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成王爷的试婚男婢 > 第23章 第二十三章 试婚格格(四)

第23章 第二十三章 试婚格格(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洛城截住了她的话,一把扣住了她手中的烛台,低声道:“如果你不想一会把事情闹大的话,就不要再继续向后退了。”

  门外的人还在,房间里的任何动静都会传过去,更何况这是在慕王府,即使洛城对他做些什么也无可厚非,阮懿想到这里神色凝重,握着烛台的手也稍稍松开了一些。

  “你放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那种事,我现在还没有兴趣!”洛城安抚的说了一句,同时伸手去拿烛台。阮懿却下意识地往后躲了躲,手里的烛台又重新握紧,全身上下紧绷而戒备。

  眼前的人撇开容貌不说,看似并不是什么病秧子,阮懿不禁有些懊恼,所谓的传闻都是以讹传讹,眼见未必是真的,这种谣言自己居然还真的相信了,想着,阮懿暗自摇了摇头,眼睛却一直盯着洛城,不敢有半分松懈。

  接下来的时间,洛城一直坐在拔步床前的圆桌边若有所思,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只有烛火轻微的跳动让整个房间显得忽明忽暗,过了好一会后洛城突然站了起来。

  “你要干什么?”阮懿顿时紧张的咽了咽口水。

  洛城看着犹如被惊吓的兔子一般的阮懿,不免感觉有趣,朝着他走近了几步,柔声道:“天色不早了,今晚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你说我要干什么!”

  阮懿听了这话顿觉头皮发麻,握着烛台的手收得更紧,下一刻猛地把烛台对准了洛城,“不许再走近,不然……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哦,是嘛。”洛城不以为意,继续朝着阮懿走去,神色带着揶揄。

  “你……我说真的,你不要再过来。”阮懿向后退了一步,直接撞到了身后的矮柜,顿时,噼里啪啦一阵响,摆放在上面的碟子、盒子因为他的动作晃动一番后才停下来。

  守在外面的人听到动静,迟疑的喊道:“世子?”

  阮懿紧张的咽了咽口水,下意识朝着门口看了过去。

  洛城注意到她的目光,朝着门外不悦道:“无事,你们都退下吧。”

  门外的人没有离开,好似在迟疑。

  “退下。”洛城语气冷了下来。

  “是。”门外的人应了一声,紧接着是脚步远去的声音……

  洛城神色稍缓看着阮懿说道:“人已经离开了,你先把东西放下。”他说着朝着阮懿走了过去,刚迈开脚步却猛地变了脸色。

  “你要是再过来,我就死在这里。”阮懿警惕的看着洛城,把烛台对准了自己的脖子。

  洛城没想到阮懿竟能做到这一步,很是无奈,他只不过是心生逗弄之意,却没想到他的反应那么大。但就这股倔强,让洛城顿时想起姜煜,眼神也随之暗淡下去。

  “好,我不过去。”洛城说着向后退到了床边。

  阮懿并没有因为他的动作而有任何的放松,仍旧紧紧握着烛台,眼神里带着警惕。

  洛城朝着阮懿看了一眼自顾自的脱掉外袍,他躺在床上前看着阮懿问道:“你真的就打算在那边待到天亮?”

  “你想干什么?”阮懿顿时心头一紧。

  “无事。就是关心一下你,整个京城都知道你是我的人,你侍候不侍候我都是一样的,以后也不会有人敢娶你!”说完,洛城看着阮懿紧绷的神色侧身躺下。

  过了好一会后阮懿这才慢慢的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眼睛仍旧紧紧的盯着洛城的方向,神经一直处在紧绷的状态,唯恐他再做出什么事情来。

  轻微的动静传来,洛城闭上的眼睛缓缓睁开,从看到阮懿之后,他的脑海中总是出现曾经的那些场景,所有的事情都和那个故人有关,那个他亏欠了很多的人,每次想到这些他的内心就是一阵刺痛。

  ……

  一缕阳光透过门缝挤进来,阮懿眨巴了一下眼睛,顿时感觉很是酸涩,他手持烛台睁着眼睛直到天亮,时刻提防着洛城。

  “世子。”轻轻的敲门声传来。

  阮懿被这声音震得一个激灵,有些发沉的头顿时清醒,下意识朝着仍旧睡着的洛城看去。

  洛城以为这一夜他会无法入睡,却没想到睡的安然惬意,直到听到门外的敲门声才慵懒的坐起身,正欲应声看到了正瞪大眼睛看着他的阮懿,神色一顿朝着门外的人说道:“在门外候着。”

  “是!”

  ……

  阮懿直挺挺的站在桌边,脑子里有些混乱,事情好似比他预想的要糟糕一些。

  “叮”的一声响,阮懿猛地回过神就看到洛城手里正拿着一把匕首,心顿时提了起来,“你要干什么?”

  洛城不由分说的握住阮懿的手,用匕首在他的手指上划了一下,顿时鲜红的血流了出来。

  “嘶……”阮懿低呼了一声,把手臂向后缩了一下。

  “别动。”洛城沉沉的开口,接着用洁白的手帕在阮懿流血的手指上擦了几下。

  不一会,洁白的手帕上鲜红一片,洛城看了一眼阮懿的手指,柔声道:“无事吧?”

  阮懿捂着手指摇头,仍旧警惕的看着洛城。

  洛城神色顿了一下,拿着手帕走到了床榻边上,把手帕放到了被子下面,站起身看了看规整摆放着的被褥,想了想后提起来弄乱了一些,这才满意。

  做完这一切后洛城朝着阮懿看了一眼,然后强拉着人坐在了一旁的凳子上,下一步便是动手开始解他的衣衫。

  阮懿紧紧捂着衣领,惊恐的看着洛城,“你要干什么?”

  洛城挑眉,“你还穿着昨夜进门的婚服,难道你想所有人都知道我们昨天晚上的事情?”

  “我那是……”阮懿支支吾吾的嘟囔道。

  “如果你想平静的过了今天就听我的。”洛城盯着阮懿认真道,而后打趣道:“就只是换件衣衫,你紧张什么。我要是想做什么也不等到现在!”

  洛城说的确实是事实,阮懿听着,不自觉地松了一口气,低声道:“我自己来。”

  洛城没有坚持,转身走到了一旁的一把圈椅上坐下,眼睛却没有离开阮懿。

  门外又有人敲了敲房门,同时小声询问可否可是进来侍候。

  洛城没有回应,而是朝着阮懿看了一眼催促道:“你快点。”

  阮懿应了一声,动作却很别扭,洛城就坐在他对面,他无论何时也放不开。

  “你……可不可以……可不可以……”阮懿犹豫着,自己的身份是试婚格格,看都不让看似乎有点过份,他把握不住洛城的底线在哪,却不得不问出来,自己的身子,洛城一直盯着看一会就得穿帮。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