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她家那位惹不起的醋精 > 第2章 第2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紧赶慢赶,还是比往常晚下班半个多小时。

  收拾好东西,秦遥走过去,看了叶杭下午拍的照片。

  发现后面拍的跟前面的简直不要差太远,明显有些心不在焉,不过,没有说他。

  这才第一天,总要让他适应几天的,勉励着:“还不错,下次注意一下人物比例。”

  叶杭抬头,看着秦遥认真的模样,眼睛眨了几眨,嘴唇颤了几颤,又终是没有问出口。

  “走吧,下班了。”秦遥将单反还给他,背上她的书包。

  “哦。”叶杭毫不走心的应着,情绪明显有些低落。

  关了门,两个人离开了工作室。

  站在公交站台等车,叶杭总忍不住往身旁人儿的容颜上看,可那人眼里只有来往的公交车,根本没有他。

  看到他要坐的公交车来了,停下,上人,再眼睁睁的看着它从面前驶过,却一点也不觉得可惜。

  就一直陪着秦遥等车。

  没过一会儿,秦遥扭头跟叶杭挥手,告着别:“车来了,我先走了,拜拜。”

  叶杭有些不舍的“嗯”了一声。

  看着她随着人群上了公交车。

  正是晚高峰时段,下班的人那么多,已经看不到她被人群挤到哪里去了。

  心里想着:她每天都要这样坐车,来回奔波吗?

  接下来的两天,叶杭的心情慢慢的调了过来,拍照也越来越进入状态了。

  “拍的不错。”秦遥翻看完他的照片,总结着。

  叶杭心中闪过一丝小雀跃。

  “但,还是得注意一下曝光。”

  “好,那你能教教我吗?”叶杭虚心的请教着。

  “跟我过来。”

  看着秦遥给他讲解,却某人却听的心猿意马,眼里只看到她的红唇在他面前一张一翕。

  好想上前吻住她的红唇。

  可,不舍得冒犯她,更不想让她看低了他。

  “听懂了吗?”秦遥扭过头,问叶杭。

  见他没有反应,双眼怔怔地看着她,秦遥以为他怎么了呢,吓了一跳,焦急的唤着:“叶杭,叶杭?”

  反应过来的某人脸有些许的微红,低着头,不敢抬头看她,“嗯,懂了,懂了。”

  “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想你呀,不过,嘴上却打着哈哈:“没什么,没什么。”

  他知道追秦遥定是场持久战,那他就从长计议,也不急于这一时两刻的。

  就像一头捕猎的狮子,一旦选中自己的猎物,就会穷追不舍,直到拿下为止。

  他也说不上来,怎么就喜欢上秦遥了。

  也许是那天她故意对他视而不见。

  也许是被她拿单反的飒爽所吸引。

  也可能只是因为她在他身边,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单单看着她,就已然让他心跳加速。

  也许这就是喜欢她最直接、最有力的证据。

  他请秦遥吃饭,想要去了解她,想要跟她相处,无一例外都被她以各种理由拒绝了。

  除了正常的工作时间,根本约不到,不知道她究竟在忙些什么,又不好意思打探她的个人隐私。

  只好懂装不懂的去向她请教有关摄影的问题,才能跟她单独的相处一会,而且,她对他很有耐心。

  半月后,秦遥结束了工作。

  叶老板也把钱打她卡里了,走的时候还邀请她:“平时周末可以过来拍照,日新再加100。”

  秦遥笑着跟老板说:“那很荣幸啊。”

  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给她留了一条后路,万一还要继续兼职呢?话不能说死喽。

  叶杭加了秦遥的QQ,也要到了她的电话,下一步就是要想想怎么把她约出来了。

  不增进了解,如何谈感情。

  他想到了一个主意,虽然很low,但他还是决定试一试。

  ----我妹妹下周过生日,你能陪我去商场挑个礼物吗?(叶杭)

  ----什么时候(秦遥)

  ----你什么时候有空(叶杭)

  ----周三下午三点,怎么样(秦遥)

  ----好,那xx广场南门见(叶杭)

  ----OK(秦遥)

  叶杭没想到还真把人给约了出来,到底是个善良的人呐。

  秦遥为了赴他这个约,特地穿了一条过膝的长裙,化了个淡妆,将马尾放了下来,转身就成了一个优雅的淑女。

  和往日工作室的穿着风格完全不一样,不再是各种衬衫+牛仔裤了。

  那是为了工作方便才那样穿的,平时还是得注意点形象。

  毕竟她可是要努力脱单的人呐,万一在商场遇到帅哥,上前要个联系方式什么的,穿成个女汉子,不都把潜在恋爱对象吓跑了吗。

  她才没有那么傻呢。

  到约定的商场门口汇合的时候,叶杭被她的打扮惊了眼,将头发放下来的人儿多了一份恬静,少了一份拒人千里之外的陌生感。

  尤其是微微笑着朝他走过来时,他感觉世界好像静止了。

  周围的一切都成了模糊的光晕,他的世界里只有她一个。

  感叹着他果然是慧眼识珠。

  不过,怎么又不打伞呢,跑过去,给她撑着伞。

  “快进来。”

  秦遥也不别扭,钻进伞下面。

  “你的伞呢?”叶杭把太阳伞往秦遥那边偏了偏,他的女孩他要好好呵护。

  “在寝室呢。”秦遥如实的答道。

  来杭州一年了,她依然活出了北方女孩的糙劲儿。

  别人都是怕晒,涂防晒、打遮阳伞,恨不得从头包到脚,她倒好,有时候穿个防晒衣,戴个遮阳帽,就大剌剌的出门了。

  “哎。”余杭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她怎么这么不懂得爱惜自己呢。

  两个人逛了好几家精品店,凭借着女生的直觉,秦遥猜想着他妹妹可能会喜欢什么。

  站在满是玩偶的木架前,拿着一个小鲸鱼玩偶,问叶杭:“妹妹喜欢玩偶吗?”

  叶杭看她轻轻拍着小鲸鱼的脑袋,自逗自乐的玩着,模样很是可爱,有些不忍心道:“喜欢是喜欢,可她有很多了。”

  转到另一个架子处,秦遥指着一个做工精致的沙漏问:“那这个呢?”

  叶杭轻轻的摇着头,否决着:“我有一个沙漏,她喜欢,就让她玩了。”

  逛到另一个精品店,瞧着一个发光的水晶球,秦遥弯下腰,仔细观察,是星空,漂亮极了。

  扭头笑着问叶杭:“那这个水晶球呢?”

  看到她两眼发光的样子,叶杭暗暗记住了这个水晶球,还是摇着头:“我要是没有记错的话,她朋友曾经送过她水晶球。”

  ……

  到最后还是没有碰见合适的,都被叶杭一一否了。

  秦遥就纳了闷了,这么大的商场,怎么就没有碰到合适的礼物。

  “我累了。”秦遥逛的脚有些难受,偏头跟叶杭小声说。

  叶杭以为女生都喜欢逛街,而且是那种不会累的,看来,并不都是呀。

  “走,咱去歇一会儿。”

  “好。”

  “你坐在这儿,我去买水。”

  秦遥确实渴了,也没有推辞,“那你去吧,我就在这不动。”

  “好,你乖乖的啊。”叶杭走之前,嘱咐她。

  正当秦遥意识到他说话的语气不对时,抬起头来想要反驳时,人已经走远了。

  秦遥偏头看着奶茶店前排的长队,轮到叶杭都什么时候了。

  在商场不能大喊大叫,只好跟他打电话。

  叶杭接着电话,扭头笑看着坐在不远处的秦遥,温柔的问:“怎么了?”

  “别排队了,人太多了,买两瓶矿泉水就行。”秦遥好心好意的劝着他。

  “没事。”

  看他依然坚持,秦遥便不再相劝:“那好吧。”

  等叶杭拿着两杯冰柠檬水走过来时,一刻钟的时间都已经过去了。

  先把一杯的吸管插进去,递给秦遥。

  然后坐在她身旁,悠哉游哉的喝着饮料。

  秦遥喝着柠檬水,脑子里还想着从哪里找突破口,要是时祎在身旁,估计这都不是事儿,她鬼点子多。

  突然想到买礼物不得投其所好吗?于是咬着吸管偏过头,问叶杭:“妹妹平时喜欢什么?比如说兴趣爱好一类的。”

  正在喝柠檬水的叶杭动作一顿,恍然大悟道:“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她喜欢练毛笔字。”

  秦遥没想到小小一孩子,竟喜欢写毛笔字。

  她可没有那个耐心和定力,从小到大,爸爸一直让她好好把字写好,还教育她:“字是人的第二张脸,咱得要点脸啊,孩子。”

  听得多了,她总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不当一回事,至今她的字写得没有一点特色,就是工工整整。

  一些些网友说自己的字写得跟个小学生一样,那秦遥就觉得她的字应该是初中生水平吧。

  不像沈霁写的一手行云流水、舒展有型的行书。

  沈霁?怎么又想到他了呢,好久都没有想到他了,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叶杭瞧见秦遥出神,思绪不知云游至何方。

  但,为何她眼里会流露出淡淡的忧伤,她在想什么?

  是不是想到了某个人?

  她喜欢的人?

  听小娜姐和兰姐说,秦遥没有男朋友,那让她念念不忘的那个人究竟是谁?

  故意咳嗽了两声,引起她的注意,把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秦遥知道自己跑神了,有些不好意思,连忙回到话题上:“你是本地人,知道哪里有专门卖文房四宝吗?”

  叶杭的中指一下一下敲着杯壁,脑海中搜索着杭州卖文房四宝的地方,过了一会儿,才扭头跟她说:“我知道有条古街,那里有卖。”

  “那赶紧去啊。”说着,秦遥就站了起来。

  叶杭也跟着站了起来,事先提醒她:“不过,可能有点远。”

  秦遥现在只想早点买完,早点回去休息,不介意道:“都已经出来了,远也要去。”

  出了商场,叶杭直接拦了一辆出租车。

  跟着秦遥一块坐到后座。

  两个人中间的间隙都还能再坐一个人。

  秦遥倒真是挺累的,幸亏穿的是板鞋,还好点,要是穿了个高跟鞋,那真是折腾自己,还好她有先见之明。

  困意阵阵袭来,捂嘴打了个呵欠,扭头跟叶杭交待着:“我先睡一会,到了叫我。”

  “好,睡吧。”他在呢,她可以安心的睡。

  叶杭偏头瞧见秦遥闭上眸子,后座的位置不能调,背部挺得较直,睡觉不是很舒服。

  在不惊动人的前提下,慢慢挪到她身旁,把她的脑袋扶到他肩膀上。

  低头,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她的反应,怕冒犯了她。

  瞧她没什么反应,终于放了心,看着她的容颜,傻呵呵的笑着。

  司机师傅都从后视镜里瞥了眼,笑了笑,挺有眼力见的大小伙。

  左手小心翼翼的试探着去摸她的右手,碰一下,怕惊着了她,急忙撤了回去。

  看她没有察觉,缓缓地虚握着她的手,与她十指相扣。

  成功后,偷偷的乐了起来。

  快到地方的时候,叶杭才不舍的放开了她的手,掌心还残留着两人相握时的温度。

  未经允许擅自牵她的手,已经非君子所为了,不想让她对他印象不好。

  “秦遥,秦遥,”瞧她眼睛都没眨一下,看来真的睡得很沉。

  “秦遥,醒醒,我们到了。”

  当事人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察觉到靠在叶杭肩上,急忙从他肩上起来。

  然后用手背擦拭了一下嘴角,还好没流口水,要不丢人丢大发了。

  整个过程都被叶杭瞧见了,这么可爱的小动作,心里乐开了花。

  没想到,她还挺注意形象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