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蝉动 > 第七十六节纪加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刚刚的热心人叫纪加福,也可以叫他河田泰志,沪上领事馆特别工作班成员,奉命潜伏在金陵,代号双鱼。

  他的掩护身份是作家,偶尔为几家报社写写评论,潜伏数年后,在金陵城文化圈算得上小有名气。

  河田泰志的任务是了解和影响中国文人思想,并没有特定的渗透目标和策反对象,这种任务最为轻松,也很安全。

  原本他以为自己就这样默默蛰伏,直到帝国军队占领这里或者他撤离,直到几个月前他的任务性质发生了变化。

  特别工作班以他为组长,建立了一个情报小组,情报小组里除了他,还有七名成员,这些人很早之前就潜伏在国民政府各部门。

  特别工作班将这些零散的特工统一起来,为了增加工作效率,扩大情报来源,这才决定建立正规的情报小组。

  这些人的职位比较低,可位置很关键,可以源源不断的获得国民政府内部情报,再由河田泰志发送给特别工作班。

  河田泰志知道特高课被抓了很多人,也知道操作电台很危险,很容易被中国情报机关锁定,所以本来就很谨慎的他更加小心。

  减少不必要的社交,完善的背景资料,增加接头时的安全措施,做好收发电报时的准备,隐藏好设备和武器,这都是他要考虑的。

  任务执行的很顺利,河田泰志发送了不少有价值的情报,虽然期间有中国情报机关的阻挠,但没给他带来任何麻烦。

  河田泰志觉得自己很幸运,中国是个无线电技术落后的国家,中国情报机关的手段也很拙劣,如果他在东京这么肆无忌惮的通讯,恐怕早就被抓了吧。

  可是十几天前,情况有了一些变化,中国人的警署开始登记常驻人口,即使这个理由很正常,但河田泰志依然感到了危险。

  国民政府前三次人口登记进行的非常敷衍,可这次不但要拍照,还要收集指纹,非常的严谨细致,很像是情报机关的手段。

  保险起见,河田泰志立刻向沪上报告,停止发报,切断和下线的联络,静观其变。他顺从的接受人口登记,小心观察上门登记的警察,结果一切正常,都是街上的老面孔巡警,他在附近见过很多次。

  放松之余,河田泰志感叹中国人的进步越来越大了,这么详尽的人口登记,身份不明的人根本无法藏身,还好他背景资料完美。

  危机解除,河田泰志恢复了电台的工作,不断向特别工作班发送情报,小到部门人员情况,大到计划开支,这些情报对于战后统治非常重要,而对于帝国军队能否占领金陵,河田泰志有着绝对的信心。

  刚刚他正在整理晚上要发送的情报,就听到门口的老头跟巡电的吵架,为了安全起见他劝走了老头,否则引来警署的人就不妙了。

  “真是愚昧腐朽的国家。”河田泰志自言自语了一句,看了一眼手表。

  发报时间到了,河田泰志从暗格中小心取出电台,打开电炉,检查蓄电池和手电筒,确认一切正常,他才打开电台与沪上建立联络,请求通讯的电文发出后不久,电台的通讯绿灯很快闪烁起来,河田泰志带上耳机,准备发送密电,可这时屋里的电灯忽然灭了。

  “停电了?”

  河田泰志心中一惊,又是中国人的分区断电吗,他思考了一会,决定继续发报,反正有蓄电池,现在停下很容易暴露他所在的区域。

  一份份的情报被发送了出去,先前一脸轻松的河田泰志慢慢着急了,今天的需要汇报的情报太多了,他担心电池的电量能否够用。

  幸好在通讯电灯开始闪烁,电键按触声变得微弱时,所有情报发送了出去,收拾好设备,将电台藏好,河田泰志走出了院子。

  此时巷子里都是因为停电出来闲聊的住户,几个老大爷正在那鼓动大家去电务局闹事,可惜答应的人寥寥无几,更有冷嘲热讽的人说道:“你们几位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可我们还得要养家糊口呢。”

  这里很多人都是政府雇员,去闹事是会丢工作的,于是众人讨论的方向变成了会停几个小时。

  有人矜持的表示:“时间肯定不会长,毕竟这里靠近各个官署,咱们这些人也算是吃官家饭的,跟老百姓不一样,电务局会有考虑的。”

  河田泰志也凑上去发表了几句意见,既不脱离大众,也不引人注意,就像是他平时做的那样。

  可惜那位猜错了,直到深夜电都还没来,住户们兴致缺缺的回家了,河田泰志顺势悄悄离开。

  第二天一早电来了,河田泰志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电台取出来,给蓄电池充电,昨天要不是有蓄电池就麻烦了,必须保证通讯畅通。

  接下来的十几天,文昌巷的供电非常不稳定,动不动就停电,这对别人来说顶多是麻烦,对河田泰志就是要了命了。

  每一次他都是心惊胆战的发送电报,不是怕人抓,而是怕电池突然没电导致情报无法发出。

  河田泰志确定这是中国情报机关干的了,因为只要他打开电台就停电,可这样有什么意义吗,难道他们不知道有蓄电池这种东西吗?

  河田泰志琢磨半天得出了一个结论,中国情报机关在恶心他,这让他有些哭笑不得,太业余了。

  但他并不知道,这样的场景除了文昌巷,金陵城中许多街巷里都在发生,同时那里的巡电也很频繁,包围网在慢慢缩紧。

  从左重接到日谍电台案,已经过去了一个月,情报科还是一无所获,特务处里说什么的都有,有的说左重之前都是靠运气,有的说左重是江郎才尽了。

  这让何逸君十分生气,还跑去跟人吵了几次,左重感动之余又觉得有点好笑,安慰了她几句。

  左重笑着说道:“这些人就这样嘛,你跟他们一般见识干什么。”

  就在这时古琦敲门进来了,兴冲冲的样子,手里拿着一份资料。

  他激动地跟左重说道:“科长,找到用电量可疑的人了!”

  “哦!”左重坐直身体:“几个,在什么地方,叫什么?”

  古琦尴尬了:“就一个叫纪加福的,是个作家,住在文昌巷。”

  左重还以为将三个电台一网打尽了呢,结果就一个人,不过也算是有收获了,至少足够老戴跟陈局长交差了,看来还得继续努力啊。

  左重接过纪加福的资料看了看,底细清楚完美,表现也很正常,如果不是用电量漏了马脚,还真难发现。

  “断电的事算了吧,没有意义了,其他两部电台一定有办法补充电力,先密切监控这个家伙!”左重认定。

  情报科的拳头收了回来,所有人都把注意力放到了纪加福身上,他几点起床,几点吃饭,几点睡觉,左重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他爱吃什么饭菜,喜欢什么样的女人,爱读什么书,遣词造句的习惯等等,都是调查的内容。

  只要他一出门,至少有二十个跟踪老手跟着他,汽车、自行车、黄包车各种交通工具轮番上阵,确保不丢失一分钟行踪。

  很快,各方面的情报汇集起来,左重从这些资料里看到了一个活生生的纪加福。

  纪加福除了在家里写东西,其他时间很少出去,每天文昌巷口的八仙楼会把饭菜送到他家,最爱吃各式鱼类。

  这个人朋友很多,但都是泛泛之交,似乎在有意回避什么,至于女性友人就更没有了,金陵文坛私下觉得他有龙阳之好。

  他的作品和社评,涉及政治的部分,立场偏向中立,但细读之下对果党多有抨击嘲讽,不过这很正常,如今哪个正经作家不骂果党呢。

  纪加福出门不是去买文房用品,就是去出版社和报社领取薪水,数目颇为可观,至少比上尉左重的工资多得多。

  唯一比较可疑的,就是他每天下午都会去玄武湖逛很久,要说散步也不像,因为他走一段就会坐那发半天呆。

  要说接头那就更不像了,因为他没有跟任何人有过言语、肢体、眼神的交流,他就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湖面。

  总结所有资料,纪加福就是一个不善言辞,低调内敛的文人墨客,除了他家的用电量偶尔会有波动,找不到任何疑点。

  左重抬手看了看时间,对古琦说道:“走吧,咱们去看看大作家到底去玄武湖干什么。”

  带着古琦和何逸君,左重到了情报科的观察点,这是一座小楼,正对着玄武湖,可以很清晰看到湖边来来往往的行人。

  此时纪加福正坐在湖边的一个石凳上,双手搭在腿上,很自然的看着远处的湖水,没有其他动作,附近的行人离他都很远。

  过了好一会他起身离开,继续在附近溜达,左重看了手表,这家伙差不多停留了五分钟。

  没多久,纪加福又倚在了一块石头上,左重拿起一旁的望远镜仔细观察,对方的目光没有特别看向哪里,手上也没有去寻找什么,一切都非常正常,直到离开。

  接下来他又重复了这种行为几次,最后坐上黄包车直接回家了,留下了满头雾水的情报科众人。

  “科长你说这小子在干什么,难道真是来寻找灵感的?”归有光挠了挠光头,他真没看出有什么问题。

  左重冷笑:“寻找灵感?我只知道他停留了七次,每次停留五分钟左右,而且看你们的记录,他每天来都是如此,有这么巧合的事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