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成王爷的试婚男婢 > 第21章 第二十一章 试婚格格(二)

第21章 第二十一章 试婚格格(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可是……”老嬷嬷有点犹豫,想必是有人交待了什么,犹豫着,并不愿离开。

  “别可是了,都这时辰了,我还能跑了不成?!”阮懿自嘲地笑了笑,“我要是想再寻短见,也不会等到你们的人都来了,放心吧!我只是不习惯换衣服的时候旁边还站着几个观摩的!”

  老嬷嬷有点不太理解“观摩”的意思,但阮懿的话她们也能听得出来是什么意思,不管阮懿的试婚格格身份,现在这间房子里,他可是主角。

  于是,之前说话的嬷嬷和另外一个老嬷嬷对视了一眼,相□□了点头,道:“阮小姐,那您先换衣裙,换好了叫我们,再进来给您梳妆。”说完,示意几个丫鬟把手里的东西放好,便领着几个人鱼贯而出。

  房门轻轻的关上,阮懿看了一眼放在圆桌上的婚服,大红的底色上用鲜亮的金丝线绣了鸳鸯和合欢花,用色鲜艳考究,阮懿看着便感觉价值不菲。

  更让阮懿惊讶的是叠在外披和外袍下面的一件里袍更是独具匠心,上面绣了无数的孩童,形态各异,扫眼看去几乎没有一个是重复的。

  “对一个一次性用品还这么考究,看来这慕王府真不是一般的财大气粗!”阮懿想着,无奈地摇了摇头,脱下自己的衣袍换上慕王府准备的这套婚服。

  ……

  夜幕降临,阮懿静静的坐在铜镜前,梦莹站在他的身后偷偷的抹眼泪。

  “梦莹。”

  梦莹慌忙的擦拭掉脸上的眼泪,应了一声,“阮懿姐姐。”

  阮懿转过身看着她微微笑了笑,拿出一个盒子递给了梦莹,“这个给你。”

  “阮懿姐姐……”梦莹没有接,刚擦拭的眼泪又落了下来。

  “好了,不哭了。”阮懿有心想要上前帮她擦去眼泪,想到自己的身份还是放弃了,只是把盒子塞到她手里,轻做轻松地笑了笑,“其实也不是不好,慕王府说不会亏待了我,所以,别伤心了。”

  ……

  阮懿是以试婚格格的身份去慕王府,自然不能光明正大,慕王府的轿夫会在天色暗下来之后接他到府上。

  ……

  敲门声响起来的时候,虽说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阮懿的心里还是轻颤了一下,他拍了拍梦莹的手臂,故作轻松地对着她笑了笑,“把我的房间打扫干净,说不定以后我还会常回来住呢!”

  与此同时,房门被推开,张冯氏缓步走了进来,看到装扮后的阮懿愣了一下这才走上前。

  “慕王府的轿夫已经在前院了,一会就过来。”张冯氏低声说道。

  阮懿平静的应了一声,听见门外张洋有些不耐烦的朝着张冯氏催促道:“好了没?”

  张冯氏朝着门外看了一眼,从衣服的袖子里拿出一个布包塞给阮懿,“委屈你了。”说完,也不等阮懿说话,便头也不回的离开。

  阮懿打开手里的布包,里面有一支珠钗和两锭金元宝,看着,阮懿心情复杂,但手里的东西也确实很实用,于是,微微笑了笑,隐约听到门外两个人的交谈。

  “怎么那么麻烦,我约了朋友商量秋猎大典的事情呢。”张洋的语气很是不满。

  “好好好,你去吧。”张冯氏宠溺的应了一句,“路上小心点,莫要再与人起争执了。”

  张洋不耐烦道:“我知道了,啰嗦。”

  脚步声渐远,声音也听不真切了,阮懿神色顿了顿看向梦莹问道:“秋猎大典是什么?”

  梦莹的眼泪已经停了下来,眼睛仍旧有些红肿,“秋猎大典是每年都会举办的庆典,届时所有王公贵族都会在围猎场围猎,平民百姓也可以在特定的围猎场进行围猎,同时还会举办很多有趣的活动,连远离围场的城里都会很热闹。”

  说着说着梦莹停了下来,泪眼朦胧的看着阮懿,“阮懿姐姐,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以前,你也不出门,但总是喜欢打听京城里发生的事,特别是秋猎大典的事,你曾说如果你是男儿就好了,也可以去参加这种盛会,一显身手,那样三夫人脸上也有光了!”

  “这样……”阮懿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好了,不要再哭了,不然我也要跟着哭了。”阮懿故意严肃道。

  梦莹立刻擦拭掉眼泪,声音哽咽道:“不哭了。”

  只是眼泪仍旧不住的落下来,看的人一阵心疼。

  不一会有嬷嬷推门进来,眼神凌厉的在阮懿身上扫视了一圈,这才说道:“要上轿了。”

  直到此刻阮懿才有点慌神,他极力保持平静,看了铜镜里的人一眼,轻吁了一口气。

  嬷嬷走到他面前把盖头盖在他的头上,出声警告道:“进了慕王府莫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必须要如实禀告世子爷的身体如何,特别是□□,还有,时刻谨记你只是一次性用品,只配照顾好秀月格格,可不许心怀任何非份之想。”

  阮懿听后很是无奈,他想说这做试婚之事可不是他有心求来的,而是两个王府以权势欺负自己无权无势而已,非份之想?!这种期待自己可从来没有过!但是,这些话到了嘴边,还是咽了下去,喜服都已经换了,花轿也到了门口,现在再说这些也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

  “听到没有?”嬷嬷没有听到回应语气越发严肃。

  “是。”阮懿平静的回了一句。

  嬷嬷这才满意,扶着他朝着院外走去,头上盖着盖头,阮懿只能垂眸看着脚面,回想着嬷嬷的话不免有些诧异,不是说慕王世子已经病入膏肓了吗,还有什么活好禀告的。

  思及此,阮懿的心里有些打突,万一这慕王世子是装的可就麻烦了,之前电视里这种情节也没少看,为了迷惑别人,装病是常用手段!但细想,众口一词,似乎也并不是谣传!看来,最好的情况就是慕王世子真是如传闻说的是个病秧子。按照梦莹说的,再过些时日就是秋猎大典,届时,找个由头随慕王府一起参加,在围猎时假借身手不济从山崖摔落河中,这样有可能金蝉脱壳,自己若是出了事,以试婚格格这种身份,慕王府应该不会追根究底,也不好再找张家的麻烦,倒是一举两得的好办法。想到这,阮懿的心情也莫名地好了很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