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超维术士 > 第967节 踏足深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丝奈法说话的时候,安格尔也在回忆此前他看的一些关于深渊的资料。

    烬土巨岩,是南域巫师界在深渊中的一个据点城,据书中的记载,这是一座建造在撼天巨岩上的城市,在枯萎的巨岩林中,不仅隐蔽,而且十分的安全。

    当初,戴维也曾去过深渊,让海格力斯保护他,寻找铁甲魔猬的血脉。

    据戴维说,他们就住在烬土巨岩。

    戴维对烬土巨岩的描述,几乎都是感叹,要他用语言去描述,很难将真实的感触传达出来。只是言说那是一个伟大的城市,是巫师建筑学的巅峰!

    戴维的话,让安格尔也对烬土巨岩产生了好奇。不过,如今听丝奈法与这位名叫拉芙缇娜的女子对话,烬土巨岩好像要陷落了?

    玛德琳见安格尔的眉头蹙起,露出担忧之色,低声说道:“持镰血魔是半血恶魔,连初级恶魔都算不上,不会多厉害。”

    言外之意,他们这一队人前去烬土巨岩,基本没有什么安全问题。

    但是,玛德琳也没有太过乐观:“不过,烬土巨岩如今已经被发现了,纵然能保住这一次,未来肯定还是会有源源不绝的恶魔前来攻击,到时候烬土巨岩恐怕还是会被攻破。”

    “我记得,深渊表层有很多据点,搬去其他据点应该没问题吧?”安格尔疑惑道。

    “可以是可以。不过深渊里每一个据点,都是我们巫师花了数千年建造起来的伟大工程,放弃任何一个,都是极大的损失。”玛德琳略微感慨的摇头:“而且,每一个据点都相距甚远,想要前往其他据点,中途会遇到什么,谁也说不清楚。”

    也不外乎,那些学徒现在开始后悔了。

    不过,此时他们就算后悔,也不敢退出了。不仅仅是丝奈法盯着,头顶上数千位“送葬”人,都在注视着他们……

    因为烬土巨岩的事,现场气氛一度有些悲伤。

    屹立数千年的伟大之城,眼看黑暗将至。在场之人,纵然没有去深渊,亦有感同身受的怆然。

    这就导致,现场那唯一一位重力森林的巫师,以及数十个重力森林的巫师学徒,纷纷遭到了冷刀子对待。

    若非因为重力森林的学徒泄密,这一切说不定都不会发生。

    不过,命运从来没有侥幸之说。

    今日是重力森林的学徒泄密,如果当初被抓到的是其他巫师组织,也有可能泄密。只能说,重力森林只是恰逢其会。

    “拉芙缇娜是谁?”在一阵长时间的沉默后,安格尔低声向玛德琳询问道。

    “她是我们连接深渊的道标,至于她的身份……”玛德琳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或许只有霜月的人知道。”

    当午后的阳光躲进厚厚的云层中,天色逐渐变得阴暗时,一直在施法定位异界道标的丝奈法终于抬起了头。

    “找到了。”话音一落,天地变色。

    一种庞大的伟力,穿透时空的界限,蓦然降临在凝渊崖。

    这种伟力只是稍微泄露了一点,便搅动了风云。昼夜仿佛刹那转换,飓风四面八方的袭来,加之大雨倾盆,将山崖周围的树木吹的哗哗作响。

    闪电雷鸣,大雨一白。

    大海翻滚,巨浪滔天,甚至浪头击打到了山腰的高度。

    从晴朗无波,到末日气象,不过短短几分钟。变幻之快,让安格尔差点以为自己回到了魔鬼海域。

    适时,丝奈法迎着大雨,手上不知拿着什么东西,抛向伟力聚集之处。

    砰——

    一道巨大的浑浊黑灰漩涡,便出现在了山崖平台之后。

    随着漩涡的出现,无尽的风吹拂而来。强大的风力,堪比暴风袭来,有学徒稍不注意,甚至直接被掀飞。

    在这种耳朵里全是风中轰隆声的情况之下,丝奈法的声音却依然清晰的传递给了所有人。

    “通道已开,所有人准备跨界!”

    伴随着这道声音而来的,还有霜月护卫队的低沉吟唱。随着二十余位巫师的合力吟唱,一道透明的半球形薄膜,出现在漩涡的前方。

    跨界,开始!

    霜月护卫队的队长马赫尔第一个飞了起来,直接冲进了漩涡之中,当他跨过那透明薄膜的时候,透明薄膜自动衍生,罩在马赫尔身上,阻隔了漩涡对其造成的空间伤害,并且引领着他消失在了漩涡之中。

    马赫尔飞进去后,第二个人也飞了起来,跨过山崖的平台,掠过数百米的高空,最终投向漩涡之中。

    一个,两个,三个……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投进了漩涡里。

    有的是闷着头皮,一声不吭的冲进漩涡;有的则是眼中充满复杂情绪,似有缅怀,似有遗憾的飞入漩涡;还有一些学徒,甚至满含着泪水。

    这毕竟不是一次单纯的远征。

    跨越了界域,去一个未知且危险的世界。哪怕是巫师,在深渊中都很难自保,若是一不小心,连落叶归根的机会都没有。

    尸骨埋于异乡,连念想都难有依凭。

    现场的气氛,慢慢变得沉重。这时,玛德琳回头对安格尔道:“我们也该走了,放心吧,这不是一次无归的旅途。”

    玛德琳说罢,对着安格尔嫣然一笑,随风而起,向着漩涡中飞去。

    安格尔迟疑了片刻,也飞了起来。当他离地的时候,心绪陡然开始复杂,即将前往一个未知的世界,真的能如玛德琳所说的那般,能顺利归来吗?

    安格尔回过头,看向天空中那群静默的人,之前他觉得他们是在“送葬”,但这一刻,他终于有些明白玛德琳所说的“送别”的意思。

    也许真的是送别,但也许,真的也是在送葬。

    安格尔深吸一口气,将眼神看向跨界通道。来吧,让我看看令人谈之变色的深渊,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安格尔脚上的暗夜飞渡闪烁着黑金光纹,猛地一个加速,冲到了漩涡之中。

    “漩涡的背后就是深渊。”

    在这一刻,安格尔突然想起在全息平板上看到的一句话。

    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我去了深渊,也绝不会堕于深渊。

    ……

    或许只是刹那,又或许过了恒久。

    当安格尔感觉全身出现沉凝,并且闻到一股硫磺的味道时,他睁开了眼。

    没有了海洋的腥味,没有了风雨的沁凉,他能感觉到的,只有奇异的高温,以及热风中飘过的闪烁火焰的灰尘。

    这里就是深渊?

    安格尔看着眼前的一幕,只觉得自己仿佛来到了真正的末日世界。

    天空布满了厚厚的霾尘,看不到任何的阳光,只有无边无际的黯淡。四处都是硝烟,以及飘散而出的迷雾。

    地面一片焦黑,带着高温的灼热。

    这时,有灰尘从远处吹来。安格尔伸出手,那带着明火的灰尘就这么落在他的掌心,燃烧了片刻,最后化为了惨白的细粉。

    连风中的灰尘,都充满了杀机。

    任何一个普通凡人来到这,瞬间就会被火焚成焦炭。

    “所以,这就是深渊?”安格尔呐呐道。

    “这就是深渊。”玛德琳笃定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不过,深渊很大很大,也不全是焦土,也有森林也有雪山。”

    “但是——”玛德琳抬起头看着天空:“唯有一点,在这里,你永远看不到蓝天。鼻子里嗅到的,永远是硝烟的气味。”

    玛德琳忆起她曾经在深渊闯荡的那些年,天空没有黑暗,也没有界限分明的昼夜。永远是这样子暗沉沉的,有一定的能见度,但看起来就像是隔着一层纱。

    “没有蓝天,这里就像是没有希望的永堕之地。”

    玛德琳耸耸肩:“当然,也有可能我没有遇到过蓝天,毕竟我只在深渊表层混过,更深的里层从未去过。也许,那里有蓝天。”

    随着玛德琳的述说,以及安格尔自己眼前所见,他心中已经开始渐渐的勾勒着自己心中深渊的景象。

    没有希望,这是他对深渊的第一个印象。

    玛德琳:“你现在感觉如何?”

    安格尔仔细的感受着身体中的感觉,说道:“感觉身体内部的器官机能都变得有些凝滞,而且周围的能量很狂躁,很难去吸收……其他的倒是还好。”

    “这是正常现象,毕竟对于深渊的意志而言,我们是外来者,你会感觉到凝滞也不奇怪,这是被排斥的情况。不过,对于巫师而言,自身能量很快就会适应这里的环境,到时候排斥感就会消失。”玛德琳:“至于周围的能量嘛,这毕竟是深渊,更适合深渊的生物吸收。我们巫师虽然可以吸收,但时间会很长……所以,你要注意,在深渊一定要节省能量开支,因为每一次冥想,都会比你在巫师界长很久。”

    这种状况,对三大架构中的元素侧与神秘侧稍微不利。但是对玛德琳这种血脉侧的人来说,却是没有太多损失。

    血脉侧的巫师,本身近战能力就极强。纵然不使用魔力,光是肉体的力量就已经很强大了,更何况,移植血脉后还会出现血脉天赋。就譬如铁甲魔猬的血脉天赋,就是强大的防御力,几乎等同于固化了一个高级魔力壁垒。

    又譬如琦莉的红爪茶罗血脉,这种血脉天赋是全面提升敏捷和反应力,速度快到可以成为虚影。

    而这俩种血脉都只是普通血脉,可以想象高级血脉有多强大。

    安格尔虽然也融入了投影血脉,但目前来说,投影血脉也只能勉强受用。

    至于血脉天赋?没有。

    “既然没事,我们也该过去了。”玛德琳指着不远处人群聚集的地方。

    安格尔随之看去,都是当初在霜寒之翼上的超凡者。在人群的中央,是两个女性,一个是霜发火眸的丝奈法,另一个则是之前在凝渊崖看到的——拉芙缇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