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成王爷的试婚男婢 > 第9章 第九章 现代(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又是好几秒的冷凝,江雨桐不说话就是变相默认!姜煜心里冷笑一声,主动挂断了电话。

  “跟女朋友分手了?”出租车司机感觉找到了话题,突然开口。

  “嗯!”姜煜不想说话,也不想跟别人分享自己的故事,那么长时间以来,他一直很优秀,被家人保护得很好,现在,整个世界都似乎崩溃了,连平时温柔而善解人意的女朋友也不给自己解释的机会。

  姜煜无语,让空间瞬间尴尬,出租车司机有一肚子话却不知怎么开口,于是也闭了嘴,默默开车……

  就这样,车子又安静地朝前开了将近半个小时,离闹市区越来越远,道路两边也越来越安静。

  “小兄弟,再走就出市区了!”出租车司机提示道,“要不要先掉头回刚才您上车的地方?!”

  出租车司机的这几句话终于引起了姜煜的注意,他摇了摇头,又思忖了片刻,才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青洋路,再往前走就是永定镇,是咱们跟B市的交界地了。……”

  出租车司机的话还没有说完,姜煜便喃喃自语,“永定镇,那是个好地方!”

  “可不是嘛,那里虽说小镇不大,但出了不少咱们A市的大商贾,自旧朝以来就是聚财之地,那时候咱们A市最有名的一百家商号,有二十多家出自永定镇,不能不让人惊奇啊!”

  “嗯,那就去那里吧!”

  没想到对方那么快就决定了,连出租车司机都有点佩服自己的语言能力了,本来,还有些话准备说,但一对上姜煜落寞而空洞的眼神,到嘴边的话也咽了下去,专心开车。

  永定镇不远,很快就到了,姜煜看了一眼计程表,上面的金额还没有到一百,于是恹恹地说了一句,“不用找了!”便自顾开门下车,临走,身后的出租车司机递给姜煜一张名片,“有事可以给我打电话,我几点都能出车。”

  天快垂暮了,这属于城郊镇,公交车收得早,当地的出租车也不愿意跑远路,这个出租车司机是个机灵人,这也算是给自己找了个准客户,主要的一点是姜煜足够大方,秉性温和。

  “嗯!”姜煜应着,摇了摇头,接过名片便开门下车。

  不得不说,永定镇确实是个不错的地方,在姜煜的心里,这里没有市区繁杂喧嚣,只有近触自然的美好和儿时记忆里的斑驳点滴……

  姜煜静静地走着,心思很沉,但从外表却看不出来,让人感觉的是淡然得有点呆愣。

  不远的前面,是一座老旧的门头,飞檐和重彩昭示着它曾经的华贵,而略显宽大的楠木牌匾上“姜宅”两个苍劲大字隐隐透着昔日的辉煌。

  姜煜推了推门,锁是从外面锁的,看来这里平时并没有什么人住。姜煜思绪游离,愣了片刻才掏出钥匙开门。

  里面显得更加荒芜,本来,姜天有每半个月就会雇保洁公司做一次全面的清扫,但这近几个月,因为经济上的各种问题,姜天有已经有三个多月没有雇人打扫,里面的很多地方都已经落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姜煜在屋里转了一圈,这里到处都是儿时的回忆,那时,家里不像现在这样富裕,父母为了公司在忙,但跟着爷辈生活的姜煜过得却是安定而快乐,传统观念下,爷爷、奶奶、姥姥、姥爷都非常宠爱这个当时唯一的孙子,而姜煜也很争气,从小就懂事听话,学什么也都是又快又好,周围从来充肆的都是赞扬和满意的笑容……

  就这样看着,姜煜的眼泪也不自觉地滑落下来,渐渐地,四个爷辈老人老了,走了,回到城市的姜煜压力也越来越大,父亲的出轨,母亲的病逝还有姐姐姜尘的愤然离开,让这个曾经美好温馨的家支离破碎,而后进门的赵秋婉对姜煜自然没有什么感情,更多的是算计。

  想着,姜煜缓缓走到后院的葡萄架下,摇椅还在,姜煜依稀感觉到爷爷坐在上面,嘴里哼着南曲小调,而奶奶拿着扇子在前面一边轻舞一边和唱。

  姜煜在原本奶奶坐着的躺椅坐下,仰头从葡萄藤的缝隙看着遥远的星空,此时,天已经黑透,暗蓝的穹宇里一颗颗明亮的星在闪耀着光斑。

  许久,一声悦耳的铃声刺穿静谧,在空阔的园子里肆意蔓延开来。

  姜煜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标注的是爸爸。犹豫了几秒,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你丫疯哪去了?你知不知道?!因为你做的那些龌龊下流的事,公司刚刚才好转的股价又再次狂跌,你赶紧回来给我解释,为什么这种关头还跟林诚搞在一起,做那种上不了台面的事!”姜天有说着,一阵气急,连带着也不停地咳嗽起来。

  “爸……”姜煜哽咽着,既是羞愧又担心父亲的病,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真了片刻,才鼓起勇气,可是,刚要说话,又被姜天有一连痛骂,“不要叫我爸,我当不了你爸,你他妈跟你那个放荡的妈一个德性!都他妈搞男人没底线……”

  姜天有不知道是气坏了还是怎么,口无遮拦越骂越难听,姜煜在他口中变成了一个放荡不堪的纨绔子弟,以前所有的一切都在气愤中被瞬间否定,这,姜煜无法理解,也听不下去,姜天有的声音还从电话的另一端源源不断地传过来,刺耳而狠厉!

  姜煜缓缓地放松手臂,声音离自己越来越远,片刻,他突然抬起手狠狠地把手机甩了出去,落在远处的水泥地上支离破碎!

  眼泪从姜煜的眼里溢出,肆意地从脸颊滑落,他从来没有如此的绝望……

  人世有太多的算计、冷漠与恶毒,都让姜煜感到心寒。他曾以为自己的生活固若金汤,自己能够一直做一个被人照顾的小少爷。可是现在,他意识到自己原本生活在幻梦里,一切都是虚假的。

  姜煜拿出随身携带的瑞士军刀,这还是自己十六岁生日的时候,父亲送给自己的礼物,他拿在手里端详着,眼神透着复杂和绝望,随后抬起了手……

  姜煜吞下了一瓶安眠药,躺在后院的藤椅上,静静地回想自己的少年时光,血从手腕流出一滴一滴地落在地上,只画出了一小滩殷红便都渗进了泥土里。

  不知道是药效还是血液的流离,姜煜的意识渐渐模糊,陷入长久昏沉的睡意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