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成王爷的试婚男婢 > 第56章 第五十六章 江南之行(三)

第56章 第五十六章 江南之行(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日,阮懿很晚才起身,扶域有事出门了,阮懿吃罢饭正欲去街上溜达一圈,刚走到门口就撞到了急匆匆进门得小厮,更是把对方手中的信件给碰落在地。

  “抱歉,无事吧?”

  小厮稳住身体朝着阮懿躬了躬身体,一脸的惊慌,“对不起。”

  阮懿淡笑道:“无事。”

  “坏了。”小厮慌张的去查看掉在地的东西,见信件已经被浸湿很是懊恼,“都怪我太莽撞,这下子怎么和轩主交代。”

  “要不你把信件给我吧,一会轩主回来我和他说明。”阮懿歉意道。

  小厮犹豫了一番,着实害怕扶域怪罪,把信件递到阮懿的手中,躬身道:“多谢阮小姐。”

  阮懿淡笑道:“本就是我的责任。”

  因着这件突发事件,阮懿没有出门,带着信件回到了房里,担心上面的字迹被全部晕染,迟疑了半响后把信件打开了。

  扶域回去后就见阮懿候在他的房门前,脚步微顿,这才走了过去,注意到阮懿有些凝重的神色,沉声问道:“发生了何事?”

  阮懿抬眸朝着扶域看了一眼后,把手中的信件递了过去,“抱歉,信件被我弄湿了。”

  “你知道了?”扶域看了一眼信件上的痕迹淡声问了一句。

  “嗯。”阮懿轻轻应了一声,他转过头朝着天边看了一眼,低声道:“也该回去了。”

  他随扶域出来已有几个月的时间,他总不能在外面躲一辈子,倒是想过就此离开,只是他终归有所记挂,只这一点,他也该回去面对。

  “你大可留在江南。”扶域轻捻了一下信件缓缓说道。

  阮懿笑了笑说道:“谢谢,江南虽好,终究不是归处。”

  他知道如果借助扶域的力量,对他的帮助很大,只是他并不想让扶域牵扯进来。

  信件上的内容他看了,自从他跟着扶域离开,洛城多次找到燃云轩企图找到有关他的下落,燃云轩受扶域的安排并没有透漏任何信息,洛城愤怒之下与燃云轩的人大打出手,差点出了人命。

  阮懿知道洛城找不到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扶域沉吟片刻没有继续劝说。

  坐在船上,阮懿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有些失神,再回京城,他不知道等待他的是什么,想到洛城,他的心里有些不安。

  几乎是阮懿刚到京城,就有慕王府的人过来让阮懿进府一趟。

  扶域对着来人说道:“今日太过仓促,待到休整后再过去也不迟。”

  来人很是为难,“小的只是传话的,做不得主。”

  阮懿略一思索后,应道:“你且到前院候着,我一会就随你过去。”

  “阮……”扶域蹙眉,正欲开口,迎上阮懿的目光后止住了话头。

  “左不过都是要过去一趟的。”阮懿安抚道,朝着扶域微微笑了笑。

  再次进入慕王府,阮懿的心境颇有些复杂,跟着小厮穿过回廊,很快跨进了一处院落里。

  欢喜见到阮懿不悦道:“世子妃等了好一会。”

  阮懿神色顿了顿并未搭话。

  房间里秀月正坐在榻上闭目养神,听到动静微微睁开眼睛。

  “世子妃。”阮懿淡声道,视线扫过秀月的腹部,眼神闪了闪,仔细算来,也快临盆了。

  秀月在欢喜的搀扶下慢慢的走到阮懿的面前,上下打量一番,挑眉说道:“你这几个月过的倒是滋润。”

  阮懿迎视着秀月的目光,平静道:“这还要多谢世子妃。”

  “放肆,怎么和世子妃说话的。”欢喜低呵道。

  秀月对着欢喜摆了摆手。

  欢喜愠怒的瞪了阮懿一眼后,向后退了几步。

  “伶牙俐齿倒是一点也没变。”秀月冷哼了一声,“我以为你会永远不回来,那倒省了不少麻烦。”

  阮懿苦笑一声,“让世子妃失望了。”

  秀月轻抚着高隆的腹部,满脸笑意道:“不过回来也好,过不了多久,我的麟儿就要诞生了,世子爷可是喜欢的紧。麟字也是他所取,是希望我儿一生得瑞兽护佑,平安喜乐!”

  “恭喜世子妃了。”阮懿语气轻缓,神色没有任何波动,只拢在衣袖中的手掌紧握成拳,泄漏了他内心的不平静。

  “阮懿,你死心吧,我是不会让你继续蛊惑洛城哥哥的。”秀月几次三番的挑衅都没有惹怒阮懿,顿时失去了耐心。

  阮懿叹了一口气,苦笑道:“如果不是你今日唤我入府,说不定我会一直安分的待在燃云轩。”

  对于洛城,阮懿情绪复杂,但是,对于慕王府,阮懿其实并没有过多念想,在得知被洛城欺骗后,除非必要他甚至不愿意踏进来半步。

  秀月突然情绪激动的大吼道:“这一切不过都是你的手段而已。”

  阮懿正欲开口,突然见秀月的神色痛苦的抱着腹部,他顿时心中一紧,问道:“你怎么了?”

  “啊……”秀月低叫了一声,身体也跟着摇晃了一下。

  “小心。”阮懿说着下意识就要上前扶住秀月,却不想被秀月直接挥开。由于惯性,秀月脚下不稳,一下子跌坐在地上。

  “格格。”欢喜反应过来,匆忙的跑过去扶着秀月。

  秀月面露痛苦,抱着肚子急切的喊道:“我的孩子。”

  欢喜立刻喊人去叫太医,和几个丫鬟一起扶着秀月小心的躺在床上。

  房间里一片混乱,惊动了正在书房议事的洛城和慕老王爷。

  洛城见到阮懿神色微动,只是现场太过混乱,两人并未说话。

  太医及时赶了过来,也算有惊无险,只道是秀月动了胎气,需要静养一段时间。

  送走太医,慕老王爷怒视一圈问道:“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平白无故就动了胎气了?!”

  秀月依靠在欢喜的肩头,脸色苍白,额头上一层冷汗,语气虚弱道:“是她,她推的我。”

  阮懿没想到秀月会这样说,立刻蹙眉回道:“我没有。”

  欢喜立刻怒道:“当时就你离世子妃最近,不是你还有谁?当时在场的侍人不少,皆可证明!”

  “不是我。”阮懿说着朝着洛城看去,当时他确实距离秀月最近,不过他并没有对秀月做什么,反而是他想要去扶秀月被挥开了,他压根没有接触到秀月。

  “你还敢狡辩。”欢喜怒不可遏。

  阮懿的神色冷了下来,重复道:“我没有。”

  慕老王爷看了一眼阮懿神色冷峻。

  秀月低泣道:“父王,你可要为我做主。”

  “来人,把她给我抓起来。”慕老王爷语气阴森道,他一直忌讳阮懿,这种情况定然很难站在阮懿这边。

  很快守在外面的侍卫冲进来把阮懿扣住。

  阮懿挣扎了几下,冷声道:“我没有推她。”

  这个时候一直没出声的洛城说道:“父王,此事仅听一面之词恐怕不妥,还需调查清楚。”

  秀月掩在被褥下面的手掌紧紧攒在一起,哽咽道:“到了如今,你居然还护着她,你可知,她差点就害死了我们的孩子。”

  洛城朝着秀月看了一眼,眼神暗沉,并未答话。

  慕老王爷见状看了洛城一眼,随后放缓了声调,说道:“先把她关起来。”

  阮懿被带走关回了他自己的兰香院,慕老王爷叮嘱欢喜多加照顾秀月后离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