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成王爷的试婚男婢 > 第30章 第三十章 洛城大婚(二)

第30章 第三十章 洛城大婚(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阮懿费了一番功夫才把巨大的花盆挪到墙边,然后踩着它爬到了墙头上,正喘息间低头就看到自己的正下方同样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家丁,此刻正仰着头看着他,阮懿顿时一惊差点从墙头上掉落下去,调整了一下动作,才无奈道:“你们就当没看到我行不行?”

  “还请阮小姐不要为难我等,我等只是奉命行事,如果阮小姐跑了,我们在世子爷那可就交不了差了。”家丁平静地说道。

  “你……”自知说不通,阮懿悻悻地从墙头上下来。

  烛光随着微风摇曳,阮懿一脸沉闷的坐在凳子上,桌子上放着他的包袱,院子里很是安静,前院的热闹声也开始淡去,他尝试了很多办法,那些家丁好似能未卜先知一般,每次都能堵到他。

  阮懿不甘心,过了好一会后,他朝着院子里看了看,小心翼翼的起身走到了院门后,正欲查看外面的动静,却不想院门被敲了一下,吓得他差点撞到院门上。

  “行了,天色不早了,你们也别折腾了,我这就回房间。”阮懿咬牙切齿道。

  门外没了动静,阮懿气恼的哼了一声回到了房间里,重重地关上了房门。

  院门外面,洛城听到阮懿院子里的动静,挑了挑眉,而后抬脚离开……

  第二天一大早,阮懿刚起身没多久,就有洛城院子里丫鬟过来让他过去。

  “不知道世子爷此时让我过去何事?”阮懿看着丫鬟试探的问道。

  丫鬟平静的回道:“世子爷并未说明,还请尽快跟我过去。”

  阮懿神色顿了顿,心里有些犯嘀咕,洛城这刚成婚的第二天就喊他过去,莫非是秀月格格提出异议,所以改变主意,愿意放他离开了,想着,他不禁笑了笑,然后,朝着丫鬟示意了一下,跟着她一起过去洛城的院子。

  王府里到处还留有昨天大婚的痕迹,高挂的红色灯笼里仍旧燃着烛火,红缎还悬挂在屋檐上随风飘荡……

  阮懿跟着丫鬟候在房门外面,正疑惑间,里面传来动静。

  “人来了吗?”声音淡淡的还带着一丝成熟的磁性,是洛城的声音。

  “回世子爷,来了!在院子里候着呢!”领着阮懿过来的丫鬟及时回道。

  “时辰不早了,那就进来给我更衣吧!”

  听着,阮懿环视了一圈,院子里的其他的人各忙各的,洛城说的是他。

  “世子爷,您说的是我吗?”阮懿有点迟疑地问道。

  “嗯!进来!”依然是淡淡的声音,却带着一种不可抗拒的威严。

  听着,阮懿一头雾水的推开房门走进去。

  洛城还坐在寝房正中央的拔步床上,除了脚上穿着大袜,身上还是朱红的大婚喜服,并没有换。

  秀月格格坐在梳妆台前,静静地看着铜镜,听着洛城的话神色微动,透过台面上的铜镜朝着阮懿看去。

  阮懿也感觉到房中气氛的尴尬,犹豫了片刻,还是主动走上前去,垂手立在洛城身边,忐忑道:“世……子爷,您……您是要把喜服换下来吗?”

  “嗯!一会再把朝服换上。”洛城淡淡的吩咐,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仿佛阮懿就是他的贴身丫鬟一般。

  洛城的这套喜袍是里外一共十二件的世子大婚喜服,阮懿不但不会脱,连见也没有见过,现在,被洛城要求更衣,更是满眼迷茫,不知从何着手。

  “怎么了?”洛城看出阮懿的迟疑,于是问道。

  “我们商贾之家没有见过世面,如些衣裙我实在不知从何处宽解。”阮懿垂眸,小声嘟哝而道。

  “随意,礼都行完了,这衣衫估摸也就没什么作用了,你随便吧,弄坏了,本世子也不会生气,更不会治你的罪!”

  “是!”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阮懿就算不情愿,也只能硬着头皮接受,毕竟现在的他只是一个小小商贾之家的庶出小姐,无权无势,要想活下去,也只能百般隐忍。

  于是,阮懿有些笨拙的开始给洛城更衣,而洛城不但没有任何恼意,更是没有任何催促之意,好似很是享受其中。

  阮懿哪里会给人更衣,更何况是这种衣式繁杂的喜服,从玉佩、小绶、大绶、大带、蔽膝、青衣、下裳、中单这一件件解下来,阮懿已满头大汗,有的地方摆弄了很久也没找到其中门道。

  “别急。”洛城柔声道,好笑的看着有些笨拙的阮懿。

  这话却让本来就已经有点手忙脚乱的阮懿更加焦急起来,他这才注意到,和他一起进来的丫鬟都已经候在边上,秀月格格早已梳洗完毕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所有人都在等着他。

  越是心急越是出错,阮懿感觉他的手指好像有些不听使唤一般。

  洛城见他实在慌乱出手帮他。告诉他什么地方怎么解,应该先解哪里……

  费了将近两柱香的时间,才把洛城身上的整套喜服脱下来,看着红彤彤的一堆,阮懿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

  “阮……阮小姐,这是世子爷一会上朝要穿的朝服,您尽快给世子爷更上,现在已经是卯时三刻了,别耽误了上朝的时辰!”旁边的一个女婢看阮懿有点迷茫而不知所措,于是提醒道,说话间有意无意地也在嘲讽阮懿的笨拙,再如此下去,定然会耽误上朝的时辰。

  “哦!”阮懿闷闷地应了一声,看向女婢手里的托盘,这一套朝服由四个女婢捧着,看起来也不比刚才那套喜服简单多少。

  “这……”阮懿皱了皱眉,如果说脱可以不论章法自己都已经手忙脚乱了,这穿企不是更麻烦,“这位姐姐,我……我实在不会,能不能演示,啊,不对,能不能教教我?”说着,阮懿涨红着脸看向有几分不屑的这个女婢。

  看出阮懿的尴尬,洛城笑了笑,宽慰道:“以前没穿过这种衣服,不会很正常,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柳月,你给他示范一下,阮懿,你可看好了,以后我的衣服就由你来穿!”

  随后,洛城看着阮懿意味深长的又说了一句,“没关系,以后熟练就好了。”

  阮懿有些懵懂的看着他,不太明白他这话的意思。

  在柳月的指导下,阮懿很快明白这套衣袍的穿法,于是,赶紧给洛城换上。

  现在,这间寝房里,至少有十多只眼睛盯着自己,就算自己再坦然,众目睽睽之下也难以淡定,而且,在整个过程中洛城总是有意无意地亲近阮懿,这让阮懿自觉更加尴尬,好在之前柳月告诉了阮懿怎么穿,虽然穿得很慢,但还是把衣袍给套上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