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成王爷的试婚男婢 > 第41章 第四十一章 妙音居(二)

第41章 第四十一章 妙音居(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此人的脉相并不似女儿身。”欧大夫沉吟片刻说道。

  “不似女儿身?你的意思是?”慕老王妃也有些震惊,朝着床上的阮懿看了一眼,眉头紧锁。

  欧大夫点头,“以老夫多年的行医的经验看,此人应是男子。”

  这话无疑是炸在慕老王妃耳边的一道响雷,有点震惊地看向床榻,就在此时床上的阮懿痛苦的低叫起来。

  慕老王妃看了看他酷似故人的面容说道:“他的背后还有伤,先帮他诊治吧。”

  同时,去抓药的人也已经回来,欧大夫立刻吩咐煎药,而后查看阮懿背后的伤势。

  外衣褪下之后,慕老王妃也顿时惊得捂住了嘴巴,只见阮懿白皙的后背上皮开肉绽,血肉模糊,已然看不到完好的地方,里面的水衣也早就被血染成一片猩红。

  欧大夫看到眼前的伤势狠狠地皱了皱眉,“需要准备热水,这些伤如果不立即不处理,很快就会溃烂了。”

  慕老王妃听后立刻吩咐道:“梵音,快去准备,欧大夫需要什么赶紧备过来。”

  为了方便上药,阮懿身上的所有的上身衣物都被褪去,露出的背上血肉模糊,皮肉外翻,看着很是狰狞。

  与此同时,阮懿整个人趴伏在床上,露出来的小脸仍旧透着不正常的红,神色很是痛苦。

  顾及到阮懿的身份,在欧大夫处理伤口的时候,慕老王妃把房间里其他人都遣了出去,只留下梵音帮忙。

  除了新伤,阮懿的身上还有不少旧伤,有的留下了扭曲疤痕,有的刚刚结痂,而旧伤上面又添了一层新伤,看的人心头发颤。

  “这有的伤看着时日不短了,还未痊愈,新伤又上去了,而且,应该是没及时治疗,有的地方都已经开始溃脓了。”欧大夫说着也不禁狠狠皱了皱眉,随即动作利索的清洗伤口。

  “唔……”刺骨的疼痛让阮懿痛呼出声,人也跟着挣扎起来。

  欧大夫立刻对着梵音说道:“快按住他的肩头。”

  听着,慕老王妃不禁着急,也不顾忌许多,坐在床边帮忙。

  整个清理过程房间里回荡着阮懿沉闷的痛呼声,慕老王妃听得很是揪心,待看到他后背上的伤更是心疼不已,不忍看,正欲退到一边,视线扫到阮懿的后腰处猛地顿住了脚步。

  那是一个纹身图腾,对于那个图腾她再熟悉不过,而这个图腾是燕国煜王爷所绘,经她的手修改而成,关于这一点却如那段隐秘的感情一般,不为外人所知。

  慕老王妃盯着阮懿半响没有动作,如果说之前从阮懿的面容她有所猜想,认为他可能是燕国煜王后人,如今看到他身上的这个纹身,更加确信他正是故人燕国煜王后人,慕老王妃眼框也随之热,有泪禁下。

  欧大夫给阮懿上好药就看到慕老王妃神色悲痛的望着阮懿,以为她是担心伤势,安抚道:“王妃莫担心,虽说伤口不少,并未伤及到要害,性命无忧,只待仔细休养一番便好。”

  “有劳欧大夫了。”慕老王妃听到这话神色稍安,随即让梵音拿了诊金。

  慕老王妃亲自送欧大夫出门,轻声嘱咐道:“还请欧大夫莫要把今日之事外泄。”

  欧大夫了然道:“这个自然,还请王妃放心。”

  “多谢。”慕老王妃稍稍欠身感激道。

  “王妃这是折煞老夫了。”欧大夫立刻回了一个大礼。

  慕老王妃淡笑一声吩咐道:“梵音送欧大夫出府。”

  等到两人消失在院门口后,慕老王妃这才折身返回到房间里。

  因着给阮懿上药,房间里充斥着药膏的味道,慕老王妃径直走到床边坐下来。

  阮懿身上的伤都已清理上药,并未穿上衣物,裹着一层白纱,仍旧有点点血迹渗透出来,足以看出当时的伤势有多严重。

  慕老王妃看着很是心疼,阮懿此刻又昏睡了过去,脸色倒是比之前好了很多,只是眉头仍旧紧皱着。

  “可怜的孩子。”慕老王妃轻叹了一口气,抬起手臂想要轻抚一下阮懿的头,半途还是收了回来。眉头微蹙地凝视着阮懿,陷入沉思。

  虽说已经确信阮懿正是燕国煜亲王后人,却仍旧有很多的疑惑,阮懿既是男儿身又为何打扮成女孩,又怎地成为了洛城的试婚格格。

  关于试婚格格的事情,慕老王妃只是知道并没有过多的干涉,她常年在妙音居的佛堂吃斋念佛,对慕王府的事情管束的甚少,对洛城也是如此。

  而试婚格格这种身份,如果说洛城不知道阮懿是男子,似乎不合常理,但如果洛城知道却知之不言,那又是为何?

  ……

  思而不解,慕老王妃摇了摇头,倾身给阮懿盖了盖被子,看到那个纹身思绪回到了多年以前。

  那个时候的慕老王妃还未嫁入慕王府,还是宁国武威将军府的二小姐,本名安宛如,在一次宫宴第一次见到出使宁国的燕国煜王萧明睿后便心悦与他,认识后,两人志趣相投,相处甚欢。

  后来,萧明睿返回燕国,安宛如虽然跟母亲表明心迹,但终究因为涉及燕国且当时燕国并没有跟宁国结盟,所以,安宛如未能如愿,而她之所以嫁入慕王府也不过是因为陛下为了钳制慕王爷的举措,说到底她也不过是政治的牺牲品罢了。

  梵音回来就看到慕老王妃坐在床边发呆,轻声唤道:“王妃。”

  慕老王妃收回心神,淡声道:“按照欧大夫的嘱咐,仔细照顾着他,不要让其他人靠近。”

  “是,奴婢知道。”梵音低垂着头恭敬的应了一声。

  “关于他的身份一个字都不准泄漏出去。”慕老王妃说着神色沉了沉。

  梵音立刻回道:“是。”

  慕老王妃朝着阮懿看了看,舒了一口气吩咐道:“他醒来该饿了,你去准备些他能吃的。”

  等到梵音领命出去后,慕老王妃又看了看阮懿,这才起身朝着佛堂走去,跪坐在团蒲上开始念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