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蝉动 > 第七十五节甄别调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三个可疑区域的警署都收到了警政司的命令,要求他们对辖区内的人口进行登记,还要配合警政司派员核查。

  这个命令来的有点突然,不过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就算金陵警察厅也不好说什么,这本身就是警政司的职权。

  巡警们挨家挨户上门登记人口,内容包括姓名、性别、年龄、受教育程度、职业、迁移流动、婚姻生育、死亡、住房情况。

  甚至连照片和指纹都要留档,这是左重决定的,正好可以小规模试行人口登记,有了这些资料,这对以后的反谍工作很有帮助。

  为了这事他磨了戴春峰好久,申请了一批特殊经费,用来购买相机、相纸、冲洗费用,戴春峰对此很感兴趣,让左重抓紧完成。

  警署收上来一份资料,情报科的特务就核查一份,而且是三人同时核查,就怕有人浑水摸鱼,最后所有的可疑人员资料汇总上交给左重,由他进行决定是否跟进,情报科里有的是想要立功的特务。

  班军则带着一帮缉私警察到处检查,特别是那些新店铺,进了店面后,班军就先笑呵呵地赔罪,安排其他人去查货单,而他自己就跟人家老板喝茶聊天。

  他一不敲诈,二不勒索,态度也好,店家的后台也不好说什么。

  班军是老行伍了,能从尸山血海里活下来,本身就是精明人,加上当了这么久的缉私警察,看人看物的火候比一般特务都要厉害,经常三言两语之下,就套出了对方的话,不过检查了数十家商铺,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左重没有着急,情报工作就是这样,特别是面对特别工作班的职业特工,首先要比的就是耐心。

  而且入户调查这几天很有收获,一共发现了三十多个可疑分子,这些人不太可能都是日谍,但依然有深入调查的价值。

  左重已经通知过地下党方面,所以这些可疑人员不会是自己人,他们或许是各地军阀的人,或者是江湖会党,总之不是什么好东西。

  干脆搂草打兔子都清理掉,还金陵老百姓一个朗朗乾坤,至于证据,特务处办事需要证据吗。

  除此之外,电讯科的设备也没有停止搜寻,即使准确度感人。

  左重想看看三个电台对警署行动的反应,如果对方对警方行动毫无反应,这就说明左重划定的范围有误,那就要及时调整调查方向。

  “科长,三部电台这几天沉寂了,应该是巡警的行动惊到他们了。”古琦向左重汇报电讯科的反馈。

  左重将手里的笔放下:“你让警署和缉私科注意,不要询问与他们工作不相关的问题,专业的事情交给我们去做,日本人不会跑。”

  他不怕这些日谍撤离金陵,日本人好不容易将他们潜伏下来,花费的精力和费用不会少,肯定是准备长期启用,这将是一场持久战。

  事实果然如左重所料,可能觉得人口登记是警署的正常行动,几天之后,三个电台又开始逐渐活跃起来,甚至开机时长还有所增加。

  左重没有生气,对方这么高调对他有好处,日本人真要长时间蛰伏起来,情报科反而难以锁定目标。

  等到三个可疑地区住户摸排完,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月,情报科累计抓捕可疑人员一百多人,可没有一个日本间谍。

  这一百多人多是江湖会党、城鼠社狐,严刑之下供认以及查证的案件达数百起,都是如杀人、抢劫、诈骗这类的重案。

  左重看不上这些案子,就分给了警署,这让邢汉良在警政司颇受好评,据说司长都亲自接见了他。

  但日谍没有解决,为此徐恩增说了不少阴阳怪气的话,陈局长把戴春峰叫去“勉励”了一番。

  戴春峰回来后又把把左重叫到办公室,语重心长道:“慎终啊,现在很多人说咱们特务处成警察署了,你要尽快行动啊。”

  左重明白他的难处,猪队友和猪上司都让他赶上了,连忙向他保证:“老师,学生这里正在抓紧摸排,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戴春峰不抽烟,扔给左重一盒别人送的雪茄,他对左重的能力还是很放心的,叫左重来谈话,主要是为了发泄心中的不爽。

  特工总部搞出那么多事情,还放跑了地下党,陈局长从来没有说过什么,特务处干了那么多工作,只是侦破时间长了一点,就被训得跟孙子一样,老戴心累。

  左重回到自己办公室,看着数量众多的人口资料,他知道日谍就藏在里面,只是隐藏的很好罢了。

  电话铃响起,是班军来电:“左重,我这没什么收获,但所有店铺资料已经让你的人拿回去了,唉,本来还想帮帮你,结果...”

  左重坐在椅子上,大笑着安慰他:“老班,你已经帮了我的大忙了,我这工作就得从千头万绪中找到蛛丝马迹,没有这么快的。”

  跟班军又聊了两句,左重挂掉电话,查不到早在他的意料中,但基础资料的收集工作必不可少,现在三个可疑区域常住人口已经被掌握,他们的样貌、指纹、关系网统统在情报科手里,左重觉得可以进行下一步了。

  日谍藏在百姓中,那就把他们从中甄别出来,具体办法是就是电讯科曾经使用过的断电,只是左重的计划更加准确而已。

  左重叫来古琦:“老古,你让人从今天晚上开始断电。”

  古琦满脸的疑惑:“科长,电讯科之前试过,但没什么用。”

  左重指了指人口资料中的一堆:“只停这些人所在的街道,他们的职业符合咱们的推测,工作时间自由,收入不低,独门独院。”

  古琦还有点不明白,左重自己说过日谍的电台有蓄电池和手电,按照这些资料行事,虽然可以缩小停电范围,但依然没有意义。

  左重只能跟他说清楚:“停电的时候,日本人确实可以使用蓄电池和手电,可总要给蓄电池充电吧?”

  古琦好像明白了:“科长你是说我们查谁家用电异常和购买电池?”

  “电池可能会有备用,油灯、蜡烛也可以进行照明。”

  左重握拳:“但总不能自己发电吧?所有存在可疑的街道,先秘密记录住户每天的用电量,多记录几天,找个平均数。

  等对方电台使用时立刻断电,看看电力恢复后谁家用电量增加,可以多进行几次,用电增加多次的,一定有问题!”

  古琦琢磨了一会问道:“那不如直接查电量,电台使用时也会增加用电量,肯定比附近百姓家要多。”

  左重提醒他:“日本间谍不是傻子,一定会想办法掩饰,比如电炉或者多个电灯,只有逼着他们把蓄电池使用过度,这样才容易发现。”

  “是!”古琦一个立正,然后笑容满面的出去了。

  有了侦破方向,剩下的就是水磨工夫了,特务们穿着电务局的制服,穿梭在大街小巷,将一些住户的每天用电量详细记录。

  这个年头偷电的很多,电务局进行巡查很普通,老百姓们也没觉得不对,就是觉得政府幺蛾子太多,又是登记又是查电的。

  想要从用电量看出问题,需要长时间记录数据,所以就算这段时间日谍电台频繁通信,左重也没有去管,就当他们是最后的疯狂吧。

  这天,金陵文昌巷里,电务局巡查电路的“绿头苍蝇”又来了,还跟人吵了起来,巷子里的住户闲的没事,纷纷跑出来看热闹。

  文昌巷得名附近的文昌宫,文昌又名文曲星、文星,是中国神话里中主宰功名禄位的神,古代的读书人很在乎这种吉祥兆头。

  其实不光古代,科举这都结束多少年了,文昌巷的住户也都是各种从事文字工作的读书人,如附近官署的文员,学校的老师。

  邬春阳斜带着墨绿色的帽子,歪歪扭扭的骑着自行车进了巷子,刚一进来就被几个老头给拦住了。

  他看似被吓了一跳,单脚支在地上,冲着老头们喊道:“哎哟喂,大爷,你们小心点,别撞到你们。”

  几个老头一把抓住自行车龙头,其中一个中气十足的喊道:“好小子,总算抓到你了,赔钱!”

  邬春阳很无奈,文昌巷是重点怀疑区域,左重就派他过来进行调查,结果这帮老头非说电务局的电不稳定,弄坏了他们的电灯,缠着他要赔偿,真当他是冤大头呢。

  邬春阳摘下帽子,苦笑道:“大爷啊,你们有事得去局里说,我就是一个巡电的,你们跟我说没用。”

  几个大爷不依不饶,拽着他不让走,周围的住户七嘴八舌的说着电务局电费高,经常断电的事情。

  弄来弄去把邬春阳弄急了,他干脆把自行车一扔坐到地上,任他们怎么说也不说话,耍起了无赖。

  大爷们被他这个举动弄得无言以对,他们是读书人,跟人唇枪舌战没问题,碰到无赖只能干瞪眼。

  还好这时候来了个劝架的热心人:“诸位别急,找他确实没用,他要真有本事,也不至于出来巡电。”

  邬春阳一骨碌起来了:“是啊,这位先生说的在理,我一个月就拿着十几元,真管不了你们说的事。”

  大爷们只好嘟囔着虎落平阳被犬欺之类的话走了,邬春阳松了口气,再纠缠下去就耽误记录电量了,他跟劝架的人道了声谢:“多谢这位先生,以后您家电有事找我。”

  那人没回话,摆了摆手直接回了自己院子,看来是不愿意跟邬春阳这样的人说话,读书人的臭脾气。

  邬春阳没在意,摇摇晃晃骑着车走了,但他不知道,有人正通过门缝看着他,直到确认他走远,这才走进屋里关上房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