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成王爷的试婚男婢 > 第18章 第十八章 穿越(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瑞儿嫁入张府那天整个府上热闹非凡,虽然李瑞儿道明不必大办,低调便好。

  “这怎么行,虽说你我并无媒妁之言,我定然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李瑞儿是我正娶之妻。”

  这话让李瑞儿很是动容,她嫁入张家,世子自然也成了张家的三小姐,不过,并没有随张家之姓名,仍旧用的李瑞儿所取的阮懿之名。

  至此李瑞儿带着阮懿和翠云开始了在张府的生活,得知阮懿是女孩后张冯氏倒也没有过于刁难她,反倒对她很是客气。

  而李瑞儿基本上深居浅出,也不会主动争强好胜,招惹事非,这种温婉纤和的性格张德佩非常喜欢,对她也照顾有加,是以生活过的还算不错。

  就这样李瑞儿、翠云和小世子在张府平安无事的过了十四年,就在李瑞儿以为会一直这样平静下去,却不想变故横生。

  每年的五月中旬,李瑞儿和翠云都会带着阮懿还有阮懿的丫鬟梦莹一起去西山寺进香礼佛,一则是李瑞儿信佛,再则是五月中旬是煜亲王殁的忌日,李瑞儿一行不敢明里吊唁,只能暗暗为煜亲王和煜王妃以及自己的先夫一家在西山寺积香火阴德。

  这十四年来一直如此,但这年他们从西山寺回来没几天,便有几个自称是永定王府的人登门,说是要让阮懿以永定王府试婚格格的身份进入慕王府。

  得知这个消息对于李瑞儿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此事万万不可,懿儿他可是男儿身,怎么能够做试婚格格?”

  张德佩又何尝不知,阮懿是男儿身这件事情只有李瑞儿、翠云和张德佩知道,他紧锁眉头叹声道:“我知道,要不,我把阮懿的男儿身份告诉他们,这么多年了,我想紫薇(张德佩正妻张冯氏)也能接受得过来了。”

  听着,李瑞儿有片刻的犹豫,她心里在意的并不是张冯氏的意思,而是会不会有人因此顺藤摸瓜,深扒小世子的身世,如果真被人认出阮懿就是当年的煜王府世子,后果不堪设想!

  “我……”李瑞儿犹豫着,刚要开口,门却被推开,门口站着的是平时把持张府□□的张冯氏。只是今日的她没有了往日的跋扈,甚至还有一点点委曲求全的意思。

  “妹妹!”张冯氏一反常态地跨步进来,坐到李瑞儿身边拉着她的手,“我知道,作为娘亲,谁也不愿意自己的孩子去做这什么试婚格格,只是……只是张洋(张冯氏和张德佩的儿子,张府的大少爷,在李瑞儿进府一年后出生)前些日子惹了些事,永定王府的意思是如果咱们不从了这事,就把张洋移交给直隶衙门法办,他们……他们要真想要了张洋的命,我们也只能听天由命,所以,求求妹妹您救救张洋!求求您了!”

  张洋是张冯氏后来所生的孩子,是张府唯一的少爷,从小就被捧在手心里,被张冯氏给宠坏了,虽然年方十四,就在书院将奉捡衙门书吏家的二公子打残,张家赔了很多钱才摆平此事。现在,永定王府为了逼张家就犯,特意派人支会了张冯氏,若是拒了永定王府的要求,张洋受牢狱之灾是小事,甚至有掉脑袋的可能!

  “瑞儿,我知道我说这话不合适,但是,此事已没有任何可转圜的余地,莫说永定王府和慕王府我们哪个都惹不起,而张洋的事也是我们理亏,若是他们真要从这里作文章,张洋就完了,他虽然平时嚣张纨绔,但他是我的儿子,瑞儿,看到我的份上,能不能……能不能应了永定王府的要求啊?!”张德佩也是急病乱投医,平时胆小细微的他真被永定王府的一翻恐吓给吓坏了!

  “那也不能用我的懿儿去平息这件事情。你知道的,懿儿他不能!”李瑞儿突然反应过来,永定王府和慕王府的联姻是奉了圣旨的,如果懿儿的身份被拆穿,就是欺君之罪,更何况这种事情想要隐瞒无异于纸包不住火。

  张德佩也明白她的苦衷,忧心道:“我再想想其他办法。”

  看李瑞儿没有点头,张冯氏瞬间又慌乱起来,苦苦哀求道:“这么多年,我不曾为难你,对你也算尽心,请你看在多年的情份上就帮洋儿这一次。真的,我不能没有洋儿!”

  李瑞儿神色凝重并没有应下,“这件事情定然还有其他的办法。”

  “怎么会有,慕王府也差人过来特意交代,虽说是试婚格格,慕王府也不会亏待阮懿的,等她去慕王府之际,我一定为她准备丰厚的嫁妆,不会委屈了她。”张冯氏急急的说道。

  “不是这个问题。”李瑞儿蹙眉。

  张冯氏的眼泪落了下来,“我就洋儿这一个儿,要是他出了什么事情我也活不下去了,就当姐姐求求你,要不,姐姐给你跪下了。”张冯氏说着,双膝一软,真就“啪嗒!”一声跪在了李瑞儿的面前。

  没想到张冯氏会委屈如此,李瑞儿也霎时一惊,赶忙上前扶着张冯氏急切而道:“你这是做什么。”

  “我知道你舍不得阮懿,我又何尝想这样,只是这也是没有办法,永定王府和慕王府我们哪个都招惹不起啊。现在不知为何他们一口咬定了要咱们三小姐,我真的是没有办法了!”张冯氏声音哽咽,满脸是泪的看着李瑞儿。

  在张府这么多年李瑞儿是感激的,只是让阮懿去慕王府,她也确实无法接受。

  “妹妹,你就当是可怜可怜我。”张冯氏说着紧紧抓住了李瑞儿的衣袖,眼底带着祈求。

  “你让我想想。”李瑞儿低声回道。

  ——分隔线——

  去往西山寺路上,阮懿昏昏欲睡的坐在马车里,丫鬟梦莹陪在他的身边,突然马车颠簸了一下,阮懿被惊醒,一阵风袭来,马车的车帘被风吹起,他下意识转过头朝外面看去,马车外另一辆马车经过,扬起一阵灰尘。

  “三小姐。”梦莹看到扬过来的灰尘惊叫了一声,立刻伸手拉好被风吹开的马车车帘。

  阮懿看着梦莹紧张的样子淡笑道:“无事。一阵山风,瞧把你给紧张的!”

  洛城坐在车边,不住的回头朝着后面的马车看去。

  慕王爷注意到他的动作问道:“城儿,怎么了?”

  外界传言慕王府的世子洛城身染奇症,每月中旬慕老王爷都会带着洛城到宁国香火最为旺盛的宁国都城庆都的西山寺进香祈福,希望洛城可以早日痊愈。

  “没事。”洛城收回视线淡声道,只是他此刻的内心久久无法平静,刚刚那个马车里的人和姜煜长得实在太像了,不同的是,对方身着女装。

  在西山寺,洛城借故四处走走而找寻了一圈,却没有再见到马车里的小姐,心里却记挂上了,回去后打探一番得知对方是庆都最有名的药堂清安堂的东家,张府的三小姐,名唤阮懿。

  洛城反复念叨着这个名字,心思一转去找了慕王爷,郑重道:“父亲,孩儿相中了张府三小姐,想娶她进门。”

  慕王爷诧异的看着他问道:“哪个张府的三小姐?”

  “就是清安堂的东家,张府的三小姐,我都打听好了,她叫阮懿。”洛城有点着急地开口,“那天,我在去西山寺的时候见了她一面,虽是匆匆一瞥,却甚是喜欢。”

  “城儿,这也是我第一次听闻你有意中人,但是,此事恐怕不可。”慕王爷为难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