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青天揽明月 > 第51章 冬至家宴 惊变陡生(中)

第51章 冬至家宴 惊变陡生(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接下去,庵罗辰,太子,晋王,蜀王,以及诸位王公大臣,纷纷献上给二圣的节礼。庵罗辰献上的是大队人马一路带来的牛羊,毛皮,尤其贵重的是大漠的良马神骏。太子献上的是一套二十四件青铜编钟,并献上新修订的代表华夏正音的雅乐集。

  “难得太子费心。”圣主素来吝于称赞太子,这句话已表示出他对这份礼物的首肯了。

  太子见得了圣主的欢心,心里一高兴,便又道:“儿臣还训练了一班艺伎,舞艺超群,能一边奏乐一边歌舞。若父皇喜欢,儿臣立即让她们上殿表演。”

  他原以为圣主必然欢喜,谁知圣主脸色顿时阴沉下来:“早听人说你府中日夜歌舞,原来就是忙这些东西。堂堂太子,一国储君,却不务正业,你好好想想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若是靡靡之音,朕不听也罢了。”

  太子原本兴致盎然,正要讨好圣主,没想到一语应对不当,顿时碰了一鼻子灰,只好悻悻退回座中,不敢再说话。

  晋王此时派人呈上节礼,托在紫檀架上,覆盖着黄绢。晋王道:“孩儿自晋阳来京,途径华山脚下时。夜里忽生一梦,梦中一位白眉长须的老者将儿臣带到山上一株树下,对儿臣道:“这里有一件宝贝,是天帝捎给人皇的。”儿臣次日醒来,梦中事历历在目,于是上山四处找寻,果然找到了与梦中一摸一样的那棵树。虽是冬日,树冠依旧繁茂葱翠,凌霜傲雪,如伞如盖。孩儿便令人往下挖掘,到了一尺半深的地方,碰到一件硬物。于是儿臣便小心剥去泥土,于是便挖出了这样一件宝贝。”

  晋王当场缓缓揭开黄绢,众人都是一阵惊叹,只见紫檀架上是一个硕大的灵芝。平常灵芝,若有手掌大小,便已实属罕见,但这个灵芝个头堪比一个初生的婴儿,绝对是天下至宝,绝无仅有。“更奇的是,这灵芝上还有花纹,请父皇过目。”晋王亲自将灵芝奉至二圣席前。

  圣主俯身一看,“咦”了一声。晋王又托至圣后跟前,圣后看了一眼,也道:“还真是稀奇。”

  晋王于是将灵芝在众皇亲跟前一一呈示,有王公拿着放大镜看了又看,口中道:“这灵芝上的花纹甚是奇特,仔细看来,倒像是几个文字。”

  “没错。”一旁也有人道:“看来看去像是……像是“三川六王”……“

  “我看像“三川万王”吧?”

  “对对是“三川万王“,”三川万王!”

  众人这时众口一词,纷纷向圣主致贺:“我主圣明,所以天降祥瑞,示意我朝富有四海三川,万代不绝。”

  阮萌心想:那灵芝长那么大确是稀奇不假,但上面长出歪歪扭扭的木纹乃是最正常不过的事,也亏得这满朝皇亲这么有想象力,牵强附会,形容成天降祥瑞。她瞥一眼唐棣,只见他嘴角含笑,心想,这八成是唐棣和晋王一起想出来的花招。

  圣主听了众人这番恭贺,显然非常受用,又看了几眼“祥瑞”,命人记入史册,并献于宗庙。

  晋王的节礼甚是令人瞩目,以至于后面诸王公的献礼显得平常了许多。女眷们也纷纷献了节礼给圣后。

  其中蜀王妃献上的是金线绣成的《金刚经》,圣后素来信佛,于是特意当众打开,还笑道:“看你平日木讷,难得这份礼深得我心,可见也是有孝心的。”

  蜀王刚才被晋王抢了风头,此时正好见圣后夸赞,便赶紧道:“母后圣明,这金刚经可是韦妃亲手抄写的,然后和几个虔诚信女一起照字绣成,不知熬了多少个日夜赶制成的呢。”

  圣后抬头去瞧韦妃,只见她眼下果有青色,眼袋略显浮肿,面颊消瘦,果然是多日熬夜的样子。形貌样子比之云昭训和晋王妃萧氏果然颇有不如,心中也顿生怜惜,又凑近手中那卷《金刚经》细看了几眼,摸了摸上面的丝线,道:“果然针脚细腻,字体隽永,是闺阁中难得一见的佳品。”

  蜀王妃韦氏当即敛衽行礼:“臣媳多些圣后夸赞。”

  圣后点点头,似乎正要再说嘉奖的话,但是谁都没有想到,她忽然身形一软,仿佛力不能支,竟然往一旁直直倒去。

  媗嬅正在边上,忙一把扶住,只见圣后脸色煞白,眉心发黑,她伸指一探鼻息,慌忙叫道:“不好了,圣后晕过去了!”

  “快宣太医!”有宫女奔跑出去。

  “珈蓝,珈蓝。”圣主忙一把扶住圣后,手指去恰她人中要穴,但圣后双目紧闭只是不醒。

  这时殿上众皇亲也吓了一跳,纷纷离席,围了一圈。

  不一会儿太医已经赶到,一把脉象,探了探鼻息,又请旨,将圣后的眼皮翻起一看,忙道:“娘娘中毒了!”

  “中什么毒?”圣主急道,“刚才还好端端在看佛经。”

  太医顺着圣主目光看到了桌几上的一卷黄色丝绢,拿到手上细看了看,又闻了一闻。皱着眉头,沉吟不语,但眼睛却看向圣主,似有话要说:“这……”他看了一眼周围的人,十分犹豫。

  圣主忧心圣后安危,只想快些救醒她,道:“这里都是家人,你有话快快直说。”

  太医在圣主的逼视下,只得道:“这佛经上有毒。”

  “庸医,您敢胡说!”蜀王高声怒骂。

  太医见蜀王出声辱骂,立即便知这佛经与蜀王有关,他心知这回若不说清楚,顿时就是个离间皇亲的死罪,当即不敢再遮遮掩掩,道:“下官行医多年,一闻便知,这佛经上被熏了一种气味,可以令人昏迷,神智不醒。身体强健之人须臾可醒,只是损伤些记忆;但体弱之人闻了,却有可能长睡不醒!”

  众皇亲一听这话,大感意外,纷纷瞧向蜀王。

  蜀王脸涨得通红,排开众人,一把拉起太医的衣领,怒道:“你胡说八道,看我不杀了你。”

  “住手!”圣主怒道。一个眼神,已有侍卫将蜀王架住。他对太医道:“你先去救治娘娘。”太医领命,让人抬了圣后去后殿。

  圣主一双鹰目盯视蜀王妃,沉声道:“这佛经是你献上,韦妃,你有何话说?”

  蜀王妃一见刚才的变故,早就吓得惊慌失措,听见圣主问她,当即双膝一软就跪在了地上。“我……我……我……”她结结巴巴了半天,脸色更加难看,“我……不知道……”

  蜀王道:“父皇,父皇,儿臣媳妇是个呆傻的,若她成事不足,那是有的,但说戕害母后,那她是万万不敢的……”

  圣主瞧着蜀王妃跪在地上簌簌发抖的样子,心中暗自沉吟,这个儿媳胆小怕事,尤其是众目睽睽之下,毒害圣后,确实不像她敢作的事情。

  正此时,晋王忽然开口,道:“父皇,儿臣有件要紧事,本来不想在冬至节下禀奏,但母后晕厥,眼看危在旦夕,儿臣实在顾不得许多,必须照实禀明。”

  圣主道:“说。”

  晋王道:“儿臣华山脚下一夜,有仙人入梦指引,此事千真万确,仙人除了指点灵芝,另外尚有一语一物,儿臣未敢直禀明。”他向圣主道:“无论如何要请父皇赎儿子隐瞒之罪。”

  “快说!恕你无罪。”圣主道。

  晋王道:“那仙人说:“天帝赐你宝物,乃是因小人作祟将不利贵人,是以赐下宝物,助其逢凶化吉。”

  蜀王在一旁道:“阿英,谁是小人?你落井下石,你才是小人?”

  晋王只当未闻,继续道:“次日,儿臣找到那棵树,往下发掘时,除了那块三川万王的灵芝之外,另外挖出了一样物件。”他一挥手,手下侍从忙去殿外,取来了一个木匣子。

  “儿臣初挖到时,不知何物,打开匣子看了一眼,见到盒中之物,心中大骇,但兹事体大,不敢擅自毁去,只想等节后再请听父皇旨意处置。万万没想到,这样迟得一日,竟然……竟然……使母后身遭不测……”他这样说着,众人益发奇怪,不知那匣中是何物。

  晋王亲手教到圣主手中,圣主打开木匣,取出里面的东西,他只看了一眼,当即脸色大变,当即将东西又放回匣子,合上盖子,目中仿佛要喷火。

  阮萌因为在主席,一瞥眼间,已经看到,那是一对男女木质人偶,上面缠了荆棘,背上贴着布条,上面有密密麻麻的数字,看似生辰八字。

  圣主深吸一口气,面向着跪在地上的蜀王妃,道:“来人,给她纸笔。”

  当即有人将笔墨纸砚摊在韦妃面前的地上。

  圣主一字一顿道:“我来说,你来写。”

  蜀王妃巍巍颤颤地执起笔。

  “请西岳慈父圣母收贺若珈蓝神魂,如此形状,勿令散荡。”

  “请西岳慈父圣母收秦坚神魂,如此形状,勿令散荡。”

  两句一字一顿说完,众王公都是倒吸一口冷气,顿时明白过来,匣中的东西乃是巫蛊人偶,用来诅咒活人。而贺若珈蓝与秦坚正是圣后与圣主的名讳。

  蜀王妃听见这两句话,牙齿不住打颤,身体抖得像筛子。手指一松,毛笔已经掉落在纸上滚了一路墨色污迹。众人瞧她面如土色,又是那般惊惧的神情,都不由的生出疑心。

  “你写啊?怎么不写!”圣主似乎已经怒极。

  蜀王连忙扑到圣主脚下:“父皇,这不会是韦妃写的,定然是有人陷害。”

  “陷害?”圣主打开匣子,扯下人偶背后的布条,往他脸上一扔:“你好好看看上面的字迹!”

  说着一手抄起那卷《金刚经》对着蜀王妃的身上砸去:“你这毒妇!我不知道秦坚贺若珈蓝是你什么人,你竟然干出这般丧心病狂的事来!”圣主一声怒喝,偌大的殿堂上,虽有百人,却是一片死寂,悄无声息。

  没有一个人敢发出声音,更无一人敢替蜀王说话。圣主盛怒如此,可见那布条上的字迹,必然是与《金刚经》上字迹一般无异了。

  圣主瞥着堂下的韦氏,疾言厉色:“你亦有瓜子,亦为人父母,难道你也想等他长大,诅咒你早日速死么?!”

  话音刚落,韦氏连连磕头,额角碰在青金地砖上咚咚作响,不几下,已经磕破了额头,血流如注。她声音哽咽:“圣主饶命,愚妇一时糊涂,才犯下大错。”

  此话一出,众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韦氏这句话,分明就是认罪之语。

  蜀王更是惊诧,红着眼急道:“韦萝,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啊!你疯了啊!诅咒二圣,那是一门死罪啊!”

  韦氏磕头不止,闻言身形巨颤,再抬首时,已是满面泪痕。“之前瓜子重病,药石无医,愚妇求诸一个道士,说瓜子体弱乃是因为……因为与贵人命数相克……愚妇一时没了主意,为了救瓜子,听信了他的话,这才作下这大不敬的事来。”

  圣主怒道:“你眼里,只有爱子,全无父母,这等恶妇,简直不配为人……”

  韦氏匍匐在地,口中直喊:“愚妇有罪……愚妇有罪……甘当一切责罚,只求圣主宽宥余人,瓜子无辜,蜀王无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