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成王爷的试婚男婢 > 第40章 第四十章 妙音居(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欢喜站在回廊朝着跪坐在院子里的阮懿看了一眼后,转身回到了房间里,低声道:“格格,她眼看着要撑不住了。”

  秀月轻抿了一口茶水,淡淡应了一声问道:“多久了?”

  “快两个时辰了。”欢喜恭敬的回了一句,而后问道:“要是在这样下去恐怕会闹出事情来。”

  “能出什么事。”秀月冷哼了一声,“左不过就是一个卑贱的奴婢而已,就是死了,抬出去就是。”

  欢喜听后不敢多言语,低垂着头退到了一边。

  秀月朝着外面看了一眼,狞笑道:“我就不相信这次脱不了她那层让人讨厌的皮囊。”

  饶是再白皙的皮肤经过这一番暴晒,定然会脱一层,那滋味不是常人能够忍受的,光是想想就让人心颤,只是这样仍旧难解秀月的心头之恨。

  阮懿感觉眼皮重的仿佛压了一大块石头,大脑也不受控制,终究眼前彻底黑了下去,再没了意识。

  欢喜急匆匆的走到内室,稍稍平缓了些许情绪这才平静的禀告道:“格格,人晕倒过去了。”

  秀月闭着眼睛斜依在榻上,听罢低低应了一声,“把人抬出去吧。”

  “需要找大夫过来看看吗?”欢喜迟疑着问了一句。

  “看什么看。”这话一下子惹怒了秀月,她猛地坐起身体,满眼怒意,“她死了最好,把她扔到那个小破院子里,让她自生自灭。对了,吩咐厨房不要给他送吃的,他能吃就自己去吃,去不了饿死了活该!”

  这话欢喜听了也吓得哆嗦了一下,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奴婢这就去办。”

  慕老王妃正从外面回来,她清欲惯了,并没有乘车,而是带着贴身丫鬟梵音缓缓往自己寝殿走去。

  此时,两个侍卫抬着阮懿朝着他的小院子里走去,这两人肯定是没有看到慕老王妃主仆二人,还在一边抬一边抱怨。

  “那么大的太阳还得抬着她,你说她再晚晕几个时辰不就凉快些了吗?”

  “可不是,真是太晦气了。”

  “快点吧,不然世子妃又该大发雷霆了。”

  慕老王妃听到动静看了过去,看到两个侍卫抬着什么东西并未在意,就在她要离开的时候,两个侍卫不知怎地把东西掉在了地上,她这才看清那是一个人。

  “你怎么回事,抬都不会抬。”

  “不说别的,看着还挺瘦的,怎么这么沉?”

  “明明就是你没抓好。”

  “你还怪我,是你没抓稳。”

  两个侍卫正争执间,冷不丁的看到走近的慕老王妃被吓了一大跳,立刻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道:“王妃。”

  慕老王妃看了两人一眼,而后把视线落在了躺在地上的人身上,轻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两个侍卫对视了一眼支吾着不敢开口。

  “尽管说。”慕老王妃眉头微皱追问道。

  虽说慕老王妃对府里的事情管束不多,毕竟身份尊贵,侍卫也不敢隐瞒,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通,还特别强调是阮懿冲撞了秀月,这才被罚的。

  慕老王妃听罢并没说话,得知阮懿的身份后神色微动,而且不知是否是她的错觉,阮懿的眉眼像极了她一位故人,想到那位故人慕老王妃的脸上闪过一丝惆怅,不过很快平复。

  “前因后果我已知晓,你们把她带到我的妙音居。”慕老王妃思索须臾后吩咐道。

  侍卫有些为难,世子妃的意思是把人送到她自己的兰香院里,这半路上被慕老王妃截走,带去了她的寝殿妙音居,他们回去不好交差。

  慕老王妃看出他们的顾虑直接道:“按我说的去做,秀月那边如实禀告即可。”

  “是。”侍卫这才领命把阮懿抬到了慕老王妃吩咐的妙音居。

  慕老王妃常年吃斋念佛,王府里特意修建了一处院落,取名妙音居,既是佛堂也是她的住所。

  侍卫按照慕老王妃的吩咐把人放在了妙音居佛堂旁边的一个偏房中,而后就回去复命了。

  因为在太阳底下暴晒了几个时辰,阮懿的脸色透着不正常的红,浑身也已被汗湿透了,虽然紧闭着双眸,眉头却狠狠的皱着,面露痛苦之色。

  不仅如此,阮懿的衣衫上还带着不少血迹,让人猛然一看都觉得触目惊心。

  慕老王妃身边的丫鬟梵音试探的摸了一下阮懿的额头,脸色登时一变,心急道:“王妃,她好像身子起热了。”

  “你快去把欧大夫请来。”慕老王妃一听立刻吩咐道。

  “是。”梵音应了一声后快步离开。

  很快欧大夫就跟着梵音过来了。

  慕老王妃急急的看着欧大夫道:“欧大夫,你快给她看看。”

  欧大夫应了一声快步朝着床边走去,一番诊视后神色凝重道:“这是严重中暑,身体虚脱了。”

  “可有医治之法?”慕老王妃立刻紧张道。

  “要立刻给她降温,我再开一个方子,快点抓来煎服下去。”

  慕老王妃蹙眉,一脸担忧,“梵音,快快按照欧大夫说的去做。”

  “是。”梵音拿了方子就让人赶紧去抓药。

  欧大夫又写了一个方子,不过没有立刻说明,而是又回转到床边坐下来仔细的诊脉。

  慕老王妃看到他的动作,神色忧虑又不好打扰。

  过了一会后,欧大夫一脸凝重的看了看床上的阮懿,嘴角紧紧抿着。

  “可是还有什么不妥之处?”慕老王妃轻声问道。

  欧大夫朝着慕老王妃看了一眼问道:“还请借一步说话。”

  慕老王妃神色顿时有些凝重以为阮懿的情况并不乐观,“到底怎么回事?可是无法诊治了?”

  “并无大碍,自然可以诊治,还请王妃莫怪,老夫有一疑惑,此人和您是什么关系?”欧大夫问的极为谨慎。

  欧大夫算是慕王府的常客,慕老王妃经常让他过来诊病,对王府的情况也算是有些熟悉,只是此人他从未见过。

  慕老王妃听到阮懿并无大碍,神色稍缓,“欧大夫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