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青天揽明月 > 第33章 屈兵伐谋 智计无双(中)

第33章 屈兵伐谋 智计无双(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阮萌见他在这种情形下,还有空讨她便宜,不禁道:“你孤身入敌营,太危险了。”

  她声音虽轻,唐棣却听见了,嘴角微微一扬,侧过头,瞧着阮萌道:“小月这是在关心我么?”

  阮萌抿了嘴不说话。

  唐棣作出一副郑重其事的样子,执起她的双手道:“我此去凶险,前路未知,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哎……你也无需为我守节……只需每年清明到我衣冠冢上,给我捎点酒水……给我讲个故事……至于以后……以后你万一和别人有了孩子,名字里若能有个木字,那也算是纪念我今夜的牺牲了……只是你的女工,你的厨艺……哎……想想你一无所长,以后也不知道靠什么营生,我真是替你担心……但是……你嫁谁都好,就是千万不要相信那个许青天……”

  阮萌听他开始还像是诀别,心中亦是担心,难免生出些不舍,可是后来听他东拉西扯,牵丝扳腾,竟然越说越不像话,不由得打断他:“唐棣——”

  她原想说,“你再胡说八道,我可就不理你了。”但是一想到他此行十分危险,说不定真有性命之忧,负气的话便不忍再出口,语气也柔婉了下来,只说:“你多保重。”

  一旁的云潜手握佩剑,上前一步道:“主子,我跟着你去吧。”

  唐棣却摇头道:“你留在山上看好她。”说着,抬起下巴指了指阮萌。

  小胖妞此时脚上的伤口已经包扎好,累了一整天,此时已经昏昏欲睡。被唐棣抱起,迷迷糊糊间,憋着嘴几乎要哭。

  王小胖忙拉着她的小手,抚着她的头顶:“乖乖不哭,送你回家。”

  那小胖妞本是听不懂王小胖说什么,但两人在漆黑的山中单独相处了许久,自然生出信任和依赖来了。王小胖一番安抚,那小胖妞便终于留着口水,乖乖闭眼睡去了。

  唐棣取了她手上一只臂钏,又剪下她一缕小辫子,道:“之后柔然上山接人,若拿的是辫子,你们便将她放了;若拿的是银臂钏,你们便不放。”

  王大胜问:“要是来人什么都没带呢?”

  唐棣苦笑一下:“那便是我已经死了,你们自去逃命吧。”说完,他将两样信物往兜里一揣,其余一样也不带,与众人作别。

  适才下山刺探敌情的胡服女子给唐棣指路,遥遥指了柔然兵安营扎寨的位置。王大胜也带了一众山贼跟着去看。

  众人见山下灯火通明,密密麻麻的营帐,无数士兵□□明甲进进出出,心中都不禁一层冷汗。

  唐棣与众人告别,道:“我的手下和妻子都留在山上了,要是我成了,大家一起活命。要是我不成,大家也不过就是一战,同生共死罢了。”

  众人听他说得慷慨,不禁暗暗叫好。

  于是唐棣孑然一人,趁着半明的月色,沿着前山的大路,直向山下柔然的兵营走去。

  唐棣在山间缓缓而行,到了最开阔最醒目处停下脚步,一手打着火把,另一手高举着银臂钏。口中用柔然语喊道:“小郡主活着!”

  柔然兵听见,都是大喜,怕有埋伏,但看唐棣只是一个人,穿着打扮似是个富贵闲人,半点不像山贼,便缓缓上前,与他交谈。

  唐棣与来人说,小郡主还活着,但要见了军中首领,才能告知她的下落。柔然人见他一副书生模样,毫无威胁,又搜了他的身,并没有带匕首尖利之物,便层层通报,将他一路带到了军营中最大最高的那个营帐。

  主账中央一个金盔银甲的大胡子将军坐在东向的胡床上,瞧见唐棣进帐,当即起身,大步过去,一把抓起他。

  “你是什么人?我女儿在哪里?”

  唐棣亮出银臂钏,“小郡主安然无恙,正在山上做客。”

  大胡子一把将银臂钏夺过,面色阴沉:“果然是你们这些山贼绑了她。”他呼来兵士,指着唐棣:“把他给我剁了。鼻子割下来送上山。告诉那些山贼,他们若不交出我女儿,个个如此下场。”

  唐棣退到帐脚的火把前,高声道:“我若有事,小郡主必死无疑!”

  他手持小郡主的那股发辫,凑近燃烧的火把,“我与山上早有约定:不见信物,玉石俱焚。”

  “你敢!”只听噌一下,大胡子怒目圆睁,已经拔出了腰间弯刀。

  “你若不信,大可以试试。”唐棣将发辫靠近火焰。

  大胡子止住守卫,自己也没敢再上前。

  唐棣道:“你退出十步之外,我们再说话。”

  “汉人奸诈!”大胡子虽然不甘,口中怒骂,但脚下还是退开了十几步。几个柔然兵手持弯刀,朝着唐棣,却是跃跃欲试。

  “让他们都出去。”唐棣面无表情。

  大胡子知道女儿性命在唐棣手上,生怕他一不小心真的将手中头发烧了,只得一摆手,对身后士兵道:“你们都出去。”

  唐棣见帐中只剩下了他和对方两个人,这才微微一笑:“庵罗辰小可汗不必生气,我这么做,只不过为了能和您好好说话。”

  大胡子没想到唐棣居然知道他的名字,当即道:“你既然知道我是柔然太子,那就该知道你得罪了我,一定不会有好下场。”

  唐棣笑起来:“我既然敢孤身前来找小可汗,便是不怕死的;既然连死都不怕,又怎么会怕得罪您呢?”

  大胡子一怔,回刀入鞘,道:“好吧,算你是个有胆识的。说吧,你们有什么条件?要多少金银牛马?”

  唐棣伸出一指。

  “一车黄金?““一百战马?”“一千牛羊?”

  唐棣皆是摇头:“我不过要小可汗一句承诺。”

  “什么承诺?”

  唐棣于是将有人假扮山贼,逼得小郡主车马坠崖,王小胖与阮萌如何在山中发现小郡主,又如何将她救回寨中,说了一遍。随即道:“谋害小郡主之人,并非山寨众人,我此来便是要小可汗一句承诺,放过山中众人。”

  庵罗辰听了,冷哼一声道:“汉人奸诈,巧言善辩。“分明是你们这些山贼,贪图财物,抢了我的女儿的马车,还差点害死了她。如今你们见我围了山,便编出这些鬼话来讨饶,想要从我手上逃脱一死。”

  原来庵罗辰的爱女名为琪琪,这次南行途中生了几天病,车马停停走走,便落在了队伍后面。他自己与随行官员赶到前面与宫里迎接的使者照面。谁知竟然听士兵来报,说马车遭到山贼袭击,受了惊,直往山上乱跑,后来坠入了山崖,他当即带了大队人马回头,打算搜山救人,心中也已打定主意,要是女儿已经摔死,他必要屠山报仇。

  只听唐棣缓缓道:“小可汗围山屠贼,无非是以为小郡主死了,要替她报仇;如今小郡主安然无恙,小可汗为什么还要找他们晦气?”

  “他们让我的宝贝女儿受了委屈,我怎么能不替她出气!”

  “哦,原来如此。“唐棣点着头,似乎就是在等他这句话。“如今小郡主只不过受了些惊吓,安然无恙,小可汗便要杀数百无辜之人以泄愤。可是,小可汗您马上就要亲手将小郡主送入虎穴了。到时候小郡主尸骨无存,客死异乡,您打算再杀多少人泄愤?

  “你这奸贼,胡说什么?!”庵罗辰闻言一怔,怒道:“我怎会将自己女儿送入虎口?”

  唐棣对他的震怒视而不见,神色仍是悠闲,道:“我只问:小可汗亲自护送爱女来中原,可是为了她的婚事?”

  “你一个山贼,怎么知道?!”庵罗辰惊道,心中顿时转过许多念头:他此番来中原,带了两千人马,一路护卫,一来是向中原皇帝朝觐,二来便是有意与中原结亲。他虽然有不少儿女,但与嫡妻只有一个女儿琪琪,一向爱若珍宝。

  唐棣道:“我不但知道,而且还猜你意属太子一脉,一旦结亲,你的女儿将来,便可能是中原的皇后。”

  “你!”庵罗辰一声惊呼,瞪大了眼望着唐棣。过了半晌,他忽然摇着头道:“你不是山贼。”

  他身为柔然太子,一生经历无数风波,阅人无数,刚才因为担心爱女,才一直将唐棣视为山贼之流,此时唐棣一番话,句句直击心坎,他转瞬间便已经冷静了下来,恢复了理智。

  “你究竟是何人?”

  “在下姓唐,一介书生而已,并非山贼,只是正好在山上而已。小可汗要屠山,不免波及小生性命,所以只得下山来与小可汗说道说道。”

  庵罗辰道:“好吧,我信你不是山贼。你让他们放了琪琪,我不杀你就是。”

  唐棣微微一笑:“我一个书生,胆小怕死,还请小可汗立个誓。”

  庵罗辰不耐烦,但还是依言对着草原之神发了个誓。随即,他与唐棣相对坐下,问道:“你刚才说,我亲手将琪琪送入虎穴,那是什么意思?”

  唐棣道:“小可汗久居漠北草原,恐怕对于中原皇家情形不甚了解。”

  庵罗辰一脸不以为然。

  唐棣又道:“或许小可汗以为京城和宫里有人给您递消息,你便掌握了当今朝局势,所以才会想到联姻太子。”

  唐棣一语道破庵罗辰安插内奸之事,庵罗辰眉头微微一皱,既不否认,也不承认。

  “父母之爱子,常为之计深远。小可汗明明视爱女为掌上明珠,却仍打算千里迢迢将送她到千里之外的中原,自然也都是为了她的将来,也为了两国的和睦。”

  此话唐棣说得真诚,庵罗辰也没否认。

  “但小可汗可知太子妃是怎么死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