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青天揽明月 > 第50章 冬至家宴 惊变陡生(上)

第50章 冬至家宴 惊变陡生(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随太子一起来赴宴的是云昭训。她一步入殿中,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只见她身穿艳红百褶裙,上披杏色绣金锦缎小袄,颈中围着白狐围领,头戴金凤衔珠步摇,婷婷袅袅走上殿,宛若冬雪之中盛开的火红山茶。她身后跟着三个半大的孩子,也个个是姿容清秀。他们依次上殿,恭恭敬敬地给圣主圣后,及众王公大臣一一行礼,风度俨然,仪态大方。

  相比于蜀王的儿子瓜子,云昭训的儿子显然彬彬有礼,更有教养。太子和云昭训相视一笑,面上都有显得意之色。

  晋王似乎并未瞧见,太子一家与蜀王一家的明争暗斗,只偶尔与唐棣目光交汇一下。蜀王妃则将两家的孩子都夸了一边,对自家儿子道:“阿俨,你要多向哥哥们学着。”

  唐棣则同高主簿,杨侍郎等一一互敬,推杯换盏。偶尔居然还会朝着圣后边上的阮萌投上一眼。阮萌只瞥过了脸,假装没瞧见他。

  酒过三巡,便有人提议行令,以贺节庆。绢花在席中诸人手上流转,令官背向众人击鼓,鼓声停下时,绢花在谁手上,那人便从竹筒中抽一支象牙牌子,按照上面的韵脚,唱一句诗词。说的好的,饮酒一杯,说得不好,罚酒三杯。

  花鼓一阵响,最先轮到的是高主簿,他抽了支牙牌,是“言前”韵,他略一思索,便高声诵道:“临高台以轩,下有清水清且寒。江有香草目以兰,黄鹄高飞离哉翻。关弓射鹄,令我主,寿万年。”

  他这个头起的不错,借一首古乐府,赞美当下政治清明,朝中皆是“香草”般的忠臣,君王文成武治,万寿无疆。他一诵完,众人皆鼓掌,圣主点头,赏酒一杯。

  然后绢花停在了圣主手中,抽的牙牌是中东韵,圣主自饮一杯,诵道:“日出入安穷?时世不与人同。吾知所乐,独乐四龙,四龙之调,使我心若,驰之四海,踏遍昆仑。”

  圣主的歌里的意思是时间不等人,世事多变幻,但我有四龙,可以助我腾空飞翔,可以使蛮夷臣服,四海东西皆为王土。众臣皆知圣主的四龙便是四位皇子,也不管是否押韵,纷纷击节赞好。

  接下去一阵花鼓,停在了庵罗辰手中。庵罗辰道:“我们柔然人不会你们中原的酒令,我自罚三杯便是。”说着爽快的连浮三大白。

  圣主笑着点头,众人也就笑着答应了。

  绢花传到圣后手中,媗嬅替她喝了酒,圣后瞥了眼圣主,淡淡道:“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男儿重意气,何用钱刀为?”

  圣主摸了摸鼻子,尴尬地笑了一笑。趁人不注意,凑到圣后边上,低声道:“珈蓝,你便再原谅我一回吧。”

  然后杨侍郎抽到了一个灰堆韵,他素来善于拍马奉承,便诵了一首仙人降临的祥瑞之歌:“问客从何来,言从水中央,桂树为君船,木兰为君棹,山林乍开合,不知日月明,金芝生醴泉,光泽何蔚蔚,仙人下来饮,延寿千万岁。”

  然后绢花停在了晋王席上,晋王让儿子阿俨作答,阿俨想了想,也不怯场,郎朗诵道:“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

  圣主欣然点头,也赏他金锁扣一副,项圈一领。

  绢花转到唐棣手中,唐棣起身道:“呦呦鹿鸣,食野之萍。我有嘉宾,鼓瑟吹笙,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他诵的是曹操的短歌行,圣主不由得多看了他两眼,“曹家父子,诗品一流,人品却不如何。”

  唐棣道:“诗言心声,唐棣一时未想到其他。”

  圣主脸上神色莫测,问道:““曹氏代汉,难道你也有这样的心思?”

  唐棣道:“龙子龙孙,方是天命所归,窃国得位者岂能长久。圣主英明,满朝文武皆存了效法周公的心,唐棣亦是如此,因而有感而发。”

  周武王的儿子周成王十三岁继位,周公辅佐他时兢兢业业,为了招揽天下贤才,吃一顿饭,三次吐出口中食物,去招待前来拜访的贤士。功成之后又还政周成王直至去世。唐棣举这个例子,不但表明了自己的忠心。也将朝中大臣一并赞美了一番。同时,也是说给晋王听的,让他能够礼贤下士,善待自己这样的贤才。

  圣主欣然点头,深深看了他一眼,见他品貌出众,便又问:“你母亲久居江南,现下身体可好”。唐侯夫人是圣主的同父异母的姐姐。

  唐棣道:“多谢圣主挂念,家慈家严仰赖圣恩,身体安康一切如意。”

  圣主这才微微点头:“朕幼时多仰赖你母亲照拂,想她出降后随你父亲离京,至今竟有二十来年了。“他想起少年时的事,目光变得柔和许多,对唐棣道:“你父母都是淡泊名利与世无争的性子,这么多年也不来为你讨个功名爵位。没想到一转眼,你已经长这么大了。既然这次你来了京城,便不急着回去,以后常来宫中走动,一家人当多亲近才好。”

  唐棣当即道:“圣主厚爱,皇侄拜谢。”

  绢花又转了几个人,然后停在圣后席边的媗嬅手上,媗嬅要交给圣后,圣后道,“你替我顶一首吧。”

  媗嬅饮了一杯酒,面若桃红,抽了一支江阳韵,目光有意无意地扫过唐棣那边,敛眉缓缓歌道:“草木摇落露为霜,忧来思君不敢忘,援琴鸣弦发清商,短歌微吟不能长。”她声音婉转,妩媚温柔,众人听了都不禁心旌神摇,醉心其中。连圣主听了,都不仅多看了她两眼。

  云昭训见太子也是目不转头瞧着媗嬅,便轻轻一笑道:“媗嬅妹妹,人妙歌也妙,但照我说,却应该自罚三杯。”

  媗嬅道:“昭训说笑了,媗嬅既然按韵行了令,这自罚三杯当从何说起?”

  云昭训笑道:“媗嬅妹妹虽然韵未押错,但这般普天同庆的欢喜日子,歌词却不应景,我看当罚。”也有几个好事的皇亲也附和要罚。

  媗嬅笑道:“我肚子里原无墨水,也是被逼着胡乱唱,不应景,是该罚。”她举了杯子正要罚酒。

  圣后缓缓道:“有什么不应景,哪个有情有意的女子不是如此。我看不当罚。”

  座中诸人再木讷,也瞧出圣后一来是护短,二来是故意抢白云昭训,纷纷不敢再多言。

  云昭训一时尴尬,脸上涨得通红。太子扶了扶她,向圣后道:“母后……阿云是和媗嬅闹着玩呢……想来大家高兴,便是媗嬅多喝一杯两杯也无甚要紧。”

  圣后冷冷看着太子道:“在阿勇的心里,恐怕为着阿云高兴,便是母后我多喝一两杯也无甚要紧吧?”

  圣后此话一出,便是当众责备太子了。一时太子顿觉羞愧难当,而座中诸人都低下了头不敢看两人。

  嫆婳见殿中气氛尴尬,有意替太子解围,悄悄走到圣后身边,道:“看时辰,也差不多到赏赐节礼的时候了,您让阮姑娘准备了那么久,也该让大家瞧瞧了吧。”

  阮萌依言将近日备制的小玩意呈上:给圣主的是老寿星模样的不倒翁香炉,平日置于书桌,无论怎么拨动,香料都不会撒出,香烟自顶上飘出,隐约可见一个“寿”字;给圣后的则是一面铜镜,正面浇铸凤穿牡丹纹样,背面更有奇巧:阳光照射之下,会反射出一个“春”字。

  圣后赐给太子的是阮萌制作的一个八音盒,上足发条,每日清晨会自动叮叮咚咚响起来,意在提醒太子珍惜时光。赐给晋王的是裁纸刀订书机用于装订经史书籍。赐给蜀王的是木质多层藏宝匣,意指韬光养晦,俭以修身。另外,圣后又赐于诸王妃一人一瓶喷雾香水,分别为兰梅桂三种芳香,意指:清雅,坚贞、高贵的三种品质。诸皇孙则人手一个六面魔方,开启智力。

  圣主连连点头,笑道:“这些东西皆不贵重,难得的是你们的母后的一番深思和嘱托,你们要好好领会,莫辜负她一番心意。”

  圣主又向座中皇亲道:“圣后前些日子给了朕一样东西,朕用着十分合意,这便也与诸位共享吧。”说着让人赐给席间上了年纪的王公人手一件,原来正是之前阮萌设计的放大镜,圣主又让人制作了许多把,只是改了玳瑁镜框为黄花梨。座中诸老年皇亲,拿着一试,果然看东西清楚了很多,纷纷赞不绝口。

  圣主见众人喜欢,也颇为欣喜,对圣后道:“想来这放大镜也是出自阮姑娘之手了?”

  圣后点点头:“若非她心灵手巧,又是一番孝心,怎作的出这样实用的东西。”

  圣主道:“难得我朝有这样的人才,合该好好赏赐。”

  圣后转头问阮萌:“丫头,陛下要赏你,你有什么想要的?”

  阮萌倒没想到圣主圣后会有这样一问,楞了一下,道:“能物尽其用,民女已知足,并无其他所求。”

  圣后一笑,对圣主道:“这丫头心思单纯,如此良机都不知替自己求财求禄,陛下若有心,将来就许她一个好姻缘吧。”

  “呃?”阮萌不知道怎么圣后就那么热心帮她做媒,还呆呆愣着,媗嬅已经拉了她衣袖往下拽:“还不快快谢恩。”

  圣主欣然应允,阮萌只得莫名其妙地谢了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