(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于是,王小胖将如何在山涧里“拾到”小胖妞的事说了个大概。阮萌也将后山碰到两个黑衣人,以及他们的对话一并说了。她不提许青天的事,只说是找王小胖时撞见的。

  这几件事拼凑在一起,众人渐渐恍然大悟:原来有两个贼人,假扮成这里的山贼,劫了柔然小郡主的车马,把那马逼得翻下了山崖。柔然人以为他们杀了小郡主,就杀上山报仇。

  于是,众人都纷纷把目光投向了王小胖带来的那个柔然小胖妞的身上。

  山寨里的大夫正在检查她的腿伤,刚刚把她膝盖上的丝帕解下,唐棣眼尖,一把抢过,对着阮萌道:“我的东西,你就这样随便给人?”

  阮萌见那方丝帕上,几个字已经染了血迹,这才想起来,刚才心急,没留意是原本要送给唐棣的那方。“都这个时候了,你怎么还计较这些。你没听见么?柔然兵为了她,都杀上山了。”她没好气道。

  人群里有人喊道:“都是这柔然小狗惹的事,我们干嘛还救她。不如一刀砍了,也算是给老寨主报仇了?”

  “就是,柔然狗都不是好东西,十年前杀了我们多少汉人,如今正好自己送上门来,我们杀他个狗血淋头。”人群里有人喊着,亦有人应和。

  阮萌听见,吓了一跳,不由得就站到了那小胖妞前面,用身体挡住众人灼灼的目光。

  王夫人不言语,王大胜握住了她的手。王小胖见母亲脸色不善,又听旁人说要杀那小胖妞,吓了一跳,慌忙去拉他母亲的衣摆,脸上露出恳求的神情。“娘,别,别,别杀她……”

  话音未落,几个常跟着王大胜的山贼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不好了,大事不好了。柔然军……”

  “慢慢说!”王大胜大喝一声,将一个几乎摔倒的人扶住。

  “刚才听说我们的人吃了亏,有几个兄弟没忍住,就先下山去了,以为就十几二十来个柔然兵,没当一会儿事儿。谁知他们后面还有许多人,个个戴盔穿甲,提刀背弓,行动有序,不一会儿,已经将几条下山的路都围死了。”

  “我看他们在杀牛宰羊,看上去,竟像是要誓师攻山呢!”

  “他们多少人?”王大胜急切的问。

  “二……二……二……千!”

  人群里爆发出“轰”地一声,几乎所有人都是一声惊呼。王夫人与王大胜相视一眼,心中都是:“竟然那么多人!”

  反观自己山寨,男女老幼加一起三四百人,能打的也就一两百人。敌人数十倍于山贼,众人怎能不惊?

  王大胜一拍大腿,道:“妈的,老子个把月没打架了,刀都钝了,这回正好用柔然蛮子磨磨刀。”

  他说话向来一呼百应,而此时山寨里却是鸦雀无声,没一人敢答应。熊熊的篝火中时不时发出一两声木炭爆裂的声响,回荡在寂静的山谷里,听起来叫人心惊。

  “以前官兵剿匪,不是没围过山,我们打打藏藏,也没怕过,今天怕什么?”王大胜大声问道。但是没人答应,连刚才几个喊着大杀柔然兵的人此时也不吱一声了。

  有个山贼小子和王大胜素来,在他耳边轻声道:“头儿,你也知道,以前官兵剿匪,雷声大,雨点小,上山逛一圈,没见到人,抓些鸡羊牛马就回去复命了。可是柔然人这次看来是动真格的……瞧刚才偷袭我们那阵势……牛羊都祭了,刀头不见血,定然不肯罢休……”

  王大胜说:“男子汉大丈夫,头掉了碗大的疤;但是护不住妻儿老小,那还作什么人?有谁不怕死的,站我这边。我们杀出一条血路,让女人孩子突围。”

  几个年轻热血的听他一说,当即便走到了他身边,陆陆续续又过去了几个人。其余人犹犹豫豫一时拿不定主意。

  王夫人手握银鞭站到了丈夫身边,她身边的十多个胡服带甲女子也跟着站到了她身后。

  王大胜握了握夫人的手,环视四下,平常勇猛能打的都在这里了,加起来也不到四五十人。若只这些突围,面对柔然全副武装训练有素的军队,那无异于以卵击石。

  王大胜虽说一辈子经历了无数打杀劫掠,但是却从没有碰到多这样实力悬殊的危局。而他身边的人也都知道,此战以寡敌众,多半身难幸免,战不能胜,降不能活。其余众人也都是个个心情沉重,面露悲戚之色。

  这时候,有人想到了那个小胖妞,道:“柔然人杀上山,定是以为我们杀了他们的小郡主。要是我们把人给他送回去,是不是就没事了?”

  顿时有人打断他:“你个怂包懂个屁:小郡主在我们手上,他们打老鼠还怕砸了瓶。要是把人交了,他们杀我们泄愤,还不像捏死个蚂蚁?”

  “那总比在山上等死强吧,不试一试谁知道有没有生路。”

  “柔然人弑杀成性,凶残暴虐,送回去也未必就能饶了我们。”

  众人七嘴八舌,有说交人的,有说不交的,闹得不可开交。

  王夫人一抬手,众人渐渐收了声音,听她说话:“柔然人认定是我们要杀小郡主,就算我们把人交回去,他们也未必会善罢甘休。所以这人,我们不能轻易交出去。”

  “但是,这事不是我们犯下的,哪怕后面打得只剩一个人了,我们也不能白白顶了这屎盆子。”

  众人纷纷点头称是。

  “所以,这件事,我们无论如何要同柔然兵分辩清楚!”

  众人都道:“须得分辨清楚!”

  “那谁去敌营分辨?”忽然有人问。

  一时间,七嘴八舌的人群顿时静了下来,众人面面相觑,都没有开口自告奋勇的。

  柔然士兵凶残,人所共知。十年前,柔然南侵,兵临雁门关。当时关外还有许多普通百姓放羊牧马,与他们无冤无仇。但柔然兵所到之地,抓到男的就当活靶射死,抓到女的就当场□□,哪里会给人半点分辩的机会。

  如今,他们又认定了山贼谋害小郡主,那送她下山的人便冒了极大的危险,很可能还没来得及开口,便被柔然兵宰了。

  “温都苏呢?”王大胜问。温都苏是从前跟着老寨主的,会说些柔然语。

  “他去追踪那两个冒充山贼的黑衣人了。”阮萌道。

  王大胜环视四周,目光从几个能说柔然语的人脸上扫过,但是他们一一都避开了他的眼睛。

  这时候,王夫人派去侦查的胡服女子跑了回来,“夫人,我们的前哨已经被拔了,柔然人已经打到山门前了。他们人多……我们拦不住……”

  众人闻言,一阵哗然,围着火堆的众人,牵家带口的当即就要逃跑。

  王夫人眼见要乱,腰间银鞭“啪”得一下甩在地上,声音震耳欲聋,激起一片飞尘,吓得众人顿时停下脚步。

  “大家听当家的说话。”王夫人沉声道。

  王大胜道:“敌人还没杀到跟前,你们乱什么?!现在女人孩子马上收拾东西往后山下去。男人们都抄家伙跟着我,哪个敢逃,老子一刀先砍了他。”

  他虽说得糙,但意思十分清楚。于是在场的人,有些拉拉扯扯,有些哭哭啼啼,但还是照他说的作了。

  王大胜暗暗握了握王夫人的手,“以后你照顾小胖了。”

  随即,他又大声问:“哪个不怕死,敢去敌营的,现在站出来!”

  他连问了两声,四下里顿时又安静了下。山寨里的男女老幼都停下脚步,看有没有人肯主动站出来去与柔然谈判。

  忽然一片寂静之中,有人清了清嗓子,“咳咳……”

  “唐棣。”阮萌惊讶地看着唐棣越众而出,走到王大胜面前。

  王大胜一看是他,不由得苦笑:“唐兄弟,你肯在这危难时候站出来,我王大胜敬你是条好汉。但你一个读书人,不会打不会杀的,你就算了吧。”

  唐棣脸上微微含笑,声音不大,但足够每个人都听清楚:“我会柔然语。”

  山贼众人这时都目不转睛地瞧着他。

  只听唐棣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总要有人冒险去和柔然人谈判。若不试一下,等他们打上来,恐怕我们一个都跳不掉。就算大伙儿以一敌十,勉强能突围,也必然死伤惨重。”

  众人皆知他说得是实情,暗暗点头。

  “我唐棣一介书生,若侥幸能以三寸不烂之舌,说服柔然退兵,保全山上数百性命,自然是天大的幸事。若万一不能幸免,损我区区一人性命,能拖延柔然片刻时间,让大伙儿多点时间撤退,那也划算了。”

  他一番话,说得既谦逊,又慷慨,众人听了不禁又佩又敬又感慨。

  王夫人道:“唐兄弟能言善辩我们素来知道,更难得你一番侠肝义胆,肯为山上兄弟舍命,此番高义我们夫妻必当铭记!”说着她与王大胜一起向唐棣抱拳拜谢。

  王大胜从身边挑出几个身手矫捷的人来,对唐棣道:“让他们护送先生下山吧?”

  唐棣摇摇头道:“我一个人从山门下便可,人多了反而让对方猜忌。”

  王大胜问:“那先生还有什么要我们作的?”

  唐棣将扇子在手心敲了敲,似乎当真想了想,随即慢慢走到阮萌跟前,一手将她揽向自己,朝着王大胜和王夫人道:“我下山之后,阮姑娘可就拜托你们照顾了。我们新婚才一月,我可还等着她给我生娃呢。”

  众人听他这么说,忍不住哈哈笑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