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我用闲书成圣人 > 第377章 风乍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许老七紧了紧裤腰带,从浮香小院走了出来,帮自己那匹老母马驱赶开骚扰了它一夜的火阳驹,翻身骑了上去,打算先去醒个早,喝一碗热乎乎的汤面,再去衙门点卯。

  哒哒哒,哒哒哒……

  说起来,自从梧侯东苍布武教化天下,使天下人写三千里武道书之后,这满天下的醒早茶楼每日都有千奇百怪的故事上演,那些故事里的什么狮子拳啊剪刀脚啊之类的武学都是些市井招数,倒也容易掌握,

  只是如梧侯那般的精品实在是找不到啊。

  “呸,昨天我是听了个什么玩意?”许老七走入醒早茶楼,就看到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气呼呼地和同伴说道,“动不动就是杀人全家,还领悟了什么‘断子绝孙剑’!心术不正!”

  “胡二爷,息怒息怒!”中年人身边的同伴劝道,“梧侯不是说了吗?要给武道典籍成长的时间。”

  “再说,上个月不是出了一本开篇被退婚,约定三年后与退婚女子再战的新书吗?尤其是那主角竟然有一位精通炼丹之术的道尊神魂相伴,读来热血沸腾,风评倒是不错!据说是个火行的小道士写的,立誓要凭借此书创立一门火行武学,这不是武道繁荣的标志嘛!”

  “不错!”另一位同伴说道,“东苍城和景王府都资助了大量的醒早茶楼,听说是只要新书只要被选上,前三个月每月作者都有一千五百两银子的资俸,后续若是能有五百名茶客愿意继续听下去,每月一千两的保底酬金送上!如此扶持,武道典籍再出佳作不过是时间问题!”

  胡二爷叹了一口气:“老夫知道啊!”

  “可是老夫就是想听梧侯的新作品啊……”

  “追更也行啊!”

  此言一出,许老七明显听到了周围都传来了一声叹息,自己心里也是感叹。

  自从《天龙八部》和《三国演义》完结之后,就鲜少听到梧侯写书的消息了。

  上次出了一篇《洗紫河车》,倒是让武者尝到了凝七魄的好处,可问题是——

  那么点,打发谁呢?

  几个弹指的时间就看完了。

  短小无力!

  体内别说七魄了,就一魄都还是个虚影,缥缈得不得了,生怕一口气就给它吹散了。

  敢不敢来个长篇?

  就在许老七腹诽的时候,醒早茶楼突然响起了一声清脆的锣响。

  “鸣锣开讲?”所有人都是一惊。

  醒早茶楼有个规矩,寻常时候,说书先生要上台了,便会有人敲一声磬,提醒诸位安静下来,说书就要开始了。

  但是若是锣响,那就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说书先生最少是夫子级,本身就带有传道授惑之功,因此要求诸位肃静;另一种就是今日要说的书,不一般!

  “是夫子来说书了?”有人疑惑,说书能获得功德后,倒是有不少夫子也开始了说书,不过分散到全天下无数茶楼里,还是极为罕见的。

  “不对!”许老七耳朵尖,听见了几乎在同一时间,这周遭所有的茶楼都响起了一声锣响。

  紧接着,第二声锣响!

  此时所有人都发现了不对劲,也从对方的眼神中发现了惊喜。

  二声锣响,是要开讲梧侯新书了!

  第三声锣响再次响起!

  三声锣响,是梧侯长篇!

  “哈哈哈哈哈……梧侯又出长篇了!”胡二爷仰天长笑,“老夫就知道,梧侯还是讲究人!”

  “三声锣响!这是新长篇啊!”其他人都是一脸惊喜。

  要知道,梧侯如今已经是开道六千里,那他此时写的书,大概率就是六千里长篇!

  七魄有望了!

  就在众人惊喜的目光中,一位白胡子夫子缓缓走上了书台,手中寸长的醒木朝桌子上一排,威风凛凛。

  刹那间四下安静。

  不止是醒早茶楼,就在茶楼之外,三声锣响已经响彻京城,行人都放低了脚步声,吆喝声也戛然而止。无数武人施展着轻功,朝着距离各自最近的醒早茶楼跑去。

  “神仙本自是凡人,生自红尘去红尘。需知善恶终有报,八仙得道醒世人!”夫子张口,沧桑缥缈的声音自带了一丝仙气。

  “今日之书,《八仙得道传》第一回:借龙丹仙人助孝子,起贪念恶吏索神珠!”

  说着,夫子便将这一回的故事婉婉道来,一时间众人都沉浸对孝子博大胸怀的敬仰和贪官污吏的憎恨之中。

  第一回故事说到最后,那孝子为了守住仙人赠送的龙珠,直接吞入了口中,结果自己反而化作了一条巨龙,就在此时……

  “啪!”醒木落下。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所有人都是一愣!

  就这?

  这就完了?

  化龙了,然后呢?

  众人抬起头,那夫子早已不知去了何处!

  许老七手中没有控制住力道,将酒杯摔碎。

  “我怎么就听进去了!”

  “为什么不等几天一次听个爽!”

  “这长篇一出来我高兴个什么劲!”

  “文人之耻啊!”

  顿时间,整个茶楼哀嚎一片。

  ……

  “今天是个好日子啊,心想的事儿都能成……”

  陈洛嘴里哼着欢快的歌谣,心情愉悦,无他,七伤拳的七日反噬已过,七伤真意正在体内形成。

  当了七天的残疾人,总算可以站起来做人了,能不……咔……

  站起来太猛,把腰给扭了一下。

  金瓜瓜跳到陈洛头上:“呱?(又倒霉了?)”

  “呱呱!(哈哈!)”

  陈洛懒得理会金瓜瓜,走到门口,就见到獒灵灵正指挥人往马车上装东西。马车上被施了法术,自有空间效果,虽然陈洛等人身上都有储物令,但是獒灵灵还是置办了一些物件,于是统统扔到了车上。

  “侯爷,您来了……”獒灵灵见到陈洛,连忙上前行礼,陈洛点点头,问道,“我六师姐呢?”

  “夫人去向平阳公主辞行了。”

  陈洛这才想起来,之前自己在感悟七伤真意,所以六师姐就自己离开了。不过云思遥去辞行分量也足够了,自己就不用再跑一趟。

  掀开车帘,就看到浪飞仙已经在车厢内呼呼大睡,似乎是听到了动静,看了一眼陈洛,睡眼惺忪道:“开饭了?”

  “还没出发,师兄接着睡吧!”浪飞仙打了个哈欠,点点头,“开饭了喊我了。”说着侧了个身,又继续睡了过去。

  陈洛心中一暖,云思遥和陈洛说过,因为浪飞仙融诗意剑道于武道,分担了一部分九千里的天道威压,神魂疲惫,所以需要沉睡养神。

  “侯爷……”突然一道喊声传来,陈洛侧过身,就见杨千里快马奔来,距离陈洛尚有数十步的样子就勒住马缰,从马上跳下,小跑到陈洛面前。

  “侯爷,你今天要离城?”

  陈洛点点头,根据上善道君的指点,一城一劫,可用人道气运化解。若是在一地久留,劫上劫,难中难,怕是就有大危险了。

  到了现在,陈洛也大概明白了道宫的指点。其实所谓劫,就是霉运的总爆发,多几次劫难,那霉运就会稀薄,可是劫难都是冲着人命去的,所以需要借分散各地的人道族运来加持自己。

  饿鬼拦路,算是一重劫了。如今逢凶化吉,劫难削去,那也该去下一处遇难呈祥了。

  “杨大人啊!”陈洛笑了笑,“我是要走了,本不想打扰你的。”

  “既然来了,有件事要嘱咐你!”

  杨千里连忙肃然,拱手道:“请侯爷吩咐。”

  “我走以后,这处院子就开放吧!”陈洛说道,“给那些贵人招待用,只租不卖。乐崖城是商业重镇,巨富豪贾不少,也少不得应酬。我在里面留下了几幅亲笔书画,想来对他们也有些吸引力。”

  杨千里一惊,微微皱眉:“这岂不是在卖侯爷的名声吗?属下……不解!”

  陈洛笑道:“空着也空着。收来的银钱就用来救济乐崖城内的贫苦吧。”

  “好歹一年也能救助下三五百人。”

  “本侯可不想下一次再回乐崖城,还有个小乞童拦车乞食!”

  杨千里心头一震,再看满面笑容的陈洛,郑重点点头,后退一步,对着陈洛躬身一拜:“属下一定做好此事,请侯爷放心。”

  “嗯,你办事,我放心。”陈洛点点头,潇洒道,“好了,不多说了,走了!”

  杨千里再次一拜:“属下恭送侯爷,侯爷一路保重!”

  微风起,仿佛是一只拉扯离人脚步的手,明明拦不住,却试图挽留,让离人再留片刻。

  风有心,人有情,离意哀伤通古今。

  正是离别时。

  片刻后,獒灵灵一脸为难,传音道:“侯爷,夫人交代了,她不回来,咱们不许动身。”

  “免得又遇上行刺!”

  陈洛看着还在躬身相送的杨千里,干咳了一声:“那个什么……杨大人,你先起来……要不,咱们先喝杯茶?”

  ……

  就在陈洛准备动身离开乐崖城的时候,在柔园之后便提前离开的黄鹤书院夏晴川浑身是血,抱着一只法术黄鹤的脖颈,朝着乐崖城飞来,面色惊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