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成王爷的试婚男婢 > 第49章 第四十九章 燃云轩(一)

第49章 第四十九章 燃云轩(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洛城一人在书房里待了一宿,所有人都有点小心翼翼,没曾想,从朝堂回来之后,洛城又恢复了他之前的浪荡纨绔样,随他回来的一大群人都是庆都世家子弟,但也都是跟洛城似的,有家世不上进,不知道这是物以类聚还是洛城给人的假象。不过,就洛城的身份,往上贴的人有的是,只要他点头,有的是人跟他交好。而这些人代表的是自己还是自己的世家,这就让人有点琢磨不透了!

  ……

  “世子爷,听说你府里的试婚格格还没有放出府?按咱们庆都的规矩,她早该离府了,这放在府里头,就是个隐患!”不知道是不是酒壮怂人胆,什么话都敢说,说着,看洛城面无表情,以为他并不生气,于是又道:“不得不说这阮姑娘确有几分姿色,庆都已经有不少人跟我打听了,他们想问问多少银子世子爷您才肯放人!”

  “都什么人问的?他们给你是什么价?”洛城继续追问。

  “就是礼部左侍郎家的三公子和都水师衙门的王管事,还有兵部尚书家的二少爷也都表示过感兴趣,价钱自然也不在话下,世子爷,这买卖试婚格格在咱们庆都也不是什么秘密,银子是小事,通过这种事,世子妃的妒忌之气自然也就消了,一举两得的事!”

  “哼!真叫人长了见识了,这买卖也真做得!”洛城说着,冷笑一声,看了一眼端着酒具盈盈而入的阮懿故作笑意,“本世子的人也想染指,真是活腻味了!”说着,一把把阮懿搂过来,在脸颊亲了一口,故意道:“再说,本世子还没玩够呢!”

  没想到洛城如此放荡,阮懿瞬间红了脸,却不好推开他,于是尴尬地笑了笑,道:“世子爷喝高了,奴婢扶您回房休息!”

  “高?!这点酒对本世子来说,算什么呢?”说话间,眼角瞟见正要来找自己的秀月,心思微动,猛然摁着阮懿,将唇覆在他的唇上。

  两人在众目睽睽之下的亲密举动让秀月看着更为恼火,她犹豫了片刻,跺了跺脚转身离开……

  回到凝香院,秀月越想越气,洛城平日对自己坐怀不乱,敬而远之,却对阮懿如此主动,在外人面前也毫不避讳,这要传出去,企不让人笑掉大牙?!

  “都是阮懿这个小浪蹄子勾引的洛城哥哥!”秀月低声咒骂着,抓着圈椅的手都因为过度用力而骨节泛白。

  欢喜向来善于察言观色,看秀月妒火中烧,于是低了身子,在她身边小声说道,“前些日子听说咱们庆都来了个号称“毒中仙”的人,他的毒可谓无色无味,让人不知不觉慢慢积毒而亡,在外人看来,就像是患病而死一般,不如,咱们买点试试?”

  欢喜的话让秀月不禁一惊,她是恨阮懿占尽洛城的宠爱,但要因此而谋害一个人,她还是下不去手。

  看秀月微显呆愣,欢喜又道:“毒可慢慢下,如果那个贱人不思悔改,那是他邹游自取,怪不得咱们!”

  最终还是妒忌战胜了理智,秀月木然地点了点头,看向铜镜里的自己,陌名有些陌生……

  从那日之后,欢喜是常常待在王府的膳房,借故世子妃需要补身体而熬制各种补品。有时候一待就是一个时辰。但她是秀月的贴身丫鬟,虽然有人觉得怪异,但也无可厚非。只是从那之后,阮懿的身子越来越虚弱,有时候只是简单的洒扫也累得气喘吁吁。

  这日,已是辰时三刻,阮懿的房门依然紧锁,而这日是他在花厅当值,不应该这个时辰还不起来。

  此时,洛城已经下朝回来,看到雪墨站在一侧,欲言又止,于是问道:“今儿是怎么了?不是昨儿出去采买,相中哪家姑娘了吧?是不是想央我让你歇个一日半天的?”洛城调侃着,并没有生气的意思。

  听着,雪墨想了想,才道:“世子爷,我是觉得有点奇怪,今儿是阮懿姐姐在花厅当值,可刚才我去小厨房泡茶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他,我还问了其它几位姐姐,她们都说阮懿姐姐到这个点还都没去花厅,今儿也没见过他,世子爷,会不会阮懿姐姐生病了呀?他可不是偷奸耍滑的人!”

  听到阮懿这两个字,洛城便无法淡定,手出不自觉一抖,一滴浓墨滴在瓷白的宣纸上,迅速晕染开来。

  “世子爷,我……我可不可以去兰香院看看,万一阮懿姐姐真病了,可别耽误了诊治!”雪墨说到这,洛城“噌!”地站起来,霎时把雪墨吓了一跳。

  “世子爷,我是说错什么了吗?”雪墨犹豫地问道。

  “没错!”洛城说着,已跨步走出了书房。

  两人到兰香院的时候,屋门还是紧锁的,洛城推了一下,是从屋里下的栓。

  “不是真跑了吧?”洛城下意识地想到,但又不可思议地摇了摇头,如果阮懿逃了,那些安排在暗处的隐卫不会没有反应,那些人可不是吃素的,要想从他们手里毫无声息地逃走那是不可能的!

  想着,洛城又加重了力道,重新推了推门,结果还是一样,于是,他朝旁边示意了一下,雪墨便善解人意地上前一边轻拍着门一边唤着“阮懿姐姐”,可是,雪墨连唤了四五声,屋里还是没有动静。

  与此同时,洛城的右眼皮突然跳了起来,犹豫了片刻,洛城后退一步,抬脚一脚把门踹开,随之冲进室内。

  房间里的罗帐还垂着,看样子,阮懿还真没起来,而此时已是巳时一刻,洛城顾不得那么多,一步上前掀开罗帐,只见阮懿安静地躺在锦被当中却脸色苍白得吓人。

  “阮懿!”洛城喊了一声,声音都因为害怕而颤抖,他拿手试了试阮懿的鼻息,虽然气若游丝,但气息还在,于是,洛城暗地略松一口气,转头吩咐雪墨,“即刻备车,去燃云轩!”

  因为发现得还算及时而善于用毒、解毒的轩主扶域正好也在,所以,虽然阮懿的症状似乎很重,经过扶域的诊治,也已无性命之忧!

  “洛城贤弟,时候不早了,明儿还要早朝,您就先回吧!阮小姐留在我这,我定会悉心照顾他的!”扶域跟洛城交往颇深,自然能也看得出来洛城在意阮懿,但现在的状况,他陪在这里也是无济于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