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她家那位惹不起的醋精 > 第66章 第 66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十月中旬的某天晚上,秦遥像以往一样,8点半与她家那位开了视频,看到屏幕对面吃外卖的叶杭,皱了皱眉头。

  “怎么这么晚才吃饭?”

  “今天去学校处理保研的事情了,回来有些晚。”叶杭跟他老婆解释着,他只是偶尔吃外卖,不经常。

  “怎么样?”秦遥关心的问。

  “对比了一下其他高校,觉得我的专业还是本校强一点,就选了本校。”

  “挺好的。”

  “卫教授正在跟一个国家级课题,想让我直接进组。”叶杭有些闷闷不乐,觉得饭菜都不香了。

  “那趁机锻炼一下,为你以后的论文做准备。”秦遥尽可能的开解着他。

  “我这周五过去找你,老婆。”叶杭怕他一进实验组,就要忙了,那他不就很长时间都见不到他亲亲亲老婆了吗。

  “我到时候去机场接你。”

  “嗯。”这次叶杭不再拒绝,他也想早些见到她,谁知道这次见面后,下次是什么时候了,所以每次见面的机会都要格外珍惜。

  看他吃得那么香,都把秦遥勾馋了,“方便面?”

  叶杭停下手中的额筷子,挑了一筷子菜面伸到屏幕前,得瑟道:“昂贵的方便面。”

  “怎么就昂贵的了?”秦遥一脸懵,方便面有什么昂贵的。

  叶杭开始夸夸其谈:“首先,这是你老公我自己煮的,其次,我加了番茄、肥牛、鸡蛋、青菜,最后,这煮面的技巧还是我老婆教我的呢。”

  秦遥被他逗乐了,“我怎么觉得你是在答题了,层次分得这么鲜明。”

  “做实验,也是要分清楚步骤的。”叶杭补充着。

  “确实是一碗轻奢的方便面,我觉得你都能给这款方便面打广告了,绝对畅销。”

  “那赞助商是不是还得给我代言费?”叶杭更关注这个。

  “那当然,少了我还不让我老公去呢。”

  听到秦遥把老公唤的越来越熟练,叶杭觉得世间最美妙的事情不过于此,“老婆,你喜欢男孩女孩?”

  “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对于他突然转变话题秦遥有些不大适应,转的太猛了。

  “你回答我嘛。”

  “只要怀上了,健康,肯定是要生下来的,男孩女孩都是缘分。”

  “那你想要几个?”叶杭继续追问着,眼睛一眨不眨的认真的看着他老婆。

  秦遥歪着脑袋思索了一会,才道:“两个吧,不多不少。”

  这让叶杭高兴的不行,放下筷子,直勾勾的看着秦遥,“老婆,我们造人吧。”

  正拿着杯子喝水的秦遥被呛着了,“现在还太早,等我们结完婚,再考虑这个事情,好不好?”

  她刚说完,就明显看到叶杭失落的表情,她不想他这么小就被孩子所牵绊,见他好半响都不说话,闷头吃面,秦遥于心不忍,哄着:“我们结完婚就要小孩,好不好?”

  叶杭整个人就像打鸡血似的,满血复活,不确定道:“真的?”

  “真的。”

  “我明天早上要早起,晨练。”叶杭信誓旦旦。

  秦遥毫不留情的拆穿着:“好像你能早起似的。”

  “我要提前做好备孕准备。”

  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秦遥“扑哧”一声笑了起来,“是我做备孕准备。”

  “父母都要做好备孕,调理好身体,这样孩子才会更健康。”叶杭纠正着他错误的备孕观。

  秦遥想了一会儿,点着头,同意着:“好像很有道理。”

  “从明天开始我再也不吃外卖,方便食品了。”

  “没必要,没必要,老公,等我们结婚后,再备孕。”就算备孕,也要等到结婚以后了,现在不是时候。

  叶杭不乐意了,“不行,那样就晚了。”

  被怼到无语的秦遥放弃了抬杠,顺着他:“行行行,你爱咋地就咋地,开心就行。”

  ……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鬼灵精怪的林晓娜悄咪咪的给秦遥咬耳朵,“我刚在楼下看到一个女人挽着陈导的胳膊,举止亲密。”

  秦遥脑袋上飞过一串“呱呱”乱叫的乌鸦,领导脱单了,好事呀,不过,林晓娜没必要这么偷偷摸摸的吧,她看到了,那单位肯定不少人都看到了,但心里怎么觉得挺开心呢,“挺好的呀,这样领导就没有那么多闲工夫管我们了。”

  “谁没有那么多闲工夫?”

  一个冷酷又带着些微微温怒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吓得秦遥和林晓娜浑身一颤,就好像小时候在背后说别人坏话,刚好被当事人听到一样,囧的不行。

  “我们说,领导日理万机,肯定没有闲工夫追星。”秦遥旋即应付着着领导,才不让他知道她们在说什么呢,“嗯,追星,吃瓜。”

  陈飞卢显然不相信秦遥编的瞎话,看着眼睛躲闪的下属,但还是顺着台阶,“你喜欢哪个明星。”

  “胡歌。”

  问完秦遥,又抬头问林晓娜,“你呢?”

  受宠若惊的林晓娜打着磕巴,“我,我喜欢TFboys.”

  往办公室走的陈飞卢,突然停下脚步,扭头看着秦遥,说:“来我办公室一趟。”

  惊魂未定的秦遥反应慢半拍的应道:“好。”

  办公室:

  陈飞卢放下手里的活,抬头看着办公桌前的秦遥,“明天我带你出趟差。”

  “去哪儿?”

  “有一个拍美食的摄制组,突发状况,孟导让我带个人过去救个急。”陈飞卢跟她解释着。

  秦遥左掂量,右思量,犹豫不定。

  见她下不定决心,陈飞卢以为她很为难,问:“有什么问题吗?”

  “我需要考虑一下。”

  陈飞卢没有一锤子定音,“那行,今天晚上之前给我答复。”

  “好。”

  “去忙吧。”

  下午上班的时候,秦遥还在思考着,怎么拒绝不那么显得私心重,因为她老公是第一位的,而且这次见面,下次两个人见面都不知是什么时候了,说她自私也好,说她不珍惜机会也罢,叶杭就是排在TOP1。

  五点的时候,秦遥正要下定决心去陈飞卢办公室跟他说不去了,电话突然响了,是她家那位的,立刻接通了。

  “老婆,我明天去不了了。”刚从卫教授办公室出来的叶杭心情不佳的踢着脚下的小石子,沮丧的说。

  听他语情绪不好,柔声问:“怎么了?”

  “卫教授刚找我谈话了,让我明天开始跟着师兄师姐做实验。”叶杭心中很是烦躁,他还没上研究生呢,就开始要跟着导师做实验了,关键是阻挠了他和秦遥的见面,能不让人烦吗。

  “怎么能这样。”一听他不能来了,秦遥也十分气愤,因为她知道这次见面泡汤了,下次见面又不知是什么时候了。

  “我也没想到现在就开始压榨我的劳动力。”叶杭也没办法,他也很想去见他老婆。

  “那怎么办?”

  “下周吧,我一定过去。”

  “好,我等你。”秦遥心里很难受,本是一场期盼已久的相见瞬间化为泡影。

  ----考虑的怎么样了?(陈飞卢)

  秦遥定定的看着微信的消息,有一瞬间想买张机票,回杭州找叶杭,可生活和工作逼着每个人将自己的奢望藏在心间,一个人品。

  ----我去(秦遥)

  ----那我就定票了(陈飞卢)

  ----定吧(秦遥)

  ----把你身份证号码发给我(陈飞卢)

  ----好(秦遥)

  陈飞卢和秦遥跟拍的是陕西特有的美食----臊子面。

  两个人到西安机场的时候,都快中午了,陈飞卢租了一辆越野车,两个人的设备不少,还是很贵重的,他亲自开车放心些。

  看她偏头看着窗外,陈飞卢不经意的问,“你会开车吗?”

  “会,之前开过我爸的车。”

  “那这车你开着怎么样?”

  “还行。”

  “那换你开。”

  “还是别了,身旁坐着会开车的人,我紧张。”秦遥委婉的拒绝着。

  陈飞卢继续问着:“之前来过西安吗?”

  “没有。”

  陈飞卢在一个十字路口等绿灯,扭头跟秦遥商量着:“拍完之后,一起去看博物馆和兵马俑?”

  秦遥没有立刻答应,“到时候看有没有时间吧。”

  看她在给自己留后路,陈飞卢心里一沉,她真的是一点机会都不给他呀。

  凌晨三点,两个人就开始了跟拍,架着机子拍着,偶尔跟师傅搭两句话,整个过程拍得倒还挺愉悦。

  在小店里取了一天的素材,把需要的东西都拍到了,才跟老板道别。

  “来来来,吃完正宗的臊子面再走。”老板热情道。

  秦遥低头收着设备,没说话,她在等领导发话,对她来说,吃不吃都行,因为老板白天已经请他们吃过了。

  “多谢何老板的好意,我们回去要把素材整理一下,就先走了,多有打扰了。”

  何老板见他这么客气,笑呵呵的,“不打扰,我这店还是第一次有人过来拍呢,以后大家就都知道了。”

  “那行,有事电话联系,我们就先回酒店了。”

  “路上小心。”何老板走出店,出来送他们。

  “会的,您忙吧。”说完,把副驾驶的车窗放了下去,跟老板挥了挥手。

  “想吃什么?”

  秦遥偏头看着他,疑惑着:“你不是说回酒店的吗?”

  看她当真了,陈飞卢笑了笑,解释着:“老板太热情,我都招架不住,说回酒店那是情非得已。”

  “西安不是有一个特别有名的小吃街吗?”秦遥知道先小吃很有名,既然来了,不如去品尝一下。

  “走,去那里。”陈飞卢打了个转向,往小吃街的方向拐去。

  下车后,秦遥跟着领导走进网红小吃街,真的是热闹非凡,很多都是出来逛的大学生情侣,手拉着手,羡煞单身狗路人。

  “想吃什么?”陈飞卢贴心的问着。

  “肉夹馍和凉皮。”

  凉皮呀,陈飞卢心里打了个鼓,拐弯抹角的劝着:“凉皮太凉了,晚上吃很刺激胃。”

  “那咱先看看肉夹馍吧。”在秦遥眼中,肉夹馍就是陕西美食的代名词。

  “好,我们别慌,看看哪家的人特别多,就去排队。”陈飞卢很有经验的出着招。

  秦遥偏着头,由衷的夸着:“聪明,人多的,东西肯定好吃。”

  陈飞卢眼尖的看到她都快要和迎面而来的一个男生撞着,刹那间伸手揽着她的肩,把人往自己这边带了带,避开了碰撞。

  这似曾相识的一幕让秦遥想起了叶杭,每次两个人在外面,他总是这般护着她。

  看到前面不远处的一家红柳烤肉人很多,就走上前去,看到羊肉串10元/串,有些贵,不过一串肉确实不少,应该物有所值,跟正在忙的小哥说,“来四串烤羊肉。”

  “美女,要辣椒吗?”小哥礼貌又热情的问着顾客的口味。

  秦遥扭头问身后的陈飞卢,“要辣椒吗?”

  “微辣。”

  “小哥,两串微辣,两串中辣。”

  “好嘞,美女请稍等。”

  秦遥正要拿着手机去扫二维码,却被陈飞卢阻止了,“怎么能让女士买单呢,我来。”

  听及此,秦遥也不争了,得给领导这个面子,“那就谢领导了。”

  她老把领导领导的挂在嘴边,陈飞卢叹了声气,给她说了多少次了,叫他飞卢就行,可至今依然没有一丝成效,“这里小吃多,每样都尝一点。”

  “嗯。”

  “这羊肉不膻啊。”秦遥真心觉得手里的烤羊肉串好吃,肉质细嫩,口感极好。

  “不错。”

  路过一家卖冰糖雪梨的铺子,陈飞卢停下来,买了两杯热饮,递给秦遥。

  “谢谢。”

  “跟我不必言谢。”

  秦遥觉得除了比较亲密的人之外,她做不到受之无愧,正当她不知说什么的时候,看到一个人多的肉夹馍铺子,扭头跟陈飞卢说:“我去买肉夹馍了。”

  看到她唯恐晚了的步伐,陈飞卢不由得牵起了嘴角,眉眼间的笑意让整个夜晚都熠熠生辉,慢悠悠的跟了上去。

  还有几步路时,陈飞卢被两个时尚女孩拦住了去路。

  烫着大波浪卷,妆容精致的一个漂亮女孩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大着胆子说:“那个,帅哥,可以认识一下吗?”

  陈飞卢没有回答她,反而问:“你还是学生吧?”

  “嗯,xx的大三学生。”

  因为离得并不远,所以秦遥还是听到了,正偷着乐呢,一脸看戏的观望着她领导那边。

  陈飞卢抬眼就看到不远处一副吃瓜模样的秦遥,温润一笑,然后一本正经的教育着面前的小姑娘,“学生就应该好好学习,将来报效祖国。”

  那女孩的同伴臊得很,拽着那女孩的胳膊就走了。

  “哈哈哈哈。”秦遥手里捏着两根串笑得不行,她还是第一次见领导这副被人搭讪的模样,真是逗死了,要是林晓娜看到了,估计要“鹅鹅鹅”的笑了。

  “有那么好笑吗?”

  “就,挺乐的。”秦遥一副“我不是故意”的模样笑着。

  陈飞卢走到她身边,将手伸到她面前,“我帮你扔了。”

  秦遥迅速将手里的两根串儿藏到身后,拒绝着:“不用,我自己扔。”

  见她这么跟他客气,陈飞卢的心咯噔了一下,讪讪的收回了手,将他的口味告知她:“我要纯瘦的,不要青椒,放一点点香葱。”

  “知道了,大爷哎。”秦遥亦诙谐的回着。

  轮到她时,秦遥跟老板交代着:“两个肉夹馍,一个普通的,另一个要纯瘦的,不要青椒,放点香葱。”

  老板扭头看了她一眼,眼神里透露出三个字“真事儿”,但还是应着:“知道了。”

  付完账,拎着两个肉夹馍的秦遥并没有寻见陈飞卢,“哎,这人怎么找不见了。”算了,她还是在原地等吧,否则两个人会互相找不着。

  果然,没过两分钟,就见陈飞卢提着两兜吃的走了过来,递给秦遥一个,“这是柿子饼,你尝尝。”

  “这个是你的。”秦遥在接东西的时候,把手里的一份肉夹馍递给陈飞卢。

  “走,再逛逛。”

  秦遥吃着肉夹馍,含糊不清的“嗯”了一声。

  “你是不是脱单了?”

  这话陈飞卢很懵逼,谁又在背后散播小道消息了,问:“你打哪听的消息?”

  “前天,哦,不,大前天早上,在单位一楼,有人看到你和一个美女举止亲密,以为是你新交的女朋友。”

  “我堂妹,从小在芬兰长大,回国探亲,那天非要来看我上班的地方。”

  秦遥恍然大悟着:“哦,原来如此。”便不再多言。

  陈飞卢心里已经猜到是谁传播了这个假消息,但并没有指名道姓的点出来,只是跟秦遥说:“把心思多花在工作上,别一天到晚当吃瓜群众。”

  “这下好了,领导不谈恋爱,那不就又有时间管着我们了,啊啊啊啊啊,又没好日子过了。”秦遥小声的嘀咕着。

  听了个全部的陈飞卢虚托着她的脑袋,不由轻松的笑了起来,原来她心里是这么想他的呀。

  已经回到宾馆的秦遥接到了她家那位的电话。

  “老婆,我好累。”做实验做了一天的叶杭精疲力尽的打开房门,整个人直接摊在沙发上。

  “吃饭没?”

  “吃过了。”叶杭没精打采的应着他老婆。

  “去卫生间往浴缸里放热水,好好泡个澡。”

  “我想和你一起泡。”

  时间长了,两个人之间也没最开始的不好意思了,哄着:“等我回去了,好吗?”

  “那下周我要还得不了空,你就回杭州,好吗?”叶杭想她老婆想的晚上都睡不着,真的是夜不能寐。

  “好,答应你,去放热水,好吗?”秦遥听见他那边没有任何动静,就晓得他没有动。

  “好,我听我老婆的。”叶杭这下坐起了身,趿拉着拖鞋往卫生间方向走。

  秦遥听见“哗啦啦”流水的声音,就知道他把话听进去了。

  “你用手感受一下水温,别太凉了,否则容易感冒。”

  “老婆,你等我一下,我去卧室拿睡衣。”秦遥把手机放在洗漱台上,跟他老婆说。

  “好,去吧。”

  过了一分钟,秦遥听到拖鞋的趿拉声,就晓得人回来了。

  “我回来了。”叶杭黏黏糊糊的跟他老婆撒娇。

  “那你泡吧,我先挂了。”

  一听却又要挂电话,叶杭心慌着道:“老婆你别挂,早俩通着话,有事你忙事,别挂电话。”

  怎么愈发黏她了,秦遥失笑道:“行,不挂,但我要整理素材了,不能一直跟你说话。”

  “我知道,你就开着就行。”

  约莫过了半分钟,秦遥耳尖的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然后又听到一声“扑腾”的踩水声。

  “老婆,我想跟你讲讲我今天碰到的事儿。”

  “好,我听着。”

  “我不是很早就起了吗,提前10分钟就到实验室了……”

  秦遥一边忙着在在键盘上敲敲打打,边听着他老公跟她讲着一天遇到的各种事,还时不时的搭上几句话,和他聊着。

  “起来吧,再泡就感冒了。”秦遥从他泡澡时就掐着点呢,她老公当然是她最上心了。

  “好。”

  “小心点,别摔着了。”

  “老婆你别挂,咱俩就一直通着话。”叶杭腻歪着。

  “不挂不挂,赶紧起来擦干净,把衣服穿上。”秦遥边工作,边不耽误的哄着她家那位。

  叶杭很听他老婆的话,乖乖照做,回到床上后,没和秦遥说几句,就没音了。

  “叶杭。”

  过了好久都没听到应答,秦遥不放心的又唤了声:“叶杭。”

  还是没有回应,这下她才真的确定叶杭睡着了,放低声音跟他说:“晚安,老公,好梦,爱你。”说完后,秦遥才把电话挂掉。

  暖黄色的灯光下,床上那人精神奕奕,一点都不像困了的样子,呆呆的盯着已经挂断的电话,轻声呢喃着:“老婆,老婆。”

  可没有人应他。

  叶杭知道,今晚他又要失眠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